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小祖宗的新地盘/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玥和云萝被泰康帝拉着在含英殿内熬了一天又一夜,尽听他的满腔激昂、美好畅想了。

在新罗占据一地,就能轻易截断已骚扰大彧东南沿海渔民无数年的倭寇后路,再北上至苦叶,竟是把东瀛岛的西、北两面给包圆了!

泰康帝的目光于是就盯上了东北那片土地,顺势看向了冀北。

冀北军总督封林,膝下三儿五女,其中嫡出的有二子一女,长子在冀北军中任职,嫡次子封炫自幼体弱,走的是文举之路,七年前金榜题名,一直留在京城,如今在刑部任职。

封炫四年前娶妻安如郡主宗琦玉,至今膝下已有一子一女,子为长,已满三岁,女为幼,上个月才刚刚满月。

泰康帝下意识看向景玥,又在云萝凉凉的目光中摸着鼻子讪讪的收回了视线。

啊,他就是很随意的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一点都没有!

不过,安如那丫头出身尊贵、才学出众、品貌俱全,从小就是京城诸多公子郎君竞相追逐的对象,但她却从小只巴巴的追在阿玥身后,追了那么多年,这小子竟是始终无动于衷,倒把他家因为在乡下长大而曾经被人诟病的浅儿放在心上,真是……有眼光!

堂侄女和外甥女哪个亲?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云萝对他摆脸色,他只会觉得外甥女真可爱,平时对什么都淡淡的,原来竟还会生气,好想再逗逗她。

宗琦玉若是敢对他摆脸色……反正他从没见过,若真见了,他未必会责罚,但肯定会觉得简王兄家的规矩不大好,把女儿教得目无尊长、不知尊卑。

这几年过来,云萝时常拎起太子就教训,他向来都是坐在旁边看热闹,有时候还要嘲笑一句:哈哈哈,活该!

若是宗琦玉敢这么对太子,别说太子会不会由着她教训,他首先就要先教训教训她,一个宗室女竟管教到了太子的头上,不知死活!

这就是差别。

他会把他对外扩张的野心展露在云萝面前,这固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在那两份與图,但又何尝不是对她的信任和亲近?

但云萝并不是特别想要这样的亲近,她想回家睡觉,还有一日夜没见的小祖宗。

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很嫌弃那个磨人的小祖宗,但是一日夜不见,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想念。

不过小家伙并不是特别粘人,身边又有那么多丫鬟婆子伺候着,偶尔会粘一下爹娘,更多的时候却是自己跟自己也能玩得很好。

而事实上,景壮壮已经在家里闹翻天了。

昨日白天没看见爹娘,有丫鬟婆子和曾祖母哄着,他虽不时会转头寻找什么,但好歹没有闹起来,还睡了两个时辰的午觉;当晚上夜幕降临,已经到了他要睡觉的时辰,依然没见到爹娘,他就开始哼哼唧唧,硬是扛着困意等到夜半,终于扛不住,“哇”的一声就哭闹了起来。

他越哭越精神,谁哄都不行,哭得脸蛋鼻子都通红,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更是让老太妃的心都揪了起来,搂着他心肝肉的摇。

但是心肝肉表示没有用,看不见爹娘,他就哭给他们看!

老太妃在府里把景玥连带着云萝一起狠狠的骂了一通,下面的人更是使劲浑身解数,挤眉弄眼、手舞足蹈的使出各种绝招来逗他,都不能把景家的小祖宗从找不到爹娘的惊惶中吸引过来。

“哇——”

所有人都累坏了,景壮壮闹了一晚上也不轻松,整个人都蔫蔫的,嗓子也有些沙哑,但就是不睡不歇,到后来还把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全部推开,不许任何人靠近,坐不住他就趴在地毯上哭,哭得可伤心了。

云萝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哭累了,声音不如之前的响亮,却也没停歇下来,一直趴在那儿抽抽噎噎的。

在其他人都还没有发现景玥和云萝回来的时候,景壮壮却已经听见了爹娘的脚步声,顿时一骨碌的从地上坐了起来,转头看向门口,等看到熟悉的身影,便小嘴一扁,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一刻,云萝的心也跟着一痛,忙快步进去把他从地上捞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景玥看着双眼通红,嗓子也哑了的儿子,目光冷冷的看向了屋里伺候的人。

屋里顿时跪了一地,但在下跪的同时,她们也都不由得松一口气。

因为小主子终于不哭了,窝在王妃的怀里哭了一会儿,然后哼哼唧唧的,眨眼间竟然就睡着了。

老太妃陪了曾孙一晚,累得不要不要的,此时终于松一口气,对景玥说道:“你跟她们发什么火?壮壮找不到你们,闹了一晚上。哄他说去找你们,几个人抱着他把王府都转了好几圈,后来他自己似乎也明白了我们在骗他,就谁都不让靠近,只一个人趴在那儿哭,哎呦我的个小祖宗嗳!”

真是心疼死老太太了。

她又瞪了景玥一眼,“什么天大的事情让你们晚上都不回来?好歹回来一个,他也不至于闹成这样,这么小个人儿,性子咋这么烈呢?可别伤了身才好。”

云萝摸摸儿子的头,又接过丫鬟递上的帕子给他擦了擦脸和脖子。

他已经睡着了,却又忽然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两只小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

云萝安抚的拍了拍他,然后朝老太妃告罪道:“是我们疏忽了,还让祖母受累,您累了一晚上,也请赶紧去休息吧。”

景玥摸着儿子毛茸茸的脑袋,有些诧异的说道:“往常都是嬷嬷照顾他睡觉的,也没见他有多粘我们,怎么突然就闹起来了?”

老太妃已经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来要回屋去睡了,闻言又转头来瞪了他一眼,真是话都不想跟他说,气哼哼的走了。

景玥摸摸鼻子,然后让丫鬟、嬷嬷们各自下去休息,他则和云萝也回到了世安堂,简单的洗漱之后开始补眠。

一夜没睡,不管云萝还是景玥其实都不觉得有什么,甚至过了那个时辰,两人都不觉得有多困。

但是看着放在两人之间,小手紧紧抓着云萝衣角,还要不时睁开眼看一下的小祖宗,两人还是安静的躺下了,然后渐渐的竟也有了些睡意,逐渐安眠。

一觉醒来,景壮壮又抓着云萝哼哼唧唧的撒了会儿娇,然后白白嫩嫩肉呼呼的一团在床上翻滚,一会儿滚到娘这边,一会儿又滚到爹那边,他找到了比他的特制小床更让他满意的地方。

大概是真的受到了惊吓,景·小祖宗在之后的几天变得格外粘人,不仅白天必须要有爹娘的其中一人在他视线所及的范围,晚上更是直接赖在正房不走了。

看在他之前受到惊吓的份上,景玥忍了他三天,当第四天他又想要指使丫鬟把他抱到正房的床上时,当即伸手将他给一把拎了出来。

景壮壮在景玥的手上晃荡,双手双脚在空中扑腾,一点都不带害怕的,还似乎觉得这样十分有趣,兴奋得“咯咯”笑出了声,又朝他张开双手,说出一连串旁人听不懂的婴语。

瑞王爷嘴角一抽,随手把他扔回到丫鬟手上,沉着脸说道:“带小公子回屋安歇。”

丫鬟缩了下脖子,屈膝行礼后就抱着小公子转身要出门。

景壮壮趴在丫鬟的肩上,看着离他越来越远的爹,歪了下脑袋,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丫鬟不由得停下脚步,一边哄着他一边小心打量景玥的脸色。

景壮壮也透过手指的缝隙看他爹的脸色,看到一张无动于衷的脸,顿时小嘴一扁,哭得更大声了,还一边哭一边张着手朝往里扑,坚决不出去!

云萝匆匆沐浴完从后面走了出来,随手把小祖宗接到怀里,神色平静,语气也很是淡然的问道:“哭什么?同一个招式用多了会不管用的。”

小祖宗听不懂,他只是一手紧紧抓着云萝的衣襟,一手指向屋内的大床,那意思昭然若揭。

景玥忽然在那边唤了一声:“阿萝。”

声音低沉轻柔,眼神脉脉含情,婉转之际还透着一分委屈。

真是让人扛不住。

旁边的丫鬟们已经红了脸,就连年长的嬷嬷都不自在的低下头去,若不是被规矩束缚,真想远远的离开这个充满着酸腐气息的地方。

云萝刚悬起的脚步也顿了一下,又在小祖宗的催促中迈步,径直到了床边把他放上面。

从旁经过时,父子俩的眼神有一个不算短暂的交汇,景玥眯了眯眼,景壮壮则“嗖”的把脸藏进了娘的肩窝里。

看着在他们的床上打滚的胖儿子,景玥胸口发堵,儿子的存在就是用来破坏夫妻感情的吧?绝对是!

阿萝本就不是热情的性子,自从多了个臭小子,如今更是连正眼都不怎么看他了。

正气堵心塞,忽然感觉手心里一软,他听见他家阿萝说:“去把景壮壮的小床搬过来。”

景玥愣了下,然后一瞬间心花怒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