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看清/农门福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什么时候这样想过,你说这话可真是诛我的心了!”沈卓礼脸上立马就露出了难过的神情。

徐苗见状最初你动了动,但是她还是硬着心肠撇过脸,“沈二公子出身高贵,我们徐家高攀不起,还请沈二公子另择佳偶吧!”说完,她就低下头,看也不看沈卓礼,绕过他就要走。

沈卓礼只觉得心脏一缩一缩的,疼都疼死了,但是更多的却是生气!他只觉得自己捧着一颗真心,送到这人的面前,但是却被这人一把推开还不算,竟直接直接甩到地上!因此,一时之间沈卓礼就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那手捂着心口的动作,让一旁的小厮见了都觉得心疼!

谁的主子谁心疼!这小厮是知画的弟弟,沈卓礼给他起名叫知书,他这段时间一直跟在沈卓礼的身边,是亲眼看到他们家少爷是怎么低声下气,屈尊降贵讨徐苗欢心的,因此,此时看到徐苗这么拿他们家少爷的心意不当回事,心里自然就不痛快了。

知书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就叫住了徐苗,“你说这话可得讲良心,我们家少爷对你不好吗?要是真的看不上你的出身,又怎么会几次三番在你面前伏低做小,处处迁就你?!”

“闭嘴!”沈卓礼立马回过头,可是即便如此,也晚了。

徐苗停住脚步,听到知书的话,心中一点涟漪都没起,反倒冷笑一声,若是刚才她还是借题发挥想要试探一下沈卓礼,顺便逼着沈卓礼去禀明父母的话,那么此时她是真的心凉了,试问,沈卓礼身边的小厮都敢这么不客气的对自己说话,这是看重她的态度?

都说上行下效,徐苗此时却觉得,也许刚才自己胡搅蛮缠说的话没错。

徐苗仰起头,将差点夺眶而出的眼泪憋回去,随后抬脚就走,根本就不给沈卓礼解释的机会!

看着徐苗的背影,沈卓礼跺跺脚,手指着知书直哆嗦,“谁教你说的这些话!”

知书此时也觉得自己可能办错事了,他缩了缩脖子,“少爷,我说的也没错啊……”

沈卓礼此时眼睛都红了!

“那是老子要娶的女人!你说你说的话没错?!”

也不怪沈卓礼会如此失态,任谁被心上人如此不信任,都会难过的,更何况他的小厮还坑了他一吧,这时候沈卓礼也弄明白徐苗为何会说他打心底里就看不上徐苗的出身了,就连他身边的小厮对徐苗都是这样一个态度,换成他,也会误会!

徐苗哪里知道沈卓礼完全相差了,沈卓礼每次来找她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让小厮跟着,其实徐苗跟这个知书的接触真的不算太多。

“那,那少爷,咱们要不要追上去?”知书听到沈卓礼说的那句话,立马也反应过来自己这是闯祸了,他缩了缩脖子,想要将功补过。

沈卓礼瞪了知书一眼,“去找你哥领罚吧!”说着,甩着袖子扭头就回家了。

知书朝徐苗跑走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委委屈屈的跟着沈卓礼就回家了。

先说徐苗这头,她怒气冲冲的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抹眼泪,结果一个不小心就撞上人了,徐苗一直跟假小子一般上山下河,身体从小就很好,跟人家撞在一块了,她也就往后退了两步,可是跟她撞上的那个人就惨了,被撞个大屁蹲不说,手上的东西还洒的满地都是。

徐苗本来心情就不好,被人这么不长眼的撞上来,徐苗想也不想的就说了一句,“你瞎啊!看不见前面有人!”

被徐苗撞到在地的人一副书生模样,听到徐苗这么说他也不辩解,而是给徐苗作了一揖,“实在是对不住,姑娘你没事吧?”

徐苗看了那人一眼,见那人是一个书生,长得倒是不错,就是有些瘦弱,一下子就被她撞了一个大屁蹲,实在是有些没眼看,而且,徐苗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也许那人是没有仔细看路,但是她也有问题,也不能全都怪别人,她事实上也有问题。

“行了行了,以后走路看着点。”说完,徐苗绕过他就走,也没有扶人起来或者是帮忙把东西捡起来的意思。

等徐苗走了,那书生才摇头笑笑,自己慢慢悠悠的将散落在身边的书给一件件的捡起来,其中有一本书被风吹开了一页,里面夹着一张小像,如果徐苗此时回过头的话,就会发现,那张小像赫然就是她自己!

徐苗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就去宗妇学院了。而沈卓礼本来想去书局的,现在也不去了,回家之后他直奔正房就去了,而知书则乖乖的去领罚了。

沈二夫人看到沈卓礼进来,立马就笑了,“我正要找你呢,没想到你自己就过来了。”

沈卓礼只好咽下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笑着坐下,“娘找我有什么事?”他想着这件事提出来本来就有些为难,他娘给他相看许多姑娘了,可他从来都没有应下来过,他此时若是提出想娶徐苗为妻,难保他娘亲不会对徐苗有看法,他与徐苗之间本来就有许多艰难险阻,所以,他一定要征的他娘的同意才行,他娘若是同意了,他爹那边就好说了。

“是这样的,我最近给你相看了一个好姑娘,那姑娘贤惠乖巧,一看就是一个好孩子,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大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要跟你大嫂成亲了,你这亲事却还没定下来呢。”沈家二夫人也在愁呢,他这儿子看起来乖巧的很,但其实却有自己的坚持,她给沈卓礼相看了那么多姑娘,就没见沈卓礼点过头。

那么多世家小姐他不乐意,现在轮到徐有承的妹子,沈二夫人心里其实并没有底,她琢磨着,要不然她委婉点?

沈卓礼一听他娘又给他相看了一个姑娘,脸上的表情就落了下来。

“娘!你知道我的,我现在不着急娶妻。”

沈二夫人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紧接着她就笑着说,“大丈夫先成家后立业,你先把家成了,在好好用过,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娘,大丈夫何患无妻,再说,我现在就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她们要嫁给我,还不是看上咱家的家世了?又不是看重那我这个人。”沈卓礼小声的嘀咕道。

沈卓礼就算在小声,他坐的离沈二夫人那么近,沈二夫人怎么可能听不见?

她叹口气,“你是沈家公子这件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人家想要这么好的家世还没有呢,你这孩子怎么还嫌弃上了?”

“娘!我不管你给我找的是谁家姑娘,反正我是不会答应的,你若是逼我,那我就住到府城学院去!”

“好好好,我不提了,我不提了还不行吗?”沈二夫人宠溺的说道。

沈卓礼这才松口气,但是徐苗的事情此时却不能提了,不然他刚拒绝了他娘介绍的那个姑娘,然后反过来就说自己看上徐苗了,那他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早知道他就不先让他娘开口了。

沈卓礼从正院出来的时候眉头紧皱,知画立马就跟了上来,倍小心的说,“少爷,知书也是心疼少爷您,您千万别跟知书计较,等我罚完他,立马就带着他去跟徐姑娘赔不是去。”

沈卓礼冷哼一声,“我看知书才是那个少爷,连我的心思都能猜的透透的。”

知画的头垂的更低了,知书是个莽撞的,坏了他们家少爷的大事,他们家少爷生气也是应该的。

不过最后沈卓礼还是松了口,不然他能怎么办?知书和知画两兄弟从小跟他一起长大,情分了得,况且,知书也是心疼他所以才会说出那句话的。

“行了,罚他三天不许吃饭,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少爷仁义。”知画终于松了一口气。

青州府这边,徐家正在为徐苗的亲事烦恼,而远在京城的徐有承,也遇到了类似的烦恼。

徐有承皱眉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心里有些微恼,“曹姑娘,我与你非亲非故,不知你几次三番拦住我去路所为何事?”

“你这书生好没家教,我们家小姐来找你是你的荣幸,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说话怎的如此不客气?!”春桃扬起下巴,有些气恼的说道。

徐有承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朝这两人拱拱手,“当初多谢曹小姐允许万星镖局捎带我一程,可是我记得徐某已经向曹小姐道过谢了,也付了银子,按理说,我们两人之间已经两清了,徐某实在是不直到徐小姐三番两次来找徐某,但是却什么话都不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曹小姐脸色涨红,“我,我,徐公子不要误会,我是想着我们能同行就是缘分,你一人之身来到京城,一定十分孤单,所以我过来看看你,免得,免得徐公子会觉得孤单……”

徐有承立马就往后退了一步,“曹小姐慎言!徐某已经娶妻,免得别人看到了说闲话,曹小姐还是不要来找徐某了。”

徐有承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苍蝇了!若不是知道这京城卧虎藏龙,又从黄镖头那里知道这曹小姐是某个侯府的小姐,他怕得罪了之后会被人使绊子,他早就甩手离开了!哪里还会浪费时间跟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周旋?

徐有承现在只希望赶紧放榜,不管成绩如何,他都能拜托这对主仆。

“你!”春桃忍不住往前一步,在她看来这个徐有承实在是太过不知好歹,她们家小姐那么明显的意思,她不信徐有承不清楚!

“春桃!”关键时刻,还是曹小姐拦住了春桃。

“小姐!”春桃不解的看向她们家小姐,这徐有承这么不识相,她们这么给徐有承做脸,徐有承居然还不为所动,难不成还真的要她们将事情摊开来说不成?

“既然现在徐公子不愿意,我们又何必强求?都说强扭的瓜不甜,上赶着不是买卖,我们回去吧。”曹小姐嘴角含笑,好似一点也不在意一般。

但是徐有承却并没有掉以轻心,这曹小姐若是真的那么容易放弃,就不会几次三番的来找他了。

果然,在离开之前,曹小姐笑了笑说,“我在侯府等徐公子来找我。”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满是势在必得的表情,就好像十分肯定徐有承回去找她一般。

徐有承冷眼看着这对主仆离开,心却沉了沉,被人盯上的感觉并不好受,这个曹小姐是侯府小姐,但是却没说自己是哪个侯府的,好在那几个得势的侯府里面没有一个姓曹的。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