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坑蒙拐骗,一起讹人【二更】/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先生,您好,加上服务费,总共215324元。”

司炳+杭教授:“……”

21万?!

哪怕是见过世面的司炳,听到这数字,也是悚然一惊。

“确定是21万?”

杭教授适时发出惊叹。

他们有吃这么多?!

“是的。逍遥游点的菜,还有三分之二没做好。”前台小姐带着标准微笑,不卑不亢地回答,“本店不支持外送和打包,如果二位想吃完的话,可以回逍遥游继续等待。”

刚缓了点的情绪,再次于心里翻江倒海,司炳气得肝疼,指尖都在颤抖。

司笙!

抽了口气,司炳的情绪在暴走边缘来回几次,最终强行忍住了。

他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用了,结账。”

前台小姐手脚麻利地结账。

将卡和小票递过去后,还甜甜地笑道:“欢迎下次再来。”

一把抽过卡和小票,司炳的教养和礼貌悉数喂了狗,看都没看前台小姐一眼,转身就往外走。

杭教授颇为感慨地跟在他身后。

唉,21万啊……

对司炳来说,不算特别多,但耗在一顿饭上,而且是以这种憋屈的方式……想想就不得不对司炳报以同情。

*

将近八点,司笙才回到胡同。

天降横财,她在胡同口买了点小吃、零食,然后顶着呼啸的狂风,优哉游哉地踱步回家。

刚到大门口,司笙就被寒风浇了个透心凉,停顿一秒,眯了眯眼,长腿就往里面迈。

偌大的院落里,不惧严寒站在树下的二人,很快就吸引了司笙的注意。

秦凡,以及……昨天见的楚湘男友。

昨日在她和楚落跟前炫富的青年,此刻,却对秦凡点头哈腰。

“谢谢凡哥!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青年怀里抱着画轴,激动得难以自制。

听到这话,司笙眉毛一扬,懂了。

秦凡倚在树干上,一派荣辱不惊的架势,“小事。”

青年再次感激涕零。

等到秦凡摆摆手,委婉下达逐客令,他才止住洋溢的热情,又感激了几句,才识趣地告别。

转身往门外跑时,他撞见站定不远处的司笙,此刻也顾不得昨日的恩怨,他点头冲司笙问了声好,又喜笑颜开地走了。

那轻快喜悦的身姿,怕是能随时兴奋得飞起来。

“啧。”

司笙一拧眉,揶揄的视线打向树下的秦凡。

秦凡立即收起装腔作势的扮酷姿态,理了理衣领后,站得笔直,抬手虚空做了个“抓帽子”的动作,随后手心贴到胸前,微微鞠躬。

“欢迎仙女下凡。”

一派做作廉价的伪·绅士作风。

司笙扔过去一截甘蔗,风声赫赫,裹着狠劲,径直朝秦凡脑袋砸去。

秦凡顿时破功,赶紧伸出手,将甘蔗捞住。

“不能配合一下?”

他瞪眼,下一刻,就将甘蔗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清甜。

司笙缓步往院内走,问:“就不怕被你爷爷知道?”

秦凡咳了两声,紧跟在司笙旁边,讪笑道:“你不说,我不说。”

走过院落,拾级而上,司笙将满手的东西都给他,问:“你真当不会被发现?”

捧着一堆吃的,秦凡一脸坦然,干脆破罐破摔,“没事,被发现也不是一两次了,老秦打不死我。”

“……”

司笙无语。

打小起,秦凡就很少做人事。

最“不做人事”的有两个:一是到处招惹漂亮小姑娘,二是模仿秦融作品招摇撞骗。

在临摹画作方面,秦凡自幼就有特殊才华,加上秦融的精心培养,十岁以后,他就达到“一看就会”“一画准像”的地步,青少年时期,就达到让人辨认不出真假的地步。

但,这货不做人。

他见常有人登门拜访扰秦融清静,不爽,就动起了歪脑筋。有一次,他趁着秦融外出,花了一周的时间,临摹了秦融书房所有书画,然后偷瞒着秦融,将这些作品以秦融名义全部送人。

当时秦凡的模仿技能就已经满点,临摹得出神入化,一两幅作品,他是能蒙混过关的。奈何他空有天分,却没脑子,一下十几幅送出去,很快露馅。

那一次,秦凡被秦融揍得半个月趟床上嗷嗷叫。

本以为揍一顿能有个教训,秦凡不敢再犯,没想,这只是一个开始……

打那后,秦凡就跟上了瘾似的,隔三差五的,就得显摆一下画功,以作妖的方式“送爷爷作品”,在秦融跟前刷存在感。

秦融也是个护犊子的。

一旦有人识破秦凡的临摹,他都会承认作品出自他之手。所以,秦凡如此作妖还没被揍死,真是亏了他有个好爷爷。

总之——

这些年,凡是从秦凡手里送出去的“秦融作品”,就没有一幅是真的,由来都是靠得他那欠抽的爪子。

“卖了多少?”

刚坑蒙拐骗回来的司笙,在推门进客厅前,倏地问了一句。

“这个……”

话语一顿,秦凡跟司笙比了个手势。

看清楚后,司笙唇角一勾,笑了。

真巧。

都是丰收的一天。

一进门,客厅里的暖气就笼罩全身,寒凉被一点点驱散。

司笙换鞋时,蓦地想到什么,问:“他们俩分了吗?”

秦凡愣了下,才明白她指得是谁。

得意一笑,秦凡痞痞地一摸鼻子,挑眉反问:“不分能给他?”

“嗬,”司笙轻笑,“还挺果断。”

才一天时间,就看清局势,痛快分手……

楚湘这眼光,也是够差劲的。

所以说,缺德事做多了,会遭报应。

将鞋子换好,司笙走进客厅,视线一扫,见到满目琳琅的物品,步伐微顿,有点怀疑来错了地方。

“怎么回事?”

司笙扭头问后进来的秦凡。

“哦,你男朋友的管家送来的。”秦凡趿拉着拖鞋,吧嗒吧嗒走过来,“说是料准你不会准备年货,所以就一次性给你操办了。另外,我们家、宋爷爷家、王爷爷家,都有份。其他的街坊邻居,多少都送了点……据说主要是车子装不下。”

司笙莫名其妙,“谁男朋友?”

“你啊!”

秦凡理所当然地回答。

司笙:“……”她什么时候承认的?

见秦凡一脸笃定的样子,司笙懒得跟他多费口舌,视线落到堆满角落的年货上,嘴角狠狠一抽,止不住地嘀咕:“怎么不开卡车来。”

下意识掏出手机,司笙想要给凌西泽发条信息。

可,在点开凌西泽对话框的一瞬,司笙蓦然意识到什么,又赶紧退了出去。

一点小事,有什么好说的?

摁了锁屏键,将手机放回兜里,司笙踩着拖鞋往里走,同时难免又瞥了眼那堆积成山的年货。

如果这就是凌西泽口中的“新年礼物”……

那她或许真要对凌西泽清奇的脑洞刮目相看了。

*

第二天,司笙一直睡到中午才醒。

昨晚秦凡死赖着不回家,而萧逆在玩某吃鸡游戏时,以神乎其技的操作吸引到秦凡,秦凡来了兴趣,硬是拉着萧逆求带,顺便叫上了司笙凑数……三人一直玩到凌晨二点,秦凡凭借一己之力,把萧逆生生拉下一个段位后,才算是罢休。

闻到阿姨在厨房做的饭菜香味,司笙睡眼惺忪地爬起床,洗漱整理一番。

离开卧室时,她顺手拿过关机充电的手机,开了机。

半分钟后。

手机持续振动,无数信息跳出来,直接抖完司笙百分之二的电。

司笙:“……”

将凌乱的头发往脑后一抓,司笙窝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点开消息。

全是司炳、杭教授等人发来的。

他们聚集的焦点是——

你怎么还不开工?!

根据司炳一连串的信息来看,有威胁、警告、催促、焦虑……怕是这个上午过得很不是滋味儿。

“麻烦。”

咕哝一声,司笙半眯着眼,调出几张事先拍好的照片,把其发到群里。

【Z、】:你们要闲不住,就把我的图重新画一遍。

【整个工作群】:???

不是,你倒是别把照片给拍糊啊喂!

------题外话------

(^_^)/早上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