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嫁妆我都攒好了/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头在向着头顶升起,秋天的太阳晒得人皮肉发烫,但村口依然十分热闹,习惯了日头的乡下人并不畏惧秋老虎,顶多寻个树荫,或者靠在墙边躲一下凉快。

热热闹闹半村子的人,他们聚在这里有许多的话题可聊,庄稼、作坊、今日中秋、家长里短,还有读书考秀才。

日近中天,翘首以盼多时的郑大福终于看到大路上出现了两个骑着矮马的衙役,霎时间,那焦灼的目光都亮了。

“来了来了!”有人也看到了骑马而来的衙役,一群人都“呼啦啦”的往大路上涌了过去。

有人兴奋的说着:“咱村里这是又要出秀才了!放眼周围的十里八乡,哪个村子的读书人能比得上我们白水村?”

好大的一句大实话,引得周围同村人纷纷附和,真真是口若悬河、与有荣焉,一时间村口沸反盈天,几乎把两个衙差在村外下马特意敲响的铜锣声都给遮盖了过去。

寻常的村子,能出一个秀才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大喜事了,甚至许多村子里连个正经读书的人都没有,而白水村前前后后已经有两个秀才相公了,一个是郑丰年,一个则是三年前上榜的李继祖。

而眼下,这是又要出一个秀才了呀!或者,是两个?

两位报喜的衙差敲着锣还没进村,就被热情的村民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询问了起来。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挣脱了出来,那精瘦的衙差“哐”的用力敲了下锣,朝村民说道:“各位乡亲莫要着急,我们兄弟既来了这儿,自然是报喜来的!”

高壮些的衙差也冲着村民抱拳说道:“你们白水村真是好旺的风水,三年前的喜事还在津津乐道呢,没想到我兄弟二人今日又要来这儿讨水喝了。”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开了怀,“莫说是水了,二位差爷能来,好酒好菜也都是尽够的!”

又甚是着急的想要知道今年又是谁中了秀才,人群里挤挤攘攘、吵吵闹闹的几乎都听不出谁都说了些什么,最后还是里正出来把大家都最关心的话给问了出来,“不知二位差爷今儿是要去谁家报喜?”

郑大福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紧张得站在人群外面,都有点不敢往衙差的跟前凑。

与他同样反应的还有栓子一家。

栓子今年连过县试和府试,七月底又与学院里的同窗们一起去了府城,是童生还是秀才,就看接下来差爷们往谁家报喜了。

为了等这个喜信,陈阿婆今儿连家都没心思收拾,把所有的活都扔在一边,一大早就带着喜鹊和柱子到村口来了,栓子的爹李宝根扶着老人家站在边上,踮着脚探头张望。

那精瘦的衙差又是“哐”的一声敲响了铜锣,高声喊道:“白水村郑文杰高中院试四十八名!”

郑大福猛的瞪大了眼睛,下一秒身子蓦然往后一仰,若不是旁边的人连忙伸手将他扶住,怕是就要激动得这么仰头倒了下去。

如潮水般的恭喜声在安静了一瞬之后就迅速的将郑大福给包围了,连郑丰谷都收到了许多恭喜道贺。

衙差并没有过多停顿,紧接着又敲响铜锣,在陈阿婆他们略有些失落的这个时候,又喊了一声:“白水村李杜蘅高中院试第六名!”

人声静默了好一会儿,直到李宝生激动的喊了一嗓子,“我家栓子也中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李杜蘅可不就是栓子嘛!

今年村里竟考中了两个秀才,真真是双喜临门。

高壮些的衙差跟被村民们簇拥着围过来的郑大福和李宝根说:“二位快快前头带个路,照理,这喜信儿是该一直通报到你们家里头的。”

两家人都已欢喜得手足无措,听到这话自然是连连点头,而早有另外的人跑到了前头去给二位差爷带路。

伴随着“哐哐”的铜锣声,衙差一路高喊着喜信,在村民的簇拥下进了村里,村口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

郑丰谷已经在兴冲冲的跟刘氏商量起了该送些啥给大侄儿道喜,云萝却转头看向了蹲在洗碗盆前,心不在焉的二姐。

对上她的眼神,云萱忽然俏脸微红,忙低下头去装模作样的搅着水洗碗,却不想云萝走了过来,蹲在她身边特别认真正经的跟她说:“二姐,你放心吧,嫁妆我都给你攒好了。”

颠颠跟着过来的郑嘟嘟和郑小虎完全听不懂这是啥意思,只是瞎起哄的拍着巴掌嚷嚷,“嫁!嫁!”

慌得云萱连忙伸手去捂他们的嘴,捂得两张小脸上满满的全是洗碗水。

两个小娃儿懵懂的冲她眨眨眼,然后“哇”的一声扑进了三姐姐的怀里。

云萝拎着两个肉团子不让他们把水蹭到身上,又抬头看着云萱,忽然眉眼轻轻弯起,很浅淡的一个弧度,清冷木然的小脸却在刹那明媚。

云萱看得都不禁恍了下神,下一秒见她粉唇轻动似乎要说些什么,又慌忙伸手要去捂她的嘴。

略有些浑浊的洗碗水在这一刻都似乎格外晶莹,云萝的身子往边上一让,轻松的让开了二姐的手,起身、退后,拎着两个弟弟就远离了此地。

虎头正在帮郑丰谷一起把门口的大炉子抬进铺子里去靠墙摆放好,听到两个弟弟的嚷嚷,好奇的回头问了句:“驾驾的,你们是想去骑马?”

马没有,牛倒是可以带他们去骑一骑。

云萱远远的坐在小板凳上瞪了云萝一眼,含羞带怯的半点威力都没有。瞪完云萝,她又小心的看了眼爹娘那边,见他们都把心思放在干活,还有终于考中了秀才的大堂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不禁微微松了口气,随即抿唇低下头继续干活,脸上的热度却好久都没有散去。

今天因为作坊放假,客人们都来得有点迟,离开得自然也迟了些,所以等食肆里的扫尾工作都忙乎完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中午,郑丰谷和刘氏一起把一块块的门板镶进门框,最后落了闩,从小门进到自家的院子。

不大的院子里,靠着门的两边都往外搭了个窄窄的草棚子,东侧沿墙堆放着整齐的木柴,西侧则是一些农具杂物,院子的一边晾晒着衣服,还有个用竹篱笆围出来的鸡圈,灶房门口,此时正有一个纤细的大姑娘在弓着身子慢慢的推拉石磨,背上的衣衫已被浸成深色,连头发尖都在往下滴着汗水。

听到动静,她转身看向从铺子小门里出来的几人,扎着手有些拘谨的说道:“大姐,姐夫,外面都忙活完了?”

一条大麻花辫子用碎布条束尾,柔顺的垂在身后,她一身青枣色的碎花衣裳还是云萱的,十九岁的小姨母穿着十五岁大外甥女的衣裳,却竟然还有些空荡荡的,过度的消瘦让她面颊凹陷、颧骨都耸了出来,看着比同龄的郑云蔓老了不止七八岁。

当然,郑云蔓是从小就被家人娇养着的,从懂事开始就由太婆亲自教导刺绣,平常多在屋里待着不需要出门被风吹日晒,顶多偶尔出门去地里摘个菜,那白白嫩嫩跟花儿似的看着都不像是个乡下丫头。

可同样的年纪,云蔓已经在去年春天生了个胖小子,刘月琴却依然待字闺中,成了乡亲们口中的老姑娘。

刘氏对这个比她大闺女也大不了几岁,当半个闺女的妹妹甚是怜惜,见她忙得一身汗,连忙将拎着的水桶放在墙边,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就快步走过去拉着她说:“咋不在屋里多歇会儿?这些事情放着让我和你姐夫来就成了,你身上还不利索,不能再累着了。”

刘月琴搓着衣角,低头越发的拘谨了,轻声说:“不过是顺手的事,也没多累。”

她真不觉得这有多辛苦劳累,再说,她贸贸然的住到姐姐家里来,本就是打扰了,也不晓得姐夫会不会对大姐不满,她若是还躲在屋里啥都不做,实在是心里不安得很。

刘氏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定了定,然后拉着她进了堂屋,温声安抚着:“你就当这里是自个的家,自在些就好,不必拘束了。”

刘月琴呐呐的应了,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不过其实,她在自个的家里也从没自在过。

郑丰谷双手各捧着一个瓦盆进了堂屋,瓦盆里面是早上卖剩下的米粥和豆浆,量都不多,不过各有小半盆而已。

他把两个盆放在桌子上,然后在最上方坐了下来,冲刘月琴招呼道:“小妹好容易过来,都没能睡个囫囵觉就帮着干了半天的活,赶紧坐下吃午饭吧。”

云萱把她捧着的盘子也放到了桌子上,上面高高的堆叠着白胖的包子和软糯的米糕,散发出诱人的食物香味。

这些都是食肆里卖剩下的,也是一家人今日的午饭。

今天剩下的有点多,倒是不必再另外开锅了。

刘月琴看着面前散发着扑鼻香味的食物,这对于常年只能吃些糙米杂粮,还吃不饱的她来说,无疑是极大的诱惑,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但却站在桌边迟迟不敢坐下来,只说:“刚吃了早饭也没多久,还饱着呢。”

话未落,肚子就发出了“咕”的一声。

云萱伸手将她拉过来按在了板凳上,又从盘子里拿了个肉包子塞她手里,说道:“都是早上铺子里卖剩下的,温在锅里虽还热着,但也没刚出锅的时候好了,小姨你莫要嫌弃。”

刘月琴连连摇头,“这是多好的吃食,咋还能嫌弃?”她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吃过几回这样好的东西。

院子里一阵喳喳的吵闹声,郑嘟嘟和郑小虎被文彬一手一个的牵着,颠颠的跟在云萝身后,嘴上还不住嚷着:“三姐,等我!”

下一秒,他们就被门槛挡住了去路。

见此,郑嘟嘟一把甩开哥哥的手,身子往门槛上一趴,翘起短腿就翻了进来。郑小虎见小哥哥这么做,也扭着身子拒绝了文彬哥哥的帮忙,手脚并用,费力的翻过了门槛,却落地不稳,踉跄着晃了两下身子后一屁墩坐到了地上。

刘月琴慌忙站了起来要过去扶,却被云萝在前面拦了一下,“他们能自己站起来,小姨你坐着吃饭。”

说着将手里捧着的一大碗热腾腾馄饨面放在了桌子上。

这也是早上剩下的,在关门前全都一锅下去煮了这么大的一碗。当然,煮肯定不是云萝煮的,她只是负责端过来而已。

刘氏看着两个闺女都和她们小姨相处和谐的样子,脸上也更多了些笑容,伸手想要去照顾两个小的,结果两小都不乐意被她照顾,皆都眼巴巴的瞅着他们三姐。

文彬把高椅子挪了过来贴着桌摆放好,看着三姐把两个弟弟抱上去,不禁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弟弟什么的真不是啥讨喜的东西,一天天尽想着跟他争宠。

郑小虎在这里吃饭早已经习惯了,这里还有专门给他准备的、高高的小木椅子和小木勺子,小胡氏曾笑言,哪天得叫他自个儿背一袋米过来才好,不然老是蹭吃蹭喝的,遭人嫌。

上了桌,郑嘟嘟的目光在桌上巡视了一圈,就手指着那碗热腾腾的馄饨面要吃,郑小虎却看向了正好在他对面的陌生的刘家小姨,眨巴两下眼睛,忽然指着她的脸说了句:“痛痛。”

屋里因为这一喊而不自觉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在这一刻落到了刘月琴的脸上,让她近乎慌乱的低下头去想要藏起脸上的红肿,手在桌子底下捏紧了衣角,有种卑怯的难堪。

云萝给郑嘟嘟的小碗里舀了两个馄饨,然后跟郑小虎说:“小姨受伤了,小虎给她吹吹就不痛了。”

郑小虎懵懂的眨眨眼,然后撅起小嘴就朝对面“呼呼”的吹了起来,郑嘟嘟也把视线从馄饨面上拔开,嘟起嘴来“呼呼”了两声。

对上两个娃儿清澈的目光,刘月琴怔了怔,眼里忽然浮现泪光,似乎也没那么难堪了。

云萱悄悄的松了口气,挑着馄饨和面条,汤汤水水的给刘月琴舀了一大碗,又将那小半盆豆浆舀了一大碗给云萝,好奇的问道:“喝豆浆有用吗?近来腿还酸不?”

她也知道妹妹最近一直腿脚酸痛,去问六爷爷却说是长身体的正常情况,究竟为何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为这个事情,家里人都担心得很,偏她自己半点不忧心,还不知从哪儿听来的方子,说喝羊奶最好,还每天把豆浆当水喝。

云萝点点头,“有用,没那么酸了。”

见盆里还剩下大概半碗的豆浆,直接指着文彬说:“剩下的给文彬。”

郑文彬顿时皱起了脸来,可惜两位姐姐都半点不心疼,云萱还忍着笑问他:“文彬是想放糖,还是放盐?”

“……糖!”

刘月琴低头看看自己面前的一大碗馄饨面,往文彬前面推了过去,说:“这碗馄饨还是给文彬吃吧。”

刘氏侧过身擦了擦眼角沁出的泪花,转回身跟刘月琴说:“你不用让着他们,还有这么一大碗呢,够他们吃的。”

郑丰谷也点着头,笑呵呵的说道:“他们现在长身子,就得补些豆浆。”

刘月琴不懂,这不值钱的豆子磨成的浆难道还能比油花花的馄饨更补身子?

郑丰谷其实也不懂,不过是先前听小闺女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儿,他自然而然就相信了。

这一顿午饭吃得很热闹,尤其是两个小娃。两岁多的小孩子,手脚都不稳当,让他们自己拿着勺子吃东西,汤汤水水那真是一片狼藉,若是让村里那些俭省的人看见了,怕是要骂他们糟蹋粮食的。

刘氏一开始也是看不惯的,宁愿亲自喂也看不得这样糟蹋食物的行为,可惜有个云萝在前面挡着,家里的人无论大小还都愿意听她的。

时间久了,她也就习惯了,尤其是看着嘟嘟现在已经几乎不会把吃食撒到碗外面,更觉得她儿子咋能这么棒?

吃过午饭稍稍歇息之后,家里就又忙活了起来。

起火、烧锅,把盛放在瓦罐里的卤汁倒进大锅,加水添料,再分次放入洗净汆过水的肘子、猪头肉、大肠等下水,还有素的豆干、腐皮、鸡蛋和花生,今日中秋,郑丰谷还大胆的卤了三只鸡下去,想着哪怕卖不出去,自家吃也是可以的。

卤汁在柴火的炙烤下“咕噜噜”的翻滚起了水泡,浓郁的香味也随之翻滚而出,溢满了整个灶房和院子。

刘氏把多余的柴火从灶膛里抽出来,只留下两根木柴继续缓缓的燃烧着,然后从灶房里走了出来。

郑丰谷在屋里歇午饷,刘氏看了眼后出来,又悄悄推开房门往云萱的屋里瞧了一眼,见云萱和刘月琴都睡熟了,她又小心的把门关上。

却见旁边屋的房门在这时打开,云萝已穿戴整洁,从屋里走了出来。

刘氏见到她,就压着声音问道:“咋不多睡会儿?”

“睡够了。”歇了半个多时辰,今天已经是例外,她平时都是不午睡的。

抬头看到刘氏眼下的阴影,就说:“娘,你去睡一会儿。”

刘氏摇摇头,轻声说:“娘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没的反而把你爹给吵醒了。”

云萝就静静的看着她。

刘氏被她看得鼻子一酸,差点又要冒出泪花来,忙伸手把她拉到了灶房门口,离正在歇饷的几个人都远远的,然后才说:“你姨的事儿,我昨晚想了一夜也没想出个法子来。”

云萝拎了两个小凳子来坐,闻言诧异道:“还要想什么法子?昨天不是都说好了吗?”

刘氏嗔了她一眼,在另一个凳子上坐下,轻声说:“昨日那是在气头上,哪里能真这样办事呢?”

云萝微皱眉,“你想把小姨送回去?”

忙摇头,却说:“我是不愿意的,可你小姨的年纪是真不小了,总得想法子尽快的给她找个人家,而婚姻大事又哪里能绕得过你外公外婆?”

云萝却并不认同,“他们不是昨天就把小姨交给我们了吗?你想给小姨找个人家尽管去找便是,他们如果还想来插手,可以,先把二十两银子还回来!”

刘氏一呆,呐呐的说道:“怎么说,也是亲爹亲娘,便是卖身为奴了,当爹娘的也能……”

“娘,若是卖身为奴,那身心都将是主家的,还能回家探望亲人那是主家给的恩典,若是主子有意,无论是想要婚配还是别的事情,都不可能让你自己甚至是亲人长辈来做主。”

刘氏又是呆了一下,“咋会呢?你太婆就是当丫鬟出身的,不也……”

后面的话她自己都说不下去了,本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乡下媳妇,她对大户人家的那些事情多是道听途说、一知半解,但也想起了太婆当年是被主家放了自由身之后,才能回家来嫁人的。

云萝起身进了屋,不一会儿就拿着一张纸出来了,摊开在刘氏的面前说道:“这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明了刘家收了二十两银子,把小姨卖给了我们,上面还有外公的签字画押。只要我把这张纸往官府里一送,小姨就真的一朝变成了奴才,从此生死都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刘氏整个人都哆嗦了下,“你不能……”

“我当然不会。我是为了救小姨出苦海,又不是要害她,虽然我觉得小姨过得还真不如一个奴才。”云萝把这张纸仔细的折叠起来,平静的说道,“有了这张纸,娘尽管挑着满意的人家把小姨嫁了出去,不用担心外公会来闹。”

刘氏定了定神,可对于这种悖逆的事情她实在是心里难安,忐忑的说道:“若是……若是你外公他们把银子都还了回来呢?”

云萝眼角一掀,“东西进了当铺都不能原价赎回,更何况是赎身?”

刘氏不由得一阵目瞪口呆。

云萝眉眼微缓,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娘,你与其担心外公他们以后会不会来为难你,还不如多操心操心怎么才能给小姨挑一个好人家。”

看着如此自信镇定的小闺女,想想昨日在娘家的混乱,刘氏忽然也充满了信心,被成功的说服了。

是啊,有小萝在呢,她怕啥呀?

一番谈话之后,云萝看到刘氏眉眼间的郁气都散了许多,也放下心来。

至于刘家的那些人,她还真没放在心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