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金公子的新年礼/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祭祖、吃团圆饭、守岁、放炮仗、发压岁钱……眼睛一闭再睁开,时间就到了泰康十七年的正月初一。

一大清早,郑丰谷开了门,带着媳妇孩子们先去给老人家去拜年,稍坐一坐,然后大人们或回家或在村子里串门,小孩则开始满村子的乱转。

云萝自觉已经是个大人了,就安分的坐在家里,迎面晒着冬日的太阳,暖融融舒服得想就地躺下再睡一个回笼觉。

“哒哒哒”的脚步声混杂成片,今日最先上门的是隔壁宝生家的两个孙子和二根家的几个孩子,每一个都穿着最干净最新最好的衣裳,向刘氏拜年讨果子吃。

刘氏早在家里准备了许多的干果点心糖,给他们每人抓了一把干果子,又各分了两块糖,得到了孩子们一致的欢喜。

“阿婆,嘟嘟呢?”李宝生家的大孙子金娃先把果子和糖在兜里放好,然后抬头问刘氏。

郑丰谷和李宝生是同一辈人,所以金娃喊刘氏一声阿婆并没有错,他也喊得十分利索,但让他喊嘟嘟叔,却是怎么也不能答应的。

刘氏笑着摸了摸几个孩子的头,说道:“嘟嘟刚跟他哥哥往村子里去了,你们也快去吧。”

几个孩子答应了一声,然后一边呼喝着一边飞一般的跑走了。

之后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好几拨孩子,在一大堆瓜子枣子这样的干果之中,刘氏分给他们的每人两块糖就特别受欢迎,几乎把全村的孩子都吸引过来了。

下午,金来乘着马车亲自过来了,站在门外就喊道:“二叔二婶,我给你们送年礼来了!”

郑丰谷和刘氏早听见动静迎了出去,这几年,他每年的正月初一都会亲自来送年礼,美其名曰与生意伙伴增进感情。

“咋又带了这么多东西来?”刘氏看着被金家小厮抬进屋里的东西,各色点心礼盒,滋补佳品,好酒好肉好料子,一下子就把桌子都堆了个满满当当,哪怕已经看了三年,刘氏仍看得眼花,便轻轻责怪道,“你人过来就行,带这么些东西也太抛费了。”

分家后,金来就时常到这边来找云萝玩耍了,相处日久,郑丰谷和刘氏在面对他的时候也都不再拘谨,甚至是把金公子也当成了自家的半个孩子。

听了刘氏的话,金来微微一笑,混不在意的说道:“二婶别客气,这才多点东西?我家在各年节送往各家的礼都是有定数的,您可千万莫要再让我回头带回去了。”

目光转了一圈,然后自动的凑到了坐在堂屋门口靠着墙晒太阳,看到他来竟连动也没有动一下的云萝身边,伸腿往她坐着的小板凳上踢了两下,“客人上门来了,你都不起来迎接一下?”

云萝懒懒的眯着眼,阳光投射在她的脸上,反射出一片润泽的光芒。

她随手拎过另一条小板凳,“坐吧。”

金来拖着小板凳往后移了一点,坐下后正好能把他的脸藏在阴影里,却把肩膀以下摊开在太阳底下,“你怎么没出去转转?”

云萝耷拉着眼皮呼吸轻浅,显然正处于十分放松和懒散的状态之中,淡淡的说了一句:“不想去。”

在家里清清静静的晒太阳多好,做什么要想不开的跑出去经受寒风和长者们的双重蹂躏?

金来的眼珠一转,连着小板凳一起往她靠近了些,贼兮兮的问道:“屠六娘嫁给你大堂兄也有好几天了,咋样,你家里这两天有没有出啥事?”

云萝凉凉的瞥他一眼,“我家好得很。”

金来伸手拍了下他自己的嘴,讨好的说道:“行行行,是我说错了。你大伯一家现在是跟你爷爷奶奶一块儿住的吧?那边这两天有啥动静没有?”

云萝侧目,“你对我大堂嫂这么好奇干嘛?”

“什么我对你大堂嫂这么好奇?你可别乱说话啊!”金公子当场炸毛,那一脸的扭曲就像是清白受到了玷污的黄花大闺女,双手抱在胸前,特别严肃的说了一句,“我可是正经人。”

对他的反应,云萝却只是侧目冷眼看着,不起半点波澜。

果然,很快的,他自己就先忍不住了,放下手又凑了过来,八卦之魂在他的眼中熊熊燃烧,“我这也是替余五来问一声,他一直在关注着郑文杰的境况。”

云萝微微皱眉,她现在其实对屠六娘的脉象也有些好奇,可惜两边碰面的时候不多,她又不能跑去跟屠六娘说,想研究一下她的脉象。

此时金公子就在旁边,这让她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在书院门口,他说的那些意有所指的话。

“屠六娘到底有哪里不妥?”

金来“嘿嘿”笑了两声,明显知道点什么,但却摇头没有明言的打算,只说:“这种事情我不好说,其实我也多只是道听途说而已,究竟如何却不敢肯定,也不能随意跟人说。不过,她虽常表现出率真的模样,实际脾气却截然不同。”

“我已经见识过了。”

金来一愣,“嗯?”

接收到云萝瞥过来的让他自己领会的眼神,他忽然一个激灵,眼睛“锃”的就亮了,“她对你下手了?”

云萝凉凉的掀起眼皮,“你很开心?”

“不不不,我这是关心你呢!我就担心你不晓得她的真实面目,被她的表象所迷惑,以后吃了大亏。快跟我说说,她都做了些啥?”

“没什么,不过是在认亲的时候害人不成,就又做出一副被我推了的模样,尽是些不入流的小手段。”

金来看着她这看不上眼的模样,眨了眨眼有些呆,半晌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就是这些不入流的小手段,却不知害了多少人,我们这边的人都清楚她的性子,却总有更多人被她的表象所迷。你……你没被家里人责怪吧?”

“责怪?为什么会责怪我?连我三叔都知道我若想欺负人,绝对不会暗搓搓的做这种毫无用处的小动作。”

这一刻,金公子感觉他被蔑视了。可随之,他又不禁心中古怪,女孩子不都是惯常使用这种小手段的吗?

与此相比,云萝却更在意另一件事,“她好像对我二姐有些敌意。”

那天,她一开始就是直接冲着云萱来的。

金来愣了下,眼珠骨碌骨碌的往周围扫了几眼,然后越发的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不晓得吗?杜衡,也就是栓子他考中了秀才之后,屠二爷就曾想把他女儿许配给他,结果还没来得及出手呢就听说他跟你二姐要定亲了。那天在书院门口的时候我不是说了一嘴吗?我以为你会去查一查呢。”

云萱和栓子定亲的那天,他们顺道去书院接文彬下学,却是听金来提了半句,之后就被屠嘉荣给出声打断了。

她当时其实真没怎么在意,十六岁的秀才会成为许多人眼中的乘龙快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谁家都不会因为中意的少年郎成了别人家的女婿就闹出事来,脸还要不要了?

金来当日在书院门口说起这件事其实就有点不合适,毕竟有碍姑娘家的名声,所以屠嘉荣当时急急的打断了他的话,也没什么值得特别留意的。

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云萝的神色也不禁有了些异样,诧异的问了句,“屠六娘?”

金来点头,“屠二爷就这一个女儿,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这事虽说只是他自己的一个想头,栓子自己恐怕都不晓得呢。可栓子和二姐在那个时候定了亲,以屠六娘的性子,她肯定是把二姐给恨上了,现在她又成了你们的大堂嫂,想找麻烦真是不要太方便!”

“你不是说她最喜欢俊俏的少年郎吗?”说良心话,栓子真算不得俊俏,顶多就是个相貌周正的乡下少年。

金来淡淡的“嗯”了一声,说:“他虽模样长得一般,但是个十六岁的秀才呀,而且看上他的也不是屠六娘,而且她爹。屠六娘的性子,她可以看不上别人,别人却不能看不上她。”

云萝默然,这么任性又无理取闹的吗?

忽然冷笑了一声,“这么宝贝的闺女,那屠二爷怎么转头又把她许配给郑文杰了?这是不管好歹,就想找个秀才女婿?”

明明没什么特别的神情变化,但金公子忽然觉得后脖子有点嗖嗖的,不由得往后退了一点点,呵呵笑道:“我们这些外人也不晓得他是咋想的,反正屠六娘已经在你家落地生根……哎你别这么看我啊,好吧好吧,是在你郑家落地生根。”

金来也不敢在这儿多待了,坐没一会儿就借口还要去二爷爷家送年礼,匆匆的离开。

离开前,他又往云萝的手里塞了个盒子,说是专门给她准备的节礼。

刘氏看着小闺女手里那个看着就觉得价值不菲的锦盒,想问却又不敢问。

这金公子逢年过节的都会给小萝单独送上一份礼,每次来也都是不知不觉的就凑到了小萝跟前,嘀嘀咕咕好似感觉不到她的冷脸,该不会是有什么别的心思吧?

真是愁死个人!

刘氏在发愁,云萝却摸着新鲜到手的锦盒有些失神。

这几年来,几乎每一个节日,金公子都会送上一份礼,说是他特意为她准备的,作为他的第一个正经的生意伙伴,总能有些优待。

但她知道,这不是金公子准备的,甚至跟金家没有半点关系,他不过是担了个名头替人转送。

这次送来的是一个累丝嵌珠的赤金镯,纤细的金丝缠绕出几条姿态各异的锦鲤,首尾相接,似在追逐着那一颗荧光润泽的洁白珍珠,而在珍珠的对面还坠着两个小巧的金铃,随着她的摇晃而发出“叮铃”的脆响,十分的俏皮可爱,正适合她这般年纪的小姑娘。

云萝把玩了一会儿就把它重新放回到锦盒里面,合上盖子仔细的藏进了放在床底下的那口樟木箱子里面。

箱子里面整齐的排列堆叠着许多大小不一、彩色各异的锦盒,就快要装满了,这些锦盒里的东西无一不贵重,无一不精致精巧,除了压在最底下的一串粉珠和师父的那个包裹之外,其他的全都来自府城,卫家。

她把樟木箱沉重的盖子合上,然后又推回到了床底下。

出门见刘氏在院子里徘徊,视线不住的往这边飘过来,问道:“娘,怎么了?”

“啊?啊,没……没事。”刘氏慌忙撇开目光,过会儿又转过来看她,一脸的欲言又止,却支支吾吾了半天都没有支吾出一句有用的话来。

云萝等了会儿没等到她的话,就又坐回到小板凳上继续晒太阳,心里却难免没有了刚才的平静。

刘氏又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终于走过来挨着云萝坐下,“小萝啊,明日去你外公家,我想着把你小姨也一块儿带上。”

你犹豫了半天,就为这事?

云萝平静的“哦”了一声,“郑贵是不是也要和我们一起?”

刘氏瞪她一眼,“没大没小的,要叫叔。”

叔就叔呗。云萝手肘支在腿上,拖着腮又“哦”了一声。

刘氏仔细的看着她,怎么看也不觉得小闺女像是开窍的模样,说不定只是金公子在那儿一头热呢?

如此,她就更不敢随意的开口询问了,免得反而乱了小萝的心思。

还小呢,她可从没想过这么早的就开始给小闺女相人家。

刘氏自己在那儿定了定心,然后成功的把她自己给安慰好了,眼下家里没别的事,就一边和郑丰谷整理着金公子送来的年礼,一边也准备起了明日回娘家要带的东西。

正月初二回娘家,刘氏穿戴一新,带着丈夫和孩子们浩浩荡荡的前往横山村,同行的还有离家近四个月的刘月琴和前去拜见未来岳父的郑贵。

刘月琴的脸色自从出了白水村就一直不怎么好,心神恍惚常有惊惧之色闪过,连郑贵走在身边都顾不得害羞了。

郑贵不时的转头看她,微皱着眉头有些担心,却又羞于开口问询,只能默默的陪在左右。

他们出了白水村,从桥头村穿过,翻上山岗步行前往横山村。

家里虽有牛车,可前往横山村的路有一大半都是狭窄崎岖的蜿蜒山路,牛车都不能轻易通行,还不如直接用两条腿走路来得更方便。

由此也可见那横山村究竟有多偏僻穷困了。

郑丰谷扛着嘟嘟,刘氏和云萝背着年礼,可还是在路上逗留了不短的时间,一直到巳时将近中午的时候才进了横山村。

横山村还是那个穷困的山村,刘家也依然是那个几间茅草屋、用竹篱笆围成的破院子,他们到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一个佝偻着脊背满头白发的老妇人正站在院子里的篱笆门前往外张望。

刘氏忽然快步走了过去,“娘!”

那老妇人正是刘氏和刘月琴的亲娘,云萝的外婆刘老婆子,她年纪比孙氏还要小两岁,看着却仿佛比太婆还要更老。

她用力抓住刘氏的手,干枯的手背上青筋暴突,有些焦急的问道:“咋这个时辰才到?可是路上遇着啥事了?”

刘氏摇摇头,“没有,是两个孩子走不快,才多费了些时辰。”

“孩子们都来了?”刘老婆子激动的往她身后看,她的眼睛也已经很花了,用力的眯缝着眼睛也没看清楚两个大外孙,又伸手捧着文彬和嘟嘟的脸摸了好一会儿,咧着嘴笑得十分开心,“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月琴,月琴也来了吗?”

刘月琴站在最后面,此时正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个家里除大姐外最疼她的亲娘,眼睛一眨,泪水就掉了下来,可她走过去喊了一声“娘”之后就只低头站着,再没有说话。

刘老婆子拉着她的手不住的摩挲,又擦了擦眼泪,絮絮叨叨的说着:“胖了,胖了许多,多亏有你大姐和姐夫,留你在家住了那么些日子,不嫌你,还给你挑了个好人家。我上次就听你大姐说了,是个实诚稳重的好后生,可惜我到现在也没见着过。”

刘月琴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默默的低下头去。

刘氏转身把郑贵拉到了前头,说道:“娘,这就是郑贵,听说我们今日要过来拜年,就也想跟着来拜见二老。”

郑贵手上还拎着几样礼,被突然拉到未来丈母娘面前,不禁有些拘束,脸也微微的红了,但还是尽量沉稳的朝她行了个礼,“大娘,小子给您拜年来了。”

“好好。”刘婆子看不清楚,就伸手在郑贵的手臂上摸索了两下,用力眯起眼睛也只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大概的模样,看着应该是个高挑板正的后身,具体相貌却没能看清楚。

她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哆哆嗦嗦的摸出一个灰扑扑的小布包,一个劲的往郑贵手里塞,“新女婿第一次上门,老婆子也没有啥好东西,就一个意思你莫要嫌弃。”

郑贵连忙推辞,“不用,大娘你自己留着用吧,理该……理该是我孝敬您才是。”

刚才的一触碰,他就摸出了这小布包里的是铜板,虽可能只有十几二十枚,但恐怕也是老人家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

刘老婆子又将东西塞了回来,“要的,这是规矩,只盼你往后好好待我这苦命的女儿,不要嫌她。”

“大娘放心,我……我以后定会好好待……待她。”

两人正拿着那包着钱的小布包推来让去,就见刘大嫂从屋里走了出来,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个破布包,吊着嗓子说道:“呦,娘这是还攒了私房要贴补女儿女婿呢?”

郑贵的脸更红了,这次却不是害羞,而是被气的。

刘月琴霍然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大嫂,“娘啥时候花几文钱都要经过大嫂的眼了?啥是私房钱?娘是长辈,是你的婆母,你手里的那些才叫私房钱!”

刘大嫂诧异的看着这个三个多月不见竟然都敢跟她顶嘴了的小姑子,反应过来后顿时冷笑了一声,“瞧小姑这牙尖嘴利的,倒是跟变了个人似的,果然出去见过世面就是不一样,还没过门呢就晓得要护着相公了。看来还是大姑更疼小姑,这才多久呐,不仅嘴巴厉害了,连人都长胖了不止一圈,看着就水灵灵的让人喜欢,要是三个月前也是这个模样,可不止值十两银子。”

最后一句话让刘月琴的眼睛瞬间通红,死死盯着气焰嚣张的大嫂,恍惚又想起了当初求救无门、生无可恋的时候。

“大舅母记错了吧?我分明给了你们二十两银子,怎么只剩下十两了?还有十两银子是被你吃了吗?”云萝忽然插嘴,“卖女儿卖小姑子又不是多光彩的事情,大舅母还是别时常挂在嘴上的好,毕竟你也有儿有女。”

刘大嫂的脸顿时掉了下来,拿眼睛狠狠刮着云萝,“长辈说话,哪有你一个小孩插嘴的份?”

云萝眼皮一掀,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我也没见你这个小辈对我外婆有多敬重,怎么,这又是你家与众不同的规矩,当儿媳妇的可以对婆婆指手画脚?”

刘家大媳妇真想一爪子挠死云萝!

刘老婆子眯着眼看向云萝,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说道:“小萝啊,别这么说,你大舅母就是这么个直爽的性子,平时还是很孝顺的。”

云萝……她还能说什么呢?

刘月琴眼底刚燃起的火焰也迅速的暗淡了下去,不管这火焰是因何燃起,却毫无疑问是被刘老婆子亲口浇灭的。

在女儿和新女婿受到欺辱的时候闷声不吭,却在儿媳妇被指摘的时候马上出言维护,恐怕在她老人家的心里,也是认为女儿是外人,儿媳妇才是自家人吧?

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的,她早已经习惯了,但此刻,刘月琴还是禁不住的死死咬着嘴唇,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以前,只有大姐真心疼她,以后,她的娘家大概也只有大姐一家了吧?

郑贵担忧的看着她,似有些犹豫,之后便默默的走近两步站在了她身边。

刘氏现在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欢喜,看着亲娘的神色略有些复杂,她都记不清了,娘她以前是不是也这般模样?

可无论两个女儿的心情如何,刘老婆子却好像半点没有察觉到异样,一手一个拉着两人就要往屋里领,还不忘招呼旁边的女婿和外孙外孙女,“快,快别在这外头站着了,外头冷,进屋去暖和!”

一群人气氛古怪的跟着刘老婆子进了屋,一进去就看到刘老汉跟个菩萨似的坐在上方,目光沉冷,眼风扫过直接看向刘月琴,冷声道:“你还回来做什么?从你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你就不是我刘家人了,以后是要姓郑还是别的啥,都跟这个家再没有关系,你也别想着回来让我给你置办嫁妆从这儿出嫁!”

刘月琴低头咬着唇站在外面连门槛都没有迈,双手的指甲狠狠的掐进了手心里。

忽然从旁边伸出一只大手轻轻的掰开了她的手指,她一愣转头,就看到郑贵紧皱着眉头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眼里的担忧和心疼是那样的明显。

明明还是那张平凡至极的脸,她却忽然觉得他在这一刻光芒万丈。

刘氏的一只脚还在门槛外,听到她爹的这番话也不由得愣住了。

她其实不是第一次听到他说的类似的话,带小妹离开的时候,上次来跟爹娘说小妹定亲的时候,都听过这样的话。

可她没想到,时至今日,他竟然还会当着小妹的面,当着第一次上门拜见的新女婿的面,说得这般不留情面,甚至还认定了小妹是回来讨嫁妆的,而他不愿意给!

刘氏的心口忽然泛起了一阵阵的寒凉,忽然很想问一句,在他的心里头,女儿究竟是个啥?

但她张了张嘴,终究性子温软,问不出这样厉害的话。

缓缓的将两只脚都迈进了门槛里面,她看着刘老汉说道:“爹误会了,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带小妹和郑贵来给你和娘看看,也算是全了礼数。他们的好日子定在二月二十,到时候爹娘如果抽得出空闲,就来喝一杯喜酒吧。”

这话说出来真的是太奇怪了!

父母尚在,兄嫂俱全,却要她一个出嫁的姐姐反过来邀请他们去她家喝小妹成亲的喜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