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暴动(一更)/大内胭脂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人祭坛广场上,圣乐四起,荡心涤尘,骚动民众们跟着圣乐默念经文,渐渐平和。

随着旋律渐渐高昂,方台上方忽然飘洒粼粼圣雨,在清晨遮遮掩掩的日头下,那圣雨竟然折射出万道光华,显现出一道彩虹。

彩虹的一端搭在敬神台上,另一端搭在遥远的天际,高高悬挂在喜童和广场上的民众上方。

坎坦国主在这圣乐中,从敬神台上撩动圣袍,缓缓起身,含笑步向彩虹。

道士们念经声大作。

国主挥手致意,踏上彩虹,竟一步步站了上去,仿佛真的要随着这彩虹直达仙界。

民众们看的如痴如醉,只当神迹降临,硕大广场上,上万民众纷纷对着彩虹之上的国主虔诚跪拜。

圣雨在方台上方继续喷洒,原本还双手合十、闭目微笑的喜童们却忽然哭声大作,挣扎着要向四处攀爬。

喜童不再是喜童,转瞬间成了哭童。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开始压制祥和圣乐,牵动信众心弦。

“喜童们像是不愿意侍候神仙呢……”有人喃喃道。

只几息后,忽然有人惊恐大喊。

但见原本还围在平台四周僵死着的巨蟒们,忽然开始蠕动,它们纷纷直立起身子,张牙舞爪,齐齐向孩童们袭去。

广场上顿时大乱。

有人唯恐巨蟒从平台上跌落、伤及自己、而纷纷往广场外逃去,更有孩童的双亲拼命往方台近处挤过去、想要想法子救孩子。

于这混乱中,巨蟒们已缠住了最外圈的孩子,开始缓缓吞噬。

有些孩子脑袋已被吞进巨蟒口中,露在外面的双腿还在奋力的挣扎,有些孩子已被吞噬了下半身,露在外的头脸还在哭嚎着喊阿娘……

原本和谐圣吉的方台上,陡的转成了白日地狱,上演着天下最恐怖的景象。

暴乱开始点燃。

民众们如浪一般往方台方向涌去,在前后力量的碰触下,又如浪一般的退后……民众们靠近不得敬神台,开始冲击广场四周的护军。

有人抢夺过护军手中弓箭,开始往彩虹上的国主射箭。

人们开始明白,这一场祸事的源头,原来是站在彩虹上要成仙的国主。

敬神台上的道士们仿似受到了威胁,大声喊道:“我们不愿,我们是受国主逼迫……国主为成仙,不顾子民死活……”

*

被挤在人群中萧定晔终于奋力跃出人群,手中一个冲天雷打出,向外传递着信号:珍兽门弟子何在?

然而这个时候,被人群冲的更远的随喜看到这信号,再看看已不知去了何处的珍兽门弟子,满脸的绝望。

人太多了,数万人的暴动,不计后果的踩踏,完全是一场大战,比大战的影响还要惨烈。

挤去护军跟前的霍顿将军,咬牙切齿的望着身畔的塞夫将军:“还不动手?民众已是这般混乱,孩子们都被巨蟒吞噬,你还不出兵?”

塞夫将军面目隐忍,半晌方道:“我阿哥还未露面,我无法确然他是否被掉包。我是国主的将军,在这个时候,是要护着国主的!”

霍顿一把揪住他衣襟,双目几欲喷火:“孩子们呢?坎坦的明天呢?没有你的孩子是吗?可有我的!你阿哥已经死了!”

他蓦地抽出长剑向塞夫将军刺去,还未触及,已被塞夫将军的几位副将拿下,被按的不能动弹。

霍顿挣扎着大喊:“懦夫,你比老子更懦夫……国主都要升天成仙,不再眷恋子民,你还在懦弱什么?”

塞夫将军神色纠结,望着眼前如浪的民众,以及依旧含笑踩着彩虹继续前行的国主,内心正纠结不定,忽的瞧见眼前一群人踩着人头飞跃而过,下意识已弯弓搭箭。

霍顿大喊一声:“不可!”却已慢了一步,那乌金箭簇刺穿空气,瞬间远去。

起跃在空中的哈维只觉一股劲风直直而来。待传到他耳中,已到了近前。

他来不及动作,只将妙妙的身子一转,那箭簇堪堪避开了妙妙,箭风却带的妙妙衣袍一掀,半边衣裳已垂下,正巧被底下的人一拉,哈维连同妙妙登时掉进了人群中。

二十几个兄弟立刻跟着落进人群,挤开踩踏民众,护着只着中衣的妙妙和哈维再腾跃而出,不停歇的往孩子们所在的方台而去。

塞夫将军只射了一箭便被霍顿叫停,可却引得周遭其他的护军开始跟着射箭。箭簇如织般飞向众人。

霍顿忍无可忍,立刻转身而走,抬袖连续打出三颗冲天雷。分别做出三个手势。

等待在远处霍顿家的下人看见指使,立刻吩咐私兵:“一百人往敬神台而去,擒拿道士。一百人立刻前去护着那二十几人,不可令箭簇伤他们一人。其余所有人往方台而去,伺机搏杀巨蟒!

六百人听令,分作三队进入广场,登时被上万民众稀释的仿佛大海中的一滴水,瞧不见了踪迹。

**

萧定晔此时已到达敬神台,顺着彩虹一跃而上。待脚下实实在在踩上了东西,他终于明白这其中的蹊跷。

那国主并非真的行在虚空里,脚下是有数条透明物件,一头被深深的压在敬神台上,方能支撑整条透明道路的悬空。

他一剑挥开围上来的侍卫,向着那国主飞奔而去,手中的飞镖同时刺出。

那国主原本还面露慈悲望着脚下乱像,脚下缓缓而行。待再要往前迈步时,身子倏地一顿,只觉后背疼痛万分。这疼痛终于让他笑不出声。

他缓缓回头,颈子上已贴上了一把剑。萧定晔站在他对面,咬牙切齿道:“快些下令,向巨蟒们喷迷烟,立刻迷僵它们!”

国主面色怔忪,只看着滴落在脚下的血珠子,喃喃道:“不可能的,孤已成神的,不可能流血的……不可能的!”

他吃惊于萧定晔也能站在这彩虹上,再看看鲜血也停留在彩虹上,并未落到地上,内心仿佛包着一团浓雾:“不可能的,孤不是凡人的,孤……”

他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怀疑,便连颈子上的剑尖已刺进他的皮肉里,也毫无反应,只不停歇的撕扯着萧定晔:“不可能的,孤不是凡人,你们才是,你们才是……”

于这撕扯中,远处光亮急速一闪,一柄急速飞转的暗器凌空而来,倏地钉进萧定晔背上。

他身子一晃,国主一把推开他,他登时往下一坠,隐没在了数万人的脚下……

**

二十四个坎坦兄弟,还在护着妙妙在空中起跃。

周围箭簇如雨而来,坎坦兄弟们不同程度的都受了伤。其中有一箭径直穿透了妙妙与哈维的肩膀,将两人定在了一起。

哈维举剑砍断两人中间的箭杆,咬牙带着妙妙继续前行。

近了,还有一半的路程,就能到达方台。

如果没有这些拦路的箭簇,还能再快,能再快。

周围的箭簇忽的减少,近百黑衣人在二十五人身畔出现,替他们打掉箭簇,护着他们前行。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方台已近在眼前,近的哈维能看到孩子堆里的大小王,正紧紧扌包着几个小伙伴,将他们阻拦在巨蟒的攻击之外。

**

人群一声惊呼。

空中一声大吼:“孤乃神仙,孤要成仙!”

众人被短暂的吸引了目光,却见半空中的国主猛的往前几步,一脚踩空,并没有继续悬浮,毫无意外的掉落而下,被万民踩在地上。

有人喊道:“国主已死!”

“国主已死!”

更多的声音齐齐响起:“国主已死!”群情激愤的声音震耳欲聋。

在众人齐呼的间隙,忽的有人指着方台大叫:“快看!巨蟒停下来了!”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一白衣浴血的长发女子,高高站立在方台上。她在方台往前的每一步,都有巨蟒为之仓皇让路。

有巨蟒惊惧之下蒙头逃窜,竟险些撞上那女子。

众人不由齐齐惊呼一声,为那女子担着心。

然而护在她身畔的二十四个坎坦兄弟,未等蟒近前,已持剑扑上去一顿厮杀,粗大巨蟒登时流血逃窜。

遮遮掩掩的晨光中,女子不躲不闪,面上没有任何惧色,在平台中稳稳而行。

所有的孩子们仿佛遇到救命的稻草,口中不停歇的哭喊着“阿娘”,紧紧往她身边爬去。

她抬臂拥着孩子们坐于方台,再也不离开。

妙妙觉着有些冷。

肩上不停歇的流淌的鲜血,仿佛要带走她身体的所有热度。

坐在她一边的大王一只手还捏了一条巨蟒的尾巴,抬着小脸向她邀功:“阿娘,我不怕,我保护着小伙伴们。”

妙妙睁开眼睛向他一笑:“你做的很好。”

坐在她另一边的小王的一只手里也捏了一条巨蟒的尾巴,也对她阿娘邀功:“阿娘,我也不怕,我也保护小伙伴们,还保护霍顿阿姐。”

妙妙抬手摸一摸她的脑袋瓜:“你也做的很好。”

她探出手扒开两个娃儿的手,那两条仿佛被捏了七寸的巨蟒登时逃去了方台边缘,仓皇失措不知何去何从。

*

敬神台上,私兵与暗卫们已跃了上去,持剑冲向道士。

道士们一边四处躲闪,一边喊道:“是国主的错……国主要成仙……”他们的喊话分明是大晏话,却不是坎坦语。

民众们有人吃惊道:“他们是大晏人?”

此时台上不知何人大喊一声:“大晏要亡坎坦,这是大晏的阴谋!”

道士此时开始大喊:“大晏皇帝万岁,万万岁,尔等坎坦小国,贱如蝼蚁!”

已挤到了敬神台下的随喜全身发凉。

他喃喃道:“原来这就是三皇子的阴谋。他要激起坎坦从上到下的全民民愤,要向大晏出兵,住他夺位……”

他的话音刚落,所有人开始举拳大喊:“报仇!”

“报仇!”

“报仇!”

仇恨声声响彻云霄。

随喜怔怔往人群中望去。

自家的殿下,究竟在何处?

------题外话------

好难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