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剑术/重生之女将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润都城渐渐恢复了生机。

燕贺的兵马不仅赶走了乌托人,还带来了粮食。从华原送来的米粮解了润都的燃眉之急。

“飞鸿将军不在华原?”李匡疑惑的看向对面的燕贺,“已经回朔京了?这怎么可能?”

“你在怀疑我说谎?”燕贺皱眉。

“不是,”李匡道:“只是……早在润都被乌托人围城的时候,我就立刻令人请禾将军来援。一共三拨人,怎么都不可能完全没有消息。我原以为他不来是因为华原情势不好,可……他怎么会回朔京?”

“这你就要去问他了,”燕贺双手枕在脑后,靠在椅背上满不在乎的回道:“我跟禾如非可不熟。”

李匡没说话。

二人沉默的时候,有人进来,是赵世明,赵世明先是看了一眼燕贺,才对李匡小心翼翼的道:“总兵大人,那个……今日绮罗姑娘下葬,您……”

李匡闻言,神情变得难看起来,半晌站起身道:“走吧。”

绮罗其实并非润都人,但她生父生母去的早,如今也没有别的亲人。是夏日,不能带着绮罗的尸首回朔京,也只能就地安葬。葬在润都城内一处深林里,风景秀美,隔着不远处,有大片的葡萄林。绮罗生前爱吃葡萄,死后葬在这里,大抵也会稍稍高兴一些。

等到了地方,竟没想到肖珏与禾晏也在,他们二人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衣手持折扇的年轻人。肖珏倒没什么,看到禾晏,李匡便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当日他与禾晏在堂中几乎要拔刀相向,最后固然因为肖珏的出现一切戛然而止,但尘埃落定后,夜深人静时,禾晏的那些话总是萦绕在他耳边,砸的他夜不能寐。身边的床榻上,似乎一转头就能看见绮罗的笑脸,然而日光照进窗户,当他睁开眼,空空如也,什么都抓不住。

他没能成为张巡,却也永远失去了绮罗。

这如一个讽刺,也将成为他永生难以迈过的坎,今后的每一日,每当他想起绮罗,伴随他的,将是数不尽的愧疚与痛苦。

禾晏没有看李匡,事实上,她也根本不想看李匡。她与李匡曾并肩作战,她知道李匡忠义正直,但或许因为她是女子,在这件事上,她总是站在绮罗那一边,因此,也就觉得女子何其无辜。

棺木入土,一切尘埃落定。禾晏看着小小的石碑立了起来,荒谬的是,绮罗死于李匡之手,可碑文上的名字,她始终是李匡的妻妾。

禾晏垂眸,走上前去,将手里那只小小的、缀着紫色小花的花环放在了石碑前。这个姑娘曾对她说,希望十年之后还是李匡最宠爱的小妾,人生无常,还没等到十年,世上就再无她这个人了。从某种方面来说,她的愿望似乎也打成了,不仅十年,想来这辈子,李匡都忘不了绮罗了。

她的心中,涌起的不知是悲哀还是讽刺,可人已入土,说什么都没用了。

人们渐渐散去,或许是李匡无法面对禾晏的目光,他甚至连招呼都没与禾晏打,就匆匆离开了。禾晏三人走在后面,林双鹤偷偷看了她一眼,小声道:“禾妹妹,你别难过。”

禾晏是女子,女子到底要心软一些。林双鹤又知道,禾晏尤其看不惯世人对女子的不公之道。李匡想要守城的心无过,可这重担,全让自己的小妾一人承担了,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在他看来,也太过无情。

他这几日忙着跟着润都的医官一起医治伤兵,也没来得及与禾晏叙旧。今日还是来润都第一次见禾晏,一见便觉得禾晏瘦了不少,原本就生的瘦弱,如今看来,细弱的仿佛风吹就倒。看来是城中无粮,活脱脱给饿成了这般模样。

禾晏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有些无奈罢了。”

世道上,毕竟如李匡那般想的多数,如她自己这般想的少数。别说是全天下的不平之事,如眼下,一个绮罗她都救不了。个人的能力,实在微不足道。要改变天下人的看法,难于登天。

“不过,”禾晏笑了笑,“我没想到那一日都督进来,会站在我这边。”她看向肖珏,“都督说的话,我现在还记得。”

肖珏道:“不是我说的。”

禾晏一怔。

她当然知道那句话不是肖珏说的,那是当年她在贤昌馆时,回答先生的话,没想到肖珏还记得,更没想到在当时的情景下,就这么被肖珏说出了口。

“那……是谁说的?”她试探的问道。

肖珏看着前方,没有说话,眼前浮现的,却是许多年前,朔京贤昌馆春日的午后来。

那时候他尚且年少,随同窗在学馆里进学。春日的日头很暖,晒得人直做美梦。他正闭眼假寐,漫不经心的听先生讲课。那位前朝的英雄杀妾飨三军,赢得大义的美名。少年们争先恐后的发言,人人都觉得自己是“英雄”,他并不参与其中,天下如棋局,人如蝼蚁,当时间拉得够长,无论是“英雄”还是“爱妾”,都不过是历史洪流中微不足道的一滴水珠,能不能泛起水花,其实不重要。

终究都会过去。

他的美梦才做到一半,听见先生说话:“禾如非,你可有不同的看法?”

禾如非?

肖珏记得那位禾大少爷,在贤昌馆里的众位英才中,驽笨的格外显眼,却又努力的无以复加。倘若是如林双鹤一般早早的认清自己也好,偏偏浑身上下写着要“逆天改命”的远大志向。这样的人,俗世中大抵会觉得可笑,不过,这种少年人纯粹的热情,并不令人讨厌。

居然被先生点名,想来也要附和着说些含混的答案。肖珏没有睁眼,淡然听着。

“世人皆说张巡乃忠臣义士,的确不假,可那些被吃掉的人何尝不无辜?我能理解他的选择,可若是换了我……我绝不如此。”

闭眼假寐的少年,长睫微微一颤,像是停驻在花朵上的蝶翅,为偶然掠过的微风所惊。

“哦?你当如何?”

“我当带着剩余的残兵,与叛军在城外决一死战。手中执剑之人,更应该明白剑锋所指何处,是对着身前的敌人,还是身后的弱者。”

多么稚气的、天真的、大义凛然的话语。少年人的嘴角浮起一丝讥诮,慢慢的睁开眼睛。

刹那间,日光破窗而入,将他的美梦一道贯醒。金色的光芒渡在前方那个瘦弱矮小的背影上,原本不起眼的人,在某个时候,也如山涧彩虹一般亮眼。

“我绝不向弱者拔剑。”

他似乎是第一次认真的去看禾如非的模样,面具遮盖了对方的脸,无论何种时候,无论这个人有多么蠢笨不堪,但他的姿态,永远挺拔向前。

少年唇边的讥诮散去,渐渐地,翘起嘴角,他抬眼看向窗外,只觉春日烂漫美好,就连平日里被人嘲笑不堪的笨蛋,也会显得可敬。

或许,他并不是个笨蛋。

深林走到了尽头,肖珏并没有回答禾晏的话。走到此处,他便停下脚步,只道:“我有事找李匡,不必跟着我。”

禾晏点了点头,看着肖珏先行离开。

她如今与肖珏的关系,实在是有些微妙。不能说是下属,从陛下的赐封来说,她的官职自然比不上肖珏,但不算肖珏的兵。但若说不是下属,武安郎没有任何实权,如果不跟着肖珏,连能做的事都没有。

林双鹤在她面前挥了挥手:“禾妹妹?”

禾晏回过神,“林兄。”

“前几日我太忙了,润都这头医官不够,我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说到此处,他很有几分抱怨,“我如今‘白衣圣手’这个名头,也实在廉价的过分,几乎分文不取,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寻常就爱做善人。妹妹,等回京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我在朔京以外的地方医过女子,规矩不能破,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人人都来找我治病,我们林家的门槛,就要被踏破了。”

林双鹤这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操心一些原本不该操心的问题。禾晏无言片刻,道:“我记住了。”

林双鹤这才放下心来,又道:“我还没问你,在这边过的怎么样?你可真厉害,招呼都不打一声自己就来了润都。凉州卫差点没闹出大乱子,你这是怎么想的?就算想要建功立业,咱们也悠着一点,何必来这般凶险的地方,就算富贵险中求,咱们也得先保命,再谋后事。”

知道他是调侃的话,禾晏只是笑笑。

“禾妹妹,”林双鹤看着她,停下摇扇子的动作,思忖了一下,“我怎么觉得多日不见,你变了不少?”

“有吗?”

“有。”林双鹤回答的很肯定。

从凉州卫第一次见到禾晏起,就算是被日达木子伤的重伤半死,这姑娘也是活蹦乱跳的,如太阳一般时时刻刻将暖和热散发出去。眼睛里永远有光,生机勃勃。如今不过月余,再见到禾晏时,这姑娘像是多了不少心事,显得有些异样的沉寂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一夜间将她的快乐削尽,滋生出另一个自己。

有些陌生的、沉郁的、用什么东西将自己与旁人隔离开来,无法靠近。

“出什么事了吗?”他问。

禾晏摇了摇头,笑道:“无事。”倒是她突然想起另一桩事情来,就问林双鹤:“林兄,我离开凉州卫的这些日子,凉州卫可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么说?”林双鹤摸着下巴,“你是觉得有什么不对。”

禾晏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这次见到都督,他没有问我为何一人前来润都,也没有斥责我,看起来很平静。你不觉得这有些奇怪吗?都督原先可不是这样的性子。”

林双鹤眸光动了动,笑起来:“这本来就是一件很显而易见的事嘛。你来润都,就是为了救润都的百姓。既然是为了救人,怀瑾定然不会说什么。你这些日子又忙又累,怀瑾担心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斥责你?禾妹妹,你对怀瑾可能是有些误会,他其实不是那么无情的人,他很温柔的,尤其是对自己喜欢的人。”

禾晏:“……”

林双鹤这答非所问的,一时间让禾晏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默了片刻只好道:“罢了,倘若他不论此事,我也没必要为此一直苦恼。”如今更重要的是禾如非,禾如非犯下这样的大恶,她没有太多的时间一点点的报仇。只要禾如非占着“飞鸿将军”的名号一日,对大魏的百姓来说,都是灾难。

“你也别想太多,”林双鹤宽慰她道:“再过几日,咱们就回朔京了。等回到朔京,为兄带你四处逛逛轻松一番,对了,你家也是朔京的吧?回去之后与父兄团聚,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不过你的身份有些麻烦……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一起想办法,总能想出解决之道。”

“回朔京?”禾晏一愣。她是想要回朔京,可是自己的主意,怎么听林双鹤的意思,肖珏也要回去?

“你离开凉州卫不久,怀瑾就收到京中旨意,要带着凉州卫一部分新兵和南府兵们回朔京。只是当时我们都担心润都这头的情况,我和怀瑾先到,兵马们在后。总归都要回去的。如今乌托人这阵势,天下是不可能如从前一般太平无事。早些回去也好。”

林双鹤看着她,奇道:“怎么,你不想回去吗?”

禾晏摇了摇头:“不是。只是有些意外。”

如果肖珏也要回去,岂不是他们这一路上又要同行。分明已经打定主意离他远远地,免得连累他人,如今看来,孽缘倒是格外固执。不可避免的又要共处。只是她眼下对肖珏的心情复杂极了,因为禾如非的作为,令她不得不直面一些问题。

而将肖珏搅合进来,实在是有害而无一利。

罢了,事已至此,想的再多也没有用。还真是只能如林双鹤所说的那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且走且看了。

她又与林双鹤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林双鹤看着禾晏的背影,拿扇柄抵着下巴,思忖片刻,才感叹自语:“竟然没有斥责……看来肖二公子一旦开窍,果然很厉害啊,高明,不愧是贤昌馆第一。”

他乐滋滋的跟了上去。

……

禾晏告别了林双鹤,打算回屋去写一写在润都遇到的乌托人的情状。每一场战役,都能从其中搜出些线索,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还没走到屋子,恰好看见后院里正有人练武,练武之人动作很大,原本润都的草木就因为饥荒被摘的光秃秃的,他这舞刀弄剑的动作,直接将树枝都给劈断了,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树干,看着格外可怜。

听到有人前来,那人停下手中动作,将方天戟收于身侧,回头看来。银袍长戟,长发束的很高,气焰嚣张又骄傲,不是燕贺又是谁?

“燕将军。”禾晏道。

“哦,是那个禾晏啊。”燕贺走到一边,下属递上浸过水的帕子,他随意擦了擦手就扔到一边,走到台阶上坐了下来,还不忘招呼禾晏:“坐。”

禾晏想了想,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你刚刚是在偷看我练枪吗?”燕贺道:“怎么样,是不是没见过这样高明的枪术?”

禾晏无言片刻,微微笑道:“确实高明,放眼望去,整个大魏里,拥有这样枪术的人,除了燕将军,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个。”

燕贺闻言,嘴角得意的翘起,看向禾晏的目光也缓和多了,哼道:“算你有眼光。”

禾晏心中叹息,这么多年了,燕贺的脾性真的一点都没变,只要顺着毛捋,就很容易讨他欢心。

当年在贤昌馆的时候,若说林双鹤与禾晏争的是倒数第一,燕贺就与肖珏争的是正数第一。不过他们二人的较量无甚悬念,每一次都是燕贺第二,肖珏第一。

在学馆里读书的少年人,各个家世不差,都是人中龙凤,有好胜之心很正常。不过燕贺的好胜之心,格外强烈。禾晏还记得,当时在学馆里,隔三差五燕贺都要去挑战一番肖珏,大抵就像在凉州卫王霸挑战她一般。

肖珏对于这样的挑战,大部分时间都懒得理会,实在被纠缠的烦了,就与燕贺比试一场。文武都行,弓马不论,每一次都是同样的结果,燕贺屡败屡战。其实在这一点上,禾晏一直觉得,燕贺与她还是有几分相似之处,可惜的是,虽然她是存了惺惺相惜的心思,但燕贺并不领情。

燕贺很讨厌禾晏。

他生性骄傲,眼高于顶,大抵认为废物都不值得人多看一眼。若是如林双鹤那样有所专长的也好,偏偏禾晏一无是处,在贤昌馆里,没用就是罪。燕贺年少的时候,真是极尽一切之能事捉弄禾晏,让禾晏在众人面前出丑,给她暗中下绊子,比赛弓马的时候故意去撞他的马,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干。

说起来,要说在贤昌馆进学的时候,禾晏最讨厌什么人,燕贺应该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位。

后来她离开贤昌馆投军了,肖珏也投军了,再不久后,燕贺也投军了,不过燕贺也算是子承父业,尚且说得过去。如今年纪轻轻,混的也不差。当日润都危急,禾晏写那封求援信给他,也是觉得,以燕贺的脾性,应当会来。

虽然没想到他是和肖珏一起来的。

若是几年前,禾晏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有和燕贺心平气和坐在一起说话的一天。其实当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得罪了燕贺,按理说,她都没和燕贺说过几句话,更没有妨碍到他什么,何以无论她怎么小心对待,燕贺就是看不惯她呢?

这个问题简直能算得上禾晏少年时十大未解之谜,如今燕贺坐在她身边,眉眼间虽然还有少年时的影子,不过……也算平和了不少。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他还讨厌着“禾如非”,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禾晏状若无意的开口:“那是自然,人人都说大魏两大名将,一个是飞鸿将军,一个是封云将军,我看却不尽然。肖都督就不说了,的确很厉害,可那个飞鸿将军,实在没有说的那般好。润都与华原近在咫尺,他都不来援城。而且之前华原一战,居然还是惨胜。我看他哪里及得上燕将军?真不知是怎么出名的。”

一般来说,往死里骂禾如非,就能博得燕贺的好感,这一点准没错。

果然,燕贺闻言,眼睛亮了亮,笑了一声:“你这个武安郎,我看与别人很不一样,光是眼光这一点,就已经胜过许多人了。虽然我不认同你说的肖怀瑾厉害,不过禾如非嘛,你说的太对了!他确实比不上我!”

禾晏在心里无声的翻了个白眼,一边附和着:“是啊,不过燕将军,你也不喜欢飞鸿将军吗?我还以为做将领的,都喜欢他呢。”

“不喜欢?”燕贺摇了摇头,满不在乎道:“倒也算不上,我只是觉得他不争气,配不上这个名号而已。”

禾晏心中一喜,这是要揭开她少年时期的十大未解之谜了吗?这么多年了,她总算可以知道燕贺为何老是针对她这件事的原因了?

“什么叫不争气?”禾晏偏着头看他,满眼都是真切的疑惑。

因为同是对禾如非不喜,燕贺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便顺眼了不少,想也没想的就道:“当然不争气了,得了肖怀瑾的剑术指点,却还练成那个样子。若换做是我,我能做得比他好一万倍,肖怀瑾这个人也很奇怪,什么眼光,放着学馆里的俊才不教,花费时间去教一个傻蛋。却吝啬于跟我较量一场,你说,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剑术……指点?”

“是啊,”燕贺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吧,所谓的飞鸿将军的无双剑术,其实是肖怀瑾手把手指教的。是不是觉得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