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阿婆番外/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阿婆本姓郑,是江南道越州府长乐县庆安镇白水村人氏,认真算起来,她还是郑大福的本家姑母,云萝也得喊她一声太姑婆。

只是这事竟少有人知晓。

很多很多年前,久到她自己也不是很记得了,只记得当时她还小,天降大灾,整整三年,田地里颗粒不收,仅有的存粮也早已耗尽,就连后头山上的树木,都被剥了皮,挖了根,眼看着是活不了了。

村里村外的都有人在挖观音土吃,吃得人肚腹肿胀如石般坚硬。

走投无路,求救无门,村子里的人都纷纷收拾起仅有的那一点儿家当逃难去了,她也跟着爷奶、父母、叔伯、兄弟姐妹们出了门。

她才四岁的弟弟最先死了,后来是她的祖母,再后来,祖父、母亲、兄长、父亲,还有叔叔伯伯、伯娘婶婶、其他的兄弟姐妹们都先先后后的死了,独独只剩下了她一个,尽管饿得心发慌,恍恍然好像死了一样,但她却依然好好的活着。

她那时才多大呢?七岁,还是八岁?或者,有九岁了?

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的死去,她就跟着身边的其他人继续流窜,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更不知流窜到了哪里。

然后,她遇到了她的公子。

那是一个笑起来特别好看特别温柔的小公子。

她至今仍记得,他当时伸出的手白如玉,脸上的笑容温暖似三月里的骄阳。

他把她带回了家中,给了她从没吃过的精致食物,从没穿过的漂亮衣裳,还给了颠沛流离的她一处安身之所。

从此,她就在他家,在他的身边安定了下来,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姓刘,单名一个煦字,和煦的煦,就跟他那个人一样。

时光匆匆,她陪着公子从稚嫩小少年到翩翩佳公子,陪着他读书、写字、作画、吟诗,一颗心就不知不觉的全落到了他的身上。

然后那天,夫人突然跟她说,要给她开脸,放在公子的房里当一个通房。

她起初有些茫然,待得回过神来,便是巨大的欢喜,再之后,则是深深的忐忑。

公子会喜欢她吗?他可也愿意要她?

那一年,公子十七岁,她也应该有十五岁了。

她记不大清楚自己的年纪,当年逃离故乡的时候是七岁,可在逃荒路上走了多久,她真记不得了。

那一年,就好像是她这一生中所有幸运的积聚之年,因为公子对她说,要她当通房,那是公子自己去夫人那儿求来的。

含羞带怯,浓情蜜意,除此之外,她的生活似乎并无其他的改变。

她依然每天都陪着公子读书、写字、作画、吟诗,有时候,公子还会偷偷的带着她出门去街上转两圈,他们比以前更亲密了。

那真是她此生最幸福的时光。

然好景不长,她突然有一天发现她的月事迟迟不来,且恶心嗜睡,竟好似怀孕了。

在得知当真怀孕了的那一瞬,她第一反应竟不是高兴,而是惊恐。

她一直都乖乖的喝着夫人叫人送来的避子汤,怎会怀孕?

公子察觉了她的异常,却告诉她,是他叫人偷偷的把避子汤给换了。

那一刻,他笑得特别欢喜和灿烂,似乎还有点得意。

她看着他的笑,也忍不住的缓缓笑了起来。

明知道这不合规矩,但她是那么的想要给公子生一个孩子,然后和公子一起把他养大成人,教他读书识字。

尽管公子说他想要小闺女,软乎乎的喊着他爹爹,想想都觉得心都要软了。

但她还是想生一个儿子,儿子才能在这世道活得更好呀。

纸是包不住火的,夫人终究还是知道了他们刻意隐瞒的这件事,大发雷霆要打落她肚里的胎儿。

她当时都吓坏了,更深的,是绝望。

是公子跪地磕头,跪了一天一夜,把头都磕坏了才求得夫人松口,答应她将孩子生下来。

她被带离公子的身边,送进了一处偏僻的小院子里,门口守着两个健壮的婆子,每天还有另外的婆子拎着吃食送进来。除此之外,她就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小院子里养胎、等待瓜熟蒂落的那一刻。

但她还是很高兴,因为她能生下一个属于她和公子的孩子,哪怕这个孩子一生都不能叫她一声娘。

公子还总是能寻到机会,偷偷的来看她,给她带些好吃的、好玩的。

她一点都不觉得日子难过,时间难熬。

似乎是眨眼间,她已怀胎十月,即将临盆了。

那是一个阳光特别明媚的早上,她在小院子里散步,默默的等着公子说好的,今天给她带聚芳斋的月饼。

哦,那天正是中秋。

然而还没等到公子,她就感觉到肚子隐隐作痛,然后忽的有一股水“哗”的从下面流了出来。

她生得很顺利,不到傍晚,就顺顺利利的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听产婆说,足有六斤八两!

公子高兴极了,尽管有点遗憾不是个小姑娘,但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还是他喜欢的姑娘给他生的儿子。

他还跑来跟她说,要先给儿子取个小名,可是他不知道是叫六斤好呢,还是叫八两?他还嫌弃儿子,为何不能再努力的长胖一点点,再长个二两,他也就不用为他的小名纠结了!

她趴在床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笑他白瞎了读的那许多书,公子看着她的笑,也忍不住咧着嘴笑了起来,两排牙白晃晃的耀眼。

然后他就给儿子取了个小名叫七斤,多余的那二两,全是满满的爹娘对他的爱呀!

日子忽然就风平浪静起来,就连夫人都好似对她缓和了态度,尽管依然不屑于见她,但却不再阻拦公子来找她,也时常让人来抱了七斤过去逗趣儿。

她起先还有些担心,担心夫人抱走了她的儿子就不再还回来。

但没有,夫人从没有留七斤在她那儿过夜,每次都是抱去一两个时辰,然后就会让人抱了他送回来,好像真的只是想要看看这个孙子。

渐渐的,她也就放心了,还对夫人生出了些愧疚来。

毕竟,是她先坏了规矩,才会惹得夫人生怒,这些日子来,也不知要怎样的为公子忧心。

时光如梭,眨眼间,七斤就满月了,百日了,又过了一个年。

三月里,公子要参加春闱,临行前,他来找她,跟她说他要考个探花郎,去摘花的时候就藏下最美的一枝带回家来送给她。

公子接连考了两场,听他说,考得好似都不差,夫人那日还破天荒的赏了她一支鎏金的朱钗。

而就在公子第三场考试进场的那天傍晚,夫人又派了人来抱七斤,说夫人挂心公子,想看看小公子。

她没有多想,让人把七斤抱去了夫人那儿。

她也很是挂心公子呐。

可已经很迟了,天色都暗沉了下来,七斤却还没有回来。

她忍不住想出门去看看,然一拉门,门却拉不开!她仔细的从缝隙里往外看去,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门竟是被锁链给不声不响的锁死了。

她拍门喊人,却闻到了火油的味道,还有火光从旁边冒了出来,迅速将她所在的整个屋子都包围了起来。

她忽然就什么都想明白了。

但她不甘心乖乖的等在这儿被活活烧死!

她想看着儿子长大成人,想看到公子高中探花跨马游街,还想能继续日日的陪伴在公子身侧。

她还等着公子许诺的那一朵最美的花儿!

砸开了一扇窗户,她不顾火势冲出了屋子。

她的脸被灼了一下,嗓子里也呛进了许多烟。

外头有两个婆子守着,正是一直给她守门的那两个婆子,她们见她冲了出来就伸手要来抓她,却被她狠狠的撞开了。

她都不知道她何时竟有了那么大的力气,生生的把两个壮硕的婆子都给撞开了。

小院子在府邸的最后面,她撞开那两个婆子后又撞翻守着后门的婆子,开了后门就跑出去了。

她不敢再回刘家,也不敢走得太远,她知道,再有两天,公子就能回来了!

她艰苦躲藏了两天,果然等来了公子,可夫人竟也紧随而后的出现了。

夫人严厉呵斥公子,不许他再惦记着她这个卑贱的丫鬟,公子却说要娶她为妻。

她当时真是震惊极了,夫人闻言却是大怒,扬言要打死她这个祸害,还要掐死了七斤,如果他还敢继续惦记着她,就当没了娘。

他们就像是飘荡在疾风骤浪里的一叶扁舟,茫茫然无措,又无能为力。

她不忍公子被夹在她和夫人之间为难痛苦,跟他说,她想回江南,回……白水村。

那是她当时能想到的,她拥有的唯一一条后路,那个在她的记忆中早已经褪了色的故乡。

那天,正是春闱放榜的日子,她亲眼看到了公子的名字位列榜首。

会元!

她不知道公子与夫人说了些什么,或是许诺了什么,只知道两日后,他不顾还有一月就要殿试,亲自送她出了京城。

他们一路乘船南下,仅仅八天就到了江南。

他又花了几天时间把她安置妥当,并给她留下了足够她一生无忧的钱财。

临行前,他跟她说,是他无能,说服不了母亲,也保护不好她,是他对不起她。还让她以后都要过得好好的,如果可以,就忘了他。

她想说她一点都不怪他,想跟他说能遇到他是她觉得最幸运的事情,还想告诉他,他在她的心中,永远都是温柔和煦,是极有本事的!

但所有的话到了嘴边,也只凝聚出一个“好”字。

她送他登船回京,那一日,离殿试还有十三天。

白水村的老里正赶着牛车送他们来,又接她回村,途中问她往后该如何称呼。

她想了想,说:“我姓……刘。”

而刘煦登船离开江南,又快马一日,总算是在殿试的前一日匆匆赶回了家中。

他神色平静,似乎丝毫不受影响,次日在大殿之上被当殿钦点为探花郎。

遍游名园,他藏下了最美的那一朵,却再也没能亲手送出去。

他成了满京城最受欢迎的姑爷人选,刘夫人也忙着给他相亲看媳妇,他却日日回家后就抱着儿子逗趣,连与别家小姐相看时都不忘把小儿带上,看得姑娘们脸都绿了,说亲之事自也再没有后续。

次数多了,就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刘探花有个来历不明但却极为疼爱的儿子,近乎无底线无原则的疼爱着。

如此一来,哪个好人家还愿意把闺女嫁给他?

刘夫人气怒攻心,却拿这个唯一的儿子毫无办法。

他对她依然是孝顺的,恭敬的,该他做的,他分毫不差,就连她让他去相亲跟姑娘见面,他也每次都乖乖的去了。

丰神俊朗,进退有度,其中不乏有甘愿来当个便宜娘的姑娘,但到最后总莫名的没了后续。

而除此之外,他在她这个母亲的面前再没有说过贴心话,曾经的撒娇弄痴更是再不曾见。甚至,他再没有在她面前笑过,在外头也越发的清冷凉漠了,再不是那个温柔爱笑的少年郎。

刘夫人拿儿子没办法,又不能真的去把孙子给掐死了。

她倒是想,可他护得那么紧,不仅日日带在身边事事亲力亲为,还明言,如果在他不在家里的时候,七斤出了什么事,他就死给她看!

这不正是她当**迫他离开那贱婢的话吗?此时他完完整整的还了回来。

他不能枉顾孝道规矩,为了一个通房逼死生养自己的母亲,他甚至不敢让他的姑娘继续留在府里和京城,就怕他一个没留神,便被不声不响的给害了。

可他已经退让,已经把人远远的送走了,此生都再不能见面了,还要再害死他的儿子吗?

这是他唯一的儿子!

他是那么的喜欢他的姑娘,喜欢极了,可他太过无能,护不住她。

从他送她离开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脸和资格回过头去找她了,但他至少还能护住他们的儿子。

他一路从翰林,到县令,再到知府,然后回京,入六部,升内阁,直至当朝尚书令,世人都唤他一声刘相。

宦海几十年,虽也有起伏,但最终,他也算是位极人臣了。人都说,他狡诈如狐、智多近妖,一张嘴能止敌军的百万兵马,却谁能知晓他在青葱少年时,连最心爱的姑娘都护不住?

几十年来,无数的人想往他身边送女人,但他再没有过别的女人,就乖乖的当一个孝顺儿子,再一心一意的教养七斤长大。

在七斤懂事的时候,他还把往事全部都告诉了他,然后带着儿子偷偷的跑去白水村,躲在暗处看了她好几回。

她脸上那一个被火灼伤的疤,似乎消不去了,但看上去还是那么美,美得他心都痛了。

他觉得他真是个懦夫,被母亲逼着弃了她,现在有了能与母亲抗衡的能力,却仍连看都不敢光明正大的来看她。

他偷偷的躲在暗处看她,看她在这个平静的小村子里过得安宁,没有任何的风浪能惊着她,忽然就又满足了。

母亲临终前,逼着他在她床前发誓,今生绝不让郑氏入刘家门。

他心中没有半点波澜,乖乖的发了誓,今生若让郑氏入刘家的门,他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反正,他也没打算让她进刘家,这里又不是什么好地儿,没得玷污了他纯净如莲的瑟瑟。

可是现在,他就快要死了,他忽然有了巨大的勇气,想见她,想见她,就是想见她!

儿子七斤抹着眼泪匆匆的赶去了江南,去接他的母亲。

他撑着最后的那口气不肯吐出来,数着日子的等待她的到来,终于,门外有了动静,他用力的扭转着脖子往外看,看到了一个满脸沟壑,长得特别刻薄和冷肃的老太太。

真是美极了!

恍惚中,他好像又看到了当年那个脏兮兮、瘦巴巴的小姑娘,她有着一双格外明媚和漂亮的大眼睛。

他跟七斤说,他不要葬到祖坟里去,他要去白水村,就在他小姑娘屋后的山上,随便挖个坑埋了就成。

他也不稀罕子孙的香火,你们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就跪在坟前多烧一些吧。

他觉得以他的能耐,哪怕是当了鬼,也能混出个鬼样,然后他就安心的在下头等着瑟瑟来跟他团聚,再一起转世去投胎。

下一世,他一定要跟他的小姑娘当一对不分离的恩爱夫妻。

七斤的头发也白了,跪在他床前哭得稀里哗啦的,他却没觉得多伤心,反而精神奕奕的出着主意。

他让七斤在他死后弄一副衣冠冢放在刘家的祖坟里,也省得族里那些人来闹腾,烦得很!然后把他的尸身偷偷的送出京城,葬到白水村去。

他觉得,那是个风水宝地!

一个月后,白水村的后山上多了一座坟。

云萝站在这座突然多出来的坟前,看着坟前不过一月不见,原本只是灰白的头发也已经全白的刘阿婆,问了一句:“这是阿公吗?”

刘阿婆愣了下,忽然缓缓的笑了起来,“是啊。”

她这一笑,脸上的皱纹都似舒展了开来,所有的尖酸刻薄相都在瞬间消散,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雾霾散去,清亮清亮的,美得惊人。

她看看云萝,又回身去轻轻抚摸着墓碑,轻柔得就像是在抚摸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