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开祠堂,上族谱/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学武的兴趣云萝自然是有的。

当景玥拎着赖床不肯起的外甥过来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祖孙两还在院子里比划,老远就听见老夫人的连声称赞。

她孙女简直是个练武奇才,才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竟然就把招式比划得像模像样的,若是再配上吐纳之法,假以时日必然又是一方高手。

天生的,或者说是卫家遗传的天生神力给他们在练武的道路上首先就占了许多便宜,若是再加上不差的领悟力和天赋,老夫人自觉再不用担心孙女将来嫁人之后会受婆家的欺负了。

相公不听话,就打到听话为止。

景玥完全不知道老夫人此刻的这个可怕想法,他站在院子边的回廊上静静的观看着云萝练武,天边绽放的晨光都比不上他眼中的粲然。

瑾儿看看院子里的人,又抬头看看身旁的舅舅,有些不耐的踢了下脚边的石墩子。

这有什么好看的?慢吞吞的几个动作说是练武都像个笑话,一点都不威风。

早膳的时候,老夫人与云萝细细说起了今日的行程,“今日就要开祠堂把你的名字添加到族谱之上,礼节繁琐,但你也不必太过紧张,只需跟着祖母一步一步走就行。”

关于这件事情,其实在来府城的马车上老夫人就已经与云萝讲过了,不过事到临头,老人家担心孙女心里没底,又忍不住的嘱咐了几句。

云萝自是点头应下。

景玥坐在老夫人的另一侧,此时也说道:“今日大喜,我不好随意闯入卫家祠堂,但能送你到门口在外面等你。”

他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祠堂的门口,对卫家的那几个族老也是一种威慑。毕竟,身为族老,他们家小侯爷与景家小王爷乃至交好友的事情就算不曾亲眼所见,也至少略有耳闻,他们就算认不出他这个人,但肯定能猜出他的身份。

老夫人又瞪了他一眼,但对他的话却并没有表示出反对的意思。

那几个老东西从二十年前她父亲过世后就一直不怎么安分,虽然这些年来基本都被她打压得差不多了,可今日小萝的突然出现恐怕还是免不了被他们抓着折腾点事端出来。

云萝的目光从老夫人和景玥的脸上来回的看了两遍,默默的点了点头。

卫氏祠堂并不在卫府里面,卫府独属于袭爵的嫡支,祠堂却属于所有的卫氏族人。

几百年传承下来,嫡支虽人丁凋零,但卫氏族人的数量却颇为庞大,在卫府背后的那一大片地界上居住的几乎全是卫氏族人,而卫氏的祠堂就在族群居住的中间。

早饭后略作休息,云萝就跟着老夫人登上了马车,从大门出,绕过半个卫府到了背面,穿过几排矮房,忽然迎面可见一座巨大的牌坊。

老夫人指着外面给云萝介绍道:“刚才走过的那些屋里住的都是侍奉卫家的世仆,几百年前下来,人员冗杂,我虽前些年放了一批人的身契,但至今仍有不下千人依附着卫府而活。”

又指着前面的牌坊说道:“此亦是天子所赐,是咱大彧的开宗皇帝亲笔手书。”

几百年的时光,保存得再仔细,那牌坊也已经留下了无数的岁月痕迹,但“定国安邦”四个大字却仍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震慑着路过的行人,也是卫家几代族人的骄傲。

马车在牌坊前停下,所有人都下地步行从牌坊下通过。

云萝转头看了一眼,又在牌坊的背面看到了“功在社稷”四字。

有一股无形的震慑在她的心里油然升起,她似乎看到了血肉迸裂惨烈的厮杀,看到了尸山血海映血的残阳,冷兵器时代的战争跟她所经历过的战争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状态。

更野蛮、更残忍、也更惨烈。

该是怎样的功绩才能获封一个世袭罔替的侯爵?

云萝默默的收回了目光,跟着老夫人穿过一座又一座的牌坊,每一座牌坊上都似乎镌刻着赫赫战功,一直到最后一座牌坊,她看着那上面的“状元及第”四个大字,直觉得它与前面的兄弟们实在是格格不入。

“这是你父亲挣来的。”老夫人轻抚着这座牌坊柱,跟云萝说道。

景玥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当年老侯爷上交兵权之后就回了江南,极少再去京城。卫侯……就是你父亲高中状元时年仅十四岁,也正值老侯爷弥留之际,殿试之后他都未能参加琼林宴就匆匆离开京城回来见老侯爷的最后一面。此后,守孝两年三个月,起复后被先帝外放三年,三年间,他从七品县令到五品知州,三年期满后直接升任为大理寺少卿。”

多少人需要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都到不了位置,他只用三年就抵达了,而且算算年纪,那时候他也才将将弱冠而已。

云萝眨了下眼,好像有点厉害的样子。

看着一脸缅怀的祖母,云萝轻声问景玥,“那我……父亲后来是怎么死的?”

景玥眯了下眼,声音压得更低了,但对云萝却是丝毫没有隐瞒,“先帝昏庸,后宫争斗极其混乱,皇子死了一个又一个,到最后他驾崩时只留下不足十岁的当今圣上,和早年就被远远打发出去的四皇子。新帝年幼,朝政不稳,三皇子领兵造反,在一次刺客袭击时卫侯替圣上挡了三剑,没能熬过当晚。”

云萝皱眉,“三剑?宫里的侍卫都是废物?”

多大的废物才能让刺客近皇帝的身三次,需要个文弱书生去替皇帝挡剑?

哦,话说她那个爹是个文弱书生吗?

景玥的目光有些幽冷,“新帝年幼,朝政不稳。”

所以,就连身边的侍卫都没有全心全力的去保护他们的皇上吗?

云萝无法想象那是个怎样混乱的情况,而景玥看着她紧锁的眉头,另外一句到嘴边的话终究还是缩了回去。

再等等吧,这事不该由他告诉她。

老夫人此时已经缅怀结束,看着眼前聚集过来的族人们,转身将云萝招呼到了身边,对着族人们说道:“这就是我那自幼被偷走的孙女,我与公主寻找了多年,终于是把她找回来了。”

又指着族人对云萝说道:“小萝,这是十三太婆,这是二伯祖母,这是八叔祖母,这是……”

云萝事先已听说过些族中事,知道那位老侯爷,也就是曾祖父在族中排行第三,祖母在族中姐妹间排行第九,而她的爹则是已经排到了第十六位,兄长卫漓排行二十七,她在同辈姐妹中排行二十九。

也就是说,她上头有足足二十八个比她年长的同族姐姐,再加上至少二十七个族兄。

云萝随着老夫人的介绍问候着族中长辈们,心里是庆幸她不用和这些族人住在一起的,平时也并不需要经常与他们打交道。

毕竟虽是族人,但也有远近之分,与老夫人在五服之内的还有几个,与云萝还能归入到五服之中的是真真没有了。

她们刚才一路从牌坊下走过来,沿路已是吸引了附近的族人,随着老夫人在此停留,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并在得知老夫人要带着云萝去祠堂之后一大群人都随着往祠堂的方向移动过去。

其实他们早该知道了,毕竟开祠堂不是小事,族中有威望的几位族老必然要在场,也就是说,老夫人应该提早就知会了这件事。

绕过两条巷道,在所有人都下意识噤声,老夫人也肃穆了神情的时候,云萝看到了卫氏的祠堂。

几百年侯府的祠堂自然是极为恢弘的,撇开门前宽阔的广场不提,高耸的门楼和巨大的黑漆柱都足能让人望而生畏。

此时祠堂的门口正站着几个老人,看到这一大群浩浩荡荡过来的族人,有人皱了皱眉,有人则迈步迎了上来,“老夫人,就等您来开门了。”

作为卫氏嫡支,老侯爷在世时他是族长,老侯爷过世后则是老夫人当了族长,这是卫氏一族几百年来的第一个女性族长。

当年族中多少人反对,全被老夫人强行镇压了下去。

女侯都当得,凭什么一族的族长反倒当不得了?

现在,老夫人仍在世,但她却已经在两年前卸下了族长一职,由卫漓继任,但卫漓常年居住京城,族中事务除了几位族老之外,老夫人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就比如,所有人都到了,却必须得等老夫人来才能开启祠堂的大门。

大门轰然开启,逐渐展现在云萝眼前的是高大的厅堂和精致的雕饰,耀眼的阳光从天井照射下来,照在前堂两边门柱的楹联之上,只见一边写着“祖功宗德流芳远”,一边写着“子孝孙贤世泽长”。

几位族老簇拥着老夫人和云萝进了大门,身后忽然响起一声:“阿萝,我在外面等你。”

云萝回头看去,就见景玥站在门外看着她,漫天的阳光都比不上他的笑容粲然,桃花眼勾人,惑人心魂。

身边的族老们也下意识的转头,有人“嘶”的抽了口凉气,有人皱着眉头骂一声“没规矩”,还有人摸着胡子疑惑道:“这是哪家的公子?瞧着倒是有几分眼熟?”

老夫人笑了一声,说道:“二哥觉得眼熟也是正常的,四年前你还见过他呢,是逸之的好友。”

“逸之的好友?哦,景……嘶!”

话到一半,想起这位的身份,卫二老爷也忍不住的抽了口凉气。四年前,这位还只是个空有名头的小王爷,四年后,却是不得了了!

而他的这个“景”也让旁边的另外几位族老变了变脸色,那位刚才还骂了“没规矩”的族老更是小心的求证道:“这是,那位?”

老夫人虽然觉得景玥这行为完全是多此一举,还有插手卫家家务事的嫌疑,但这么一来,好像确实能给她省下一些麻烦。

便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那位族老,说道:“我也不知十六叔说的是哪一位,不过景玥确实是受了逸之的托付,务必要照顾好他妹妹。”

十六太爷的脸色又变了变,目光不定的看了眼云萝,又撇开头去不说话了。

云萝将这些人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倒是不觉得忐忑不舒服,反而还觉得有点有趣。

原来真的有族人不欢迎她回来啊,可是她本是嫡支大小姐,回不回来跟这些分支的族老又有什么影响呢?

想不通便继续静观其变。

大部分族人都止步在了祠堂大门外,仅有小部分人跟着一起穿过前堂,越过正堂,一直到供奉着祖宗牌位的后堂才止了步。

开祠堂、供香火、唱词颂德、请族谱,一轮步骤之后,云萝看着祖母一脸肃穆的亲手翻开族谱,执笔就要将并列在卫漓之后的一个叫卫浈的名字划去。

“老夫人!”一个花白胡子,身形微胖的族老忽然出声,“卫浈虽并非我卫家血脉,但好歹也在公主的膝下养了十多年,便是养只阿猫阿狗怕是都难以割舍。”

云萝还记得祖母刚才对她的介绍,这位是八叔祖,与十六太爷还是亲叔侄的关系。

老夫人笔尖微顿,本就肃穆的脸色更是冷凝,“你以为,公主会对一个替代了她亲闺女,还意图暗害她亲儿子,谋夺我卫氏家财的小杂种难以割舍?”

八老爷一噎,十六太爷就接过了话头说道:“那都是大人们的事,卫浈一个孩子又如何知晓那些?”

二老爷皱起了眉头,转头看着他说道:“十六叔此言差矣,不论如何,那孩子毕竟不是我卫家的,以前是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又如何还能让他继续顶着我卫家的姓?”

“这跟着我卫家姓的外人还真不少呢,左右也不差那一个,好歹当了十二年的二公子,现在说不是就不是,让世人怎么想?让那孩子往后如何过活?”

八老爷也立刻接口道:“就算不是亲生的,认个干亲什么的,也无妨嘛。”

老夫人忽然冷笑了一声,“看起来,十六叔和老八都很是喜欢那个小子,那不如我将他改到你们的名下,就给你们谁……当个孙子吧?”

十六太爷顿时面颊一抽,“这可使不得,岂不是乱了辈分?再说,我都没见过卫浈,哪里来的喜欢不喜欢?不过是想着公主养育他这么多年,突然舍去怕是会舍不得。”

“那你们真是太不了解公主了。”一个害她失去了亲生女儿的孽种还想让她精心养育?哦,好像还真挺精心的,养得那小子无法无天。

老夫人重重的一笔落下,当场就将“卫浈”二字从族谱上抹去,八老爷几乎是要跳起来,却被十六太爷一把按住了肩膀,冲他摇了摇头。

八老爷看看他亲叔,又看看上方的老夫人,最后目光在云萝的身上定了定,眼中飞快的闪烁着什么。

二老爷看着八老爷摇头叹息道:“老八你何苦这么着急?不管那孩子无不无辜,他本身就是带着要谋害小侯爷,谋夺侯府家产的目的而来的,你可别犯了糊涂。”

一直坐在左边第一位沉默着没有说话,老得连眼睛都睁不很开的十三太爷此时也颤巍巍的开口了,“那种豺狼虎豹,就该一开始便把他扔出去,老十六啊,你怎么还怜惜起人家来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心软的人啊。”

十六太爷脸色微微扭曲,“谁怜惜卫浈了?我不过是想着公主一片慈母心肠,莫要让她伤心了才好。”

老夫人已经将卫浈抹去,又郑重其事的添上了“卫浅”二字,然后怔怔的看着这个名字,忽然就湿了眼眶。

“这是你父亲临终前给你取的名。”

云萝忽然想起前日老夫人与她说起上族谱时说的这句话,再看到这两个字写上了族谱,忽然心里有了点莫名的触动。

她虽然更喜欢“云萝”这个跟随了她两世的名字,但“卫浅”却是另一个父亲在临终前对她的深切盼望。

“祖母。”

老夫人回神,又往下添了几笔,然后等待墨迹晾干,将族谱又郑重其事的收回到了匣子里面。

她至此才抬头又看向下面的族老们,尤其是十六太爷,“卫浈已不是我卫家人,以后他究竟姓什么还不知呢,十六叔可莫要再张口闭口的喊卫浈了。”

又拉着云萝站在当间,“我希望你们都记住,这位才是我卫府嫡支的大小姐!”

八老爷的目光又闪了闪,倒是十六太爷竟是相当利索的改了态度,起身便朝着云萝一拱手,“见过大小姐。”

别管是不是长辈,分支的人见了嫡支的就该行礼问安。

云萝看了眼他略微紧绷的面颊肌肉,“十六太爷不必多礼。”

其他族老紧跟着纷纷朝云萝行礼,八老爷最后也一脸阴沉的站了起来,说的却是,“大小姐自小在乡下野惯了,这侯府的规矩可得尽快学起来才行,免得改日出门应酬丢了我卫家的脸。”

云萝眼皮一掀,“八叔祖尽管放心,就算丢脸,也首先丢的是我祖母、我母亲的脸,丢不到您的脸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