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万一没死呢/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的出现可让郑嘟嘟给紧张坏了,他今天都没有和小伙伴们出去玩耍,就是防着有人会来抢他的三姐,这不果然是来了个陌生人!

可惜,郑嘟嘟再机灵,又如何是老夫人的对手?几乎没有任何意外的,到中午吃午饭的时候,他已经一口一个奶奶叫得欢了,到傍晚老夫人离开时,他还拉着她的手颇为依依不舍,一个劲的请她明天再来玩。

他觉得这个奶奶是个好人,肯定是他误会她了,毕竟她来了之后一句都没有提起要抢他三姐呢,还带了好多稀罕的礼物,说话也和和气气的,会给他讲故事、陪他玩耍,跟老屋的那个亲奶奶一点都不一样。

文彬傍晚下学回来的时候听闻了郑嘟嘟今日的所作所为,不由默默叹气,暗骂一声小蠢蛋。

但也只是骂了这么一句,他毕竟不是郑嘟嘟的年纪了,明白有些事情他无法阻拦,也阻拦不住,过了昨日的别扭之后,他现在已经开始在心里暗搓搓的谋划起了三姐若是当真回她自己的家里去,要如何应对大户人家里头的规矩。

他可是听说了,那大户人家跟普通人家很不一样,为了家产权势,什么兄弟姐妹、叔伯姑婶,都是不能轻易相信的,稍不注意可能就会被阴谋算计加身,有些事情你便是生了几百张嘴都说不清楚。

三姐这么淡然安静不喜争闹的人,跟那些说句话都要绕上几道弯的人争斗起来,肯定是要吃亏的。

晚饭后,一家人又坐着说了会儿话,主要说的还是老夫人和云萝要去认亲的事情,经过一天的舒缓,现在再说起这事来似乎也没有昨天那样难过失落了。

老夫人以着一种极端平和的姿态,迅速的让郑丰谷他们对她放松了下来,撇开那个尊贵的身份不提,她放下了身段,诚心诚意的前来,似乎真的只是个想要认回失散多年的亲孙女的普通老太太。

连郑嘟嘟都被她收服了,更不必说老实心软的郑丰谷夫妻和云萱了。

对于老夫人的这般行为,云萝是有些感动的。

到了洗漱歇息的时辰,文彬紧跟在云萝的身后,忽然钻进了她的屋里,“三姐。”

云萝转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有话就说。

他回身看了眼闭紧的房门,然后拉着她到床边坐下,一副打算与她促膝长谈的架势。

“三姐,我今日特意跟嘉荣师兄打探了一下,原来大户人家里头有许多龌龊呢。”他皱着眉头一脸的苦恼和忧心,“像屠家,为了争夺家产,嘉荣师兄的两位兄长接连遭到毒手,一个毁了容貌从此与科举无缘,一个更是瘫痪在床,就连嘉荣师兄也是遇到过不少暗算。我看他分明是学识有成,却迟迟没有去科举参加县试院试,恐怕也是防着他也会落个跟他两位兄长一样的下场。”

这件事情云萝其实早就从金来的口中知道了,不过现在从文彬的口中说出来却是另一个感觉,“你还特别跑去问屠嘉荣这些事情?”

文彬点了点头,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终究是年纪还小了点,竟是一点都没有奇怪屠嘉荣怎么会把这样私密的家中之事跟他和盘托出,还觉得嘉荣师兄真是够意思,一点都不藏私。

他又说:“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大嫂的爹和嘉荣师兄的爹并不是同一个娘生的。嘉荣师兄说了,在大户人家里头,为了家产,兄弟相争的事情实在数不胜数,同父同母的还好一些,若是异母兄弟,那争得更是凶狠,相互暗算甚至是狠下杀手也十分常见。”

顿了下,他一脸忧心的看着云萝说道:“那侯府肯定是比屠家还要大得多的大户人家,里头的争斗恐怕还要更激烈呢。昨天卫老夫人不是还说吗,你当年会被人偷出来就是因为有人想要顶替你的身份,谋夺侯府家产!你有一个亲哥哥,应该能够相安无事,却不知还有没有别的不是一个娘生的,或者叔叔伯伯家的兄弟姐妹。”

想想自家没分家前的事情,一个小小的乡下小门小户都那般不安生,大户人家里头又该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哎呦喂,可真是要操碎了心!

云萝看他明明也才九岁而已,却个像大人似的满脸操心,想的也比爹娘还要细致复杂,不禁默然,又忍不住的眼角微微弯起了一个轻浅的弧度。

敲了下他的额头,说道:“不用担心,老夫人不是说了吗,她只有一个儿子就是我亲爹,我亲爹早死,我亲娘还是公主,怎么也不可能还有别的异母兄弟。”

文彬的眉头微微舒展了一些,却仍不放心的问道:“那老夫人有说,你的亲爷爷还有没有别的小妾生的儿子吗?”

云萝一愣,这个还真没说起过,甚至老夫人的口中压根就没有提起过一句她的那位亲爷爷。

文彬刚舒展一点点的眉头又紧皱了起来,“那小妾生的孩子虽没有正房太太的尊贵,但怎么也算是叔伯长辈,若是有些啥心意,他们的孩子又是从小在卫老侯爷身边长大的,老爷子肯定更喜欢他们。”

看着三姐一脸的淡定,似乎并不在意,文彬更是恨铁不成钢,“你可别以为你是个姑娘,那些家产啊什么的就跟你没啥关系,你忘了你是为啥流落到我们家来的?还有,嘉荣师兄说了,姑娘之间的争斗其实更激烈,小的为了一根簪子一件衣裳,大的为了一份嫁妆一个好婆家,若是遇上心性不好的,争到头破血流,甚至是使出些下作龌龊手段都是有的!你又是在外面长大的,恐怕连那些下人奴婢都不把你放在眼里呢。”

云萝有些无语,伸手用力的揉了几下他的脑袋,将他刚洗漱过略有些凌乱的头发揉弄得更乱了,说道:“你想太多了,不管有没有别的叔叔伯伯,我的亲爷爷说不定早就已经死了呢,现在侯府里我的亲奶奶当家,就是有再多的庶出叔伯也只能夹起尾巴做人。”

“那卫老侯爷万一没死呢?”这话说出口,云萝还没反应,文彬就先愣了下,随之摸着鼻子有些讪讪的,“三姐,我不是那意思。”

他可没有巴望着三姐的亲爷爷已经死了的意思啊!

云萝摩挲着手指若有所思,“若还活着,那侯爷的爵位也传不到他孙子的头上吧?”

说起那位亲爷爷的生死,云萝并没有一点的心理负担,毕竟对现在的她来说,那位还只是个从未曾见过面的陌生人,不论生或死,都对她造不成任何影响。

而文彬听她这么说来也是一愣,觉得好有道理。

可再有道理也不能让他就此放下心来,伸手往怀里掏了半天,最后掏出了一本书来塞到云萝的手里,说:“这本《寻梅记》是嘉荣师兄借给我的,据说最是形象的描述了闺阁之中的一些争斗手段,你有空的时候不妨仔细的看一看。”

他白天在书院里的时候翻看了几页,那言语中的暗藏机锋,背地里的谋算手段,看得他晕晕乎乎,不明觉厉。

大户人家的姑娘太太们都是这么厉害的吗?

云萝将书册翻看了两页,不禁默然无语。

这不就是古代版的宅斗小说吗?曾经有一段时间,沈念姑娘沉迷其中不可自拔,还无数次的把里面的招式施展到她的身上。

她翻到第四页就看不下去了,言行太幼稚,手段太拙劣,一看就是无聊书生凭着有限的一丁点见识,加上无限的想象意淫出来的,还不如沈念随手涂鸦出来的几百个字。

文彬见她不动了,就主动伸手帮她翻过了一页,眉头皱得紧紧的,“这些姑娘活得也太累了,说句话都要转上几个弯,无意中听见的一句话还能琢磨出这么多层意思,好像直言直语的都成了粗鄙、不懂礼数。三姐,要不你也先学一学?”

云萝眉心一抽,拎着他的衣领子就将他赶出了门外,“夜深了,你明天还要早起,快回去睡觉。”

“我明天休沐。”

“休沐就不用早起干活了?”

郑嘟嘟好像听到了动静,在爹娘的屋里喊着:“哥哥又偷偷的跑去找三姐玩了,我也要去!”

然后是刘氏的声音,“小祖宗,你给我安分点,不许再闹了!”

文彬进了堂屋,站在爹娘的门口用力哼一声,成功激起了郑嘟嘟的怒气之后,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弟弟什么的,除了天天跟他抢三姐之外真是毫无用处。

第二天,卫老夫人又来了,这次,护卫在马车边的金公子变成了景玥,马车里还有一个瑾儿小公子。

看到这两拨人一块儿过来,郑丰谷和刘氏愣了一下,然后才恍惚的想起来景公子当年第一次来白水村的时候,是和金公子一起的,另外还有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白衣公子,好像就是姓卫的。

“瑾儿哥哥!”郑嘟嘟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瑾儿,顿时就兴奋的扑了过去,两只眼睛锃光发亮。

瑾儿略嫌弃的撇了撇嘴,却还是伸手接住了扑来的胖嘟嘟,被扑得以后趔趄往后退了两步,若不是老夫人在后面及时的伸手拦了一把,他怕是要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去。

越发嫌弃的推了推粘在身上的胖嘟嘟,“几天不见,你怎么又胖了?”

郑嘟嘟瞪大了眼睛,我才没有,你别胡说!

卫老夫人看得有些惊讶,“瑾儿和嘟嘟倒是交情甚好呢。”

瑾儿的眼珠往一边轻轻一滑,谁跟他交情好?

嘟嘟却笑眯眯的朝老夫人喊了声“奶奶”,又拉着瑾儿说:“瑾儿哥哥,我哥哥今天休沐,虎头哥哥说山上的杨梅熟了,我三姐要带我们上山去摘杨梅呢,你也去吧。”

“杨梅?”

“嗯!”嘟嘟用力的点了下头,又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说,“可好吃了,比糖还要甜!”

瑾儿略有些茫然的眨了下眼,是吗?他怎么记得杨梅好像不是很甜啊?

老夫人在两个孩子的身后,听到这话愣了下,然后蹲下身问嘟嘟道:“奶奶还从没有亲手摘过杨梅呢,可以带奶奶一块儿去吗?”

郑嘟嘟转头看了眼云萝,见她点了点头才回过来跟老夫人说:“好!”

老夫人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眼云萝,眼里的慈爱简直要满溢出来,又问郑嘟嘟,“杨梅真有那么甜吗?”

郑嘟嘟惊奇的问道:“奶奶没吃过吗?”

“好像吃过的,可是忘记是啥味了。”

郑嘟嘟就拍着小胸脯说道:“那奶奶今天就多吃些,我哥哥说的,杨梅可甜可甜了,他能一口气吃三大碗!”

瑾儿皱皱眉头,“你自己难道没吃过?”

“吃过!好甜的!”他其实根本就不记得到底有没有吃过。

老夫人看着他这小模样,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山上的野杨梅怕是酸得很吧?

老夫人和景玥先进食肆和郑丰谷与刘氏打了声招呼,面对着他们的疑惑,老夫人笑呵呵的说道:“阿玥与我那孙儿的关系最是要好,打小就是一块儿长大的,那真是比别人家的亲兄弟还要亲。我也没想到会在镇上遇着他,这不声不响的跑到江南来了,还听他说在附近买了两座荒山要开垦出来建茶园,先前也没来跟我老婆子请个安什么的,真该写信去你祖母那儿告上一状,让她好好的训斥你一顿。”

前面的话是对郑丰谷和刘氏说的,后一句则是对着景玥的不满嗔怪。

景玥自是赔罪不提,又跟郑丰谷和刘氏说道:“其实我也是一早就知道了阿萝是逸之失散多年的妹妹,这次过来还得了他的托付,要替他好好照顾妹妹。”

这当然是假的,卫逸之恨不得将他与整个江南隔离,让他离阿萝有多远就能有多远。

郑丰谷和刘氏愣了一下就回过神来,这似乎也能解释了景公子为啥一开始就对他家另眼相待,肯定是看在了卫小侯爷的面子上。想到卫小侯爷是他家小萝的亲哥哥,夫妻两对景玥也不由得更亲近了些。

景玥早已经跟他们熟悉,现在又添了一层卫小侯爷好友的身份,文彬也不过是多看了他一眼,更多的注意力却放在老夫人的身上。

先前他白天要上学,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从家人口中得知,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位据说是三姐亲奶奶的老夫人。

老夫人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的打量,想到先前调查中关于郑家人的情况,她看着文彬的眼神也甚是温和,还拿出了一个锦盒送到他面前,说道:“前面两日一直没能见着你,这见面礼都多藏了两天呢。”

文彬犹豫了下,然后双手接过,恭恭敬敬的朝她行礼,“谢老夫人。”

老夫人拉着他的手,一脸稀罕的说道:“啥老夫人不老夫人的?你是小萝的弟弟,我是小萝的亲奶奶,你合该也叫我一声奶奶才对。”

文彬抿着嘴角笑笑不说话,老夫人也没有勉强他,又跟他说:“听说你在镇上的书院读书,可真了不得,小小年纪就进了书院,再过两年,你家怕是又得多一个秀才公。”

“老夫人谬赞了,小子还差得远呢。”

老夫人又将他上下打量了几眼,不住的点头说道:“眉清目秀,身姿如松,言谈有礼,进退有度,真是个出色的小郎君。”又转头和刘氏说,“小小年纪的就已经学识出众,听说去年就参加了童生试还过了县试,日后怕还能给你挣个诰命呢。”

刘氏脸上发着光,又有些羞赧,“您太抬举他了,去年也不过是跟着先生去见见世面。”

“那也定是因为他有了足够的学识才行,不然先生为何只带他,不带别的学生?”

在上山的路上,文彬凑到云萝身边悄悄的说:“这个老夫人好和气,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在捧着我们,也不晓得是本性如此,还是为了三姐你。”

这个弟弟真是越来越像个小老头了,比爹娘还要操心。

云萝轻捏了下他的手,也不放开,就牵着他往山上走。

郑嘟嘟原本还一手瑾儿哥哥,一手郑小虎的摇摇晃晃不让人抱,一见三姐竟然牵着哥哥的手,顿时就不乐意了,追不上来就冲着她喊:“三姐,我也要!”

文彬转头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拉着三姐就往山上冲,对着身后郑嘟嘟和郑小虎的叫唤充耳不闻,心里还有些莫名的痛快。

叫吧叫吧,叫破了喉咙我也不会停下来等你们的!

看着那飞快远去的两个身影,郑嘟嘟追不上就只能在后面被气成了一只河豚,老夫人看得有趣,一把将郑嘟嘟抱了起来,笑眯眯的问道:“奶奶抱着你追上去好不好?”

郑嘟嘟忽然又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自觉的晃了两下小短腿,“奶奶你放我下来,我能走。”

“真乖。”老夫人摸着他的头,另一只手却并没有放开他,抱着个小胖子亦能在山林里健步如飞。

郑小虎仰着脸看了会儿嘟嘟哥哥,然后转头就朝跟在最后面的虎头张开了手臂。

哥哥,抱!

虎头撑着身旁的一棵大树满脸苦闷,“让你们在家里乖乖待着,偏要跟上山来,谁能扛着你们爬山?”

嘴上虽抱怨着,动作倒也没有太多迟疑,往郑小虎的腋下一托,直接将他托举到了肩膀上,让他自己抱紧了他的脑袋。

瑾儿的目光默默的从舅舅的怀抱转移到了他的肩膀,却迎来舅舅冷酷无情的一眼,“休想”这两个字就差被直接写到脸上了。

小公子特别有骨气的连抱抱也不要了,哼,他才不稀罕!

一行人老的老,小的小,跟着云萝上山,并没有走出太远,很快就到了两株杨梅树下。

杨梅树上,青的分的红的杨梅一簇簇的悬挂在枝头,郑嘟嘟和郑小虎被放下后就仰着脑袋看,嘴里不住发出“哇”的声音,瑾儿也目光微亮,原来杨梅长在树上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三姐三姐,我要吃!”郑嘟嘟扭过头跟云萝特别坚定的说道,双眼锃亮,口水滴答。

云萝默默的看两眼文彬,然后双手抱住一根树干就用力的摇晃了起来。

“哗啦啦”的枝叶摇晃声中,青青红红的杨梅“噼里啪啦”的开始往下掉,落在满地的枯叶上,滴溜溜滚了一地。

郑嘟嘟和郑小虎欢声一声,蹲下身将滚到脚边的一粒杨梅捡了起来就往嘴里塞。

“哇!”这是郑小虎的哭声。

郑嘟嘟坚强的忍住了没有哭出来,只是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伸着舌头口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哈哈哈……”虎头捶着树大笑,真是半点都不带心疼两个弟弟的。

瑾儿默默的把手上的杨梅扔回到了地上,一副刚才什么都没有干的模样。

老夫人亦是忍俊不禁,给两个孩子擦了擦口水,又把郑小虎给哄得停止了哭声,“好了好了,咱不吃这些酸津津的东西了,回头啊,奶奶给你们抓兔子来吃。”

郑嘟嘟好奇的问道:“奶奶也会抓兔子吗?”

“奶奶不仅会抓兔子,还能抓野猪呢。”

郑嘟嘟顿时眼睛一亮,“我三姐也会!”

郑小虎也叫嚷着:“我哥哥也会!”

旁边,云萝和文彬已经弯腰开始捡落在地上的杨梅,虎头笑了一阵之后也拎着背篓颠颠的捡了起来。

景玥捡起一粒咬了一口,眼角在瞬间染上了几分红晕,嚼都不嚼的直接干咽下,剩下手里的半颗则悄悄的扔到了看都看不见的远处。

看着掉落满地的杨梅,小公子的神色中依然是带着嫌弃的,“这东西捡回去做什么?”

虎头刚捡到他旁边,闻言就跟他说:“带回去让二婶腌渍了之后就能吃了,比铺子里卖的蜜饯还好吃呢!”

瑾儿将信将疑,他背上的小篓子却忽然被解下出现了他眼前,伴随着他舅舅冷淡的声音,“别傻站着了,快捡吧。”

“……”呸!叫谁捡呢?多稀罕的东西啊还值得本公子纡尊降贵的亲自动手?何时本公子想吃几块蜜饯都要到这儿来捡了?

粗鄙!低劣!腌臜!

小公子一把夺过小背篓,蹲下身就气哼哼的捡了起来,顺手还朝郑嘟嘟丢了一粒,“不许偷懒,快来捡!”

郑嘟嘟扭了下身子,这么难吃的东西,他一点都不想捡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