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见/重生之女将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禾云生挡在禾晏跟前。

范成有些诧异。

禾晏和禾云生这对姐弟,向来感情不好,他是知道的。同禾晏认识这么久,几乎从没见过她与禾云生同时出现的场合。就算偶有一次撞见,也是在吵架。

可眼下看禾云生这模样,却不像是在吵架,反而像是在护着禾晏。这其中,是否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他又转眼看向禾晏,少女盯着他,眼眸清亮,尽是坦荡,并无多少情意,瞧着也不像是对他余情未了。

范成又上前一步,有些关切又焦急的问:“我听说你前些日子重病了一场,不知身子好了没有……要不要我让人买些补品送到你家?你喜欢什么?我看你好像瘦了些,我实在不放心。”

这男子,容貌还行,穿着富贵,如此殷切,若真是禾大姑娘在此,怕早已被他感动的一塌糊涂。

禾晏还没来得及说话,禾云生只怕她被范成三言两语打动,飞快道:“别听他胡说八道!你别忘了究竟是谁害得你大病一场,在范家门口他们说的那些话!这人就是个骗子!”

这事禾晏之前就已经听禾云生说过了。禾大姑娘得知心上人娶妻,前去要个说法,结果被范家下人扫地出门,连范成的面都没见到,才会万念俱灰,一病不起。

范成闻言,心中暗恨禾云生多事,面上却越是哀戚,“阿禾,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桩亲事是我父母为我定下的,我没有选择的权力。只是我对你的心意你当知晓,何必听外人挑拨?”

“你说谁是外人?”禾云生大怒,“我可是她亲弟弟!你跟她有什么关系?别想着占便宜!”

禾晏拍了拍禾云生的肩,示意禾云生冷静下来。她转而看向范成,行礼道:“多谢范公子关心,民女身子已然无恙,前些日子也只是偶感风寒,舍弟年幼,胡乱说道而已。”

范成没料到她会这么说,怔然之间一时没有开口。

“过去种种已经化为云烟,范公子如今已娶妻成家,民女实在不宜同公子走得太近,惹得夫人伤心。日后大家便桥归桥,路过路,不要再见面了吧。”

禾晏自觉这一番话说的很体贴,并未伤及这位范公子的颜面。再看禾云生,对她的这番话似乎也很满意,如打了胜仗的斗鸡,格外得意的看向范成。

范成细细打量禾晏。

说起来,他和禾晏遇见,纯属偶然。只是踏青时候她崴了脚,范成便怜香惜玉的请人载了她一程。

平心而论,禾晏生的挺漂亮,但也不到绝色的地步。他们这种人家的公子哥儿,什么女人没有见过。禾晏也不过是看中他的家世背景,想要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送到嘴上的肥肉,不吃白不吃,一个姿色不错的女人,身家干净,范成想着,纳她进来做个妾也不错。

谁知道禾晏心高气傲,却是奔着他范成的正妻之位而去。

他怎么可能娶一个城门校尉的女儿?禾晏这是痴心妄想,不过为了骗她倒手,范成也是哄着,送些不值钱的脂粉首饰,便能令她心花怒放。

谁知道有一日禾晏得知了他即将娶妻之事,居然去他范府大闹一场,他娶的正妻是承务郎的嫡长女,若是被承务郎知道了,没准会取消这门亲事。于是范成就叫自家下人轰走禾晏。

听闻禾晏当时十分伤心,几乎要自尽于门前,范成才懒得管。再然后他成亲,娶娇妻入怀,一切顺利。

新婚燕尔后,范成的老毛病就犯了。可他新娶的这位夫人性格泼辣凶悍,将他管的很紧,他上不了青楼,也逛不了窑子,连小妾都给遣散了几个,这个时候,范成就怀念起娇滴滴的禾晏来。

禾晏的性子和他的彪悍夫人不同,娇的能滴出水,虽然偶尔也耍些小性子,瞧着也可爱。范成令人去打听禾晏的消息,便晓得禾晏从他范府离开后,大病一场,再然后醒来便不常一人出门了,和他弟弟偶尔去醉玉楼对面卖大耐糕。

没想到今日在这里撞见。

禾晏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

她看着自己的神情没有从前那种讨好与婉媚,坦荡的教人诧异。仍是一样的眉眼,却又多了几分勃勃生机,似乎还有一点从前没有的英气。也就是这点英气,令她漂亮的容颜变得格外不同,甚至于唇角那抹礼貌的笑意,也教人有些移不开眼。

倒有几分脱胎换骨的意思。

“你果然还在生我的气。”范成黯然道。

他笃定禾晏还对他有意,从前那般喜欢自己,如何一朝之间放下?只要向从前一样赔礼道歉,送她些礼物,她会原谅自己的。这样的女人么,说几句甜言蜜语,指天发誓,就对自己死心塌地了。

禾晏不知道范成心里在想什么,她已经说得够明白了,范成怎么好似听不懂?她便回头问那老裁缝:“已经量好尺寸了么?”

老裁缝点头称是。

“这是定金,”禾晏将银子放到案头,“什么时候能做好?”

“二十日后可取春衫夏衣,冬衣时间要长一点,须得一月余。”

“好的,”禾晏笑道,“我们二十日后来取,烦请做的漂亮一些,”她指了指禾云生,“小孩子爱美。”

“谁爱美了?”禾云生恼羞成怒。

老裁缝笑而不语,点头应下。

禾晏和禾云生走出裁缝铺,只对范成轻轻点了点头,就没再说话了。

范成还想说什么,那少女已经干脆利落的走掉,倒是禾云生转过头,偷偷对他挥了挥拳头,目光尽是警告。

“呵。”范成冷笑一声。

“公子,禾大小姐此番对您……”小厮忿忿不平。

“无碍。”范成一挥手,“女人么,使小性子而已。”

今日的禾晏,实在和过去很不一样,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痒痒。范成忽然想到,他在禾晏身上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可事实上,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怎么能让到嘴的鸭子飞了?既然今日在这里遇到,那就不妨再续前缘,共成美事?

范成露出一个成竹在胸的笑容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