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零章、云慕琤回来/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海干起活儿来很是给力,有了他的帮助,林家的麦子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被割完了。只不过李海干起活儿十分卖力,每天都比赵氏和林慧娘母女两个出发的早回去的晚。

看着干活儿如此认真的李海,林慧娘心里生出了些愧疚感来。因此等割完了麦子,她特意去割了肉,午饭做的比前几天都要丰盛。

这让李海更加感动了。

在他看来,林慧娘是他未来的另一个主子,他作为下人,给主子干活儿是应该的,却没想到竟然还能收获这样的感谢。

早知道,换成是其他人,顶多对他说声“麻烦了”“辛苦了”之类的话,也许还会看在他干活儿的确努力又认真的份儿上,奖他些银子罢了。

然而林慧娘却是不仅有诚恳的一声感谢,更是亲手去买了肉、亲手做成了一桌丰盛的午饭——虽然这丰盛只是对于农家来说,李海虽然是个侍卫,但因为跟随的主子身份高,他本人也算是受云慕琤的重用,见识过也吃过更丰盛的饭并不觉得有什么稀罕的。但难得的不是饭菜丰盛与否,而是林慧娘真切表示出的友善。

这不由得让李海心里暖洋洋的。

***

割完了麦子,并不意味着辛劳的结束,甚至接下来才能说得上是重头戏。

因为麦子割完了,还要给麦粒脱粒,之后更要晒麦子。

对于以前来讲,只是在脱粒上,就要耗费上一段时间,但因着去年钟萃玟便让人尽可能的推广了石碌,有了石碌的帮助,脱粒就变得简单多了。

纵使是去年不舍得花费添置石碌的银钱的人家,也因为去年那场正赶在晒麦子时的大雨,而早早地便找了人置办好了石碌。

——去年买了石碌的百姓,因为脱粒比以前快了,晒麦子的进度自然也是提前了的。下那场雨的时候,几乎都已经晒好了麦子。而那些没有买石碌的人家,则是因为从脱粒上速度就慢了,下那场雨时,别人都晒好了麦子,而他们的麦子却还差些功夫,以至于有好些人家的麦子淋了雨后都在短短的时间里长出了芽。

两相对比,大多数人家哪怕还是舍不得这些钱,但到底还是怕今年再毁了麦子,还不到麦收时,便找了人托了关系,给自家也添置了一架石碌。

只有那些实在是舍不得钱的,今年才依然和往年一样。

***

有了石碌的帮助,凡是家里有石碌的,便都快速的将麦子脱了粒,转而迅速的进入到晒麦子这一步骤之中。

今年与去年一样,在收麦子之前和晒麦子期间,都没有下过一滴雨,只是等百姓们陆陆续续有晒好了麦子的,才突然天降大雨。

下午时正式中午,天边迅速被厚重的乌云覆盖,不多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便倾盆而至。

大雨滂沱,地面上的泥土被冲刷着,地上的雨水迅速的变得浑浊起来,而随着大雨,这些天燥热的天气也变得凉爽许多。

林慧娘带着斗笠穿上蓑衣,去院墙外面摘了些黄瓜辣椒,回到厨房洗了洗,也没动火炒,而是将黄瓜用刀拍了几下,又飞快几刀将黄瓜切开,再切了辣椒收在一起,用调料拌匀后,便是今天的午饭了。

这一餐实在是简单,但无论是林家人还是李海,都对比感觉良好。

赵氏是无所谓吃什么,林丽娘和林文安姐弟则是较少吃这种方式做出来的黄瓜,往常除了炒黄瓜,凉拌的也都是切成丝,和拍黄瓜有些不同的味道,因此并没有觉得今天的午饭太过简陋。

而李海……

他虽然能上桌吃饭,但他到底只是个侍卫,主子亲手做的饭,几位主子都没有表示异议,更遑论是他一个小小的侍卫?

虽说因为这场大雨使得天气凉爽了许多,这道拍黄瓜也是凉菜,但却很是适合。

吃罢饭,雨还没停,几人要喝水的喝水,不喝水的便快步回了自己的屋子。

一回到屋里,林慧娘和林丽娘姐妹便快速地躺到了炕上。

炕早就不烧了,现在就是一张纯粹的床而已。林慧娘惬意地在炕上打了个滚,这才说道:“咱们睡觉吧!”

“好啊!”林丽娘笑嘻嘻地同意了。

下雨天最适合睡觉,姐妹两个一拍即合,便都爬上炕,歪七扭八地以自由不羁的姿势躺着睡了。

伴着屋外哗啦啦的下雨声,姐妹两人睡得极其安逸。

***

这场大雨一直下到天黑才停。

雨停之后,一直阴阴沉沉的天没有了乌云的遮挡,也变得亮堂了起来,只不过到底是到了天黑的时候,光线也没有多亮堂。

赵氏没有耽误,便小心地避着院子里地面上的积水进了厨房,准备起了晚饭。吃过晚饭,众人便各自散了,想擦洗身体,都是各自打了热水回了各自的房间。

第二天,经过一夜的时间,林丽娘起床练功的时候,地上的积水便都已经沉入了土壤之中,地面变得干了许多。等太阳升起之后,经过毒辣的阳光的烤炙,地面也越来越干。原本昨天下雨时带来的那点子凉爽,也被燥热赶得了远远的。

林慧娘洗完了衣裳晒上,便坐到了槐树下歇着。

现在的天气越来越热了,她在想,要不要找时间去把去年剩下的硝石翻出来,好造些冰凉快凉快。

只是现在就用冰的话,也不免太早了些,要知道,现在虽然热起来了,但其实还是可以忍耐的。

就在林慧娘皱着眉头犹犹豫豫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她不由得愣了愣,而李海,却是迅速地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随后,知道自己并不受被主子期盼着,李海识趣地站在了门后,把空间给林慧娘留了出来。

林慧娘回过神来,也连忙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口,一眼便望见了那端坐于高头大马之上,还未来得及下马的年轻男子。

她看着带着帷帽的男子,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唇角,眼睛里也盛满了细碎笑意。

------题外话------

必须要跟看文的大家告个罪!昨天在被窝里码字的时候太困了,码着码着睡着了QAQ我也不说啥必须补上的话了,太容易打脸,反正我就默默地写,说不准哪天就补上了呢,露出苦涩的围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