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你养的野男人们起内讧了?/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觉得,我这个压寨夫人没有自保的能力,还是说,你这个土匪霸王罩不住我了?”凌西泽慢条斯理地问。

这话,很有挑衅意味了。

此一时,彼一时。

当年的司笙,势单力薄,总有照顾不周的地方。

但现在——

司笙‘嗯’了一声,眼睑往上一掀,说:“开车。”

凌西泽跟变魔术似的,又找来一条新毛巾给她,然后才一踩油门,将车开往跟楚凉夏约好的地址。

外面雨声依旧,司笙舒适地往后靠着,毛巾抓在手中,被她卷成一团。

她眼里有车窗外的灯光长河,五光十色,斑斓又鲜艳,极远处的霓虹灯光虚幻朦胧。沿途的万家灯火,一一从眼前晃过,留下短暂虚影,便再也不见。

司笙蓦然回首,见到在开车的男人,被她揉得一团糟的头发,随便抓几下就顺了,头发半干,有点凌乱,却不至于狼狈。

因头发支棱着,脸庞便更加明朗,道道线条轮廓清晰,冷硬却不失柔软。

这男人算不上万里挑一的好看,但就跟长她心里似的,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欢喜。

满满的情绪,仿若随时能溢出来。

“你这么看着我,开车容易出事故。”

好半晌后,凌西泽趁着红灯停车的间隙,倏然回过头,绕有深意地调侃。

“……”

司笙一怔,有点被察觉到的小心虚,耐不住脸皮够厚,悠然睇了他一眼后,才缓缓移开视线。

骄傲死他算了。

*

离得不远,二十分钟车程。

抵达时,司笙往外看了一眼,即可见到撑伞站在雨里等待的楚凉夏。

她背着双肩包,连衣长裙外搭了件长外套,清新雅淡,一手撑伞,一手接电话,不知在说什么,低眉敛目间尽是欣喜和温柔,浅浅的灯光隔开伞下阴影,落在她白净小脸上,洒下生动光彩。

“嘿,美女。”

车窗滑落下来,司笙倾身探出头,跟楚凉夏打招呼。

楚凉夏循声看过来,瞧见司笙二人,面上一喜,声音欢快地说,“他们来了,我先挂了。”

将手机一收,楚凉夏就疾步走过来,收伞后坐进后座。

“什么事这么高兴?”

凌西泽从储物柜里将司笙给她买的小零食递过去。

将滴水的雨伞放置好,楚凉夏拿着小零食,微微往前探头,笑眯眯地问凌西泽,“三爷,我笙笙还缺助理吗?”

“没签她,不知道。”凌西泽懒懒回应,尔后,偏头看向司笙,“缺吗?”

“怎么?”

司笙回头。

“我老公允许我做你助理来着。”楚凉夏欣喜说完,又道,“就,兼职那种,主要负责你演戏。”

她先前承诺过司笙,要教司笙演戏。

说到做到。

昨天中午跟钟裕聊过后,楚凉夏就找到她老公,想办法要到《回转人生》的故事,昨晚熬夜看完,被剧本惊艳得不行。

因为研究过司笙的打戏,楚凉夏对司笙有种特殊情怀,希望司笙能拍出一部有口皆碑的作品。

同时,向所有人证明——她不止有美貌,还有演技。

别人一想到她,不再是“古装美女”“侠女”的形象。

楚凉夏想来想去,也就跟在司笙身边,可以随时“指点”司笙。

“忙得过来?”司笙问。

“我,”楚凉夏眨眨眼,抬手指了指自己,“无业游民。”

司笙:“……”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她认识的无业游民可以论打来算。

须臾,司笙莞尔,“要开工资吗?”

歪了下头,楚凉夏好奇地问:“你开吗?”

“他开。”

司笙理所当然地将这个责任推给凌西泽。

眼睛微微弯起,楚凉夏当机立断地点头,“好呀。”

凌西泽:“……”平白无故得多出一份工资。

“回去坐好。”

凌西泽斜乜着她。

楚凉夏心满意足地往回坐好,扣好安全带后,便打开零食袋,开始吃里面的小麻花。

小麻花绝对是司笙买的。

昨天跟钟裕、司笙去吃午餐时,楚凉夏看中了一家店的小麻花,但只剩下一点了,她全买了,三人分着吃完,一致都觉得味道不错。

没想司笙今天又买了。

刚跟仓鼠似的吃了两根,凌西泽就拧着眉开始警告,“少吃点零食。”

又拿起一根咬了口,楚凉夏狐疑地往前看,“不是你给我的吗?”

凌西泽反问:“我让你现在吃的?”

“……”

楚凉夏满心纠结。

这时,前面响起吃小麻花的声音,楚凉夏一眨眼,往前探出头,见到司笙正在若无其事地吃,她讶然,“笙笙……”

“别管他。”

先是跟楚凉夏说了一声,司笙拿出一根递到凌西泽嘴边,说:“张嘴。”

凌西泽张开嘴,将司笙送来的小麻花吃了。

“……”

楚凉夏眨巴眨巴眼。

“同流合污。”成功将凌西泽拉下水后,司笙朝楚凉夏挑挑眉。

这时,被迫‘同流合污’的凌西泽,浑不在意地说:“再喂一根。”

楚凉夏:???刚刚谁在教育她来着?

正值惊讶间,楚凉夏见到司笙又递给凌西泽一根,喂给他吃了后,还顺手将他颇乱的短发理了理。

“……”

楚凉夏满怀震惊地坐了回去。

默默无言地将小麻花放到一边,楚凉夏将手机摸出来,在朋友群里发消息。

【楚凉夏】:[吃惊][吃惊][吃惊]

【楚凉夏】:我竟然吃到了三爷的狗粮。

消息刚发出去,前面的手机就响了两下。

楚凉夏:“……”

忘了凌西泽也在群里了!

放前面的手机屏幕一亮,凌西泽瞜了一眼,看清楚消息后,竟是没有说什么,淡定地将车往饭馆方向开。

楚凉夏舒了口气。

却,耐不住群里朋友的热情响应,叮咚的信息声音响了一路。

偏偏凌西泽还不关声音,像是故意整楚凉夏一样。

最终,司笙听得叮咚叮咚的声响,终于是一把将凌西泽的手机拿起来。

“密码。”

用纸巾擦拭着手指,司笙懒洋洋地询问。

凌西泽道:“你生日。”

司笙睇了他一眼。

尔后,输入她的生日,果然开锁。

楚凉夏:“……”emmm小麻花没吃饱,狗粮倒是吃得很饱了。

司笙本是想将群消息暂时设置为静音的,结果一点开,就发现群里的聊天内容跟她有关。

一个个的,都在好奇“三爷媳妇”是怎样的人。

偏偏挑起话题的楚凉夏,自发完最初两条消息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消息,惹得他们猜个不停。

司笙笑了一下。

“你们群里……”设置消息时,司笙瞜了眼群成员,微怔,倏然出声询问,“没有阎天靖吗?”

正值尴尬之际,听到司笙这样问,楚凉夏眨巴了下眼,如实回答:“除了三爷,我们都跟他不熟。不一起玩儿。”

言外之意,他们这些无业游民,跟阎天靖不是一个圈子的。

“哦。”

司笙微微颔首,将凌西泽手机放回去。

然后,她扭头看向凌西泽,问:“我认识一个叫阎天邢的,跟阎天靖有什么关系?”

“兄弟,”凌西泽愣了一下,“你怎么认识的?”

“还记得维和那个小师姐吗?墨上筠。”司笙淡淡解释道,“阎天邢,她老公。”

阎天邢是个军人,跟墨上筠一个部队的。

机缘巧合下,司笙见过几次。

先前在德修斋见到阎天靖时,司笙就想到阎天邢,不过这二人气质相差太远,司笙就没有多想……原来真没有那么巧合的事。

楚凉夏+凌西泽:“……”

这世界真小。

*

司笙跟凌西泽本来约好逛夜市的,不过要跟楚凉夏吃饭,所以临时取消。

小麻花和晚饭,让他们再也没胃口装别的食物,吃完后,凌西泽就将二人送回了酒店。

“你们俩先进去。”望了眼酒店大门,凌西泽嘱咐道。

“你呢?”

“打个电话。”

打电话是假,避免跟司笙一同进酒店,倒是真的。

司笙隐约察觉到什么,但没有戳破,而是同楚凉夏一起进了酒店。

……

过了约摸半个小时,凌西泽才回到酒店房间。

门是楚凉夏开的。

见到这位小青梅,凌西泽第一时间皱起眉,“她呢?”

“接电话。”

遭遇嫌弃的楚凉夏,在心里叹息,往里面指了指。

侧耳一听,果然能听到司笙低声说话的声音。

往里一走,凌西泽打量着楚凉夏,“你在这里做什么?”

“聊天啊。”

楚凉夏理所当然地回答。

“上次聊了五个小时还不够?”凌西泽挑眉问。

“……”

本来往里面走的,一听凌西泽的话,楚凉夏立即止步。

“不是,你这……”楚凉夏眉目难掩震惊,“见色忘义?”

“嗯。”

凌西泽不以为耻,好整以暇地点头。

楚凉夏:“……”

“你现在走,后期的投资,好商量。”凌西泽又道。

“啊……”楚凉夏面上一喜,眉眼染笑,往里面道,“笙笙,我有点事,先回去了。”

司笙抽空“哦”了一声。

楚凉夏吁了口气,路过凌西泽时,朝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加油,早日领证,三年抱两!”

“借你吉言。”

凌西泽神色登时和缓不少。

妈呀真好哄……

想到源源不断的投资,楚凉夏笑着撤退了。

……

“没有直达飞机,他们今天从沙州到兰城,明天再从兰城来安城。”段长延在电话里乐不可支,“结果听说在沙州机场登机前就丢了,一直到兰城后才发现。”

“神不知鬼不觉?”

倚靠在藤椅上,司笙翘着二郎腿,唇角勾着淡淡的笑。

“对!神不知鬼不觉。”段长延幸灾乐祸,“大几千万的货,说丢就丢。本来是想以私人名义参加国家博物馆展览的,要赚个好名声,现在好了……”

“难怪。”

司笙眯了眯眼。

光是谋利,应该不至于搞这么大阵仗。

只有名气……

能让私藏进国博的展览,赚到的名声,可要比几笔大生意要大得多。

“……对了,你那个影帝朋友怎么回事,今天差点没把木头给气死。”段长延心情很好,嗓音里沾着笑意,“有了他,木头对沈江远都得和颜悦色的。”

“怎么?”

段长延啧了一声,开始讲述——

“简直神了!我就没见过这么不会看人脸色的!”

“在路上,我跟他介绍,我们豆腐铺,什么都能做。结果他一来,就要点吃烧烤。”

“店里哪有什么烧烤食材,木头又不惯着他,不给他做。”

“结果他故意气木头,赌木头的厨艺,在别人家点了一堆烧烤……反正把木头气得不轻。”

“刚刚木头把他点的烧烤全扔了,现在正在厨房给他重新做呢。”

欢乐地说完后,段长延又小声告状,“他骂你在封城认识的什么朋友,一个比一个事儿,一个比一个讨人厌。”

听完段长延的话,司笙只觉得危机感直线上升,她眉一拧,连忙叮嘱,“让老郑做难吃一点。”

“为什么啊?”

段长延莫名其妙。

“你钟大爷要开烧烤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要看准了老郑,得把你一起挖封城去。”司笙一眼识破钟裕的阴谋诡计,咬牙问话时,嗓音里透着狠劲,“你乐不乐意?”

“哈?”

段长延怔了怔,没理清她这逻辑。

看准了老郑……不答应不就行了?

司笙一字一顿道:“我答应他,他要谁,我都给。”

“……卧槽???”

登时,电话那边一阵兵荒马乱。

段长延撂下电话就撒开脚丫子跑了。

司笙将手机一搁,一抬眼,就见到立在一侧的凌西泽。

凌西泽轻勾唇角,“你养的野男人们起内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