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五章、对云慕琤的“教育”(一更)/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文仕扭开了脸,不想再看到云慕琤那无耻的面容。

被嫌弃的云慕琤不仅丝毫不在意,甚至他心里已经在想等明日林文仕离开后,他要怎么与林慧娘正大光明地相处了。

***

当晚吃过饭,众人便早早回了房休息。翌日,吃罢早饭,林文仕便被赵氏用牛车送去了县城,牛车上没有安棚子,怕小馒头吹风染上病,钱氏将小馒头包得严严实实。

几人离开后,云慕琤便黏到了林慧娘身边:“慧娘,现在可算是没有碍眼的人了。”

“嗯?”林慧娘初初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等反应过来,便笑着道:“还有我娘我弟弟妹妹们呢。”

云慕琤:“……他们不能算。”

他挣扎着说了一句,之后便觉得自己这话十分的有道理,因此又为林慧娘解释道:“伯母知道你我的事情,不能算。而丽娘和二郎他们两个人还小,自然更不能算了。”

林慧娘:“……”

她很想告诉云慕琤,电灯泡是不分男女老少,也不分知不知道的,但看着云慕琤振振有理的样子,她耸耸肩,道:“行叭,你说的都是对的。”

云慕琤满意点头,随后才意识到,这话似乎有些不对?

他虽然没有经验,但他却是见过互相心仪的年轻男女是如何相处的。虽然他见的多是京里的勋贵子弟与高门千金,许些人因为教养极好,即便是定了亲的未婚夫妻,相处时也总是相敬如宾那种。但也有娇纵擅使小性子的,而这种女子对着未婚夫一使小性子,男子便会妥协。现在想来,和林慧娘方才那句话可不是非常相似么?

云慕琤:“……”

***

少了好几张嘴,做饭便也轻松许多。

林慧娘又是不会因为云慕琤的身份,便特意想法子多做些稀罕饭菜的人,她甚至因为偷懒,中午直接拌了一锅疙瘩汤,馒头在烧汤时便放到了锅里加热,而菜则是前两天焯好的藕片,只需用水冲洗一遍,再切些葱花、香菜之类的,与调料、辣椒油拌一拌就是了。

看着桌上清淡简单的饭菜,李允沉默了。

但他与云慕琤只是客人,着实没有要求主人家必须用好饭好菜来招待自己的道理。再说了,做主子的云慕琤都适应良好呢,就更没有他说话的道理了。

疙瘩汤对林慧娘来说,向来不当饱,因此她往碗里加了香油搅开后,又往碗里掰了些小块儿的馒头泡着,同时咬了一口剩下的馒头,就着藕片吃了起来。

虽然今天有风,但天气还不错,吃凉菜倒也正好。云慕琤没有林慧娘的饭量,便只掰了一小半的馒头,夹了一片藕咬一口,再咬一口馒头。若是觉得藕片凉,还能先放到汤碗里涮上片刻。

这一顿饭倒也吃得宾主尽欢。等吃罢饭林慧娘收拾碗筷时,云慕琤忙跟了上去,“慧娘,我来帮你的忙。”

林慧娘丝毫不跟他客气的。

也就是云慕琤身份高贵,日常生活都可以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来概括,若是他出身平凡,日后他们成了亲,她也会叫着云慕琤帮自己收拾碗筷洗碗刷锅的。

那种“丧偶式婚姻”,她可不想要。

***

云慕琤被她叫着端着一摞碗放到灶台上,而林慧娘本人则是撸起了袖子,开始刷锅。

用这种灶烧出来的汤,锅壁上都会生出一层锅巴来,在刷锅之前,须得先拿锅铲将这层锅巴揭下来。也因此,每每刷锅时,都会产生一阵锅铲与锅壁相剐蹭的噪声。

林慧娘将锅巴揭完,这才开始将锅先用漂着许多锅巴的水刷了一遍,之后才将水舀出去,换了干净的清水刷第二遍。也正是这时候,她叫云慕琤:“你把袖子挽起来,跟着我学刷碗。”锅里的水是温水,也不怕坏了云慕琤那光滑细腻的手。

云慕琤应了一声,面色严肃地拿起了一只碗,学着林慧娘的动作一手拿碗,一手撩了水在碗壁上抹来抹去,等这一片干净了,再将碗转一转,换新的地方。

林慧娘一边洗碗,一边同云慕琤道:“这碗还算好刷的呢,要是盛了肉的或者是油大的,一碰就沾一手的油,哪怕是碗刷干净了,手上也还是黏黏糊糊的。”

后世有洗洁精,可以避免这一状况,但这里可没有洗洁精用,但也有皂角之类的东西,只是林慧娘为了在云慕琤心中树立做饭洗碗都不容易的印象,故意瞒着没说。

她的话让云慕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作为一个爱干净的人,他简直无法想象自己手上黏糊糊、一手油的样子。

见状,林慧娘连忙补救:“其实还是有皂角这种东西能去油污的,油大的时候我都是会用皂角的,这样碗能刷的更干净,手上也不会沾上油。”

如此,云慕琤越来越黑的脸色才终于又转淡了,他低头洗着碗,默默道:“慧娘你做饭刷碗都辛苦了。”

这话让林慧娘笑了起来。

她要拉着云慕琤一起刷碗,也不是说非让他跟着自己刷碗不成,她只是想让云慕琤体会到,任何一个为了家人做饭洗碗的女人的不容易。这不容易也倒也不一定就是有多累,她只是不想自己辛苦做了饭,还要被云慕琤嫌弃不用心、味道不好等等。

虽然以云慕琤的身份,她如果真的嫁了他,以后的饭有厨子做,碗筷也有下人收拾,基本上用不着她自己动手就是了。

***

下午,云慕琤一边同林慧娘坐在一起,看她练字,一边还在想自己究竟要送什么来做林慧娘的生辰礼,他的视线落到纸上还未干涸的墨迹上,脑子里突然一亮——

不如他送一幅画?

他亲手绘就的,画上只有林慧娘一人的画。

林慧娘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分神,她认真地握着笔,纸上的字也随着她练字的时间增长,也有了能见人的模样,不再像最开始那样歪歪扭扭一团。虽然她的字依然不能同那些从小练字的人相比就是了。

------题外话------

明天一大早有考试,希望能过不挂科[祈祷.jp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