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欢乐难具陈/重生之女将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云楼里,没了多年前人群的热闹。采莲笑着解释,丁妈妈病逝后,入云楼里许多姑娘便离开了。嫁人的嫁人,回家的回家。采莲也并未再找别的姑娘进来,城中花楼亦不缺,花游仙去了扬州后,入云楼生意已经大不如前,姑娘们一走,几乎是门可罗雀。

“也没什么不好的,寻常大家也会做些别的胭脂水粉小生意赚点钱,凑合着过日子也算够了。”采莲笑道:“只是姐妹们无别的地方可去,入云楼是妈妈一手建起来的,也就是姐妹们的家。”

人当有满足之心,她们现在这样,也很好了。

花游仙请众人在宴厅坐下,先吩咐人去布置酒菜,一边问燕贺他们:“小少爷们如今又在做什么?”

几年过去了,少年们早已长成了青年,不再有过去的青涩之态,却也能看出来,各个经历不凡。

“在下如今做了个大夫,”林双鹤轻摇折扇,一本正经道:“不过只医女子,承蒙天下人抬爱,得了个美名‘白衣圣手’,惭愧的很。”

禾晏诧异的朝林双鹤望去,林双鹤虽然平日里口无遮拦,但自打重逢以来,还是第一次看他自己显摆自己。

大抵是在年少时倾慕的人面前,总想表现的好一些。

“这一位就更厉害了,”他拿扇子指了指燕贺,“归德中朗将,燕将军。”

采莲惊讶极了,“小少爷们如今好厉害!”

燕贺莫名有些不自在,摸了摸自己的马尾,哼道:“不及封云将军厉害。”

“封云将军?”花游仙一愣,顺着燕贺的目光看去,瞧见肖珏平静饮茶的模样,“肖少爷……就是如今的封云将军吗?”

林双鹤:“正是。”

花游仙与采莲同时倒抽了口凉气,当年那群少年自报家门,唯独这一位与其中一个戴面具的少年不曾开口。当时大家都以为,要么是他们二人的身份太过贵重,不好泄露,要么就是身份平平,不值得特意一提。只是花游仙心中却觉得,以那白袍少年的出色容貌风姿来说,当是第一种。

如今隔了这么多年,却怎么也没料到,他就是大魏赫赫有名的右军都督。

“这一位就更巧了,”林双鹤指了指杨铭之,不知是以什么心情玩笑开口,“如今你们金陵城的巡抚,就是这位杨大人了。”

杨铭之动了动嘴唇,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

花游仙与采莲不知道其中渊源,反而高兴极了,道:“看来杨少爷与金陵城是真的有缘,实在是太巧了!”

“可不是。”林双鹤哼了一声,“怎么这么巧。”

“这两位公子瞧着有些眼生,”花游仙看向禾晏与楚昭二人,疑惑的开口。

“他们二人是第一次来金陵,”林双鹤解释,“这一位姓楚,你们叫他楚公子就好。这一位嘛,是在下的好友,年纪轻轻就已经得了陛下亲封武安郎,亦是肖都督的手下,叫禾晏。”

“楚公子,禾公子。”花游仙笑着行礼,“既是第一次来金陵,就一定要尝尝入云楼的酒菜了。”

此话一出,林双鹤眼前一亮,“游仙姑娘,难道入云楼的厨子还是当年的人吗?”

花游仙笑着点头:“酒菜都是楼里姐妹自己做的,与从前一模一样,小少爷们若是喜欢,大家就很高兴了。”

禾晏还记得入云楼的酒菜确实一绝,同朔京酒楼里的全然不同,清甜醇厚,令人回味无穷。她后来回到朔京,禾家不曾亏待吃穿,可却再也没有尝到如当年入云楼里一般的佳肴了。

寒暄的时候,不多时,便有人端着酒菜送到长桌之上。都是些家常小菜,鸭油酥烧饼、梅花糕、小馄饨、赤豆元宵、猪油饺饵……金灿灿,香喷喷。下午到了金陵后,还一直不曾用饭,禾晏早就饿了。见众人只顾着说话,忍了忍,终于还是忍不住,自己默默地举了筷子,捧着面前的熏鱼银丝面,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银丝面又细又软,煮的入口即化,热腾腾的一下肚,就将胃里的馋虫全部勾出来。禾晏见没人注意,又夹了一块水晶包子。

林双鹤正与花游仙说起这些年的趣事,当年贤昌馆一同前来的少年各自又去了何方。禾晏一边听,一边不耽误吃饭,手不停,抓了一块开花馒头。

菜肴自然是好吃的,尤其是刚刚经过润都城里连干饼都吃不饱的日子,连豆腐脑都成了比御膳还要珍贵的东西。禾晏瞧见长桌的另一头还放着一盘糯米藕,就有些蠢蠢欲动。

入云楼的糯米藕,香甜可口,一口咬下去,似是咬下了小桥流水,风清月朗的江南水乡。她当年便很爱吃这一口,还记得第一次来入云楼的时候,那一盘糯米藕都叫她吃了个干净。于是便想趁着大家都在说话的时候,偷偷的夹一块来尝尝,是否还是过去的那个味道。

可惜的是,这盘糯米藕实在是很不巧,恰恰放在了长桌上,离她最远的那一头。

禾晏奋力举起筷子,试图伸长手夹起来,可惜的是离得太远,若是站起身夹菜,又显得太过失礼。尝试几次,便只得无可奈何地放弃。她心中正叹息着,下一刻,忽然见自己面前的碗盏里,出现了一块糯米藕。

禾晏一愣,就见肖珏放下筷子,仿佛刚刚做这件事的并非是他。他也没有看禾晏,侧头听林双鹤说话,似乎做这件事只是随手之举,并未放在心上。

禾晏的耳尖微微一红,还没等她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就见自己面前的碗里又多了一块糯米藕,她一愣,下意识的抬头,正对上楚昭含笑的神情。

桌上的谈话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禾晏的碗里突兀的多了两块糯米藕,而桌上的其他人全都盯着她,目光意味不明。

禾晏眼前一黑,这算什么?她就想悄无声息的夹个点心吃吃罢了,怎么还成了众人关注的中心?

这一头楚昭笑容和煦,一如既往,那一头肖珏平静的看着她,令人如坐针毡。

燕贺蹙眉看了她一会儿,筷子点了点碗的边缘,开口道:“我想问问,武安郎,你是什么皇亲国戚吗?”

禾晏:“......不是。”

“既然不是,”燕贺不可思议的发问,“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他拿筷子指了指肖珏,又指了指楚昭,“会做出这种争宠一样的行为。”

“争宠”这个词一出来,禾晏就悚然了。

还没等她想好要怎么回复,林双鹤已经笑起来,伸出筷子将楚昭夹给禾晏的那块糯米藕夹走,笑道:“哎,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糯米藕了,还是楚四公子懂我。真好,”他咬了一口,“好甜!谢谢楚四公子了。”

楚昭见状,微微一怔,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并未说什么。

禾晏这才松了口气,林双鹤这个人精,还好将此事圆过去了。要不然肖珏指不定在心中怎么想她。不过楚昭也是,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给她夹菜?这行为要是落在旁人眼中,难免会觉得奇怪。

倒是花游仙像是看出了点什么,笑盈盈的拍了拍手,一个梳着堕马髻的姑娘便提着一小坛酒上前。

“小少爷们许久没喝入云楼的碧芳酒了吧。”她将酒坛摆上桌子,“这坛碧芳酒,今年只剩下最后一坛了。”

随侍的姑娘取来几盏琉璃杯,碧芳酒一入盏,青碧莹莹,芳香扑鼻。禾晏还记得少时入云楼里的酒甜滋滋,清冽冽的,喝的人微醺,却又不至于大醉。一时十分期待,待姑娘就要往禾晏面前的酒盏倒酒时,肖珏瞥了她一眼,突然开口:“给她一碗牛乳。”

禾晏:“......”

倒酒的姑娘也是一愣,不知所措的看向肖珏。禾晏莫名其妙,问:“都督,我为何要喝牛乳?”

这人非常淡定,道:“牛乳长高。”

燕贺摸了摸下巴,审视的目光在禾晏身上一掠,点头应道:“确实,这小子的确矮了些。”

花游仙笑起来,“肖少爷,入云楼没有牛乳。碧芳酒是性烈了些,怕是这位小公子喝不了,丁香,你去取蔷薇露来。”

不多时,就有姑娘取了蔷薇露来,蔷薇露一入盏,是和碧芳酒截然不同的浅红色,禾晏端起来抿了一口,不由得一愣。

这酒,竟与当年她在入云楼尝到的甜酒,一模一样。

一边的燕贺也抢过来到了一盏,只喝了一口就皱眉道:“这什么?甜滋滋的,跟果子露似的。”

“这是蔷薇露,平日里是给姑娘们自己喝的。”

燕贺毫无所觉,嘲笑禾晏道:“武安郎,听到没有,这是给姑娘喝的!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儿?”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禾晏真是无言以对。正想着要如何回话才不失礼时,一边的林双鹤为她解了围,林双鹤摇了摇扇子,不紧不慢道:“燕南光,你少时就来入云楼,如今又来入云楼,此事你夫人知道么?”

燕贺脸色大变。

“承秀姑娘最重礼仪,夏大人也洁身自好,夏家人只怕无一人上过花楼,偏偏在你这儿破了例。不知承秀姑娘知道此事,会如何看你?”

“你……你休要胡说。”燕贺结结巴巴的反驳,只是这反驳,十分没有气势。

禾晏听闻此话,奇道:“承秀姑娘?是燕将军的夫人么?”

“国子监祭酒夏大人的嫡长女夏承秀姑娘,柔枝嫩叶,婉婉有礼。朔京城里多少人家想给自家少爷聘来佳人,却被燕南光捷足先登。”林双鹤笑着调侃,“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咱们燕将军听闻在府中极听夫人话,夫人让东绝不让往西,夫人不让喝酒,与同僚应酬便只喝茶。实在是贤良人夫的典范。”

燕贺脸色涨得通红,“林双鹤,你……不要在此胡说八道!”

“哦?难道不是这样吗?那等在下回到朔京,定要好好问一问嫂夫人。”他道。

燕贺便不敢再说什么了,万一林双鹤真的找夏承秀当面对质,岂不是立刻打了他的脸。他目光掠过桌上众人,干脆另辟蹊径,一扬马尾,将面前的酒盏往桌上一顿,大声道:“听夫人话有什么不对?大丈夫能屈能伸!再者,本将军至少还有夫人,你们有吗?有吗?在座的诸位,请问你们哪一位现在有夫人?”

禾晏:“......”

这话真是没法接了。

燕贺又是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也不知是不是这碧芳酒格外醉人,他已有了醉意,先是问林双鹤:“你日日跟女子混在一处,全天下女人都是你的妹妹,请问你有夫人了吗?”

林双鹤:“.…..没有。”

他便如打了胜仗一般,满意的去问杨铭之,“你性情温和,才高八斗,都说才子不缺佳人配,你有夫人了吗?”

杨铭之:“.…..没有。”

燕贺越发兴致勃勃,看向楚昭,“你有……”他突然顿住,自语道:“你夫人已经内定了,罢了,下一个。”

他又问禾晏:“小个子,你有夫人了吗?”

禾晏:“......”

这个她还真没法有。

燕贺又转向肖珏,颇得意的看着他,“你是贤昌馆第一,脸蛋俊俏,身姿出挑,文武无人可敌,那些年贤昌馆外的门槛都要被姑娘们踏破,但是……请问你有夫人了吗?”

肖珏平静的看着他。

“一看你就没有!”燕贺以一人之力横扫了整个酒桌上的人,大抵是认为自己有夫人一事是极高的荣耀,越发的高兴得意,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高声道:“这样看来,你们都不怎么样。你们知道有夫人是一件多厉害的事么?你们夜深归家时不曾有人在灯下候着吧?头疼脑热的时候可曾喝过夫人煮的热汤?更勿提夫人亲手缝制的衣物靴子,嗬,”他轻蔑的扫一眼众人,仿佛睥睨天下的天子,“别说有夫人,你们活到现在,只怕连姑娘的手都没拉过,第一个吻都还留着。”

越说越不像话了,禾晏以手掩面,不忍再看,杨铭之也忍不住拉了拉燕贺的袍子,“南光兄,过了。”

一旁斟酒抚琴的姑娘们见状,也忍不住吃吃笑起来。只觉得这看起来傲慢自大的年轻人,此刻也有种鲁莽的可爱。

采莲笑道:“燕小少爷此话说的不对,我们这里可是入云楼,若说是姑娘,可什么都不缺,各位小少爷如此出色,想来真要挑中了楼里的姐妹,大家也都是心甘情愿的。”

禾晏惊得差点摔了杯子,这是啥?这就开始自荐枕席了?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虽然是入云楼,可她一直都将入云楼当做正经酒馆的。

她刚想到这里,就见采莲身侧两个生的百媚千娇的姑娘已经冲着肖珏黏上去了,还真是好眼光,一挑就挑上了这里头最出色的那个。禾晏动作快于想法,下意识的喊道:“不行!”

两个正欲劝酒的姑娘一顿,桌上其他人朝她看来。

迎着肖珏若有所思的目光,禾晏镇定道:“我们一行人过来,只喝酒,不谈情。”

闻言,花游仙笑的更开怀了。她自己斟了一杯碧芳酒,作势敬禾晏,“小公子真可爱,奴家敬你一杯。”

禾晏觉得自己宛如误入妖精洞里的憨厚书生,这一刻真是弱小可怜又无助了。

一盏蔷薇露喝完,采莲笑道:“小少爷们是否还记得,多年前在此地,大家一起唱歌跳舞,”她看向燕贺,“燕小少爷当时还在桌子上舞过刀呢。”

燕贺一愣:“我怎么不记得?”

他不说此话还好,一说,禾晏也记了起来。当时替花游仙赶走童丘石,吓退刘瑞以后,众人在入云楼喝酒庆祝。入云楼的姑娘们弹琴跳舞,好不热闹。丁妈妈拿出最好的碧芳酒招待,燕贺喝的最多,醉的最快。待醉后,抽出长刀,将用来装饰插进花瓶里的荷花一刀劈成两半。

众人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见那穿的格外鲜艳夺目的少年郎一脚踏上桌子,开始舞刀。且舞且吟:“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

小伙伴们七手八脚的去拉他,将他扯下桌子,林双鹤一边去捂他的嘴,一边对旁边的姑娘们赔笑:“这家伙喝醉了,胡言乱语,当不得真,姐姐们且忘了这回,勿要放在心上。”一边又回头骂燕贺:“什么屠龙……这等大逆不道之言,也敢乱说,你爹要是知道,明日就能带你回去打断腿。”

可惜那时候燕贺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

“那时候大家都喝醉了,”林双鹤忆起从前,也十分感叹,“碧芳酒性烈,现在想想,除了怀瑾,居然是禾如非那个小子酒量最好,最为清醒。”

“禾如非?”燕贺一听禾如非就不得劲了,哼道:“我看他是偷偷将酒倒掉了吧,你要说他酒量好,我不信!一定动了什么手脚。”

禾晏垂眸,看着眼前酒盏中深红的酒酿,心道,那一次,她的确没有喝醉,甚至所有人都不省人事的时候,都清醒十分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和衣上塌。原因无他,是因为那时候大家喝的是碧芳酒,独独她一人,喝的是如今日一般的蔷薇露。

蔷薇露就如燕贺所说,是甜滋滋的果子露,虽算酒,酒性却绝对及不上碧芳酒。何况当日她格外谨慎,所以喝的很少,是以大家躺倒一片的时候,她还能屹立不倒。

只是……为何当年独独她一人得了蔷薇露呢?

禾晏想不明白。

有姑娘弹起了琵琶,声音轻快,听得人大乐。年少时总喜欢看戏台上的悲剧,听哀愁的歌曲,总觉得喜乐世俗,不及悲事刻骨铭心。年纪渐长后,凡事力求一个圆满,却知圆满艰难。

所求的,不过是瞬间而已。

采莲捂着嘴笑道:“不仅如此,当时各位小少爷们还在入云楼里留下了各处墨宝,只是后来时日长久,那些墨宝都遗失了。否则今日还能拿出来一观,也是一件乐事。”

“墨宝有什么了不起,”燕贺不以为然,“再写一副就是了,我们杨大才子在此,有什么写不出来,是不是?”

杨铭之一愣,没有说话。

花游仙似是被他这句话触动,道了一声“稍等”,起身离席。众人都不明所以她究竟要做什么,过了一会儿,这姑娘抱着长长一卷过来,走到众人身边。

“游仙姑娘,这是什么?”林双鹤问。

花游仙看着怀中的卷轴,轻轻抚摸几下,目光中充满眷恋与回忆。她柔声开口:“不知小少爷们是否还记得,当年在入云楼相庆时,王公子也在。”

大家沉默下来。

“王公子”这个人,当年是一切起因,亦是一切的结束,自打重逢后,大家刻意避而不谈此人,就是怕花游仙伤心。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为何,可能让一个愿意为了爱人牺牲自己,远赴千里的姑娘断然和离,定然是遭遇了足够伤心的事。

“诸位小少爷喝酒高论时,王公子曾在一边作画,将小少爷们全部刻画下来。”她一边说,一边让身侧的姑娘帮忙展开卷轴,“后来奴家与王公子和离,出府之时,并未带什么行李,只有这个。”

话一说完,手中的长卷徐徐铺陈展开,落进众人眼中。

王生这人其余且不做评价,才华确实不假。笔触极好的抓住了各人的特点,栩栩如生,但见长卷之上,灯火交筹,胡琴笙歌不绝。眉眼姣丽的姑娘们裙裾如翻起的菡萏,长席歪倒着酒壶杯盏。

束着高高马尾的少年踏在桌上,眉眼意气风发,正在舞刀,桌下有个少年,一手握着折扇,一手忙着去拉他。旁侧的杨铭之不如现在稳重,神情却是一如既往地温和,被一边的姐姐挽着劝酒,慌里慌张的摆手拒绝。

禾晏还看到了自己。

带着面具的女孩子坐在角落,一片欢声笑语中,似是被人遗忘,而她微侧着头,像是在追随什么,目光所及,是坐在中间,正漫不经心低头浅酌的白袍少年。

------题外话------

关于争宠,看穿一切的林大夫表示:害!这男人该死的胜负欲!

晏晏:虽然我是个牛仔但我在酒吧只点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