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叫声老大来听听/重生之女将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演武场上,禾晏已经缓缓搭弓。

蒙上眼,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见不见猎物,便只能“听”猎物。

而没有什么,比一个瞎子更能听得清世间万物。

她做瞎子那段时间,也曾颓唐过,一个瞎子,在这世上行走诸多不便,连照顾自己都做不到,又岂能做人中出色的那一个。她向来努力,资质平平便以勤勉来补,可这天降横灾,瞬间就将她的所有努力都收回,连“平平”的资质都成了妄想,化为灰烬。

她记得不甘心绝望之时,有人对她说过,“你若真心要强,瞎了又何妨,就算瞎了,也能做瞎子里最不同的那一个。”

这实在不算一句很好的安慰,可竟神奇的被她记在心里。她摸索着练习不必用眼睛也能做事时,便时常惦着这一句“做瞎子里最不同的那一个”。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不同的那个,但应当算得上是和寻常瞎子不同。她可以照顾自己,甚至照顾别人,背着下人比划练剑,掷骰子,也会顽皮,暗中藏起小孩用的弹弓,偷偷打鸟。

一个瞎子,比起别的瞎子,活的倒也不算太差。

既然能做瞎子时候都能做到的事,更勿用提现在。她不过是,暂且又回到了过去那段时光而已。

林中的锣声惊起飞鸟无数,长空里映出鸟雀身影,少年覆眼微笑,搭弓射箭,箭矢循着鸟雀踪迹直飞上云端!

一只山雀啁啾叫着,被箭矢射中,急速坠落,青色的羽箭映着少年眼间的黄色布条,有种明丽的斑斓。

禾晏伸手,解下蒙着眼睛的发带,她甚至没有看地上的箭矢,好似早已料到会射中猎物一般,将布条递给王霸,笑道:“该你了。”

四周寂静无声,王霸没有伸手接她递来的发带。

禾晏一动不动,半晌,王霸颓然垂下头去,他没有看禾晏,只是低声道:“不用,我不会,你厉害,我不如你。”

这话里,半是气愤,半是诚服。气愤的是自己竟然输给了禾晏,颜面尽失,诚服的是禾晏那一手蒙眼射箭,他的确不会,日后就算开始学练,也不见得就比禾晏练得好。

人总要承认自己不足的地方。

新兵们总算回过神,却并没有簇拥欢呼,起先是一个声音哀嚎道:“我的干饼,我的干饼输了!好惨!”

另一个声音道:“我更惨,我赊了十个,全没了!”

紧接着,哀嚎声此起彼伏,偌大的凉州卫,竟好像没有从这场赌局里投禾晏赢得干饼的。纵然有小麦他们三个干饼的支持,可输赢相抵,也是一场空。

却在此时,一个欣喜的声音响了起来,“啊!我赢了!我投了十块肉干,哈哈,我就说我程鲤素一向看人很有眼光!”

禾晏正准备走,闻言愣住了,回头看向程鲤素,没想到那个投了十块肉干的竟然是程鲤素。不过转念一想,若不是程鲤素,凉州卫还有谁这么大手笔?肖珏吗?肖珏会参与这种赌局才怪。

程鲤素一溜烟跑到禾晏身边,看着禾晏双眼亮晶晶道:“那个,禾晏兄弟,托你的福,我总算是赢了一回。你不知道,我在京城里做什么都不行,文不行,武不行,连去赌场都只会输钱,从没赢过一次。今日还是我第一次赢,禾晏兄弟,我必然要与你结拜为兄弟,今日就是我们的结拜日,我要请你喝酒!”

“咳咳,”梁平手握拳抵着唇间,道:“营中不得饮酒。”

“那就请你喝茶!”程鲤素握住禾晏的手,看禾晏的目光仿佛在看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透着真切的亲近。

“那倒不必了。”禾晏将手抽出来,把发带塞到他手里,“差点忘了这个,多谢程公子的发带。”

“你我之间,何须言谢。”程鲤素笑嘻嘻的道,他继而想起什么,突然转头,对着王霸开口,“喂,那谁,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什么?”禾晏不解。

“你忘了你们的赌约了?”程鲤素急急道,“你与他做赌,你输了你就去做伙头兵,他输了他得叫你老大。如今他输了,他得履行赌约啊!”

王霸全身都僵硬了。

周围人都起哄笑起来,梁平背过身,这之后的事,便不是他该参与的了。小麦和洪山倚在一起看热闹,禾晏挑眉,看向王霸。

王霸一步步走到禾晏面前,他比禾晏高得多,禾晏在他面前,实在瘦小的过分。他脸涨得通红,连脸上那道陈年的旧伤疤,此刻也鲜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禾晏注意到他紧握的双拳,心中无声的叹了口气,大约做当家的总要将面子看的更重一些?要他叫自己一声老大,或许比杀了这汉子还叫他难堪。禾晏正要开口说算了,王霸已然低声开口:“……老大。”

禾晏:“……”

她抬眼看向王霸,王霸却以为她是要发难,恼羞成怒道:“我已经叫了!你没听到是你自己的事,我不会再叫一遍的!”

“我听到了。”禾晏笑起来,“我只是意外你居然真的会叫。”

“大丈夫一言九鼎,驷马难追,我岂是言而无信之徒!”王霸冷哼一声,“这次算你走运,日后……日后别来招惹我!”说完这句话,他似是觉得十分没脸,不愿在这呆下去,转身急急离开了。

禾晏思忖一刻,暗道,这王霸,确实有几分血性,也算能屈能伸了。

“禾晏兄弟,你看你,真是了不起!”程鲤素又贴上来,“为了庆祝,走,我请你喝茶去!”

禾晏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这快乐的少年给拉走了。

……

“程公子带着禾晏走了。”楼阁上,沈瀚问,“都督,要不要去把他追回来?”

“不必。”肖珏道,看了一场比试,他似是厌倦,转身往外走。沈瀚连忙跟上去,想到什么,又看了一眼肖珏,心中无声的盘算。

都督说桀骜不驯的是禾晏,他起先还不相信,如今看来,还真是。别看禾晏瘦瘦小小的,如今就能让一个山匪当家的唤他老大了,可不是难对付?要这么下去,他就能跟都督拜把子了。

不过,沈瀚瞅一眼肖珏冷淡的脸,都督当也看不上这小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