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生辰/重生之女将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兵书还是旧时的模样,恍惚让禾晏回到当年刚嫁入禾家时候的日子。

不过后来瞎了后,她便没有再将这兵书拿出来过。她原以为这书要么一直没被人发现,要么就早已被许之恒烧毁,没料到如今居然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上。可是,这书是怎么到了禾二夫人手中。

“你说,我娘将这书给我,是什么意思?”禾晏看向肖珏,“她该不会认出我来了吧?”

不等肖珏说话,禾晏又立刻自己摇头否认,“不可能,就算是上辈子,我与她见面也屈指可数,我是什么样子,我娘可能都记不清了,更勿提现在。”她自嘲的笑笑,“怎么现在我也开始胡思乱想,异想天开。”

可是,当她回忆起当时禾二夫人将兵书塞到她手中的那一刻时,又依稀隐约的捕捉到了一点对方眸中的眷恋和不舍。

这怎么可能?

禾二夫人还有另一个女儿,比起自己来,禾心影自小跟在禾二夫人身边,是真正的掌上明珠。不像她,连一声“娘”都没有唤过。禾晏一直以为,在面对禾家人时,她早已可以做到心硬如铁,可刚刚冲进禾二夫人屋中时,看见禾心影与母亲睡在一张床上,纵然出嫁后,回府也能与母亲这般亲昵的夜谈,原来也会妒忌。

仔细想想,上辈子她的亲缘,一直很寡淡。父母如斯,丈夫如斯,虽然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虽然现在身边已经有了陪伴的人,但有些遗憾,就在那里,终其一生都无法弥补,如被砂砾掩埋住的洞口,风一吹,还是空空落落,触目惊心。

禾晏不想让肖珏看出自己的失落,转了话头,“不过,这兵书现在刚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先前在贤昌馆里找到的那些手记,到底时间隔得久远,禾如非也可以借口说后来字迹有变。这兵书上却离得不远,只要仔细比对禾如非现在的字迹,总会发现端倪,而且……正好是兵书,天助我也。”

肖珏点了点头,“与乌托人的信件往来,时机一到,也能派上用场。”

“禾如非留着这些信件,应该是怕乌托人和徐相过河拆桥,所以留了一手,为防万无一失,才特意藏在玲珑匣中。”禾晏思忖,“真不知该说他是狡猾还是愚蠢。”

正是他的多疑,恰好将把柄落在了别人的手上。

“这东西我收着反而不安全,”禾晏想了想,对肖珏道:“还是你收着吧。禾如非再怎么胆大妄为,应当也不敢去肖家撒野。”

她抬头看了看天,过不了多久,天就快亮了,今日整整耽误了一夜,“我要回去了,等下天亮了,禾如非该派人搜查整个朔京。我怕出事。”

“我送你回去。”

禾晏点了点头,虽然竭力装的如常,不过禾二夫人的事,还是沉甸甸的压在她心头。虽然当时她要挟禾二夫人给自己开门一事暂且无人知道,可谁知道禾如非会不会怀疑上禾二夫人。就算她是禾家人……禾如非如此心狠手辣,待她能下狠手,禾二夫人又如何?禾元亮根本就不顾父女情谊,那么夫妻情谊,又能剩几分?

“你放心,我会派人潜入禾家,看着禾二夫人。”似是看出了她心中担忧,“不会让她有事。”

禾晏抬眼看向他,稍稍松了口气,“如此,多谢你了。”

纵然这般,她看起来还是有些闷闷不乐,肖珏目光清清淡淡的掠过她,道:“禾晏。”

“什么?”

“再过两日,是我的生辰。”

禾晏“哦”了一声,突然反应过来,抬起头,“.…..那你有什么想要的,我可以买来送给你。”

“你有钱吗?”他问。

“你上次不是给了我一笔银票吗?”禾晏回答的很顺溜,待看到他的神情,又讪笑一声,好像拿别人的银子给别人买贺礼是有些不对,“可是……我就只有你给我的那些钱了啊。”

“我刺绣女工也不好,要让我一两日绣出什么帕子,也不可能。你怎么不早说,现在要我做也来不及了。要不……我去给你捡块石头,用斧子劈成你喜欢的形状?”

在凉州卫的时候,楚昭大半夜不睡觉就是为了捡石头,或许他们富家少爷都有这样古怪的癖好。

肖珏脸色一沉,似是想到了不好的回忆,“不需要。”

“那你需要什么?”禾晏凑近他问。被肖珏这么一打岔,她方才低落的情绪倒是缓解了不少,至少眼下,是真心实意的为肖少爷的生辰贺礼操心起来。

“我要去逛夜市,”肖珏扫了她一眼,“你带上银票,我看中什么,你就买给我。”

这下禾晏听明白了,肖二少爷是想要享受被人宠着的感觉,不过这种事惯来都是男子陪女子出来逛夜市,给女子买花买玉买珠钗,怎么到了她这头,就反了过来?

“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种匪夷所思的爱好。”禾晏背着他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肖珏挑眉。

禾晏转过身,笑眯眯的答:“我是说,既然是我们少爷的生辰心愿,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为你达成。不就是逛夜市嘛,我把银票全都带在身上,你想要什么都给你买,怎么样?”

女孩子的脸近在咫尺,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与对方的距离近的过分,肖珏微微侧头,嘴角微微一翘,道了一声:“嗯。”

……

肖珏夜里将禾晏送回府后,已经很晚了。禾晏干脆上塌好好睡了一觉补眠,待醒过来,已经是晌午。青梅做好了午饭,禾晏揉着惺忪的睡眼坐到桌前,拿起筷子问:“青梅,今日外头可有什么新鲜事?”

青梅正帮着禾晏盛汤,闻言惊讶的开口,“姑娘,你怎么知道外头出事了?一大早奴婢看您睡得香没敢叫醒您,去街上买菜的时候听说,飞鸿将军府上昨天夜里遭贼了,飞鸿将军屋中有名贵器物遗失,如今城门已经封了,官府正在四处搜查可疑人士呢。”说罢,她又自顾自的念叨,“可是世上怎么会有这般胆大的贼子,居然去飞鸿将军府上偷盗,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她并不知道,那个胆大的贼子正坐在桌前,不慌不忙的喝着碗里的热汤。

禾晏只要一想到现在禾如非慌张的如无头苍蝇的模样,心中就爽快的不行,连汤都要多喝几碗。想来以禾如非的多疑性子,接下来很长一段日子,不,应当说,只要那几封信没被找到,禾如非就会一直如坐针毡,夜不能寐。

实在是大快人心。

禾晏猜测的不错,此刻的禾府上下,正是一片狼藉。

昨夜到现在,朔京城里可疑的人全都被查了一遍,到现在也没下落。禾如非脸色难看至极,下人们都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触他的霉头。

“如非,现在该怎么办?”禾元盛紧张极了,能让禾如非如此大费周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的失物,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一点。这东西落在别人手中,就是能致死的把柄,何况是如今的局面。

“父亲难道不觉得奇怪吗?”禾如非冷冷开口,“来人出入府上如无人之境,对府上各处了如指掌。连我书房中的暗格秘密都知道,还能打开玲珑匣……”

“你是说,府中有奸细?”禾元盛问。

“未必没有。”禾如非道。

“可是如今府里的下人都是家生子,况且你的书房,除了你自己,下人都进不去,更不要提书架上的暗格。如有内奸……会是谁?难道……”禾元盛眼睛一眯,“你怀疑是你二叔?”

“他没有那个胆子,也没有那个脑子。”禾如非眼中闪过一丝鄙夷。禾元亮如今更不堪大用,是以眼下府中有事相商时,禾如非都懒得叫他。禾元亮也乐得轻松,他本就不是能担的住事的人,人生中唯一做过的有用点的事,也就是养了禾晏这个女儿,除此之外,废物一个。

“那你怀疑……”

“二叔是没这个胆量,二婶可未必。因为禾晏的事,只怕早就对我们心中存怨,女人从来都是感情用事,焉知她会不会因此怀恨在心,做出什么出人意料之事。”

禾元盛眉头一皱,“如此,这个女人留不得了。”

禾如非摇头:“现在不可轻举妄动,若真是她也好办,至少可以顺藤摸瓜找出幕后主使,而且多个人质在我们手上,日后也方便行事。”

“可留着她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只要不让她出府,身边留人看着,活着也无妨。”禾如非冷道:“只是昨夜禾心影也回府了,回府当日,府中就进贼,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禾心影?”禾元盛沉下脸,“她是禾家的人,也敢……”

“只是怀疑罢了,”禾如非打断她的话:“找人接近她身边人,看看她是不是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二婶如果想保住禾心影,应当不会告诉她真相。只是许之恒近来有些古怪。”

想到许之恒,禾如非又是一阵不悦,同这样的蠢货合作,大概是最令人烦心的一件事了。

“此事交给我,”禾元盛沉思片刻,“你留在府里等消息。”起身出了门。

禾元盛离开了,禾如非一人坐在椅子上,心中思绪难平。如禾元盛所说,第一个想法就是府中有内奸,所以才会对府中路径了如指掌,可他心里清楚明白的知道,书房里书架上的暗格,并非内奸可以探寻到的,还有玲珑匣。

当年禾晏将玲珑匣交到他手中的时候,曾经说过,普天之下,除了他们兄妹二人,再无人可以打开此匣。后来禾晏死了,天下间就只有他一人才能打开,因此禾如非才会将几封密信放于匣中。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安心一点,他又在匣子多做了一层机关。

原因为这辈子都不会碰到这机关,没想到昨夜居然能听到哨声。玲珑匣被打开了。

要么,是禾晏当初在说谎,除了他们二人以外,天下间还有第三人知道这匣子如何打开。

要么……

他的眼前浮起许之恒恐惧的神情,声音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慌乱。

“是……是禾晏,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啪”的一声,桌上的茶杯被禾如非猛地拂到地上,他站起身来,看向墙上的长剑。青琅苍翠清幽,发出浅浅光泽,他狠狠扯了一下嘴角。

回来了……他也不怕。

……

接下来的一日,飞鸿将军府上闹贼了的事传的沸沸扬扬,但一直都没能找到贼子落脚何处。整个朔京城鸡飞狗跳,好不热闹,禾晏倒是难得的过了一天轻松日子,只在家里喝茶睡觉,看的青梅都有些诧异。

到了两日后,这天夜里,天早早的黑了,外面没有下雪,难得是个晴夜。禾晏梳洗完毕后,打算与肖珏出门。

之前在夜探禾府过后,肖珏曾对她说过,今日是他生辰,要禾晏陪他一道去夜市。约好了在家门口见面,估摸着时候不早,禾晏也该出门了。

青梅给她挑了一件银红色的彩绣藤文小衫,下罩同色的软烟罗织锦长裙,又精心梳了个百花分髾髻,髾尾垂于肩上,倒是显得可爱了几分。禾晏在镜子前左右端详了一番,颇不自在,“这穿的也太过花哨了一些,今日是肖珏生辰,不是我生辰,何必如此隆重?”

青梅一边往她耳朵上戴一对珊瑚耳环,一边笑着道:“可是姑娘,你是要和肖都督去逛夜市啊。夜市上那么多人在,肯定会认出你们二人。当然得隆重一些,毕竟要出去给人看的。”

禾晏挡住她试图还给自己脑袋上继续插钗的动作,“行吧,这样就好了。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我先走了。”说罢,便要去取放在箱子上的那件兔毛披风来。

这披风是原先的禾大小姐箱子里的,在大小姐的衣物中,唯有这一件看起来素净一点,禾大小姐大概不太喜欢这件披风,所以被压在了箱子底下。但这是禾晏能找到的最暖和的一件了。说起来,刚醒过来的时候,禾晏瞧着大小姐的身体柔柔弱弱,一阵风就能刮倒,可在她的箱子里,却全都是薄如蝉翼的衣裙,似乎从不过冬天似的。

禾晏拿起披风,正要披上,被青梅一把夺了过来。

“你干什么?”她莫名其妙。

“姑娘穿身上这件就行了,这披风还是别拿了吧。”青梅看了看手里的兔毛披风,“这件已经很旧了,穿起来略显臃肿,夜里灯火之下,不衬人。”

禾晏无言片刻,“可不穿的话会冷啊!我就穿这件裙子出去,会被冻死。我总不能为了好看连身子都不顾了吧。”

可一向好说话的青梅今日却十分执着,“不行,姑娘,好看和冷之间,当然是好看更重要。况且你要是自己穿暖和了,让肖都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想啊,”青梅循循善诱,“你俩不是去夜市了吗?肖都督定然会穿着外裳,姑娘你越冷,正好显得你柔弱需要人照料,肖都督一看,心疼了,就会将自己的外裳脱给你穿上,对你们之间的关系必然大有进益。”

禾晏一听,匪夷所思的开口:“这什么歪理?他若把衣裳给了我,他不也会冷吗?合着我俩必须得冻坏一个,什么仇什么怨啊?”

“这怎么能算是歪理呢?”青梅振振有词,“天下间的男子,多会怜惜柔柔弱弱的女子。姑娘你什么都自己来,肖都督岂会意识到你需要照顾。您别不信,这可是赤乌侍卫亲口告诉我的,他既是男子,又是肖都督的近侍,肯定很了解肖都督,就照他说的做,准没错。”

禾晏:“……”

赤乌有病吧?成日不去干别的就去琢磨这个?青梅好好的一个丫头都被带偏了。肖珏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人么?君不见当年山上狩猎,多少姑娘家穿的薄薄的来观看,往肖珏身上生扑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也没见肖珏把他的貂裘给谁穿。

“你这都是无稽之谈,胡说八道!”

青梅把禾晏往门外推,“反正姑娘您今日不能穿这兔毛披风出去,您就听婢子的一回。”

“啪”的一声,门被关上,险些撞上了禾晏的鼻子。禾晏对着这门真是哭笑不得,不过眼下时辰也不早,要是等下禾云生下学回来,要是知道禾晏夜里与肖珏一道出门,又是少不了一通吵闹。禾晏想了想,也罢,她这身子骨在凉州卫风吹雨打都受住了,也结实的很,不至于风一吹就倒,如此,一夜应当无碍。

思及此,便抬脚出了门。

好巧不巧,刚一出门,一辆马车就停在了门前。飞奴做车夫已经做得得心应手,肖珏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他今日穿了一身暗蓝绣蟒纹的锦袍,外罩黑色狐皮披风,檀木簪,墨黑长发垂在肩头,格外风流昳丽,看过来的时候,灯火衬的鼻梁笔挺,薄唇分明,一双眼睛如秋水般动人。

禾晏吞了吞唾沫,事实上,以自己的姿色,与肖珏同时站在此处,只怕众人怜香惜玉的也不是自己。

青梅实在是多虑。

------题外话------

生日定理:一般过生日,就会有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