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洗三/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家里添了新丁,还是林家第四代第一个孩子,家里从林老爷子林老太太,到孙辈年纪最小的林文安,都开心得不得了,林老爷子年纪虽然大了些,但身体还很硬朗,他和两个儿子儿媳、孙子孙媳跑了好几趟林慧娘家看望新出生的小馒头。

在林家喜庆如同过年一样的氛围中,小馒头出生三天了。

婴儿出生的第三日,要举行沐浴仪式,会集亲友为婴儿助吉,也就是“洗三”。洗三的用意,一是洗涤污秽消灾免难,二是祁祥求福图个吉利,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天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早在稳婆来给钱氏接生完,赵氏便跟稳婆说来了请她来主持洗三仪式,因此今天吃完了饭,稳婆便早早赶到了林家。

因为今天是小侄子的洗三礼,所以林慧娘今天便停了一天工,不过洗三礼在午饭后举行,所以还有时间准备。

吃过了早饭,林家人便都来了,他们按例准备好了挑脐簪子、围盆布、缸炉小米儿、锁头、秤砣、棒槌等物,还给钱氏送了一些鸡蛋、红糖等食品,或是小孩子能用到的衣物作为礼品,而作为小婴儿最最亲近的家人,林慧娘在赵氏的吩咐下准备了炒菜面招待来参加小馒头洗三礼的近亲。

中午坐席时,稳婆被当成上宾款待,坐在了正座上,等吃完了午饭这一顿炒菜面,洗三礼便开始了。

产房外厅正面的八仙桌被当成了香案,供奉上碧霞元君、琼霄娘娘、云霄娘娘、催生娘娘、送子娘娘等十三位神像。香炉里则是盛着林慧娘买来的小米,当香灰插香用。蜡扦上插着一对“小双包”,下边压着黄钱、元宝、千张等全份敬神钱粮。

钱氏床头,供着“炕公炕母”,用三碗油糕作为供品。赵氏的婆婆林老太太先上香叩首,稳婆跟着她拜了三拜,然后,林家本家人将盛有槐条、艾叶熬成汤的铜盆以及一切礼仪用品都摆在了床上,这时,稳婆将小馒头一抱,洗三便正式开始了。

人群里,林慧娘好奇地看着,她什么也不懂,只能跟着大家照做。

只见本家人依尊卑长幼带头往盆里添了一小勺清水,再放进去一些铜板,这就是“添盆”。来的亲朋好友里也各自添了些礼,每一人添礼,稳婆便在旁边说上一句吉祥话,说得本家的长辈们和来宾们笑得合不拢嘴。

添盆过后,稳婆拿着棒槌往盆里一搅,嘴里说道:“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唏哩呼噜都来啦!”

她说完,开始给小馒头洗澡。

水有些凉,淋到小馒头身上他便开始哭,但这并不是忌讳,而是吉祥。稳婆一边洗,嘴里一边念叨着祝词:“洗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作知州。”

之后,她把艾叶球儿点着,用生姜片做托,放在小馒头的脑门上,象征性地炙了一炙。

又给小馒头熟透打扮,这时嘴上又念着:“三梳子,两拢子,长大带个红顶子;左描眉,右打鬓,找个媳妇准四村……”

念完了,她拿着鸡蛋往小馒头脸上滚了滚,同时说道:“鸡蛋滚滚脸,脸似鸡蛋皮儿,柳红似白的,真正是爱人。”

洗罢,她又把小馒头捆好,用一棵大葱在小馒头身上轻轻地拍打了三下,嘴上说着:“一打聪明,二打伶俐。”说完,她让人将葱扔到了屋顶上——这是祝愿孩子长大后聪明绝顶。

在林慧娘看来,洗三的程序很是繁琐,而且这里面也有很多是她不理解的,但早先赵氏便跟她说好了,她能做的赵氏都已经跟她讲的明明白白,因此,这会儿林慧娘只是静静地看着,除了眼里多了几分第一次见到的好奇。

这一连串的祝词说下来,听得林慧娘很是佩服稳婆,这么多吉祥话,她是怎么记住的?

最后,林老太太将娘娘码儿、敬神钱粮连同香根一起请下来,送到院子里焚化,稳婆又用铜筷子夹着“炕公炕母”的神码儿一焚,说道:“炕公、炕母本姓李,大人孩子交给你;多送男,少送女。”然后,她把灰用红纸一包,压在了席子底下——这是让炕公炕母永远守在床头,保佑大人孩子平平安安之意。

之后,稳婆便向林家人请安道喜,至此,赵氏便从袖子里掏出十来枚铜板给了稳婆,嘴上也道着喜。

洗三礼过后,稳婆便拿着她的收获走了——添盆的铜板、当香灰用的小米、鸡蛋、油糕、一些花生、红枣等喜果等等,都是稳婆来主持洗三礼所能带回去的东西。

送走了稳婆,林丽娘还心疼得紧,她说道:“咱们家这么东西,怎么都让她拿走了?可都是些好东西呢,留着还能给嫂嫂补补身体。”

闻言,赵氏便好好地教育了姐妹俩一番。

等终于被放出来,林慧娘只觉得头都要大了。她嘴里嘟囔着:“我结婚还早着呢,跟我说这干嘛。”

她去拿了篮子和铲子,带上林丽娘一起去地里剜米米蒿去了。

看着姐妹俩的身影消失,赵氏无奈地摇摇头。

洗三礼结束后,来参加洗三的人便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惹恼了大半天的院子又恢复了安静,赵氏抱着孩子走到钱氏床边坐下,她说道:“也不是大郎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都还不知道自己当爹了呢。”

提到林文仕,钱氏的兴致也低了下来,她沉默了片刻,安慰赵氏道:“娘,仕郎总是会回来的。”

“对,他要是敢不回来,老娘就不让他进家门!”赵氏泼辣道。

作为一个寡妇,她要是不泼辣,即使有公婆、叔伯的帮衬,她又怎么能带着一大家子活下来?还供大儿子读书、上京赶考?

说到林文仕,赵氏又想到了一件事,“二丫二郎的年纪,也差不多该开蒙了吧?”

闻言,钱氏点了点头。

赵氏抱着孙子,心里已经决定过段时间就让小女儿小儿子认字。

------题外话------

本章洗三仪式来源于度娘,解释几个词:1、缸炉:一种点心;2、小双包:祭祀时专用的羊油小红蜡

继续求收藏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