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谁挖了我的宝宝/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天未亮,郑家的大人们就都起来了。

郑丰谷和刘氏夫妻两出门的时候,皆是面容憔悴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模样。

不过老爷子昨晚也是折腾得不轻,后来虽说安静了下来,但却辗转反侧一整晚都没有睡好,以至于此时看上去跟老二两口子竟没甚大区别。

就连一向最是精怪油滑的郑老三都不知为何,今天特别的安静,唯有那目光时不时的从东厢和正房扫过,眼珠骨碌碌转着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因为今天要进山,云萝起得也很早,紧跟在刘氏的身后出了屋。

“呦,萝丫头,你今天要进山?”

郑丰收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顿时笑嘻嘻的凑了过来。

云萝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嗯”了一声,径直去倒座里拿了她的专属小背篓,背好。

老爷子拿了扁担锄头,正要带着两个儿子出门,趁着太阳升起前天气还凉爽的两个时辰多干点活儿。

他自然也看到了云萝,侧头对她说道:“让你娘先给你做点吃的垫垫肚子,山里危险,你也莫要往深处去,早些回来。”

“好!”

云萝自然是点头答应下来,然后站在门口目送着他们出门。

郑家从上到下都经常性的会忽略了云萝其实还是个孩子这件事,不知不觉就放纵了她的许多行为,尤其是在她时不时的往家里带肉食之后,好像让她一个孩子整天往山里跑也变得稀松平常了,并不需要多加担心。

再加上她向来话不多,甚至是有些冷漠的,又是天长地久的自幼如此,以至于哪怕有些出格的言行也都习以为常了。

云萝很听话的等着娘给她做了一碗稀饭,混了个水饱之后才出门。

此时刚过五更,天还灰暗着,白水村却并不安静,家家户户都已经有人起来准备出门干活了。

白水村大部分人家的习惯,都是每天早起先干一两个时辰的活,到太阳升起老高了才回家吃早饭,然后一直到黄昏,吃第二顿晚饭。

只有那生活宽裕的人家,才会一天三顿的吃。

听说,她家以前也是一天吃三顿的。

云萝的脚程很快,迈着小短腿很快就穿过村子到了山脚下。

村尾的小破屋依然紧闭,山脚的小院子也闭着门不见动静,显然师父依然没回,而这个时辰也不到刘阿婆起床的时间。

启明星渐落,东面的天边已出现了一线微弱的白,路边的草叶上滚动着露水,沾染到腿上,沁沁凉。

林间的空气正凉爽,连呼吸都带着几分湿润,偶尔有几只早起的鸟儿扑棱着翅膀在林间飞过,滑落树叶上凝聚的露珠。

“啪!”

云萝脚步一顿,抬头从额头上拭过,就见指尖一抹水迹。

再低头,两条裤管已黏在小腿上,湿哒哒的。

扯了两下裤腿,她微拧了眉头,显然是心情不大愉快。

如果不是天气太热,今天又要进深山里,她真的很想等太阳出来蒸干了露水之后再进山!

她很快就遇到了布置着的第一个陷阱,不过还没有靠近就已经知道,肯定没有收获。

一路走,也一路将沿途的几个陷阱都检查了一遍,直到日头高升,她被露水打湿的裤腿都干透了,才终于从一个陷阱里抓出了一只毛茸茸的的小动物。

兔子,还是一只巴掌大的雪白的活蹦乱跳的小兔子,连塞牙缝都不够好么!

云萝抓着小兔子的两只耳朵,脸有些黑。

出门前喝的那一碗稀饭早已经消化完,她惦记了一路的肉。

虽然兔子再小也是肉,但她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有一刀扎进去送它上天,只扯了把干草拧成绳子,将它的两只后爪一捆,完事了毫不怜惜的扔进背篓。

此地已进到山林的深处,前面就是她隐藏着灵芝的地方,而这里也是她布置在这一条线路上的最后一个陷阱。

真是毫无收获!

不过想到她马上就能收获一大笔白花花的银子,哪怕不能光明正大的拿出来花,也多少冲散了些她因为肚子饿而积聚起来的郁气。

手上的动作飞快,眨眼就恢复了陷阱,然后再不左右四顾,只顾着闷头往前,飞快的钻进了林木之中。

然后……

两日前还鲜活地长着灵芝宝宝的地方,此时却只见野草凌乱,再不见那俏生生一朵紫云儿。

云萝站在那儿,都惊呆了。

风从树木间穿过,“刷拉拉”的吹下几片树叶,随风盘旋。

从极静到极动不过在一瞬间,云萝朝着那片草地飞扑过去,飞快的扒拉。

然而,没有了就是没有了!

她的灵芝宝宝,她蹲守了整整两年的灵芝宝宝,安安静静的在这个渺无人迹的深山老林里生长了多年,却在她一转眼间,在她终于决定要采了它去换银子的这个时候,被人捷、足、先、登了!

翻开的泥土都还新鲜着,她蹲在上头,似乎还能闻到属于她家宝宝的馨香。

“咔擦”一声,手腕粗的枝干被直接拦腰折断,云萝捏着那折下的枝条缓缓的抬起了头,小脸沉凝着,眼角飞斜,利如刀。

她的目光一寸寸的从周围扫过,不放过一丝痕迹,势要将挖了她家灵芝宝宝的小贼找出来!

不然,她绝对会得心肌梗塞的!

在隔了两座山头的更深处,却正在上演着一场绝命的厮杀。

蒙头盖面的黑衣杀手穿梭在林木之间,手中的匕首利刃雪白锋亮,在略显昏暗的山林中划出一道道白光,追杀千里,他们终于将目标困在了中间。

被围困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和他仅剩的六名侍卫,皆都已经身受重伤。

但六名侍卫仍将少年围在中间,拼死相护。

利刃划过当空,带起森森杀气,顷刻间便有皮肉撕裂、热血飞溅。

这是一场近乎无声的厮杀,除了逐渐粗重的喘息声和刀剑相击、血肉喷洒,所有人都在沉默中搏命。

日头高照,却只在密林深处投下点点光斑,偶有刀剑从光斑划过,反射出一道刺眼的白光。

黑衣杀手一个个倒下,侍卫也倒了一个又一个。终于,最后一名侍卫嘶吼着一刀穿透了两名杀手,而他也几乎在同时气绝。

一路顺着痕迹追踪到附近的云萝听到了那一声嘶吼,不由得心头一跳,当即就停下了脚步。

她感觉到了,从那个方向飘过来的空气都似乎在不安的骚动。

她站在原地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慢慢的往那边摸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