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夜里关于学习的教育(捉虫)/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一个时辰的识字时间,折磨得林丽娘只觉得自己头昏眼花脑袋大。洗完脚坐在姐妹俩的木板床上,她跟林慧娘发牢马叉虫:“姐姐,我是女孩子,为什么还要识字呢?”

林慧娘正给自己抠着脚,她一条腿翘到另一条腿的大腿上,两只手抠弄着脚后跟的角质层。听到妹妹的怨念,她严肃的教育道:“林丽娘,你今天给我记住一件事。”

“识字,不只是男人的权利,女人照样可以识字。甚至,因为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处于弱势群体,女人更要识字才行。”

她严肃的样子震得林丽娘呆愣愣地看着她,一双涉世未深的眼睛写满了茫然。

林慧娘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把自己的脚放进木盆里,用手背在林丽娘头顶上蹭了蹭,语重心长地说道:“丽娘,你觉得,这个世界上女人是怎么样的存在呢?”

林丽娘眼里的茫然褪去一些,她用自己那颗最远只去过镇上的小脑袋瓜想了想,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说道:“在家听父母的,嫁人后听丈夫公婆的,干活儿、生孩子?”

“那男人呢?”

“干活儿、做工、做生意,他们还能读书考状元!”

“那你觉得,男人和女人公平吗?一样吗?”

林丽娘茫然了。

她心里恍惚觉得,男人和女人应该是一样的,都是人,凭什么女人就要一辈子都听别人的呢?凭什么学堂只收男学生?

但想起所见,她又觉得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人要生孩子,辛辛苦苦怀胎十月。就像她嫂嫂,前几个月时一直吐,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那段时间钱氏瘦了许多。好不容易不吐了,后来肚子又那么大,做事走路都不方便,甚至手脚都浮肿了。更让林丽娘难忘的是,钱氏生产那天撕心裂肺的痛呼声,更有许多女人死在了生产的这一天,让林丽娘在心里下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决定——她这一辈子,都不要给谁生孩子。

冒着生命危险辛苦一遭,女人若是生的女孩儿,还要被家人嫌弃。林丽娘虽然没出过怀阳镇,但她所见的女人不平的事情并不少,除了生孩子之外,就连她见的做生意的也是女人比男人少。

见她沉默着,林慧娘抓紧洗完脚,她抓过来一旁用来擦脸的破布,这才对林丽娘说道:“不管这个世界上女人都受到了什么不公平的待遇,但姐姐希望你能记住,女人,并不比男人差多少。男人能做到的,如果给女人同等的条件,她不一定做不到,甚至还会比男人做得更好。识字也是一样。”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识字,是一个人认识世界最基础的条件。认识了字,他就能读书,通过书上描述的,知道更多他所不能见到的、了解的事情。”

“不说这个,识字也是武装自己最大的武器。如果你被人诬陷顶罪,你就能用律法让自己翻身。如果你去做工,和主人家签契约就能知道主人家有没有在契约上动手脚,让你白白费了力气却一文钱都得不到。”

“姐姐给你讲个故事。有一个人,他不识字,有一天家里急着用钱,他去给人做工的时候遇到一个好心人,就借了那人十两银子,说好了等半年后再还。可是啊,他女儿认字,发现她父亲遇到的根本不是什么好心人,而是一个放高利贷的,半年后她家要还的钱是一笔数不清的巨款。你想想,如果他的女儿不识字,也就不知道家里要还的钱有那么多,等半年后那个好心人要债,她家里去还不起,他们一家人会遇到什么事情?”

林慧娘没有仔细说,但她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不起钱的人家里妻子儿女被卖了是常事,林丽娘能想得到。

林丽娘也的确是想到了,她曾经在镇上见到过一次赌坊的盆从一家人里拖着几个哭喊的少女的场景,她听看热闹的人说,那家的男人欠了赌坊的债还不起,赌坊的人就来把那人家里的女儿卖到县里的青楼去了。

涨想到这件事,林丽娘的小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恐惧。见状,林慧娘忙把她揽进怀里拍了拍她的后背,问道:“现在,你还要不识字吗?”

林丽娘惊恐未定的连连点头,“不要了不要了,我要识字!”

林慧娘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来,她用欣慰的语气夸道:“好孩子。”

屋里安静了下来,觉察到怀里林丽娘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林慧娘没有推开她,而是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姐妹俩谁都没有说话,在安静的屋子里,蜡烛芯燃烧时发出的细微的哔剥声便显得明显起来。

火苗摇曳着,伴随着哔剥声,时间也一点点流逝,而随着林慧娘的安抚,林丽娘内心因林慧娘所讲故事引起的恐惧也渐渐散去,她微微颤抖的身子也恢复了平静。

林丽娘离开林慧娘的怀抱,她直视着林慧娘的双眼,不解地问道:“姐姐,高利贷是什么东西呀?”

林慧娘:“呃……”

大意了,忘了高利贷在这个年代不叫这个名字了!!!

她看向面前依然瘦弱的小女孩,她正望着自己,一双大眼睛写满了对高利贷三个字的不理解,她的神情一如林慧娘曾经看到过的那些无比渴望知识的山村孩子,让她的心不可自抑地软了下来。

她摸摸林丽娘的脑袋,说道:“高利贷啊,就是利子钱。就是你借人一文钱,他可能要让你在这一文钱之外,另要一天五文钱甚至更多的利息。这高利贷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咱们不能碰。”

林丽娘点点脑袋,没再说话。

林慧娘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林丽娘没怀疑她。

她起身下床,把木盆里的洗脚水端到门口泼到了院子里,把盆放在门口,她回屋关上屋门,上床后吹灭了蜡烛准备睡觉。

明天还要早起去镇上,不早点睡她睡的时间就更短了。

然而这一刻,她旁边早已经躺进了被窝的林丽娘突然幽幽地问道:“你不是我姐姐,你到底是谁?”

林慧娘正欲躺下的动作猛的一顿!

------题外话------

阿慧说的那个故事是前前前段时间阿牛看的一本小说里女主重生后的遭遇,八过因为觉得有点憋屈所以没看多少

今天也是求收藏求评论的一天呢~

再ps,一打开本章看到那几个*愣了,还以为是阿牛自己写错了,结果到后台一看,emmm,牢、骚这个词居然是敏感词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