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草帽饼/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炼好了猪油,林慧娘将之盛到了一个碗里,她舀了一瓢面粉倒在一个小盆里,往里加了适量的温水和盐,和成稍硬一些的面团后,放到一旁饧着。

饧面饼的这一会儿,她又去和油饼。将面放在另一个小盆内,同样是加适量的盐,只是这次没用加水,而是加了一些炼好的猪油拌成了软酥。

在等着面团饧好的时间里,她去把荠菜择了择,等面团饧好了,她将饧好的面团搓成条,揪成不大的面剂,又用手按了一下,之后用擀面杖擀成长方形的薄片,然后把软油酥均匀抹上去。

抹好之后,她两只手拿住上端横头,一反一正地反复折叠到头为止,抻长后再从左向右翻过来面朝上,再从左向右盘起,直到饼剂呈草帽状,盘好之后,她把饼剂放到一旁饧着。

饧好之后,林慧娘把饼剂翻过来,稍微按了一下之后,用擀面杖擀成了圆饼。

所有的饼剂都擀好之后,她去点火,这个时代根本没有用来烙饼煎东西的平底锅,她只能将就着用,不过好在她在老乡家里用过这种土灶烙饼,知道用土灶烙饼、炸丸子的重点在于控制好火候。

她把锅烧七至八成热时,先刷了一层油,然后把饼小心翼翼地托下锅,之后便开始烙饼了。

期间她一个人两边跑,怕灶膛里没柴火了,她不时往里面添上两根,还要给饼翻面,直到饼两面出金黄色、呈丁字形花时,她才把烙好的这一张饼从锅铲铲出来。

她刚把饼盛出来,转头就见门口趴着门框的几个人:上到最大的林文康,下到最小的林文安,再加上一个林丽娘,三个人还按着个头儿排好了顺序,个头最矮的林文安在最下面。

见林慧娘发现了,林文康尴尬地摸摸鼻子,生硬地转移话题:“大丫头,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草帽饼了吗?好香啊!”

林慧娘无奈地点点头,“对,三哥,你不嫌烫的话就先把这个拿出去分着吃了吧,其他的很快就好。”

林文康就等她这句话,他高兴地应着,也不嫌烫,大手拿着就出去了,林慧娘在厨房里还听得到他兴高采烈的声音:“来来来,二丫小弟,咱们分着吃了!”

她听着,嘴角微微扬了起来,她摇摇头,又往锅上刷了层油,把第二个饼剂也放到了锅里。

院子里,林文康撕下一块,只是饼太过酥脆,他刚开始撕,就有外面那一层焦皮儿往下掉,等他把这一块撕下来,地上已经落了细细的一层,林丽娘姐弟俩看着满脸的心疼。

“二丫,先给你,慢着点儿哈,烫。”林文康把撕下来的这一块递给了林丽娘,又撕了一块递给林文安,然后他才挑着一边儿咬了一大口。

“唔!”饼太烫,烫的林文康一张英气的脸都狰狞了。他斯哈斯哈地吸着气,嘴里那一块终于没那么烫了。

他这副糗样看得林文安姐弟俩笑了起来。

不过烫归烫,却是真香真好吃啊!林文康脸上的狰狞褪去,换上了享受。

他家父母都在,父亲又时常回到山上去打猎,而他家里又只有他一个人,因此他家里要比林慧娘家过的舒服多了,但即便如此,他长这么大,也还从未吃过这么香、这么好吃的饼。

三人分吃着一张饼,很快便吃完了,末了,林文安和林丽娘两人还珍惜地舔了舔手指上沾上的油,林文康则是溜进了厨房,对林慧娘道:“大丫头,我觉得你这个饼肯定会有很多人来买的!明天咱们便去吗?”

林慧娘一边烙饼一边回他:“能尽快便尽快。三哥,你再跟我说说,咱们去卖东西,去哪儿**较好,还有要交什么钱吗?”

“钱是要交的,可以选择每天交一次,一次十文钱,也可以半个月交一次,一次一百五十文,去哪儿卖的话,我觉得镇上就挺好的,离家也近一点。”林文康说着,眼睛却是巴巴地盯着林慧娘的动作,他咽了咽口水,催促道:“大丫头,好没好啊?”

林慧娘好笑道:“急什么,好了也不给你们吃,等一会儿我煮了汤,大家一起吃。”

听林慧娘这么说,林文康只能蔫蔫的应了一声。

他转身要出去,却被林慧娘叫住给自己烧火,她不时便说上一句“火小点儿”,或者是“再添几根柴”,把头一次干这活儿的林文康折腾得满头大汗。

几张饼都烙好了,林慧娘快刀把洗好的荠菜切碎,然后趁着油锅加点盐翻炒几下,便往锅里加上了水。

她把林文康叫起来,“我来吧,三哥,你拿几张饼给爷爷大伯他们送去,等你回来咱们就能吃饭了。”

林文康应了一声,拿上几张饼快速地走了。

等他回来,正好赶上吃饭。

钱氏扶着大肚子小心地从屋里出来,看到刚进院子的林文康便笑着招呼道:“康子来了?”

“哎,二嫂你慢点儿。”林文康跟在钱氏身边,他是男人,不好跟钱氏接触,只能微微张开双手,随时防备着意外发生。

两人走进厨房,钱氏又笑着问林慧娘:“大妹,我在屋里便闻着味儿了,你这是弄得什么啊,这么香?”

“嫂子,我烙的草帽饼,饼很酥,你吃的时候小心点儿,我去给咱娘送去。”她说着,拿了一张饼,又端了一只盛了荠菜汤的碗给赵氏送去,厨屋里,林文康帮几人把碗都端过来,他又去拿了筷子,来不及坐下便端起自己的碗喝了一口。

赵氏卧房内,林慧娘把碗放到炕桌上,将饼放到了搭在碗沿上的筷子上,转身去扶赵氏起来,“娘,过两天我预备和三哥一起去镇上卖这个饼,赚了钱便给你请个大夫。”赵氏现在作为一家之主,她还是要跟赵氏说一下自己的打算才好。

赵氏咳嗽几声,说道:“给我请什么大夫,你给我抓点药就行了。钱给你嫂子留着,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就是我这一把老骨头给你们帮不上忙。”

“娘,大夫是必须要请的,只有你身体好了,才能帮嫂子带带孩子、也帮帮我操劳一下家务不是?”她说着,给赵氏递了毛巾擦手,看赵氏开始吃了,她才端着盆子出去。

------题外话------

更新时间暂定早8点05,有看文的的话,出来冒个泡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