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生路难寻(四更)/大内胭脂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边已现鱼肚白。

坎坦国主寝宫,黑衣暗卫们四处搜过,纷纷聚到偏僻处,压低声向萧定晔回禀:

“正殿没有。”

“偏殿没有。”

“耳房没有。”

“……”

其实从众人跃进院墙,瞧见寝宫四处稀稀拉拉的侍卫,萧定晔几乎已猜测出坎坦国主不在此处。他怀着一丝侥幸令人寻找过,果然没有。

他立时挥手:“走!”

黑暗中几道人影接连起跃,向塞夫大人所居住的院落而去。

院中静悄悄。

萧正为了防止自己秘密被泄露,本就遣离了这院里的奴才和侍卫,只留一个老眼昏花的太监侍候。

萧定晔带着暗卫跃进院里时,上房毫无意外的没有人。

只耳房里那个老太监躺在床榻上,已断了气息。

萧定晔开始焦躁。

他望着幽暗的皇宫,急速想着这些人能去何处。

装扮成塞夫的萧正临时不见,很正常。如若萧正对今日事还不够有把握,他定然安睡不得,要继续奔走。

可坎坦国主呢?按理来说,国主要主持万神节如此神圣之事,是要提前沐浴焚香,不在后宫也正常。

佛堂?他登时转头四顾,瞧见漆黑宫道上已有太监开始行路。

他立刻压低声道:“去掳人,问这宫里的佛堂、神殿在何处!”

一个暗卫刹那间往黑暗中跃去,只听极细微的一阵人语声后,暗卫回来,往东边一指,众人脚不沾地的往东而去。

**

一道钟声在天地间敲响,数千的侍卫单腿跪地于大殿广场之前,没有丁点儿响动。

坎坦国主念完最后一句经文,从一旁的老道士手中接过三根长香,端端正正插在了香炉上。

他从团垫上缓缓起身,周遭宫人立刻撩起他长长的圣袍下摆,随着他行往大殿外。

高高门槛阻在脚下,他抬头往殿外望去。

天色已开始发麻,天际厚云已被赋上一线金边。

道士在一旁低声道:“此乃吉像,国主今日必定心想事成。”

国主迷迷糊糊想着他的夙愿,许久方道:“过了今日,孤就能神?”

道士心内冷笑一声,满上却是十成十的恭敬:“万人诵经,仙丹护体,喜童与巨龙伴随国主,长寿神降临,国主必将成神。”

国主面存微笑,缓缓点头,问道:“塞夫卿家何在?”

道士忙道:“塞夫大人为了今日大事,彻夜未眠,已去了祭坛提前准备。国主再接受最后一回仙泉洗涤,就到了吉时。”

国主终于抬脚迈出门槛,坐上御撵。

又一声钟声响起,随侍太监扬声唤道:“起!”

大殿前近千侍卫们刷的起身,将御撵护在最中间,整齐划一往宫门方向而去。

*

衣衫猎猎,萧定晔一个腾空,带着人率先而行。

天地间陡然响起一声钟声,余音不绝于耳。

他心中越加焦急,竭力避开沿途的阻力,往东边而去。

快,再快,再再快……他的心仿佛从来不曾这般跳动,他的鲜血也仿佛从来不曾这般沸腾……

再快一些,再快一些,只要他一刀抵在那国主的颈子上,所有的孩子就有望得救!

一道宫墙隐隐在望,那高殿的肃穆外观已遥遥可见……他用力再往前一跃,一只手已扒住了宫墙墙头。

当视野中瞧见那黑压压的人群中的一辆高高御撵时,他的身子倏地一住,颓然蹲在了宫墙外。

千人的侍卫……他手头只有不到十人。

在沙场上,他不是没有经历过敌军人数超出他数倍的情况,也不是没有率人负隅顽抗过。

然而,那些时候,他和将士们几乎已经扌包着必死的信念,方才杀出了一条生路。

可现下,他不能死。他要是闯进这千人的侍卫群里,他还未靠近那国主的身,已被刺成了刺猬。便是没有被杀死,他也会累死。

如若这是在大晏,如若他手上有队伍……

他站起身,面无表情的打了个手势,众人悄无声息的远远避了开去。

*

当簇拥着国主的侍卫们顺着宫门远离皇宫时,后宫地面倏地一抖。

妃嫔与宫人们惊慌失措的从各殿中跑出来,趴伏在宽敞处躲避地动。

然而地面只不过微微晃了一阵,便再无动静。

众人见无事,方各自回了各宫殿。

萧定晔却不能将这看做无事。

有事,太有事。

所有的事情,但凡是他三哥参与其中,就没有什么巧合与偶然。

地动,地动……阿狸!他立刻带人向通往地下甬道的狭窄宫道而去。

周遭沙土气息呛鼻。

石墙,甬道入口处,怎么会无端端多了一处石墙?萧定晔聚集所有内力拍向那石墙,只觉胸腔如撕裂般痛,一口腥甜涌上心头,一口血扑的一声吐了出去。

然而他的内力,包括众暗卫们的力气,遇到这石墙,仿佛泥牛入海,没有任何能撼动石墙的效果。

他眼冒金星、脚下踉跄,体内连番内伤叠加,险些要晕过去。

他一咬舌尖,剧痛传来,神识渐渐清晰,咬紧牙关道:“去塞夫居住院落,在房中各处寻找隐藏的铜管!”

***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天边晨曦已现,日头打在云朵上,天空仿佛着了火一般。

萧正所住的上房寝房,一壁高柜被抬开,暗卫手持铜锤,不停的敲着突出于墙面的一小根铜管。

不同节奏的敲击声顺着铜管端头穿进墙面,声音将会传导到地下,最终会进入一个小道士的房里。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询问的暗号已不停歇的传了出去,却从未收到回音。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永远只有询问,没有回音。

那地下三层甬道里,有三个暗卫。但凡活下一个,和妙妙他们在一起,若听到这声音,就能认出暗号里的信息。

不知过了多时,在继续敲击的间隙,铜管陡的回转来几声当当响声。

暗卫们急急道:“快听,有回应了……”

萧定晔立刻挤了过去,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段铜管,竖着耳朵,听着铜管回传的节奏。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他眼眶忽的一红,一颗心重重落到了地上。

还活着,他的阿狸还活着,所有人都活着!

周围没有人敢喧哗,连呼吸声仿佛都消失。

消息的回传还在继续。

当当当……当当……(孩子在,浣衣局井下……不要担心我们……救孩子……)

萧定晔紧紧闭上了眼睛,内心撕裂般痛。

待再睁开眼,他咬紧牙关道:“去浣衣局,下井!”

**

逼仄的井口之后,石道豁然开阔。

火把已燃的极短,四周寂静的没有什么动静。

根本没有一个孩子的哭声。

可浑浊空气中确然混杂着孩童身上特有的乃腥味。

石道往前长长延伸,众人一直行了近一刻,近处开始出现一间间暗室。

伙房、仓库、寝房……

没有人,一个人影都没有。

再往前……有人忽然喊道:“孩子在这里!”

萧定晔往那房里冲进去,但见硕大的保育室,地上躺着六七个奄奄一息的孩子。

他(她)们呼吸急促,或脸色苍白,或满面涨红,是生了病重的样子。

只有这几个?他立刻道:“再去找!”

他转头四顾,望着这间保育室,待踢开靠墙的一个小板凳,眼前豁然出现一个指头粗细的小孔,他的心登时一疼。

就是这里,昨日他和妙妙就是通过这个小孔,看到了这一室的孩子们,看到了霍顿大人家的嫡女,看到了他的两个娃儿。

房外已传来暗卫们的回禀:“只有这几间暗室,再没有寻见娃儿们的踪迹。”

萧定晔一拳砸在墙上。来迟了,孩子们已经被运了出去。

这地上躺着的几个小孩,定然是重病被弃在此处。

他率先扌包起一个昏迷的小孩,道:“顺着通道走,尽头定然靠近祭坛。其他的孩子们,此时该已到了祭坛!”

**

地下三层甬道里,所有人都聚到了炼丹室,将逃出去的机会放在了排烟室。

其实还有两条通往外间的路。

一条是蟒道。

一条是诡道门弟子曾害怕被灭口而留下的暗门,这条暗门会通往御膳房。

可蟒道已坍塌堵严实,通往御膳房的暗门到底在何处,众人并未寻见。

诡道门弟子当时提及此事时,妙妙只忙着打听孩子们的所在,竟将此事忽略未曾追问。

眼下唯一的希望是排烟室。如若排烟的洞壁能打开,众人就能顺着泄洪闸洞逃出去。

这处洞壁不知如何设计,仿佛开合并没有机关,是在修建最初已确定了每日开合的时间,并不能人为控制。

大伙儿赶到此处时,离出丹排烟的时间还有一阵,如若此处真的能开……

所有人都在等待。

妙妙叮嘱道:“虽说现下无迷烟,可等钻出洞壁的当口,立刻就会遇见洪水。大家此回一定要警惕,千万莫被卷走。我们没有昏迷的时间!”

众人点点头,一瞬不瞬的盯着沙漏,互相手牵手,做好了出逃的准备。

时间一息一息而过,沙漏上的刻度已过了排烟时间,可洞壁没有任何要打开的迹象。

妙妙的脸色越加苍白。

哈维转头望着妙妙,低声道:“阿姐,这三层甬道方才坍塌,怕是已破坏了排烟装置。此处洞壁极厚,靠撞也撞不开,我们得找其他办法。”

妙妙脚下一个踉跄。

还会有什么办法?

还如何逃出此处?

便是此时,炼丹室门外忽然传来缥缈呼声:“阿姐……哈维哥……翠玉……你们在何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