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自证身份,全网直播/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城,某大学。

魏雨恬从图书馆回到宿舍,顺便给唯一在校的室友去食堂打包了夜宵。

“回来啦。”

室友不知在做什么,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打招呼时连头都没抬一下。

将背包一搁,魏雨恬把夜宵放到室友桌旁,好奇地俯下身,“你在干嘛呢?”

电脑屏幕的显示,分明是某论坛的帖子,室友正在回帖。

帖子标题是:司笙跟肖兴私下见面,立“漫画才女”人设实锤。

“最近到处碰瓷那个司笙,你知道吗?”室友仰头询问。

“谁啊?”

魏雨恬不明所以,很是迷糊。

“忘了你潜心考研,参加CK漫展是你最后一次娱乐活动了。”室友恍然,然后将旁边一椅子拖过来,让魏雨恬坐下,“给你八卦一下,就当放松了。跟你喜欢的那个Zero也有一点关系。”

说着,室友将笔记本电脑往前一拉,推到魏雨恬跟前。

她点开两个帖子。

一个帖子,是先前比较火的“同款手绳,司笙碰瓷Zero实锤!”。

另一个,则是刚刚室友准备回复的那个。

“还有敢这么碰瓷的?”

看完第一个帖子后,魏雨恬简直惊呆了。

“只有胆够大,什么做不到。”室友啧了一声,“反正Z神又不会公开身份。她只是凭借背影、手绳,再制造一些捕风捉影的言论,真闹大了,说本人不知情,再出来进行澄清就是了。”

魏雨恬感慨,“被漫画圈碰瓷还不够,还要被娱乐圈碰瓷……我Z神太惨了吧?”

“你再看这个。”

室友把新的帖子给魏雨恬看。

她解释道:“这是下午刚发布的,画面是司笙和肖兴私下见面……哦,肖兴是CC漫画的主编,挺有名气一人。这个帖子爆料超多……”

魏雨恬打了个哈欠,单手托腮,慢慢地浏览起最新的帖子来。

帖子内容有四点:

一、跟上一个帖子联系起来,司笙确实涉及漫画圈,坐稳她想碰瓷Zero的传闻。

二、据爆料,三月初,司笙以Fans的笔名在CC漫画发表了一部名为《来自远方的呼救》,作品成绩尚可。值得一说的是,Fans是由主编肖兴直接负责的,而主编肖兴在CC漫画只负责两个人,另一个就是Zero。

三、猜测司笙和肖兴,以及Zero有什么关联。其中猜测又有两点:

1、司笙跟Zero认识。司笙碰瓷Zero没准得到默许;司笙能被肖兴直接负责,许是Zero推荐。

2、司笙跟肖兴达成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经过肖兴这个中间人,司笙认识了Zero。并且,给了Zero一定的受益,让Zero在接受的范围内,允许司笙蹭热度。

毕竟,司笙一有美貌;二有靠山。

四、司笙曾是想走正常投稿这条路的,负责她的编辑就是倾伊人、UU的责编木木。但因《来自远方的呼救》第一版质量过差,所以被木木淘汰了。

没想,司笙直接联系到肖兴,不知做了什么交易,木木被肖兴开除了,《来自远方的呼救》改稿后被通过,其分镜方式跟Zero的手法有点像。

这其中,就有很多猜测可讲了。

……

总而言之,这个帖子,就是对上一个帖子进行完善和补充。

并且,有很多证据说明。

其爆料,很多同行都站出来,表示“确有其事”,更是加重了这个爆料贴的真实性。

对这个帖子,网友评论五花八门。

【感觉很真实。合情合理,没有什么漏洞。】

【真是好大一出戏。司笙背后到底有什么撑着,竟然跟CC漫画、Zero牵扯到一起?】

【司笙这女人太恐怖了吧?现在看到她拍的戏,只觉得毛骨悚然。这就是你们视若天仙的美人。】

【emmmm,虽然知道可能性很低,但希望Zero能站出来撇清跟司笙的关系,不然对她好感度真的大打折扣。无所畏惧的人设也立不住了吧,还不是输给了资本。】

【漫画圈的人,跟木木接触过。听说木木跟司笙在CK漫展接触过,对司笙印象很差,傲慢、自大、强势、没礼貌。作为漫画圈新人,直接跟倾伊人说‘请教就算了。有些人,还不够格。’哦,还对自己长相沾沾自喜,怕是没少利用那张脸谋取福利吧。不过也是搞笑,以Fans身份联系木木时,竟然撒娇卖萌,一套一套的,啧。】

【司笙真的很迷啊。娱乐圈的人,对她评论也是两极分化。夸她的,往死里夸;骂她的,往死里骂。】

【搅和娱乐圈还不够,还来漫画圈插一脚?求放过这一片净土吧。】

【有个大胆猜测:反正Zero也不稀罕露面,会不会这个名字直接被司笙买下来啊?如果有一天,Zero微博公开自己是司笙,那你们就要考虑一下皮下的人是不是有被换过了。哈哈哈。】

……

“天哪,这么多内幕?”

花了近半个小时,魏雨恬逐字逐句地将楼主发的内容以及热评看完,整个人被诸多信息冲击到爆炸。

“这个漫画圈,真是不比娱乐圈干净,黑幕多着呢。可怜那被当炮灰的编辑了。”室友吃完夜宵,收拾着桌面,评价道,“先前CC漫画对UU那么刚,主编肖兴发博表态,我还当他们真的不一样呢。没想到啊……”

魏雨恬蹲坐在椅子上,用手掌搓了搓脸,有点茫然地看着帖子。

她有点不相信……

宁愿相信Zero完全不知情,也不愿相信Zero跟司笙、肖兴达成交易,默许司笙蹭热度。

室友没注意到,自顾自地说:“你是不知道,这个帖子刚一发布,十分钟回复就过千了,现在上万,被搬运到各个论坛网站。激起民愤了都。”

“这人什么意思,他凭什么说辞退木木跟Zero也有关系?它给的理由竟然是Zero跟UU有抄袭之仇,而木木正好是UU的责编?”魏雨恬忽然义愤填膺起来,“这个木木,先是带出倾伊人的灌水狗血之作,又带出《第一废墟》这种抄袭之作,早该被辞退了!”

“脑残粉,醒醒吧。”

室友无奈地劝她,“知道Zero在你心里是神明一样的存在,但也不至于这样护犊子吧?你还是太单纯,这世上哪有脱离正常秩序的人?不都是你们一厢情愿把她给推上神坛的。她再能耐,归根结底就一普通人,难不成真有三头六臂啊?”

魏雨恬愤怒道:“她就是不一样!”

“行行行,不一样,不一样。”

室友不愿跟她多争,敷衍地点头。

“这司笙到底是什么人啊?”魏雨恬气不打一处来。

“就一长得好看、演技很烂的明星。”室友随口评价,“你网上搜一搜就知道了。撇开其他的不谈,她长的是真漂亮,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每一个部位都往人心坎里长的那种。国内外一致认可的美人。”

“哪有这么神……”

“说真的,她那颜值我是真的服气。有她十分之一,我就心满意足了。”

魏雨恬哼哼两句,就用室友的电脑,打开网页进行搜索。

清一色“碰瓷”的新闻。

十条链接,八条都带上“Zero”的名字。

魏雨恬气得磨牙,不看链接,直接进图片。

多数都是她的古装图,现代装少得可怜,魏雨恬翻了两分钟,不得不承认……这人真的是老天赏饭吃,美得不可方物,身为女的都容易沉陷其美貌里不可自拔。

但——

看着看着,魏雨恬忽然就觉得不对劲。

到底哪里不对劲呢?

魏雨恬并没有抓住那灵光一现的直觉。

“卧槽!”

忽然,身边的室友叫了一声。

魏雨恬赫然回过头,见到刚在用手机玩微博的室友满脸愤怒,眼冒凶光。

“怎么了?”魏雨恬狐疑地问。

“这女人真有一套,”室友将手机递过来,屏幕上是微博界面,“Fans发微博了,说她不是司笙,发了自拍证明,还有跟木木的聊天记录。”

魏雨恬疑惑地接过手机,查看着Fans发的那条微博。

【Fans】:[跪了][跪了][跪了]一、我不是司笙;二、木木离职一事,我完全不知情。[图片][图片]

第一张图,是陶乐乐的自拍照,背景是在学校宿舍里。俨然是个在校生。

第二张图,是陶乐乐跟木木的聊天记录。

如传言所说,陶乐乐的聊天记录里,她属于卖萌撒娇的那款,表情包一堆堆的,很欢脱。

聊天记录可以确定两点——

一、木木将Fans拉黑了。

二、Fans最后跟木木的聊天,截止于Fans将修改版发给木木之后。

被木木拉黑一事,从聊天记录来看,Fans显然不知情。

【Fans】:木木姐,刚刚肖主编联系我,说我的作品可以签约啦,您知道吗?

这是Fans给木木最后发的一条消息,因为发完这条消息后,她才发现,已经被木木拉黑了。

看起来很有说服力的证据,但是,网友的评论就很犀利了——

【麻烦解释一下,为什么别的新人都是责编带,偏偏你就是由主编带的?你的作品也没有好到能跟Z神比肩的程度吧?】

【emmm这样的聊天截图,给我十分钟,我可以给你P一堆。】

【小妹妹注意安全哦,直接发自拍照是会被人肉的。】

【剧本走偏了,就让Fans皮下换人了?把无辜的小妹妹拉出来,任网友人肉,你还是人吗?】

【解释解释呗,为什么你前期的分镜手法跟Zero的相似?肖兴让Zero指导你的?】

【瞥得干干净净的,厉害厉害。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司笙不是Fans,为何会出现在漫展?为何会跟肖兴见面?说起来Zero也在漫展现身过。司笙不会真的想将‘她是Zero’的新闻炒作到底吧?】

【什么意思,暗示司笙真的是Zero?】

……

“这是真的假的?”

看完这条微博,魏雨恬脑子一团乱麻,完全没有辨别力。

“说不清,”室友兀自在一旁理了理头绪,然后掰着手指分析,“Fans这条微博太私人化了,毫无经验,还发自拍,不像是经过公关后发的,就像是真的Fans出来澄清。乍一看,会让人比较容易相信她真的不是司笙。不过——”

“什么?”魏雨恬追问。

“司笙现身漫展,怎么解释?跟肖兴见面,怎么解释?跟倾伊人她们直言画漫画,怎么解释?她若不是Fans,难不成真的是Zero?”

“绝对不可能是Zero!”

魏雨恬想都没想,直接否定了这个可能。

“我知道。不过,这一招是真的高诶——”室友拿过手机,感慨道,“只要司笙有办法稳住真的Zero,那‘司笙是Zero’的呼声越来越高……啧啧啧,到时候想不火都为难。”

“……”

魏雨恬眉头拧得紧紧的。

这时,室友一刷新评论区,登时乐了,“嗬!这人竟然还回复评论了……越解释越黑啊。”

“我看看……”

魏雨恬好奇地将脑袋凑过来。

Fans还真的在回复评论。

面对质疑肖兴成Fans责编的言论,Fans的回应是——

【这个我也是不知情的,是肖主编直接联系我的。】

面对质疑分镜手法的言论,Fans的回应是——

【我是新人,分镜手法我不清楚。截图里有透露,木木对我的分镜不满意,我后来找朋友帮我改的。】

网友回复@Fans:不会这么巧,你找的朋友,正好是Zero吧?

@Fans回复网友:是司笙。[捂脸][捂脸]我有种预感……

这条回复下,引来一堆的嘲讽。

【哈哈哈哈,明示了!是想说司笙就是Zero吗?!】

【果然绕来绕去都离不开司笙。按照你的说法,Zero只能是司笙无疑了。】

【刚刚还信你了,看到这回复只想笑。编故事麻烦用心一点好吗,哪有这么巧的事?】

【自爆了。认识司笙。你就是司笙请来的托吧?】

【越来越相信贴吧那位大神的预测了。司笙为了红,真的无所不用其极啊。】

……

“这回应手段实在太差劲了一点吧……”

室友目瞪口呆。

“所以,自拍里的人,就是司笙找来的托。目的就是撇清司笙,力证司笙就是Zero?”魏雨恬分析道。

“是这样没错了,就是手段太低劣。”室友乐道,“Zero又没死,发条微博澄清,不就真相大白了?”

“……”

对啊,那司笙为何还如此肆无忌惮呢?

显然,室友也想到这一点,猛然一拍桌,惊道:“Zero不会真的被收买了吧?”

魏雨恬一惊,眼皮一跳,下意识抬眼,视线落到笔记本屏幕上。

倏地,先前一闪而逝的灵感,再一次浮现出来。

魏雨恬想到一件事,懵逼地拽了拽室友的衣服,缓缓开口,“我确认一下哈……”

“什么?”

室友思绪从司笙的美貌里脱离。

魏雨恬问:“司笙去过CK漫展,是吗?”

“嗯。”室友点点头,“很多网友都在说这个。听说在漫展跟木木、倾伊人、UU都见面了,三个人对司笙的印象都不怎么样。”

歪了歪头,魏雨恬仔细盯着屏幕上的人,然后伸出手,遮住了她的眉眼。

魏雨恬认真端详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室友倍感莫名,“你在干嘛?”

“我感觉我见过她……”

话到这儿,魏雨恬忽然想起什么,猛地一下弹起来,去背包翻找出她的手机。

“我应该见过她!”魏雨恬斩钉截铁道,“在CK漫展上,她参加了一个答题游戏,戴着帽子和墨镜!因为她气质太好了,我就拍了两小段视频。”

按理说,三个月前见到的人,魏雨恬就算记忆力再好,也不会想起来的。

偏偏,这段时间复习压力太大,魏雨恬将拍的那两段小视频来解压,放松的时候就反反复复地看,所以仅凭其眉眼以下的部位,也能将其辨识出来。

“真的假的?”

万万没想到,魏雨恬去一趟漫展还能拍下这种珍贵素材,室友瞠目结舌。

拿了手机坐回来,魏雨恬将两段视频调出,递给室友,“你看。”

两段视频,正是司笙站在台上,被主持人问题目时拍摄的。

主持人问了司笙四道题,每两道题作为一个视频。

第一个视频里,主持人连续问了两个跟Zero的《死亡传说》相关的问题。

第一题是主角将萌宠二巴当过几次挡箭牌,第二题被称之为惊为天人的场景。都是非常简单的题目,对《死亡传说》稍作了解就能护回答出来,但司笙一道都没有答出来,引得底下观众们一片戏谑,说她这样会被打的。

第二个视频里,司笙将White的《求生游戏》问题答出来,并且主动承认是White的粉丝。台下Zero的粉丝们纷纷调侃,让她爬墙。

最后一题是Zero离开咪哈漫画时说的名言。

司笙照样没答出来。

“你看看,像不像她?”魏雨恬问道。

室友看完,哐哐砸着桌面,“是她!绝对是她!这女人人品不好,气质和长相是真没得说!”

魏雨恬讶然地睁了睁眼。

很显然,她也没有料到,竟然真会拍下司笙现身CK漫展的实质性照片。

“这是证据啊喂!”室友忽然激动得面红耳赤,一把抓住魏雨恬的肩膀,晃来晃去的,“甭管司笙碰瓷Zero的事,还是像某些脑洞大开的,司笙买下Zero这个身份……她回答不出Zero的相关问题,就足以证明一切了!如果真的是Zero,会答不出来吗?!”

“……”

魏雨恬恍然。

“快快快,把她传网上去!”室友赶紧催促道,“她连Zero的《死亡传说》都没有看过,别说她就是Zero了,我觉得她连认识Zero都不可能!”

魏雨恬觉得眼下这种时候,放出这两段铁证如山的视频,实在是有点落井下石。

但是,听室友的说法……

心里难免蠢蠢欲动。

在她心里,Zero是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她绝不希望Zero跟潜规则、资本收买这一类的词扯上关系。

“嗯。”

稍微做了会儿挣扎后,魏雨恬就点了点头,同意了。

十分钟后——

在Zero的超话里,有个微博小号一连发布了两条视频。

一直在关注Zero和司笙事件进展的人,一时间,全涌了进来,点赞、评论、转发量,以无可预料的速度爆炸式地增长。

【卧槽,连《死亡传说》都没看过,竟然敢碰瓷Zero?】

【真的是司笙诶!这个答题游戏我有看到过!参加CK漫展无疑,见过倾伊人、木木无疑……那些推理、猜测估计也八九不离十了。这下,司笙要被锤得死死的咯。】

【本来保持中立,不信那些捕风捉影的言论。没想到,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司笙现身CK漫展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女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感谢这位不知名的网友!Zero怎么可能答不出跟自己相关的问题?太逗了吧!】

【想到帖子里跟倾伊人说‘不够格’的事,应该是真的。倾伊人再不够格,比她也要能耐吧?xswl,演戏演上瘾了,她真把自己当Zero不成?】

【戴上同款手绳的时候,司笙肯定没有想到,自己在漫展上回答问题的一幕会被拍下来吧?!啧啧啧,老天有眼啊。】

【哈哈哈,笑死我了。刚刚Fans还在微博里内涵司笙就是Zero,结果秒被打脸!】

……

这个晚上,一而再,再而三的消息爆出。

无疑,Zero和司笙,稳稳挂在了热搜。

#司笙漫展视频#

#司笙碰瓷Zero#

#司笙不要脸#

#求Zero正面回应#

……

一时间,司笙被全网群嘲。

连带Fans发出的照片,也没有被放过。

义愤填膺的网友们,根据Fans的自拍照,人肉到陶乐乐的所有消息,骚扰、威胁的电话打过去,吓得陶乐乐都不敢开机了。

*

肖兴是到半夜时才得知的消息。

跟司笙分开后,肖兴就回到酒店,一直在跟人沟通《九号基地》动画改编的事。

一通电话打完,他才发现,自己电话、微信、企鹅号基本被戳爆,满屏的信息令他汗颜。

花了小半个小时,肖兴惊愕地了解完前因后果,然后一身冷汗——

一语成戳。

Zero的身份这下是真的瞒不住了。

时间,十一点半。

肖兴看了眼Zero的微博,没看到消息,应该是司笙还不知道网上的情况。

他呼了口气,没敢联系司笙,而是让CC漫画官博澄清——Fans不是司笙,请不要骚扰Fans。

至于司笙的事,他不敢擅作决定,只能等明日再联系司笙。

*

昨晚陪钟裕、沈江远、凌西泽在豆腐铺吃烧烤到半夜的司笙,一回小区,洗洗就睡了。

实在太晚,就连凌西泽没注意网上的消息。

第二天,司笙被手机振动声吵醒。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司笙翻了个身,将被子盖在脑袋上,欲要阻挡那折磨人的声音。

凌西泽好笑地看她挣扎、恼火的模样,伸手拿过振动个没停的手机,然后凑到她耳边,“不接?”

“谁啊。”

司笙闷闷地出声。

“陶乐乐。”

“……”犹豫片刻,司笙干脆道,“你接。”

陶乐乐认识凌西泽,有事跟谁说都一个样。

拍拍她的脑袋,凌西泽坐起身,接通电话。

“笙笙姐!”

电话里是陶乐乐着急、迫切地喊声。

凌西泽一顿,声音压低几分,“她还在睡。”

“……”

陶乐乐噤声。

哦……这……

陶乐乐忽生一点尴尬。

见她忽然哑巴了,凌西泽眼角余光瞥着司笙,问:“什么事?”

“不是,就,那个……”陶乐乐语无伦次片刻,随后,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笙笙姐,是不是Zero啊?”

将话问出来,陶乐乐屏息以待。

她一晚没睡。

除了被网络暴力、人肉搜索,还在思考“司笙到底是不是Zero”这件事。

在她看来,司笙是绝对不可能碰瓷Zero的。

跟司笙接触过多次,陶乐乐很了解司笙的人品。

所以,排除所有不可能,那么唯一一种吓人的可能就是……

“是。”

凌西泽略一停顿,就给了陶乐乐准确答案。

“……”

电话那边,陶乐乐倒吸口冷气。

而,凌西泽敏锐地意识到不对劲,微微眯眼,冷静地问:“出事了?”

“是有那么点事……”

陶乐乐是有点怕凌西泽的。

虽说凌西泽没凶过她,但每次看到凌西泽,都觉得他气场很强,令人心生畏惧。眼下,虽然是在电话里,陶乐乐还是有点发憷。

她挑了重点,将事情前因后果跟凌西泽说了,不过,省略了她被人肉搜索的事。

——这件事,确实是她考虑不周,做得莽撞了。

再怎么,也应该先跟编辑讨论过,再发微博澄清的。

结果她越解释越混乱,几乎坐实“引导‘司笙是Zero’的舆论”。已经给司笙惹了麻烦,人肉的后果,她自己承担。

“我知道了。”

待到陶乐乐说完后,凌西泽冷静地回应一句。

还以为会被骂的陶乐乐,听到他如此淡定的话,暗自松了口气。

好靠谱的感觉……

凌西泽忽然又问,“有人骚扰你吗?”

“你知道?”

陶乐乐讶然反问。

凌西泽当然不知道。

不过,听到陶乐乐说发了自拍照证明,就能猜到结果了。

在网络上不保护隐私,又遇到这样大的舆论事件,陶乐乐被“人肉”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事。

“在家待着,别出门。”凌西泽交代,“事情我们会解决。”

没被责骂,还被安慰,陶乐乐愈发心虚,嗫嚅出声,“好的。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

凌西泽简短说完,挂了电话。

他把司笙的手机关了振动,打算拿手机出去,结果司笙却忽然转醒,一把拽住他的手腕。

她趴着,微歪着头,眼睛眯成一条缝。

问:“什么事?”

睡眼惺忪的模样。

凌西泽被她看得心猿意马,忍不住倾身亲她额头,然后说:“你马甲掉了。”

“哦。”司笙将脸埋在枕头上,摆摆手,非常淡定地说,“自打你拿我微博作妖起,就注定有这么一天。”

早有心理准备了。

就是……

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你想怎么解决?”凌西泽问。

“发个微博好了。”

司笙轻描淡写地支招。

“没人信。”凌西泽叹了口气,“网上说,你背后的资本买通了Zero,花了大价钱,买了Zero这个账号。”

司笙被这猜测惊了惊,不由得仰起头,睁开眼,“脑洞真大。”

凌西泽慢条斯理道:“还有人预料,Zero发微博澄清的话,那肯定是Zero皮下换人了。”

“……”

司笙哑言。

彻底清醒。

翻身,司笙爬起来,拿过手机。

一边登录微博,司笙一边问凌西泽,“你觉得Zero这个账号值多少钱?”

凌西泽略一思索,竟是认真地回答她,“以你现在的影响力,十位数都打不住吧。”

司笙哂笑:“所以他们是不是脑子有坑?”

谁愿意花十位数来买一个账号?

能不能赚回来都不一定呢。

“你要怼网友吗?”

凌西泽一点都不想拦着她。

斜眼看他,司笙啧了一声,“我是那样的人?”

凌西泽真诚地说:“你怼天怼地怼网友已经不是稀罕事了。”

登录账号,司笙瞥见后台的消息数量,嘴角微抽,“这热度,怼不过来。”

连看各种消息都看不过来,更不用说怼了。

在凌西泽的监管下,司笙发了一条微博——

【Zero】:晚上八点,酷岚直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