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郑文浩不见了/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郑丰年开学堂收学生的情况下,文彬若要去读书似乎也只有那么一个选择了,不然传了出去对她家的名声很不好听。

就如同云萝以前曾几次拿郑丰年和郑文杰的名声来威胁郑大福一样,她现在也要稍稍的注意一下文彬的名声了,不管他最后能不能考中功名。

可云萝实在不愿意把文彬送去给郑丰年教导,她不仅不信任他的教学水平,更不相信他的人品。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郑小弟能直接进入书院,不必再经过私塾开蒙的那一道关了。

云萝把几本蒙学书籍人全都整理了出来,再仔细问了栓子书院收学生的考试都有哪些内容,然后就开始抓紧时间给郑小弟补课了。

蒙学书籍总共就那么几本,只需要背诵,识字,会默写,随便摘抄出来几句话也晓得出自哪里,入门的考试就差不多了。

这并不是多困难的要求,毕竟那么大的字,一本书加上来也就多少个,但对连书本都买不起的大部分百姓来说,只这一点就已将大部分贫苦子弟拦在了书院的大门之外。

得亏云萝前世有个学识渊博的奶奶,两岁开蒙的读物就是各种国学经典,直至现在,让她讲解书中每一句话的意思和故事显然是为难她了,但只是粗略的教郑小弟识字背诵,还是没有问题的。

再有不懂的,还可以去问栓子啊,虽然他读的书肯定没有她多。

而得知云萝竟然想让文彬直接去考书院,郑丰谷和刘氏都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想劝解吧,不知该如何劝解;可若不劝解,又忍不住觉得这未免也太过狂妄。毕竟当年大侄子郑文杰从三岁开始就由他爹郑丰年亲自教导,一直到十岁才过了书院的考试,又学了五年,于去年考过县试和府试。

虽没有一口气直接得一个秀才功名,但十五岁的童生,也已经很厉害了,毕竟他爹当年十八岁过了童生,一直到而立之年才考中秀才。而又有多少人,考到白发苍苍都没个功名?

书院将年过十六还连入门考试都过不了的学生拒之门外,云萝觉得这个规定真是极好的。

十六岁,初中都该毕业了的年纪,而在这个时代更是可以成家立业当爹了,却连书院的入门考试都过不去,怕是真没有读书的天赋,还是赶紧转行干点别的来养家糊口吧,这里又不是现代,还有九年义务教育。

而郑小弟今年五岁,明年六岁,正是读书的好时候。

郑小弟最近可供玩耍的时间被大幅度缩减,每天都读书读得晕乎乎的,可没有以前那样简简单单的只需要学两句话就够了。

他现在清早起床先读书半个时辰,早饭过后稍做休息,就开始先默写一遍昨日所学,再学习新内容,一直到中午,吃过午饷、睡过午觉,然后练字半个时辰,歇一刻钟,再练字半个时辰,就可以出去玩了。

还没玩出兴头来呢,太阳落山该吃晚饭了,饭后坐在门口乘凉,天黑不适合看书,就将以前学过的内容翻来覆去的背诵,背到云桃都能顺口接上几句了。

而云萝会在天不亮起床,飞快的往山上走一趟,一般都能在辰时赶回来。但她并不是每天都会上山,随着家里银子充足,吃喝暂不愁,她开始逐渐的放下打猎这个事情。而每当上山,遇到猎物多的时候就交给虎头,若只一两个,那便带回家给家里人吃了补身子。

虎头为她的“不务正业”怨念了好几天,直到被云萝拉着跟文彬一起读书,读了两天他就自动退散了,从此连来窜门都是挑着时间,小心翼翼的。

“小萝,你也别逼得太紧了,我瞧着文彬这两天都瘦了好些。”云萱看得直犯眼晕,那么多的字,她才刚刚跟着记住那么几个,一抬头,竟然已经教到了十页之后,文彬还那么小呢,可别累坏了脑子。

云萝闻言便侧头看了眼郑小弟,两家肉嘟嘟的,因为窝在家里面不晒太阳,原本黑黝黝的肤色都变白了许多,哪里瘦了?

分家之后,一日三餐吃到饱,还几乎每天都有肉,家里这几个原本干柴似的人都肉眼可见的丰润了起来,可是比以前要好看太多了。

刘氏给云萱夹了一块肉,笑着说道:“我瞧着分明是胖了好些,读书哪里有不辛苦的?可再辛苦,还能比得上以前?”

郑丰谷也点了点头,看着文彬说道:“你想要读书,那就好好读。若是嫌辛苦没得玩耍,那就回家里来,省下的银子还能多置办些田地,加上家里这几亩,够你种的了。”

就为这一句话,云萝都不由得对这个爹刮目相看。

文彬连忙摇头说道:“不辛苦,可好玩了!”

他确实不觉得有多辛苦,每天吃得饱,活儿还没以前多,不过是多读书罢了,他只觉得喜欢得紧。

云萝也没觉得她想让郑小弟在过年前将几本蒙书全都背诵一遍是多繁重的任务,离腊月书院的入学考试还有四个多月呢,怎么就记不住那加起来总共也不过才区区万多个字?

那又不是全都不同的万多个字,而是万多个字的文章。

上学都是跳着上的学霸的思维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她完全没想过郑小弟才五岁稚龄,开蒙就背诵上万字的文章,记住上千个不同的文字其实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反正她不觉得困难,也觉得不应该会困难。

幸亏文彬是个聪明的孩子,又已经学完了《千字文》,大部分字其实都认识了,倒是勉强能跟得上云萝的速度,不然怕是要凉。

掐指一算,今日竟已是八月十一,今年的院试已经在昨天傍晚结束,但成绩却还要再等两天才能张榜公布,也不知道郑文杰和袁承表哥考得如何。

算到这个日子,云萝又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不由得问刘氏:“娘,还有四天就中秋了,你是不是还没有往外婆家送节礼?”

刘氏看了眼郑丰收,斟酌着开口说道:“房子快要造好了,就等着选个好日子上大梁盖顶,这两天家里也没啥要紧事,我就想着,挑个稍空闲些的日子回去一趟。”

郑丰谷愣了下,点头道:“应该的,前几年你没啥空闲,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回去娘家住一天,你这次回去就多住两天。”

刘氏便瞪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却挡也挡不住,“哪里还能多住两天?当天就要回来的。”

云萝听着这话,忽觉得怪怪的,“爹,娘,我们分家的事,是不是都没跟外婆那边说一声?”

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这夫妻两愣了下,然后彻底的呆住了。

云萝:“……”我就说,怎么好像一直有种忘记了某事的感觉,可不就前些天云桃跟她说起舅家托人送了些东西过来,她当时没太注意,只以为是又来看望两个小外甥的,可现在想想,三婶和她娘家的关系并不和睦,上次生完孩子后娘家人来送东西,他们跟吴氏就差点吵起来,那这第二次只能是因为他们分家。

而她爹娘却是直接把通知岳家分家之事给忽略了,还有造房子的事肯定也没告知一声,这得是多疏离的关系才能忘记了连这样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往岳家、往娘家捎句话?

关于外家,云萝在这里生活了八年,但其实并不怎么了解,只知道是在一个叫横山村的地方,从白水村过去需要翻过好几个山头,走半天的山路,那里四面环山,进出仅有一条羊肠小道,是真正的山里头。

以她只去过两次的仅有印象,外公是个沉默寡言却又脾气有点暴躁的老汉,外婆胆小怯懦以夫为天,两个舅舅木讷老实,小舅妈也是个老实人,大舅妈则甚是泼辣。还有一个当时年岁还小的小姨,那姑娘可没郑玉莲的福气,能被当做心肝宝贝娇养在家里。

云萝第一次去时还被包在襁褓之中,正是刚来这里不久,差点被师父养死,好艰难才喘回来一口气。

第二次则是四岁还是五岁的正月里,拜年问候了长辈之后就被带出去玩了,大舅家的表哥性子有点霸道,还敢对她二姐动手动脚的,她看不顺眼就伸胳膊抡了他一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唯记得震天的哭声,比她高了一个头的男孩滚在地上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大舅妈拍着大腿边哭边骂,仿佛她把她儿子给打死了,倒是颇有几分孙氏的风采。

云萝顶了两句嘴,放了两句狠话,更是让吵闹一发不可收拾。

刘氏受不住,就匆匆的跟娘家人告别,带着郑丰谷和姐妹两回家来了,之后云萝也再没有去过外婆家。

不是她不愿意去,是刘氏怕她脾气急躁又跟娘家的侄儿打起来。

云萝托腮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更多的东西,没办法,的确是接触不多,刘氏又很少在平时提起,连过节都是托人把节礼带过去的,过年也不是每一年都有空闲走娘家。

似乎谁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甚至一个女子若在嫁人生子之后仍时常往娘家跑,反而会被人指着后背说闲话。

这太可怕了!

刘氏开始兴冲冲的准备起了过两天回娘家的中秋节礼。

现在分了家,日子越过越宽裕,刘氏的底气甚足,出手也就大方了许多。

她先从姑婆送的两匹细棉布上各剪了一块够做一件衣裳的尺头,称一块足有六斤重的五花肉,又买了两斤月饼,一包糖,最后支支吾吾的问云萝,“小萝,你那葡萄酒还有的剩余吗?可不可以给娘两瓶?”

当日酿出的葡萄酒三坛五十斤的卖了一百五十两银子,家里还剩下二十多斤,其中一小坛十斤的云萝直接孝敬给了郑大福,剩下的请三叔他们一起尝了尝滋味之后则又买了几个一斤装的小酒瓶,装了有十三瓶。

孝敬给太婆两瓶,二爷爷两瓶,前些时候要造新房子,又送了里正两瓶,接待姑婆的时候郑大福虽开了他的那个坛子,但事后云萝也拿出两瓶来送她,说是回礼,还剩下五瓶。

云萝二话不说就从墙角将这几瓶酒翻了出来,“两瓶够吗?要不再多拿两瓶,两个舅舅也能分一分。”

刘氏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摇头说道:“不用了,多金贵的东西,孝敬你外公两瓶就够了。”

得一两银子一瓶呢,家里也没剩多少了。

云萝看了她两眼,不发表多余的意见,只将其中三瓶又塞回了墙角。

八月十三,刘氏将东西装了一个大背篓,准备回娘家送礼。

临行前,她犹豫了下,还是问了一声:“小萝,你跟娘一块儿去吗?”

云萝从书本上抬起了头,惊讶的问道:“你不担心我会欺负你大侄子了?”

刘氏嘴角一抽,看着她的眼神满是无奈,“也不晓得你咋来的那么大脾气,这两年你大舅妈还不住的念叨那件事呢,平时可没见你欺负人的,咋就看不上小苗了呢?他是你大舅的独子,你二舅又……家里就那么个独苗苗,难免娇惯了些,平时也不常见,你稍稍忍让一下也就是了。”

云萝的目光淡了些,她还懒得跟个小孩子计较呢,可那刘苗实在让她忍无可忍。

那种小流氓,就该打死算了!

看着刘氏那已经有些显怀的肚子,她犹豫了下,问道:“爹陪你一块儿去吗?”

刘氏摇头:“新房子那边还要整理,我一个人去就成。”

挺着个大肚子走几十里山路,在这里的人看来真不是什么稀奇事。况且,这肚子遮一遮都还看不大出来,哪里就那么金贵的需要事事注意了?

云萝却不放心,当即把书本放下,说:“我跟你一起去!”

她要去,文彬自然也要跟着,可他哪里走得了那么远的路?郑丰谷若一起,还能扛着他走。

最后他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留在家里陪二姐,连今天放假不用读书可以出去玩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云萝跟着刘氏出了村,沿着河边走过桥,再穿过桥头村。那桥头村的村后是一片不高的山坡,山坡上几乎没有天然生长的树木,大都被桥头村的村民开垦了出来变成山地,种上桑树,间或还有几株果树和小片的菜地。

此时,那桑树的叶子郁郁葱葱的,有村民钻在其中摘桑叶,很是热闹。

桥头村的村民会养蚕,一年到头,除开伺候庄稼之外的几乎所有时间都花费在了养蚕上面,也因此,他们要比白水村更富裕一些。

云萝和刘氏正经过一片桑树地,忽然窸窸窣窣的从那里面钻出了一个小姑娘,看到地边的两人时愣了下,然后一下子缩了回去。

不过没一会儿,她就又钻了出来,站在路下面,捏着衣角羞答答的看着云萝,“阿婶,小……小萝,你……你们干……啥去?”

“我跟我娘去外婆家,你在摘桑叶吗?”

“嗯。”她用力的点了点头,抿着嘴笑出了一个酒窝,下一秒又捏了捏衣角,小心的瞄着云萝,轻声说道,“我我……去找……找月牙儿……玩。”

云萝与她告别之后继续往外婆家走。

刘氏走在她的身边,不由得说道:“倒是个好丫头,可惜说话不大利索。”

桥头村的妞妞是个小结巴,常因此而被人取笑,使得本就内向的小姑娘越发的不爱说话了,今日能得她主动上来说话,云萝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山坡的那边是另一个村,从村边走过,沿着蜿蜒的小路翻过山岗,越走,四周的林木越多,一直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竹园,刘氏停下脚步歇了口气,又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云萝说道:“走过竹园,再翻过后面的小山岗就到了。”

还要再翻一座山?

云萝看着她被晒得通红的脸,伸手托着她身后的背篓,再次要求道:“我来背吧!”

刘氏往旁边让了让,笑着说道:“不过十多斤重量,我能背得动。晓得你力气大,但你人小,篓子太大,你背着就不好走路了。”

云萝无法,陪着她在路边的石头上坐着歇了会儿,之后尽量走在她后面,帮忙托着背篓的底部,好歹能减轻些分量。

其实这个姿势真的比直接把整个篓子都背在身上要吃力多了。

穿过竹林,爬上山岗,站在顶上已经能看到下面的一个小村落,零零落落的十几户人家,大都是泥墙茅草屋,用竹篱笆围出一个院子,有几个孩子在山脚的小溪里嬉戏玩耍,十分热闹。

这里就是横山村。

她们从山上下来,在小溪里玩耍的几个孩子老远就看到了她们,有那认识刘氏的,当即就窜上了岸,朝着村子里跑去报信去了。

山脚下的这条小溪不大,最宽处也不过丈余,跟白水村的那条河是没法比的,就连连接两岸的桥都不过是并排的两根木头,人踩在上面摇摇晃晃的。

横山村很小,总共不过十几户人家,全都姓刘,彼此可算得上是同族人。而因为四面都是山,土地很不平整,没有能够同时容纳那么多房子的地方,所以这里房子也都零零散散的分落在各处,并不簇拥在一起。

云萝跟着刘氏,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十六七的姑娘快步走出了篱笆门,抬头看到她们时不由得眼睛一亮,更快步迎了上来,“大姐。”

这姑娘的一身灰衣补丁累补丁,皮肤黑黄,双手发皱,指节粗大,是很明显的农家姑娘的模样,脸上的笑容倒是真心实意,尤其看着刘氏的目光,那简直是闪闪发亮。

她招呼了刘氏之后,又低头看云萝,似乎愣了下才又笑着说道:“这是小萝吧?一晃都这么大了,许多年没见着了。”

云萝抬头喊了声:“小姨。”

此人正是刘氏的亲妹妹,那位跟郑玉莲年纪相仿的姑娘,刘月琴。

刘月琴脆生生的应了声,然后拉着云萝,领着刘氏往家里走去,边走边好奇的问道:“大姐,你咋回来了?爹娘刚还在念叨你呢。”

刘氏挽了下挂到脸边的发丝,神情倒是有了点不自在,说道:“最近家里发生了好些事情,把人都给整迷糊了,今日得了空,又马上要到中秋,就回来看看你们。”

“出啥事了?你和大姐夫,还有几个孩子都不要紧吧?小萱咋没一起来?”

说着的这么一会儿,她们就进了院子,一个满头灰发的老太太正站在屋前张望,正是刘氏的娘,云萝的外婆。

这位老太太据说比孙氏还要年轻几岁,但看上去却是比孙氏老了许多,已经十足一个老太太的模样。

“娘。”

“外婆。”

“哎!”她一手拉着刘氏,另一只手又哆哆嗦嗦的伸出来摸云萝,“咋这个时候回来了?可是出啥事了?”

以前都是过年的时候才回来的。

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拿着个正在纳的鞋底子从旁边屋走了出来,“呦,大姑你咋回来了?难道是来送中秋礼的?哎呦呦,大姑咋这样外道?竟还亲自送了来。”

刘氏的脸色稍淡了些,轻轻的喊了一声:“大嫂。”

刘大嫂又看向云萝,当即就翻了个白眼,掐着嗓子说道:“这可真是稀客,都多少年没来了?”

云萝点头,“是啊,上回来去匆匆的,大舅母都忘了给压岁钱呢。”

大舅母顿时眉梢吊起,瞪着云萝似乎想要用眼神逼退这个没规没矩的死丫头。

二舅母静悄悄的走了过来,含胸驼背低着头,身材干瘦、面容愁苦,轻声说道:“大姑,先去屋里坐吧。”

老太太连连点头,拉着女儿、外孙女就进了屋。

大舅母也拿着她的鞋底子和针线跟了进来,在经过二舅母身边的时候突然拿肩膀撞了她一下,轻嗤一声,“就你晓得当好人!”

二舅母往后退让了两步,越发的低下头去,呐呐不敢言。

大舅母则昂首挺胸的走进屋,还扬声往外头喊着:“大妮、二妮、三妮,死丫头都死哪去了?大姑母来了,还不快去找你们大哥回来!”

大妮、三妮都是大舅的女儿,二妮则是二舅的独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