第287章 陆同学:凌哥,你儿子讨嫌死了/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隔着一定距离,凌西泽就见到气质突出、引人注目的陆沁同学。

本想借此机会,直接介绍二人认识的,结果没一会儿,就见陆沁慌乱地转身,背对着二人。

凌西泽:“……”

嘴上叭叭他一套一套的,结果真要撞上的时候,比谁都怂。

见光死。

陆教授这一笔黑历史,可以当做传奇一幕记录下来了。

毕竟是亲儿子,凌西泽不得不帮点忙,一瞥旁边的小道,低声问司笙,“去湖边?”

“……哦。”

司笙悠悠扫了眼那位中年女士,略微迟疑地收回视线,最终还是由凌西泽牵走了。

……

背过身,低头佯装玩手机的陆沁,听到靠近的脚步声又远去,陆沁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尔后迟迟地偏头,朝某个方向瞥了一眼。

远远的,看着二人走小道的背影。

二人牵着手,行走在林间小道,姿态亲密,俨然一对璧人。

——对比之下,司笙和钟裕真算不得什么。

他们俩连手指都没碰一下呢。

这时,包里的手机振动了下。

还以为是凌宏光到水云间了、给她发的消息,陆沁迫不及待翻出手机,结果屏幕一亮,却见到凌西泽明晃晃的嘲讽——

【凌西泽】:亲妈,别怂。

第三个儿子就是不会体贴人!

她这叫怂?

分明是怕初次会面不够完美,阻碍婆媳俩今后的感情发展!

陆沁气恼地给凌西泽回消息。

【陆沁】:拉黑了。

于是,真把凌西泽拉黑了。

拉黑儿子是身为母亲在生气时拥有的一项特权。

——不然聊天骂儿子有损她身为母亲的光辉形象。

“这位美女,不知可否有幸请你吃个饭?”

前方传来一道醇厚低沉的男声,自然而然地拉走了陆沁的注意。

陆沁一抬眼,见到英俊依旧的凌宏光,眸光流转,情意浮现于眉眼,可下一瞬忽的想起跟他生的讨厌鬼,所有情意缱绻都消散无踪。

“没空。”陆沁别开目光,颇有怨气地说,“在外勾三搭四的,没一个好东西。”

无故挨了一怼,凌宏光一怔,拉过她的手,“谁惹你生气了?”

“你儿子呗……”

陆沁还有余怒。

凌宏光一笑,心知没什么大事,便借机转移话题,“第一天,见到那姑娘了吗?”

“见到了。”

“运气不错。”

陆沁的计划是,周末、节假日在水云间小住,每天抽一定的时间去小区吹笛萧,看看能否守到司笙。如若跟司笙遇到了,就顺势跟司笙搭话,以“笛萧老师”的身份跟司笙认识一下。

不过,此举并不完全是为了司笙。

陆沁早有计划,在闲时于小区、公园吹奏,欲要宣传一下这门日渐被遗忘的古老乐器。

这次只是顺势而为。

陆沁做决定,凌宏光素来支持。不过,本以为陆沁在小区吹奏表演,总归要一段时间才能遇上司笙,没想这才第一天,就撞上了。

“搭话了?”

“没有。”陆沁皱皱眉,“被几个人耽误了,没顾得上跟她答话。”

“可惜了。”

陆沁道:“我相信她下次还会来。”

“嗯?”

“她眼里在发光,有兴趣。”陆沁倒是很有信心,尔后一想,补充道,“你那讨人厌的儿子说了,她最近在学竹笛。”

“既然一切进展顺利,那就照顾一下你的胃吧。”凌宏光道,“你那讨人厌的儿子推荐了附近一家饭馆,据说味道还不错。”

“不——”

没等陆沁拒绝,凌宏光又道:“听他说,司笙常去。”

陆沁瞪了他一眼,登时改了主意,“走吧。”

凌宏光哭笑不得。

儿媳还没进门,这当婆婆的,一颗心全跑她身上去了。

陆沁跟凌宏光往外走,没两分钟,又惦记起司笙来。

“你是不知道,钟家母子可讨嫌了。”

“钟夫人,看着端庄贤淑一名门闺秀,上次在宴会见面,明里暗里都在说你那混蛋儿子跟未来儿媳成不了,讨厌死了。”

“还有那钟裕,堂堂一影帝,不好好工作拍戏造福影迷,偏要死缠着你未来儿媳不放。这不,都追到水云间来了。”

“你家混蛋儿子也是,还不急,人家勾勾手指就有大票追求者的美女,能吊死在他这棵树上吗?一点紧迫感都没有,得媳妇跑了他才知道着急是吧……”

……

凌宏光:“……”

*

小道光线昏暗,有浅浅的月光落下来,隐约照亮前进的道路。

“跟谁聊天呢?”

司笙对跟自己散步却玩手机的凌西泽颇为不满。

“陆同学。”凌西泽回答完,顺势告状,“她把我拉黑了。”

司笙略有讶然,“为什么?”

“更年期。”

“……”

司笙白他一眼,然后,视线倏地往后一瞥,微微靠近凌西泽,声音也轻了下来,“诶,刚刚那位大姐……”

实在无法忍受司笙跟他妈“姐妹相称”的凌西泽,强调地说出两个字,“阿姨。”

被他一打断,司笙拧眉瞪他,“有事儿?”

凌西泽深吸口气,一秒改口,“大姐。”

“……”

等了几秒,没听到司笙说话,凌西泽笑着捡起方才的话题,“那位大姐怎么了?”

慢了半拍,司笙才想起要说的事,道:“哦,她刚在湖边吹竹笛。”

“然后呢?”

“很好听,引来很多人旁观。”司笙同他闲聊起来,“本来想跟她认识一下的,怕唐突了。”

“……”

凌西泽震惊于陆沁那拙劣小伎俩竟然真让司笙上钩了。

“怎么?”

见凌西泽不吭声,司笙拧了拧眉。

凌西泽真诚道:“以你这外在条件,去认识谁,都不算唐突。”

司笙放了心,“那她明天要在的话,我去找她留个联系方式。”

“对她这么上心?”

“林羿那老头嫌弃我没天分,成天损我。这位大姐看着挺温柔的,没准……”

“……”

凌西泽忍俊不禁。

被林羿损的画面,凌西泽完全可以想象。

司笙嘴虽然毒,但是,在她不擅长的领域,她素来接受现实、躺平任嘲。别人真揪着她的死穴说不好的话,她不会为了那点颜面去反驳。

陆同学真得好好感激一下林羿。

*

翌日,下午。

“我出去一趟。”

时间一过五点,司笙就扔下剧本。

还准备跟她讲课的钟裕,闻声,默然看了她一眼。

换做任何一个人,在他讲戏、对戏的时候中途撤走,都别想有下一次机会。

偏偏,这人是司笙……

钟裕打心底觉得,钟妈喜欢司笙,绝对是被她那张脸蛊惑了。

萧逆从书房出来,准备倒水时,正巧看到司笙出门这一幕,登时狐疑地看向钟裕,“她去哪儿?”

“勾搭人。”



背着凌西泽吗?

萧逆忽然想起最初对司笙的印象——人际关系尤为复杂。

这么想着,萧逆手机铃声一响,掏出来一看,竟是喻立洋打来的。

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一拉接听,手机递到耳边。

“萧逆。”

喻立洋声音稚嫩,依旧有些奶声奶气的。

萧逆眉头一紧,“怎么了?”

“外公临时出任务了。”喻立洋说,“我把钥匙忘家里了,现在进不去。”

“你在哪儿?”萧逆问。

“家门口。”

没有思考,萧逆直接做出决定,“去隔壁刘伯家待着,我过来接你。”

“哦。”

喻立洋酷酷地答应着,然后放心地挂断电话。

……

小区,湖边。

司笙赶了个巧,刚一出门,就听到隐隐传来的竹笛声,顺着声音一路走过去,果不其然,在昨日相同的位置,见到了那位清雅温柔的中年女士。

依旧温雅漂亮。

依旧光彩夺目。

可能时间尚早,今日留驻的人,不若昨天傍晚那般的多。

附近有长椅,司笙并未靠的太近,而是远远旁观片刻后,在长椅上落座,翻开一本闲书,随意翻动几页,不知是在认真阅读,还是在侧耳聆听。

一曲罢。

没再听到后续。

司笙将书一合,微微侧首去看,赫然见到那位中年女士径直朝她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