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爽了一下/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萝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八老爷霍然变色。

再是嫡支大小姐也不过是个刚从乡下回来的野丫头,他再是分支庶脉也是卫氏族老,走出去亦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更是她的长辈!

“一脉相承,在场的都姓卫,你在外丢了脸面,也就是丢了整个卫氏的脸面!”

他一句话把在场的所有族老都拉了进去。

二老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老夫人,莫名的心一抖,“老八,大小姐刚回府,就算行事略有差池也是正常的,况且这还什么事都没有呢,你在这儿急吼吼的做什么?”

小子不怕死,你倒是看一眼老夫人的表情啊,以后你那一支还想不想在族中过好日子了?

八老爷显然没有读心术,也看不出二老爷心里的想法,他像是受了刺激一般,心绪十分的混乱激动,闻言就说道:“我这也是为大家着想,真等大小姐行事不妥丢了卫氏的脸,说什么都迟了。”

“那也不是你能多管的!”又一个族老忍不住开口,“大小姐的教养自有老夫人和公主殿下负责,何时轮到八哥你去指手画脚了?”

十三太爷仿佛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的睁了下眼,又颤巍巍的说道:“老八啊,你逾矩了,大小姐如何,不是你能插嘴的。”

年轻人就是有冲劲,也不想想二十年前卫梓这丫头是如何的在族中大开杀戒,堂外天井的地缝里头到现在还残留着清理不去的血迹呢。这是过了几年的安生日子,就又飘起来了?

他老人家对云萝的表现却是一点都不觉得惊奇,有啥样的祖母就有啥样的孙女,况且,几百年传承下来,卫氏嫡支的姑奶奶们从来就没有一个好说话的。

卫晟倒是个谦和性子,可惜英年早逝,卫漓亦是个翩翩佳公子,可惜常年居住京城,一年都难得回一趟族里。就算回来了也没用,他总不可能违抗他亲奶奶反过来帮他们这些都已经出了五服的族人。

十三太爷的这些心思也就在他自个的心里转了一圈,而他们的话终于让八老爷一激灵回过神来,转头去看老夫人的脸色,所有的不满和不忿都一下子憋回了肚子里。

他低头朝老夫人拱手道:“老夫人见谅,我这都是为族中着想,并非刻意刁难大小姐。”

老夫人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头跟十三太爷说:“十三叔,祠堂事已毕,我下午还要带小萝出城到祖坟祭拜,族中之事就交托给您了。”

十三太爷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点头慢吞吞的说道:“好好好,大小姐回来是大喜事,祭祖更是顶顶要紧的,族中的事你不用操心,左右老头子也还能顶些事,再不行,不是还有你这些族兄弟呢吗?”

其他族老纷纷表示老夫人只管安心的去祭祖。

老夫人终于露出了一个笑脸来,又说:“我已经吩咐卫德带了府中的下人过来准备宴席,也要你们多看顾着些。”

找回了大孙女,自然是要大摆酒席、大肆庆祝的,第一站在白水村,这第二站自然就该轮到族里了。

从头到尾,云萝就只说了那一句话,其余的还没有等到她发挥呢就被人三两句给解决了。

有点失落怎么办?

亏她养精蓄锐一晚上,还特意挑了一身便于行动的衣衫。

一行人从祠堂出来,老夫人和云萝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族老们,最后面是刚才站在堂外看热闹的族人。

云萝有点忍不住的回头去看拄着拐杖颤巍巍走得仿佛随时都会摔倒的十三太爷,有点好奇。

看他的头发和骨骼皮肤,年纪应该不到七十,虽说这个时代能活到这个岁数已经算是长命的了,但再看他的脸色,身上应该并没有严重的沉疴疾病,却弯腰驼背走一步都得要喘上好几声,怎么老成这样?

老夫人顺着她的目光也回头看了一眼,喃喃轻语了一声:“老头儿装得倒是越来越像了。”

云萝:“……”老爷子真会玩。

走出祠堂,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景玥,十六太爷和八老爷看到他时下意识的一缩,默默的躲到了人群后面,而云萝却是直接朝他走了过去。

“如何?”他低声询问。

顺利得根本就没有她发挥的余地。

当然,虽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失落,话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我家的族老好像有点怕你。”

十六太爷和八老爷其实在祠堂门口的时候就对她表现出了很明显的怠慢,却在景玥的那一声之后忽然安静了许久,一直安静到祖母将要把那个名字从族谱中划去的时候才不得不开了口。

说出的那些算不得尖锐的话,大概也是考虑了一路,至于之后八老爷与她的为难,可能又是另一个原因。

景玥轻笑了一声,“大约是慑于权势。”

云萝若有所思,“那他们替那个原本叫卫浈的说话也是为了权势?”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人逐利而生,不是为财就是为权。”

“比你还更有权势?”

景玥莞尔,摇头,“这个我亦不得而知。”

云萝原本一直直视着他,此时却忽然有一种被他脸上的笑容刺了一下的错觉,不自觉的垂下眼睑。

但不过瞬间,她就又抬起眼,“那个卫浈,以后是不是还会有交集?”

虽然老夫人说了那人不再姓卫,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索性就继续这么叫着。

这种事她原本是可以去问祖母,却莫名的向景玥这个外人问出了口,大概是先前几次他都对她几乎知无不言,让她现在都有些习惯了遇到此类事就来问他,也或许是他刚才的接连两个问题都答了不知,就下意识的又问了第三个。

景玥这一次似乎想了一下,云萝清楚的看到他眼里闪过些异样的光芒,说:“就算有交集也无妨,那是个无法无天又不学无术的纨绔,没了长公主殿下的庇护,他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云萝不是很明白,但又好像明白了什么。

无法无天,又不学无术吗?

族里因为接下来的宴席而忙碌了起来,云萝却随着老夫人出了府城,前往卫氏的祖坟去祭拜先祖,这一次,景玥并没有一同前往。

回到府上时已近傍晚,云萝并没有回去锦兰院,而是直接在正院老夫人的屋里修整,一边安静的听着老夫人跟她说卫家的家族史。

虽然老夫人从白水村出发来府城的一路上就已经跟她说了整整一天,今天也几乎没怎么歇过嘴,但卫家的家族史真是说上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云萝也不嫌祖母唠叨、内容繁长,一边自己剥着果子来吃,一边还听得甚是津津有味。

倒是她身边新晋的两个贴身大丫鬟束手无策的站在她后面,看着她比她们还要利索的动作,心里很有些惶恐。

她们今日跟了一天,那是真的跟了一天,几乎什么事都没能搭上手,真担心过不了几天就会被大小姐退回到老夫人这儿。

昨天她们可是亲耳听见了大小姐说的,她花钱不养吃白饭的奴才。

虽然她们的月例银子是府上统一发放,并非大小姐自掏腰包。

“你父亲临终前最惦记的就是你,他之前还偷偷的私下里找过给公主请脉的太医,都说公主那一胎怀的是个千金,他便自个儿钻在书房里翻遍了经史子集,嫌弃环佩之类寓意虽好却俗了些,挑了整一个月挑出的字已写满一张纸,至临终,他忽然觉得‘浅’这个字最好。”

还是昨日的那个丫鬟,这个时候忽然低头走了进来,福身行礼道:“老夫人,知心院又派人来了。”

云萝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个丫鬟是祖母身边的一等大丫鬟之一,名剑心,也知道了那知心院就是她的亲祖父陈举人和他的外室……哦不,红颜知己居住的地方。

老夫人的话音瞬间落下,与孙女的愉快交流被打断让她脸色有些难看,眼里更似乎能喷出火来。

但这次,她却意外的没有一口拒绝或撇开无视,脸上的表情在扭曲了一阵之中,她转头跟云萝说道:“好歹顶着个你祖父的名声,迟早都是要去拜见一回的。”

云萝点头,放下手中剥了一半的榧子站起来。

老夫人看了眼那颗开了口的榧子,拉着她往门外走去,同时又说道:“先去把这事儿给做了,左右也费不了多少工夫,回来就该开膳了,明日开始,族中还要连摆三天流水席,至少第一天你得过去露个面。”

云萝没意见,虽然她觉得先吃上一顿晚饭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从正院出来,七拐八弯的几乎穿过了大半个府邸,云萝听了满耳朵的沿路风景和介绍,终于站到知心院门前的时候,一直没时间逛悠的卫府也基本了解了大半。

卫府说是一座府邸,更是一座园林,不过这里不仅有小桥流水穿行,奇花异草遍地,假山堆砌、锦鲤绕湖,更有朗阔的跑马演武场,马厩之中骏马如林,占据了府中的几乎整个西北角。

而知心院就在马厩的后面。

听说知心院以前不叫知心院,也从没有哪个主子会住到这里来,这里以前就是供马厩小厮住宿的地方,后来被老爷占了,马厩的小厮们就不得不搬到更后面的下人房里,房子虽然宽敞了些,也闻不到马厩特有的那股清香味,但每次来回都要多走不少的路呢。

云萝站在知心院前,又在心里给那位尚未谋面的亲祖父点了根蜡,做什么不好偏要去做渣男?尤其是他本身其实并没什么资本,却拿着媳妇和岳家的银子出去渣。

报应来得总能让人猝不及防。

这个知心院,说是个院子怕还是看在好歹有一圈围墙的份上,透过黑漆斑驳的大门往里看,里面真是连她家在白水村的农家小院都不如。

偏老夫人这个时候又说道:“这一圈围墙原先是没有的,后来你祖父和他的心上人一块儿住进来了,好歹得围上这么一圈。”

可三十多年过去,没有人精心打理,原来格外新的围墙和大门现在也已经斑驳不堪,和里面的房子算是融为一体了。

云萝对祖母的行为不做任何口头上的评价,只是跟着她站在大门口一起欣赏了一会儿,然后在老夫人“破瓦颓恒,半零不落”的嗤笑声中走了进去。

方才去请云萝的那个小厮一直紧紧的跟在她们身后,低垂着头半声都不敢吭。

这是知心院唯一的下人,平日里就负责跑跑腿,比如一日三餐去大厨房拎膳食,又比如到了固定的日子就去针线房拿些针线布料,又比如像今天这样听候老爷的指派去做点什么事,哪怕九成九都不能成功。

为什么还会有下人伺候?这院子里头一人瘫痪,一人更是被禁止踏出院门半步,没个跑腿的在跟前伺候着,怕是不出十日就都饿死了。

踏入院门,里面的景象就更清晰的出现在了云萝的眼前,原本应该是有一排五间矮平房的,但三十多年没有仔细保养和修缮,现在已经倒塌了两间半,剩下的两间半也是破破烂烂、四处漏风。

应该是听到了动静,从相对最完好的那间屋子里走出了一个……老妪?

云萝不禁连眨了两下眼,这个一身粗布衣裳补丁累补丁,头发乱蓬蓬的几乎全白,满脸沟壑纵横交错、层层叠叠,扶在门框上的那只手又黑又瘦宛若鸡爪子一般的老婆子,是她亲祖父花着岳家的银子都要养的红颜知己?

但随之她又恍然了,这两天一直看着祖母的那张盛世美颜,倒是把她的年纪给疏忽过去了,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在乡下确实已经很老了,当然,也没老成这样的。

太婆七十多岁了都没这么狰狞。

云萝默默的撇开了眼,那老妪看到老夫人的时候忽然整个人都抖了一下,慌忙低下头垂下眼,后退着让出了门口的位置,“老……老夫人。”

眼角的余光似乎轻轻的从云萝身上扫了过去。

老夫人已将她从头打量到脚,忽然嗤笑了一声,“虽可说一句好久不见,但也不过是大半年而已,你怎么就老得这样快?我卫府天天好饭好菜的伺候着你都不能把你喂胖一点?”

老妪的身形又抖了一下,缓缓的就跪了下来,“老夫人恕罪。”

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可惜她面对的两人一个是昔日情敌,一个是冷心冷肺的冷漠丫头,没有一人对她的可怜表现出动容,从她身旁走过的时候甚至谁都没有施舍给她多一个眼神。

此时本就已是傍晚,天色昏暗,屋里就更加的黑沉,一盏豆点大火苗的油灯放在桌子上,走近去看,能看到那桌子上坑坑洼洼的蛀虫点,紧挨着桌子的就是一张普通架子床,这大概是这屋里最齐整值钱的物件了。

一个邋里邋遢的老汉坐在床上,浑浊的双眼因为老夫人的出现而忽然迸射出极亮的光芒,“毒妇,你还敢到这儿来?”

老夫人正捂着鼻子满脸嫌弃,闻言亦是没有一点好脸色,“我好心将我卫家的房子借给你们住,你们就不能打理得干净一些?臭得真是能熏死个人,你身上别是还沾着什么腌臜东西吧?”

屋里确实很臭,一股排泄物混杂着什么东西发霉腐烂的浓郁恶臭,站在门外的时候其实就已经闻到了。

但老夫人还是大无畏的踏入了进来。

老爷子?陈老爷?陈举人?

而他听到老夫人的话之后更是被越发激怒,随手就抓了个身边的不知什么东西就朝这边扔了过来,“毒妇!恶妇!你给我滚出去!”

常年瘫痪、年老体弱,陈举人手上并没有多少力气,那东西还没有飞到她们面前来就落到了潮湿的泥地上,几乎没发出什么声响。祖孙两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却见那竟是一块不知何时吭剩下的,都已经发毛变黑的大骨头。

老夫人眉头一挑,“呦,伙食不错。”

大厨房可不会给他们准备这么好的东西,那想必就是那两个孝顺儿子偷偷送来的?

陈举人似乎也愣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激愤,双手狠狠的拍打着被面,沟壑交错的老脸尽是狰狞,冲着老夫人咆哮道:“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老夫人冷笑一声,“你是不是忘了,这是我卫家的地界!”

他又是一愣,随之继续咆哮道:“那你让我走,让我走!我死也不要死在你卫家的地上!”

老夫人“啧”了一声,“你想得美!”

也不知说的是让他走想得美,还是想死在卫家的地界上这件事想得美。

陈举人怒火交加,脖子上的青筋都一根一根的暴跳了起来,面色涨红,双眼暴突,“卫梓,你这个毒妇,毒妇!”

他忽然看到了站在旁边的云萝,咆哮声戛然而止,眼珠激颤了好一会儿,指着云萝就说道:“你过来!”

老夫人也瞬间沉下脸,一手扶着云萝的肩膀说道:“小萝,来见过你祖父,今日祭祖,就差这一位了。”

什么叫今日祭祖就差这一位了?

这话连起来读可是大有问题啊。

云萝在旁边已是看了一场好戏,此时倒也不含糊,站在原地就拱手作揖道:“孙女卫浅,拜见祖父。”

“什么卫浅?”陈举人怒斥道,“你是我陈家的种,理该姓陈!”

老夫人冷哼一声,“我卫家的大小姐,又有你陈家什么事?”

陈举人面色扭曲,“我的种,自然是我陈家的儿孙!”

“你……”

云萝拦住了已然怒气上涌的祖母,此时仍是一脸平静的对陈举人说道:“您这话说错了。不管当年是你入赘还是我祖母下嫁,关于我父亲,就算是您下的种,你也只占一半的血缘,于我,更是顶多只有四之一,我们到底是谁家的儿孙还真不好算。不过就付出与感情来讲,你其实就是爽了一下,之后的十月怀胎之苦,几十年栽培养育之恩全都与你毫无干系,你又凭什么如此理直气壮的说我和我父亲是你陈家的儿孙?就凭你当年爽……唔!”

之后的话被老夫人一巴掌闷回了嘴里,撩起眼皮往上看,就看到老夫人竖着两条眉毛咬牙切齿道:“小小年纪,哪里学来的这些浑话?”

虽然她听得其实还挺爽的,但这个字从年仅十二岁、待字闺中的孙女口中说出来,却又让她不由得惊怒交加。

是哪个混账东西教坏了她的乖孙女?

云萝眨了下眼,拉下捂着她嘴的那只手,不解道:“什么浑话?我不过是实话实说,难道祖母竟然也以为他那一颗……种子就能占我父亲的全部血脉?这怎么可能呢?儿女的血脉从来都是父母各占一半,女子体内其实也有种子,只是一般人看不见而已。”

老夫人扶额,这样的话她这个老婆子听着都忍不住的有点害臊,小姑娘家家的却怎么还能这样淡定?

云萝看她的表情,大概就明白了她的话可能并不被人接受,不管是为什么不接受,她倒是也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这种事情,光靠她嘴上说说,也确实影响不了这里人根深蒂固的观念。

陈举人到现在终于从惊呆中回过神来,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来指着云萝说道:“小小年纪,又是身为女子,竟……竟这般不知羞耻!”

老夫人霍然抬头,“你倒是懂礼仪,知廉耻!”

陈举人被她一句话堵上心口,脸上扭曲半晌,也只憋出两个字来,“毒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