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原来还是穷人/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天的午后,升平巷顺数第三家的院子里缓缓的飘出了一阵奇异的气味。

起初是有些淡淡的苦味,让人一闻就知道这肯定是有人在煎药。可渐渐的,这苦味没有了,只有越来越浓重的臭味,像是从阴沟里翻搅出了一大盆臭鱼,惹得邻近人家纷纷捂鼻,更有那脾气大的人站在门口冲着巷子的两边喊道:“谁家的马桶倒了?咋这么缺德?这是想要臭死谁呢?”

无妄捂着口鼻守在灶房的药炉前,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苦逼——萝姑娘,你确定这只是有点臭?

呕,他有点想吐。

门口探出了一颗脑袋,又迅速的缩了回去,无妄的眼神好,冲着门口就喊道:“干什么的?给我死进来!”

推推搡搡的出现两个人,站在门口就不敢再往前一步了,绷着脸憋着气,多喘一口气都好像要死过去一般。

无妄更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们骂道:“干嘛呢?在外头鬼鬼祟祟的,心疼你家统领我,想来替我煎药?”

两人吓得连连摇头,平时说说笑笑、油嘴滑舌,现在却紧闭着嘴多喘一口气都觉得是折磨。

他们为什么要不知死活的跑来看这个热闹?远远的待着,是嫌不够臭还是嫌坐着不够舒坦?

和厨房只隔着个院子的内院正房西次间里,瑾儿围着被子坐卧不安,一会儿钻进被子里,一会儿又坐起来探出个脑袋,刚喘一口气就又连忙把口鼻捂进被子里,露出两只充满着不安、惊慌,还有不耐和烦躁的眼睛,全然不是刚才面对云萝时的天真可爱。

“向凌泉呢?他死哪里去了?”

旁边的绿衣丫鬟也被熏得头疼,连表情都是恍惚的,说:“向……向大夫出门了,说要去药铺看看此地的药草。”

但她觉得,他更有可能是受不了家里的这个味儿,躲到外头避难去了。

瑾儿用力的捶了下被子,挠着头发就像个小疯子,“废物废物!”

发泄了一通,他抬起头来问道:“舅舅呢?”

“舅爷在前院。”

他眼珠一转,指着丫鬟就说道:“去,你把那药给我倒了!”

丫鬟吓得几乎要缩成一团,连连摇头说道:“公子,煎药的是舅爷身边的无妄统领,奴婢不敢。”

“废物!”

一个白玉环当头砸了过来,落到她身上时已经没什么力道,但气势却不小,吓得她“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贱婢,竟然故意作弄我!”他咬着手指恶狠狠的说道,“你让人去把那个贱婢给我抓回来!”

粉面团似的小人儿,那双在半个时辰前还清澈动人的桃花眼,此刻却充斥着满满的恶意,整张小脸都显得扭曲而狰狞。

景玥听了下属的禀告之后,沉默了会儿,忽而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由他去。”

会有人教他做人的。

无妄蒙着口鼻全副武装,包裹得比上阵杀敌时还要严实,拎着个漆盒从厨房出来,凡他所经之处,人人退避。

“爷,药煎好了。”

景玥当即放下书站了起来,“走吧,爷亲自给小公子送药。”

若是另有需求,他也不介意再亲手喂他喝下。

普天之下,有此荣幸的人可不多。

金尊玉贵长到四岁的瑾儿小公子遭受了有生以来最大的磨难,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身边的下人也一个个都成了锯嘴的哑巴,往日有多嚣张,今日就有多鹌鹑,面对着景玥更是连吭都不敢多吭一声。

他们哪里敢跟这位爷作对呢?又不是活腻味了。

“舅舅。”

小公子眼泪汪汪十分可怜,景大魔王却丝毫不为所动,亲自打开漆盒端出药碗,“是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

刺鼻的气味加上诡异的形状,瑾儿小公子一个没忍住,“呕”一声吐了出来。

景玥后退了一步,似乎十分惊讶地说:“你不是很喜欢吃药吗?”

小公子看着冷酷无情的舅舅,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可是,难道他以为只要哭了就能逃过吃药的命运?

太天真了。

不管怎样,药还是要喝的,而且一天三顿,一顿都不能落下。

不出一天,粉团儿似的白玉小公子就变成了蔫巴巴的干瘪小白菜,心疼得他身边伺候的丫鬟和侍从们直抹眼泪,却谁也不敢助他逃离魔爪。

他哭也哭了,闹也闹了,在发现这些都全无作用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景玥看到他这么快就乖顺下来,也不知是惊讶还是感叹的说了句,“小小年纪就这么识时务。”

识时务的小公子转头就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偷溜出门,跑了。

两天后,云萝又在家里看到景玥的时候,有些意外和惊讶,“你外甥还在装病?”

这可厉害了。

景玥摇头,说:“他跑了。”

“跑了?”

“嗯,趁人不注意,从后门偷溜出去,跑了。”

云萝看他脸色平静,半点没有四岁外甥一个人偷跑出去万一被拐子拐走了怎么办的担忧,问道;“那你来我家做什么?”

他就冲着她笑,“我来视察开荒的进度,顺道来看看你。”

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呢。

他都不担心,云萝就更不会有这种不必要的担心了,转而问;“吃午饭了吗?”

于是,景小爷又在她家蹭了一顿午饭,吃的是早上卖剩下的包子馒头和米糕,半盆米饭,几样家常小菜,他却赞包子的馅料调得好。

刘氏正在为饭菜简陋而难为情,听他这么说,顿时就笑着说道:“都是照着小萝的主意做的,她自己动手不成,鬼主意却不少。”

景玥笑看了云萝一眼,“何时能尝尝你的手艺?”

云萝头也不抬,“你不会想吃的。”

“你怎么知道?只要是你做的,再难吃我都能吃下。”

回头刘氏还跟云萝说,瞧那天景公子出场的架势,凶巴巴的让人心里瘆得慌,却没想到竟是个随和的,冷包子都能吃得津津有味,竟是比金公子还要好招待,一点都不像富贵人家的公子爷。

这话如果让他身边的那些人听见,怕是要以为他们认识的不是同一个人。

凶残冷酷才是他家爷的标配啊,随和好养活什么的,那都是装的,装的!

日子平静的划过,各人都有各人的事,做工的做工,开荒的开荒,伺候庄稼的伺候庄稼,养病的养病,离家出走的离家出走……

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郑大福当日病得凶猛,虽然当天晚上就退了烧,但之后又断断续续的小烧了几场,好像要把他的身体掏空似的,人也迅速的萎靡了下去,老态毕现。

郑丰年被郑丰收从学堂里叫回来,伺候了两天就又回镇上去了,本在娘家伺候亲爹的李氏急匆匆赶回来,替代郑丰年在老爷子的病榻前尽孝。

不知是受不了家里的吵闹折腾,还是终于想起了还有一件要紧事被耽搁已久,郑文杰突然开始收拾行囊要到县学报道读书去了。

“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这个时候去,真是好孝顺的大孙子。说啥耽搁许久,这是才发现耽搁了许久啊?栓子都已经在县学读了半年了。”郑丰收对此十分不满,忍不住就跑来找郑丰谷嘀咕抱怨。

郑丰谷却不是多嘴的人,何况那还是他亲侄子,所以只说:“前程也是顶重要的,爹盼了这么多年,不就盼着他们能在科举上更进一步,光耀门楣吗?文杰也确实在家里待了不少时日。”

郑丰收仍然意难平,跟二哥说不到一块儿,就凑到了云萝这边,“你说他们是咋想的?要说想去读书,早就该过去了,一直拖拖拉拉的我还以为他是不想再考举人了呢。”

云萝最近倒是难得的对大房有几分关注,闻言说道:“他不是一直都挺忙的吗?”

郑丰收脸色古怪,忙啥?先是惦记余家的小姐结果被余公子打上门来,后来忙着相看娶媳妇,再之后娶了媳妇忙着生孩子,虽然那孩子好像不是他的。

这么想想,似乎还真的挺忙的。

云萝看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三叔你这几天都没有出去赶车?”

郑丰收的脸色微僵,讪笑着说道:“这不是在伺候你爷爷吗?”

云萝摇头,“爷爷现在只需要慢慢养着就好,不需要人天天守着,再说你也没整天守在老屋吧?看你好像挺闲的。”

被揭了底,郑丰收话头一转就又说:“赶车能挣几个钱?现在大伙儿都去作坊做工的做工,剩下的但凡是家里有个空闲劳力就都往后边开荒去了,谁还天天有事没事的往镇上跑?”

这话说的,好像他以前就有多勤劳似的。

云萝眼角微耷,“没人搭车,你可以去镇上拉活,哪怕只挣一文钱,也总比你在村里闲晃的好。要不,你去开荒?”

郑丰收刚想要反驳的话在听到她最后一句的时候瞬间全咽了回去,他连自家的田地都不愿意种,去开荒?

云萝又问他,“家里的银子还剩下多少?”

郑丰收缩了缩脖子,说:“这个我咋晓得?都在你三婶手上抓着呢,平时想让她拿出一两银子来都要念叨上半天,再没见过比她更抠搜贪财的婆娘。”

他其实也有些后悔当年把作坊的红利换成了银子,主要是没想到那东西竟然真能这么挣钱,这几年他眼睁睁看着二叔和二哥家每年都能分大笔的银子,他虽不知道具体数量有多少,但两家的日子却可见的越过越好了,想来一年几十两银子总是有的吧?

真是让人眼红得很。

原来,他也是有这个机会的,每天啥都不做就能有花不完的银子!

不过想想家里的几百两银子,他又安心了,毕竟作坊挣得再多,分出的那一成红利恐怕也没多少,还不晓得要累积多少年才能有几百两银子呢。

几百两银子,他觉得他啥都不做,躺着也一辈子都吃不完。

况且,他这不是还在时不时的往家里挣钱嘛!

看在云桃和云梅的面上,云萝跟他说:“你知道文彬一年要花多少银子吗?”

“十两银子总是要的。”书院的束脩就是每年十两银子。

再说分家前,家里也有两个读书人,对这种事情他自然心里有些数。

云萝却觉得他了解得远远不够,“不说束脩,一年单只是每天来回的车资就至少一两银子,笔墨纸砚、各类书籍,文彬现在还小暂时不用钻研骑射,但乐器却需要慢慢的学习,这些都需要额外花费,文彬已经用得很克制,却每年仍要花费近十两银子。还有去书院读书总不能穿得太差,每年春夏秋冬各置办一身新衣裳,也要钱。”

郑丰收听得心惊,他以前也只以为读书最费的就是束脩,其他的还要什么花费他是真没个具体的数目,毕竟钱都在孙氏的手上,决定都是郑大福下的,哪里要花钱,要花多少钱也不会来跟他商量。

“咋要这么多?”十几文钱的一支笔,二三十文的一刀纸,一根墨能用上很久了吧?咋还每年都要买新书?读书就读书,咋还要学乐器骑射?

“不止呢。”云萝毫不犹豫的继续给他施加压力,“起初几年是最省钱的,等到要开始科举了,银子更是花如流水。去年文彬随先生去县城见识了一下考场的氛围,两次来回总共不到十五天,费了三两银子。若要去府城,往年大伯和大哥去的时候你也有数的,随身携带了至少八两银子,虽然到最后可能都有剩余,但剩下的并不多。”

在郑丰收扳着手指算的时候,云萝又问了他一句:“等小一和小二再大一些,你和三婶也是想要送他们去读书的吧?”

此乃暴击。

郑丰收忽然抓着她的手,紧张兮兮的说道:“小萝啊,你给三叔算算,像文彬这样的,一年要费多少银子?”

“不管用不用得上,我爹娘每年都给文彬准备着三十两银子。”看到郑丰收的脸都青了,她想了下,说,“其实日常的花费还可以再省一点,只是我家虽比不得大户人家有钱,但暂时也不缺这十两银子,就尽量的让文彬平时使用的笔墨纸张都好一些,书也多买了几本,出门在外就让他尽量宽裕些。但再怎么俭省,一户人家若是每年没有二十两银子的收入,最好还是不要送孩子去读书,除非你只是想让他们读两年认识几个字而已。”

单纯的识字和科举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子,前者除了束脩,花费的钱有限,后者就像是个无底洞。

毕竟谁也说不好你家的孩子什么时候能考中功名,更可怕的是,考了秀才考举人,考了举人还想进京赶考中进士。

郑丰收呐呐的,“你这意思是说,我那三百两银子还不够你两个弟弟读上十年书的?”

“你现在还有三百两银子吗?”

建房子,办家什,养孩子,你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赶趟车,够日常花销吗?总共就三百六十两银子,过了快四年,还有三百两?

郑丰收的脸色从青转到了绿色,到最后抱着头就蹲在了墙角。

他还以为,他老有钱了,在村里就算不是第一,至少也应该排在前面几个。

云桃背着满满一篓子猪草从村外走进来,看到蹲在二伯家门口的爹,便走过来好奇的看看他,然后扭头问云萝,“三姐,我爹咋了?”

“可能是突然觉得自己很穷吧。”

云桃一愣,惊讶的看着郑丰收,“本来就不是啥富贵人家啊,爹你现在才晓得我们家很穷?”

郑丰收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抱着头缩了起来。

死丫头,瞎说什么大实话?

云桃也不理她爹,又跟云萝说:“三姐,我今天多割了些猪草,你拿个筐给我。”

家里的事情比较多,养的两头猪经常蹭云桃的草来吃,都已经蹭习惯了。平时,云桃只要不忙就会多割一些猪草送来这边,让刘氏和云萱姐妹轻松不少。

现在,云萝听到这话也不见外,随手往门后指了指,“都放在门后面,你自己去拿。”

看着云桃背着一篓子猪草进了大门,云萝转头跟郑丰收说:“三叔,给你介绍个活儿。”

郑丰收霍的抬起了头,门后的云桃也瞬间支起了耳朵,探头就出来急忙问道:“啥活儿?三姐,我爹不做的话,我能做不?”

云萝一巴掌把她的脑袋推回去,对郑丰收说:“制作肥皂的时候难免出现瑕疵,或开裂或缺了一角或是颜色混杂不好看,数量不多但也不少,融了不划算,扔了又可惜,平时都用来送伙计了。我给你开个后门,把那些不完整的肥皂低价卖给你,你拉着去走街串巷的叫卖,价格比铺子里的便宜些,肯定会有人愿意买。”

“这个好!”云桃又探出脑袋,跟她爹说,“爹,我到时候跟你一块儿去,帮你收钱!”

郑丰收嘴角一抽,瞪了她一眼,转头看着云萝,脸色有些迟疑的问道:“这……这能成吗?”

云萝点点头,“有缺损的数量并不很多,除了平时用来送伙计的,还剩下一些,专门置个小铺子不划算,送给来进货的商人大管事又舍不得,先前还跟我提了一嘴,要想个法子把那些肥皂都处理了。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回头就去跟他说,忙过前面一段日子把库存清了,之后大概也不需要你再天天往外跑。”

郑丰收还是有些犹豫,“这能挣多少钱?”

云桃忍不住跳了出来,“咋不能挣呢?虽然有缺损,但只要比铺子里的便宜一半,肯定就会有很多人愿意买的。我就愿意!”

郑丰收翻一个白云,“那怕是连进货的价都没有,死丫头你这是要亏死你老子呀!”

云桃一愣,“三姐不是说了便宜些卖给我们吗?是吧三姐?”

“嗯,半价卖,你也不亏。”顿了下,又说,“你如果不想做的话,我就去找别人了。”

郑丰收一拍大腿,干了!

看着兴冲冲跑回家的爹,云桃叹了口气,一脸忧愁,“也不晓得这次能坚持多久,可别又跟赶车似的没两个月就腻了。”

云萝摸了下她的头,对这个堂妹,她是既喜欢又有些怜惜的。

从小就是干不完的活,分家后也没见她多轻松,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不必再饿肚子了。

她愁了一会儿,很快就又开心起来,一边把篓子里的猪草倒进筐里,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能干一天是一天,大不了到时候我跟着我爹一块儿去,我爹除了最怕我娘,第二怕的就是我了!”

郑丰收确实很疼闺女。

云萝目光微动,跟云桃说:“或许你可以经常跟他说说我家给二姐准备了什么嫁妆,文彬读书又费了多少银子。”

不要怕打击他,有些人,一天不受打击就要飘。

云桃愣了会儿,随之点着头若有所思。

郑丰收刚受了刺激,又有着想要赚大钱的雄心壮志,在云萝的前线之下当天就和王大管事把事情谈妥确定了下来,第二天一早,他拉着半车的残缺肥皂往镇上去了。

吴氏不放心,把几个孩子都送来二房,托付一声后也跟着郑丰收去了镇上。

小一小二有云梅看顾,云桃又这么大了,放在二房除了午饭多做一点,反而还多了几个干活的小帮手。

李氏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食肆里的这一大群孩子,目光微微一闪,然后笑着跟刘氏说道:“你们两家的感情倒是好,孩子都放在一起养,不晓得的,还以为没分家呢。”

云桃当时就翻了个白眼。

刘氏好脾气的笑笑,“大嫂过来有事吗?”

李氏把手里的碗往灶上一放,说:“爹嘴里没味,说想吃你家的馄饨了,我这不是替他老人家来买了嘛。”

云萱看着灶上那个比脸还大的碗,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昨天是肉包子,前天是饺子,大前天是卤肉粉面……天天都说买,至今一文钱都没有掏出来过,还次次都打着爷爷想吃的名头。

以为她不晓得那些东西最后都落到了谁的肚子里?

云萝收拾了一叠空碗走过来,放进门口的大木盆里等着待会儿清洗,转身看着灶上的大碗说道:“二姐,我再拿五个包子,待会儿和馄饨一起给爷爷奶奶送去。”

李氏脸色一变,忙说:“不用了,你家里也忙,我自己带回去就行。”

云萝已经转身又接着收拾桌子,平静的说道:“不忙,我也有两天没过去看爷爷了,不知道他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看着李氏五彩纷呈的脸色,云萱差点笑出声来,忙转身背对着门口,迅速的煮了半锅馄饨。

过了卯时,辰初时分,天已大亮,食肆里也没了什么客人,剩下的所有馄饨全放进锅里煮成半透明,舀出一大碗后剩下的还能给几个小的分一分。

今天剩下的不多,大馒头基本一个不剩,云萝挑了五个包子后把剩下的全装盘子里放到了桌上给爹娘和弟弟姐妹们吃,她自己也咬了一个,手上又拿一个。

云桃拿了篮子,帮着云萱把大碗馄饨和包子都放进里面,转头跟云萝说:“三姐,我和你一块儿去!”

云萝看她一眼,无所谓的点点头。

姐妹两全然无视李氏难看的脸色,拎了篮子就往老屋走。

刚走到大门口,就见郑文浩和云丹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又在门槛前忽然刹住了脚。

看着她们,郑文浩默默后退一步,郑云丹却是当即喊了一声:“怎么是你们?你们又到我家来做什么?”

云萝无视他们,云桃则朝他们翻一个白眼,小嘴动得飞快,“谁稀罕来你家?我们是来给爷爷和奶奶送早饭的!”

郑云丹看了眼云萝手上的篮子,默默的咽了下口水,眼神不甘又愤恨。

云萝目不斜视的从他们身旁走过,云桃走过的时候却又斜着眼骂了一句:“不要脸的馋死鬼!”

郑云丹顿时面色涨红,恼羞成怒之下一爪子就挠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