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谁来养家/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天,郑小弟蹲在屋檐下眼巴巴的望着大门口方向,简直是望眼欲穿。

家里的人大都出门干活儿去了,挑水浇田、洗衣拔草,就连大腹便便的吴氏都拎着个篮子跟女儿侄女们一块儿割猪草去了。

这些天割回家的猪草越来越少,前段时间存下的都快要见底了。

所以家里只留下了几乎足不出户的老太太和养病中的郑玉莲,还有就是这几天都不用他去放牛的郑文彬和几乎从不干家务活的云萝。

孙氏从堂屋出来,看到蹲在那儿无所事事的小姐弟两,飞了个白眼,进屋之前,又翻来一个冷眼,骂骂囔囔的声音不绝于耳。

小文彬悄悄的瞄了上房一眼,又暗暗的扯了下云萝的袖子,轻声说道:“三姐,我们出去玩吧。”

云萝瞥他一眼,“你想去哪玩?”

眼珠骨碌碌转溜,巴巴的说道:“去村外桥头下面挖泥鳅吧,我昨天看到好多人在那儿挖泥鳅呢。”

云萝于是又瞥了他一眼,悠悠的说道:“泥鳅还是田沟里比较多。”

小文彬嘟嘴,那怎么成呢?桥头那边才是虎头哥哥回来的必经之路呀!

“我还想抓小鱼,而且桥下面能挡着太阳,不会晒得慌!”

“人太多了,不想去。”

看看外头火辣辣的太阳,云萝又低头瞅着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一步都不想迈出屋檐阴影底下。

晒黑了可怎么办?

白白的小胖子是可爱萌,黑乎乎的胖子那可就是丑了!

见小文彬还眼巴巴的一副极想跑去村口守着的模样,她忍不住敲了下他的脑袋,说道:“去镇上有二十里路呢,单只是来路走路都得花上近两个时辰,你在家里安心等着就是。”

郑小弟顿时一副被戳中了心思的扭捏样,嘻嘻笑着倒也不再提要出去等待迎接了。

而这一等,就一直等到了日落西山,家里人都回来要准备吃晚饭了,才见到满头大汗的郑虎头背着个竹篓子兴冲冲的奔了进来。

“大爷,大奶奶,二叔二婶,三叔三婶。”他冲着长辈们团团招呼过去,然后直接奔到了云萝的面前,连同背篓一起的解了下来往她怀里一塞,咧着嘴笑道,“都在这儿了,拿着!”

郑大福从打了一半的簸箕中抬起头来,看着虎头问道:“虎头啊,你这满头大汗的,是干啥去了?”

虎头乐呵呵的说道:“大爷,我帮小萝卖兔子去了,没想到那么只小兔子竟然真有人掏了一百个大钱来买,有钱人家的小姑娘还真是奇怪!”

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别的什么。

他是知道的,萝丫头时常会让虎头带些猎物去镇上售卖,再给她带点小物件小零嘴的回来。这并没什么,小孩子自个儿寻摸点吃的玩的在村里多得是,而且看到自家孩子跟弟弟家的侄孙处得好,他也挺高兴。

这虎头以前可淘气得很,也不大爱搭理大房的孩子。

现在也淘气,但他特别乐意找萝丫头来玩,还晓得在村里护着这边的几个弟弟妹妹了。

老爷子没多说,郑老三却听了虎头的话之后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两圈,探着脑袋的往云萝这边凑了过来,说道:“萝丫头怎么叫虎头去跑腿?有什么事尽管来找三叔么,三叔帮你去卖呀!虎头毕竟还小,来回的走四十里路可不轻松,再说人家看他小,还容易骗他。”

听到这话,虎头首先就不高兴了,挺着身板就大声说道:“三叔你可不能胡说!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哪里还会被人给骗了?我也乐意给小萝跑腿,咱可是都说好了的,我每次都能得二成!”

“呦!那你这次可是一下子得了……二十文大钱?”郑丰收扳着手指飞快的算了出来,一算出这个数额,顿时不由得面颊都控制不住的抽抽了两下。

二十文!一个壮劳力去镇上打一天零工也不过才二三十文钱,这一下子就送出去了一整天的辛苦钱呀!

真是个败家的死丫头!

虎头才不去看他的脸色,只越发的挺直了身板,语气特别骄傲的说道:“那是!我长这么大都没赚到过这么多钱呢!哎呀我不多说了,得赶紧的回家去,跑了这么多路可饿死我了!”

说着朝云萝使了个眼色后转身就往大门外跑去。

老爷子连忙朝他喊道:“虎头,在这吃了晚饭再回去!”

“不了,谢大爷!”

虎头挥着手,眨眼就不见了影。

院子里没了外人,刚还矜持着的众人霎时就炸了开来,首先开口的就是吴氏,“唉呀妈呀,没想到那么只小兔子竟真值一百个大钱,我昨儿听了丹丫头说的那一嘴,还当她那是小孩子胡说的呢!这一只就一百文钱,多捉几只那岂不是发财了?”

她似乎已经看到了那财源广进的场面,看着云萝的眼睛都冒出了万丈金光。

刘氏也很是激动,但听得妯娌这话后还是下意识的说道:“那样好看的兔子哪能随处可见?往常见的大都是灰扑扑的,恐怕也没人愿意花大价钱来买。”

“那倒也是。”吴氏点点头,目光语气神态都温和了许多,“还是萝丫头有本事,冷不丁的就给家里赚了那么大笔钱。往后若是又捉到什么想拿去镇上卖的,也不用支使虎头了,尽管叫你三叔去就是,毕竟是隔房的人,老是麻烦人家也不大好。”

郑丰收连连点头,说道:“你三婶说得有道理,这样你还能省下一笔钱呢,三叔可不会找你分钱。你瞧这一次,整整二十文钱呢,要是自己留着,能买多少好东西?”

老太太孙氏听得脸皮子直哆嗦,但她还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呢,不乐意给这个叛逆不听话的孙女脸面跟她搭嘴,所以她一开口就是直奔主题,“剩下的钱呢?都拿出来!”

话出口后,又嘟嘟囔囔的骂了起来:“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吃我的用我的,得了点好东西还尽都便宜给了外人!”

这理直气壮的模样,惹得云萝不由侧目。

而身为家里掌控着财政大权,就连儿子儿媳们的私房都不会让他们留下丁点的权威人物,眼看着云萝竟在她开口之后仍没有半点动作,顿时眼一瞪,怒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把钱都拿出来?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莫不成也想着要藏私房了不成?”

云萝将篓子往地方一放,淡淡的说道:“都花了!”

“都花了?”孙氏当即尖叫着蹦了起来,也不去看那篓子,只指着云萝就骂开了,“你个败家玩意,家里都快要揭不开锅了也没见你关心一下,一百个大钱说花就花了,你咋不干脆把我也给吃了算了!”

云萝神情一正,看着老太太就问道:“家里已经到了要我来养家吗?”

孙氏的骂声戛然而止,脸色铁青。

身为亲娘婆婆,她不给儿子儿媳留下一文钱的私房,外人知道了最多说她一句太厉害。然身为祖母,却盯着八岁孙女自己寻摸来的那一点零花钱不放,传了出去那真是脸都丢尽了。

亲长俱在,她若还敢再说出要让一个八岁孙女来养家的话,那不仅仅是他们这一房,恐怕整个郑氏家族都要颜面尽失。

她本就因为当年的一些事情而在族中的名声不大好,再出点事……

至于此时在场都是自家人,没有外人听见?

呵,她若真敢认,云萝就敢明天一早便把事情宣扬出去!

她还小呢,最是口无遮拦的时候,哪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看着三孙女那炯炯的目光,郑大福也不由得眉头急跳了两下,忙朝孙氏训斥道:“行了,你做人祖母的,平时不晓得给孙子孙女们一些零花,现在难不成还要从他们的嘴里夺食?那么小个丫头寻摸点稀罕的小东西可不容易。”

孙氏怒气勃发,那是一点小东西吗?

那是一百个大钱!

去了分虎头那小狗崽子的,还有整八十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