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衣料子/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萝睨了目瞪口呆的云桃妹妹一眼,便不再理她,转手去解包着料子的那个包袱。

几块花色鲜亮的细棉布,顿时让刘氏和郑云萱的眼睛都亮了。

云萝蹬掉鞋子爬上了床,然后将这些料子一块一块的拿出来摊开,跟刘氏说着:“我看这些料子都不大,可能也就只够做一身衣裳。娘你选两块出来等会儿送去上房。”

刘氏满脸的欢喜遮都遮不住,真觉得她小闺女就是懂事又孝顺,哪怕心里不舒坦,可也从不会忘了要孝敬长辈。

手指从两块暗色的料子上划过,觉得这两块花色合适,连料子也是极好的,想必二老定会喜欢。

看了看其他的料子,她不禁又有了些迟疑,迟疑的说道:“小萝,那你小姑……”

云萝头都不抬,继续拿出一块料子来放到床上,语气更是平静得吓人,“爷爷奶奶养育了我爹,所以哪怕他们偏心刻薄不慈善,我也愿意力所能及的孝敬他们。小姑是养了你和我爹,还是养过我们姐弟三人?我什么时候变得那样善良大方,什么人都能从我这儿得到东西了?”

刘氏脸色一红又一青,看着小闺女欲言又止。

云萝却不想听她那些话,干脆直接拣了花色最最老气的两块料子出来,一本正经的递给云萱,说道:“就这两块吧,我觉得最适合爷奶了。”

这甚至不是刘氏方才选中的那两块之一。

云萱抿嘴轻笑,顺从的从她手里接过去叠放整齐,小文彬也啃着桃花糕连连点头,说道:“这个好,小姑肯定不会喜欢!”

刘氏看着刚还对她亲亲热热,眨眼就都不再搭理她的三个小儿女,不由得心中一阵酸涩难受,眼眶都微微的泛红了。

她也不过是想要家里能安生些,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看这满床铺的料子,虽每一块都不大,但数量却多得很,小萝也不缺那一块料子啊!

云萝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忍不住在心里叹一口气。

但她一点都没有要继续纵容的打算,略一思索便决定当做啥都没看见,转而又摊开了一块青布,再低头去拿包袱里最后的两块洁白细棉布,翻动的手却忽然一顿,随之将掀起的一角又平放了回去。

“怎么了?”云萱见她没动静,不由侧过头来好奇的问。

云萝摇了摇头,直接将包袱皮连同里面的两块细白棉布包了起来塞到墙角枕头边上,“还有很大的两块细白布,咱每人都能做一身细棉布的中衣,我就不拿出来占地方了。”

床上已经花花绿绿摊了十多块布料,的确没什么空地儿了。

云萱也没有多想,转而拿起一块粉红色的碎花料子放到云萝的身上比划,兴奋的说道:“这个好看,尺头也足,可以给你做裙子呢。剩余的,还可以再裁剪一件小衣。”

云萝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摊在床上的她那两条小短腿,顿时脸微黑,秒拒:“不要!”

小短腿穿裙子太丑了喂!还是等她再长长吧。

因为她年纪还小,又要整日往山上跑,平日里穿的都是裋褐,也就是裤子,还真是从没穿过裙子,也没想过。

云萱却不理她,还斜了她一眼,说道:“为何不要?我上次瞧见云蔓姐姐穿的一件石榴裙,可好看了呢!回头我去问问该如何裁剪,再给你做一件。”

她妹妹长得这么好,穿了好看的衣裳肯定就更好看了!

看着莫名的就激动了起来的云萱,云萝干脆伸手就将那布往云萱的怀里推,说道:“我不喜欢这个色的,给你吧。”

“我已经有了一身,花色都跟这个差不多。”上次端午时云萝给她买的料子就是粉色的。

云萝就惊讶道;“那又怎么样?你再用这个做一身呗,做一身云蔓姐姐那样的襦裙!”

云萱小脸忽的一红,只觉得那可不是乡下丫头能穿的。

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如何的,但至少在云萝所见的庆安镇这个范围之内,并没有女子不穿裤的习俗。

这里的女子,尤其是贫苦人家的女子穿的多是宽大的裤子,再把上衣裁得长长的,一直盖到大腿。

这能节省布料,更方便了她们的日常劳作。

郑云桃站在旁边一小口一小口的啃着一块芝麻糖,忍不住的有些羡慕。

正羡慕着呢,就见眼前忽然出现一块桃红色的料子,不由一愣抬头看去,正对上三姐清澈的双眼,听到她说:“可以给你和六妹妹都做一身新衣裳。”

成年人足够做一身衣裳的料子,分成两个加起来也才刚好十岁的小孩子,自然是绰绰有余的。

郑云桃一愣之后当即眼睛一亮,小心的摸了摸,激动中还有点不敢置信,“三姐,你要把它送给我吗?”

“嗯。”

云萝见她喜欢,也挺高兴。她很早就发现,郑云桃似乎格外喜欢艳丽鲜亮的颜色。

比如,那一朵大红花。

就是好像没见到她把那花戴出来过。

至于云梅,她还小,又是个懵懂的性子,只要有吃的就很高兴了。

郑云萱和刘氏一起将每一块布都抖开看了看,大概的用目光丈量了一下之后再叠整齐,加上云萝收起的那两块,总共是十二块细棉布,三块粗棉布和两块麻布,都是足够一个成年男子做一身衣裳的尺头。

刘氏摸着这些料子,忽然叹了口气,“小萝,你老实跟娘说,你买这些都花了多少银子?”

“嗯?”

她就抖了下正抓在手里的那块料子,说道:“你瞧,这个跟咱端午那日买的料子差不多,想来价钱也应该相差不大。还有这几块料子,虽也是细棉布,但听说比寻常的绸缎还要更精贵,我也不知价格,但粗略算了一下,单只是这些怕就得花上三四两银子。”

云萝不由得一愣。

刘氏便又说道:“哪怕虎头他大舅给他算便宜些,左右也得有个三两银子。小萝,娘晓得你跟虎头好,但你们好归好,可千万莫要让虎头吃了亏。”

屋里的其他人亦都看向了云萝,两个小的还有些懵懂,云桃却是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三两银子?好多好多钱!

云萝听到这话也是沉默了下,然后看着刘氏,一点儿都不心虚的说道:“娘,你知道的,我端午那天卖了一只二两银子的黑兔子,加上白兔子还有以前也存了些下来,我把所有的银钱都让虎头帮我花了,省得奶奶……”

“砰!”

外头忽然响起的巨大撞击声成功打断了云萝的话,也将屋里几人的注意力瞬间吸引了过去,刘氏更是“噌”一下几乎跳起来。

这声音似是从上房那个方向传来的,莫不是好好的商量不成,打起来了?

不等人想个明白,孙氏的尖利的骂声就已经响彻了这一方空间,“你们把我杀了吧!杀了我这个老婆子,就再也不会有人碍着你们!来,来,往这儿打,往这儿使劲的打!”

------题外话------

谢谢西门萱竹的花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