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教二郎认字(捉虫)/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丽娘和林文安姐弟俩对他们的未来一无所知。

因为最近家里新添了一个小生命,姐弟俩每天都有相当多的时间用来守在小馒头身边。

虽说小馒头刚出生时是难看了点儿,林丽娘还因为很是嫌弃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小侄子,但是等后面几天,小馒头慢慢地褪去了刚出生时的样子,整个小身体都变得白白嫩嫩的,林丽娘再也说不出嫌弃的话来了。

家里添了丁,林慧娘的生活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轻松起来,甚至,小馒头的降生让她打足了鸡血,她要让嫂子钱氏过好月子,要把小侄子喂得白白胖胖,为此,她干起活儿来更用力了。

虽然还是只出一上午的摊,但为了能多赚点钱,在草帽饼和用米米蒿煮的米汤的基础上,她又新添了两样小吃食。

这两样吃食虽说是两样,但要说是一样也是能说的过去的,因为都是林慧娘用米米蒿包的饺子,只不过一种是下锅煮,一种是上锅蒸。

因为包饺子比较费工夫,所以她每天只卖一点的饺子,下锅煮的要便宜一点,两文钱五只饺子,蒸饺则是因为他们这儿没有这种吃法,因为新奇的原因,价钱要稍稍高一些,卖一文钱一只饺子。

第一天怕卖不出去,她便只包了很少的一部分,结果也许是因为她的手艺还不错的原因,见她这里多了新鲜的吃食,镇子上来往的行人都会买一两个尝一尝。手头宽裕些的,也会买上五只十只的,自己吃一点,剩下的拿回家和家人一起分享。

见第一天卖得还不错,第二天林慧娘便稍稍增加了一点饺子的数量。

***

家里有了这项进项,林慧娘又是个舍得花钱的,从赵氏那里得来了钱氏适合吃什么,她便没少在收摊回家的时候带回去条鱼,或者是一只鸡、一块肉,虽然有一部分分给了林文康,但这些时间有荤有素地吃着,家里不管是赵氏这些大人,还是林丽娘姐弟俩两个小孩儿,脸上的气色都肉眼可见地好了许多,脸上也多了些肉,看上去总算是有了些健康的样子。

吃得好,钱氏的奶水也充足,小馒头也被喂得白白胖胖的,他平时也很少哭闹,只在尿湿了尿布或是拉了粑粑之后才会哭上几声。

家里的长辈们没少夸小馒头听话省心。

不用时时分心看顾着小馒头,赵氏便分出了时间去田地里干活,闲余时间则是会翻翻林文仕的书本,看能不能从中找出适合给两个孩子开蒙的书本来。

赵氏和大林村其他的妇人不同,她不仅支持儿子念书,女儿即使不能上学堂,却也坚持让女儿识字,林慧娘小的时候,是林文仕和赵氏母子俩教的。现在轮到了两个小的,林文仕不在家里,就只能由林慧娘和赵氏母女俩来了。

赵氏整理了好几天,又询问过林慧娘,终于将适合给两个小的开蒙的东西整理出来了。

这天晚上吃完了饭,赵氏便叫儿女们都叫到了面前。

此刻天还没完全黑透,几人便都在聚在了院子里,赵氏将纸张放在了面前的石磨上,对一双幼儿幼女正色道:“你们姐弟俩也都不小了,家里条件好的,早就被送到了私塾念书。现在家里的条件跟上来了,我便准备先教你们识字,等过段时间,再让二郎去私塾。”

赵氏话音落下,正面对着赵氏的姐弟俩瞬间表情各异。

林文安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随后一双眼睛里多了几分跃跃欲试,而比林文安年长两岁的林丽娘虽然也同样瞪大了眼,但和林文安不同,她却是嫌恶地皱起了眉头。

“娘,二郎识字了,是不是就能像大哥一样去考状元了呀?”

一旁,旁听的林慧娘对林文安的话倒是颇有些意外。没想到小家伙人小志不短,还不会识字呢,居然就想着要考状元了。

赵氏跟林文安解释道:“考状元不是识字就行的。首先,要熟读诗书,然后参加童试,过了童试,便是秀才,可以参加乡试。若是乡试榜上有名,便有了便可以参加下一次的会试,会试也过了,便可以参加在殿试。殿试第一名,便是状元郎了。“

林文安听得似懂非懂,但这并不影响他表达自己的决心:“娘,我要识字!我要跟大哥一样!”

赵氏欣慰地笑了笑,她看向林丽娘。觉察到母亲的目光,林丽娘踌躇道:“娘……我可不可以不识字啊?”

“怎么不想识字?”

“识字一点也不有趣,识字也不能赶跑坏人,我想学功夫!我想保护娘亲、嫂子、哥哥姐姐还有二郎。”

林丽娘的话听得赵氏十分感动,然而她还是拒绝道:“不行,字是必须要识的,省得大字不识一个,将来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林丽娘:“!!!”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赵氏,一时很难接受这个打击。

赵氏却是一点儿也不顾及小女儿的心情,她拿出一页纸来,用树枝将纸上写的几个大字一笔一划地写在地上,然后才教一双儿女。

林慧娘在一旁看着母子三人,心里却是又对赵氏生出了一些疑惑来。

作为一个村妇,赵氏居然对科举的顺序这么了解?

作为一个村妇,赵氏识字,对读书很看重、看重到即使是家里的女儿也要会识字才行,还对科举考试的一些流程比较了解,这些怎么看也不像是村妇会有的想法。

林慧娘悄悄地瞥了赵氏一眼。

原身的记忆里也没有赵氏太过具体的消息,让林慧娘禁不住猜想,她这具身体的母亲,似乎有些神秘?

***

没过多大会儿,外面便黑了,几人便转到了屋里,赵氏监督着不认真的林丽娘,反倒是年纪小的林文安不用赵氏担心,他从赵氏那儿学到一个字,便认真地按照赵氏要求的用树枝,或者是用手指会描摹,嘴里也一直念着这个字的读音。

钱氏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含笑看着小叔子和小姑子认字,小姑子苦大仇深的模样很好地娱乐了她。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