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宠宠宠,往死里宠【三更】/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当天下午,司笙吃完午饭,往电脑前一坐,准备赶画稿,钟裕的电话就打来了。

“我要郑永丰。”

一句客套话都没有,钟裕直截了当地表明意图。

永远这么简单干脆。

从这一点而言,霜眉跟他真是天差地别。最起码,霜眉饿了要吃的时,还会先撒个娇。

思绪不知飘到哪儿,司笙竟是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你来了安城,霜眉怎么办?”

“给你弟了……”钟裕险些被她带跑,话音一顿,又重复先前的话语,“我要郑永丰。”

“哪个弟弟?”

萧逆也好,司风眠也罢,不都住校呢?

“萧逆。

回答完,钟裕意识到不对劲,又道:“我要——”

“他答应了吗?”

司笙终于接下他这个话题。

“没有。”

“我可以帮你说服他。”司笙道,“但他只是兼职厨师,重心在安城,不能长时间待在封城。”

最终,司笙也没有太“狡诈”。

豆腐铺关门一段时间,没有影响。

如果郑永丰和段长延真能帮到钟裕,自然最好。

“可以。”

既然司笙干脆,钟裕也很干脆。

尔后,他道:“我需要几家店的配方。”

“发给我。”

这一次,司笙半点犹豫没有,应得非常爽快。

配方这东西,有段长延的味觉在,容易弄到手。

就算没有段长延,只要开足够高的价……除了沈父那样轴的人,应该也好弄到手。

钟裕说完想说的,就准备挂断电话。

司笙叫住他,“霜眉放学校,还是放家里?”

“萧逆带去学校。”

“你知道学校不准带宠物吗?”司笙又问。

钟裕没答,只是道:“他有办法。”

“……”

司笙哭笑不得。

她是真想不通,面对萧逆这样一个未成年少年,钟裕怎么就对萧逆有如此大的信任。

而且,他们俩并没有接触过几次。

不过既然一个敢给一个敢养,司笙就没将这事放心上了。

*

第一附中。

傍晚时分,天还未彻底暗下来,放学铃声一响,学生们就跟脱了缰的马,一个个跑没了影。

萧逆收拾好背包,跟着人群往教室外走。

一只手倏地搭在他肩上。

他一把抓住其手腕,刚要拧,就听到司风眠的声音,“是我!”

松开手腕,萧逆偏头一看司风眠凑近的脸,轻蹙眉头。

“做什么?”

“连着几天,都有猫毛。”司风眠手指在他衣领处一捏,捏着一根猫毛在他跟前晃,“是霜眉?”

“嗯。”

萧逆没有否认。

司风眠一怔,“你把它拐跑了?”

对他的说法,萧逆颇有不爽,“钟影帝放我这的。”

“养学校?”

“没有。”

“宿舍?”

“……”

萧逆没理睬他。

宿舍不是他一个人的,往宿舍里一搁,班里早就传开了。

“不对,宿舍没法放,连卫生检查这一关都过不了。”司风眠思索了一番,旋即想到什么,“水果店!”

“……”

萧逆眉头皱了皱,有点狐疑。

似是看出他的疑惑,司风眠一摸鼻子,解释道:“宿舍没有,学校没有。只要是学校范围,其实风险都挺大的。只有校外,又得近,方面你照看……想来想去,也就你经常去的水果店了。”

“……”

听完他的分析,萧逆没有表态,绕过他,往楼梯走。

司风眠紧随其后,“今天周五,接完霜眉,你直接回家吗?”

“你不回?”

“既然霜眉在,那我就跟你将就……”司风眠委婉地说。

“不用。”

没等他说完,萧逆就打断了他。

司风眠不死心,“你一个人住就不怕吗?”

“不怕。”

“肯定很无聊。”

“忙着学习。”

“我帮你啊,不用客气。”

“……”

这人高冷学霸的标签是见了鬼是吧?

想到前几天还在全校面前正经演讲的司风眠,萧逆一拧眉,又看了看跟前这跟牛皮糖一样的玩意儿……

萧逆一脑门官司。

加快脚步,萧逆眼不见为净。

司风眠却紧随其后。

两人都有一双让人羡慕的长腿,谁跟着谁,都不费劲。

走着走着,萧逆速度越来越快,等离开教学楼一段距离时,忽然手一抓背包背带,直接跑了起来。

司风眠慢了一秒,忽然被他拉开一段距离,但也不甘落后,同样跑了起来。

一前一后,两名少年,跟风一样的掠过。

人行道上,引来女生们不少欢呼,像磕到糖似的,更有甚者,都不怕老师在附近,直接拿出手机来拍照。

只是,一闪而过,定格的画面里,只剩残影。

……

一路狂奔,直至校门口。

刚端着热茶走出保卫室的保安,险些被他们俩撞翻,原地转了半圈,险险稳住手中的热茶。

保安大叔突发感慨:“现在的学生,心思就是不在学校啊……”

萧逆停了下来。

司风眠微微喘息,随之停下。

“平时没见你运动啊,跑起来这么快……”司风眠呼出口气,直起身来。

早知道上半年就强行按着萧逆参加运动会两千米跑了。

萧逆侧过身,扫了眼这块“牛皮糖”。

他问:“你不给家里打个电话?”

甩不掉,只能带走了。

听他这话,司风眠就知这事成了,眼一亮,回答道:“路上跟我爸说一声就行。”

心里松了口气。

一般来说,没有司笙在家的话,司风眠是不会去的。

但最近这段时间——

他在家里,待不下去。

章姿在家。

司裳会回家。

本来家里一个章姿,气氛就够压抑的,司裳一回来,家里氛围只会雪上加霜。

不是没想过调节氛围,可是,章姿一如既往地只会管着他。以前还会跟他谈心的司裳,彻底封闭自己,一句话都不跟他说,还会冲他乱发脾气。

连他都不知道,他什么事都没做,司裳为何会如此看他不顺眼。

现如今,他知道司笙就是Zero后……还没想好该怎么调节,贸然说,只会让家里愈来愈乱,他思考几天,只能选择暂且逃避。

这事不是他能解决得了的。

拽着背带,萧逆拐弯,往右侧走。

“不是水果店吗?”

司风眠一怔,跟上萧逆。

他的分析不会出错才对,可水果店在左边……

揣着疑惑的心情,司风眠跟上萧逆,没走一会儿,视线就被樟树下一抹身影吸引走了。

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长得很是精致漂亮,粉雕玉琢的,但表情很淡漠,像极了不说话时的萧逆,又冷又酷,只是这小孩多了点萌,看着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小男孩背着个小书包,怀里搂着皮毛雪白的霜眉,光线透过树叶缝隙洒下斑驳阴影,将他罩在树影里,画面有点唯美。

引得周围行人、学生频频回头。

他就是常待在水果店的小男孩。

萧逆径自朝他走过去。

小男孩低头,只手搂着霜眉,看了眼小手表上的时间,说:“晚了两分钟。”

连清凉的语调,都跟萧逆相似。

嫌弃地往后看了眼,萧逆淡淡道:“捎了个拖后腿的。”

他朝小男孩伸出手。

小男孩将乖巧的霜眉递给他。

小男孩往后面的司风眠看了两眼,然后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萧逆身侧,主动伸出手,抓住萧逆垂落的手。

“司风眠。”

走到他跟前,司风眠眉眼带笑,微微俯下身,朝他自我介绍。

轻抿了下唇,喻立洋有过一瞬的警惕,后又觉得他眼熟,于是想了想,说:“喻立洋。”

司风眠伸手就去拍他的脑袋。

不过,被他躲开了。

司风眠倒是个好脾气,将手缩了回去,问:“不能碰?”

“嗯。”

喻立洋酷酷一点头。

“好吧。”司风眠表示尊重,站直身后,问萧逆,“这是什么情况?”

稍作停顿,萧逆看了眼他,解释了一句,“他爷爷不在家,放我那里寄养两天。”

收养一只猫、一个小孩、一个同学。

萧逆估摸着水云间可以改造成收容所了。

思考几秒,司风眠回过身,往街对面的水果店看去,满腹狐疑,“店不是开着吗?”

他记得,经营水果店的,是一对小夫妻。

爷爷不在家,不能自己照顾,非要扔给萧逆?

萧逆道:“水果店老板跟他们住一个小区,平时就帮忙照看一下。”

“……”

司风眠眨了一下眼,明白了。

合着……水果店那对小夫妻,并不是这小孩的父母?

他以前在水果店见到这小孩,是因为幼儿园放学早、家里没有人,所以在水果店里待着等爷爷来接?

将这些线索联系在一起,司风眠低头一看这漂亮的小男孩,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天快黑了。”

喻立洋紧紧一抓萧逆的手,提醒道,故作冷静的催促,却奶声奶气的。

又酷又萌又可爱。

司风眠忍住去摸他小脑袋的冲动。

“嗯。”

萧逆牵着他往路边走,准备拦车。

平时都是坐地铁往返的,方便又迅速,但这次带着霜眉,没法乘坐地铁,只能在下班高峰期跟人抢出租车。

司风眠从萧逆怀里接过霜眉,紧跟在他们身后。

喻立洋几次用眼角余光瞥着司风眠,过了几分钟后,终于忍不住了,出声问:“萧逆,他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因为身高差,在人声嘈杂的地方,喻立洋不得不抬高声音,怕萧逆听不到。

“嗯。”

萧逆依旧回应一个字,给了尤为准确的回答。

“他也没人要吗?”

微微仰起头,喻立洋继续问。

司风眠:“……”被中伤了。

“不是,”司风眠眯了眯眼,一看萧逆,又悠悠然说,“我去我哥家。”

萧逆瞥了他一眼。

司风眠一脸淡定,内心却抓狂: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这小智障那根被堵塞的神经还不接通吗?

偏偏,完全不往这块想的萧逆,就是没有接通。

一眼扫过后,萧逆就淡定收回视线,继续拦车。

“捡来的弟弟吗?”喻立洋皱皱眉,好奇地问。

萧逆搬家之前,他去过萧逆以前住的家,里里外外,就萧逆一个人。

没有什么异姓弟弟。

“嗯。”

萧逆随口应声,挺敷衍的。

司风眠:“……”

好气哦。

偏偏这个说法,似乎并没有错。

又不是有血缘关系的。

“哦,”喻立洋点点头,算是把这话题绕过去了,他继续仰着头,提要求,“我要吃红烧茄子。”

“嗯。”

“蛋炒饭。”

“家里没冷饭。”

“哦。”

喻立洋把小脑袋低回去,有点失望,但是没有任性地耍小脾气。

他想了想,又说:“西红柿鸡蛋汤。”

“嗯。”

萧逆又答应了。

然后,一扭头,问杵一旁的司风眠,“你吃什么?”

“我也能点吗?”

司风眠有点受宠若惊。

“……”

萧逆无言地将视线挪回去。

想了片刻,司风眠试探性地问,“辣椒炒肉,再加一个糖醋小排?”

手一抬,萧逆终于拦住了车。

他拉开后车门,先让喻立洋坐上去。

见他不答自己,司风眠还当点菜一事泡汤,自觉拉开驾驶座的门。

刚想弯腰坐进去,就听得萧逆问——

“没了?”

司风眠一怔,尔后回过神,嘴角忍不住上翘,“嗯,没了!”

小欢喜全写脸上了。

萧逆“哦”了一声,弯腰坐进车里。

------题外话------

不好意思,这对CP的糖,一写就停不下来……(*/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