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郑素玉清醒了!/重回八零:盛世小农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烟的微微抬眸,“奶奶您别担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把姑奶奶治好的。”

“好。”郑老太太点点头,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担心。

闻言,郑玲玲松了口气。

听倪烟这话的意思,就知道她也没有多大的把我能医好郑素玉。

片刻,倪翠花将倪烟的医药箱从楼上拿下来。

倪烟从医药箱里拿出消过毒的医用棉布,将郑素玉嘴边的白沫擦干净。

她擦得很仔细,眉眼间看不到一丝丝的嫌弃,就像不怕脏一样。

做好一系列的急救措施之后,倪烟让两个佣人将郑素玉抬到楼上。

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和其他人也跟着来到楼上。

房间里安装了窗机,凉风徐徐,一点也不显得闷热,但是郑素玉的额头上却冒出了一层又一层的碎汗。

倪烟伸手搭在郑素玉的脉上,微微皱眉。

现在郑素玉不止是精神方面有问题了,健康方面也有很大的问题。

这种情况下,得尽快治疗才行。

倪烟写了一副药方递给倪翠花,“妈,麻烦您去把药方上的药买过来。”

“好。”倪翠花点点头。

“我开车送你去。”上官德辉跟上倪翠花的脚步。

倪翠花离开还没一会儿,门口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以及姜医生的说话声。

“阿青,素玉她怎么了?”姜医生一进来,就紧紧抓住郑老太太的手,一张充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担心。

这让倪烟莫名的想到了白雪公主的后妈。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倪烟总感觉这个姜医生有很大的问题。

郑老太太是真拿姜医生当老姐妹的,她的眼睛瞬间就红了,“素玉,素玉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

“我去看看,”姜医生安慰道:“你别担心,素玉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好。”郑老太太点点头。

姜医生提着医药箱走到床边,“烟烟已经给你姑奶奶看过了吗?”

倪烟点点头。

郑玲玲赶紧道:“姜姨,烟烟是中医,对精神方面的疾病也没什么研究,您赶快给素玉姑姑看看,别耽误她的病情了。”

姜医生笑着道:“玲玲你别担心,我瞧着烟烟这孩子很稳重,医道一脉相承,万变不离其宗。不管是西医还是中医,都有自己的精粹。”

不知怎地,听到姜医生这句话,郑玲玲原本有些紧张的心,瞬间就不紧张了。

既然姜医生要给郑素玉看诊,倪烟也没有阻止,站起来将位置让给姜医生。

姜医生拿出听诊器血压计和体温计在郑素玉身上按了按。

她的手法很标准,可以看得出来,是个资格很老的老医生。

郑玲玲接着道:“姜姨,素玉姑姑怎么样?”

姜医生放下听诊器,慈祥的道:“没事,多亏了烟烟的急救措施做的及时,素玉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那就好。”郑玲玲道:“姜姨,那素玉姑姑就麻烦您了。”

姜医生接着道:“说来惭愧,我虽然已经行医多年,做了一辈子的医生,但是医术还不及烟烟的一半,烟烟,还是你来给你姑奶奶继续治疗吧。”

“姜奶奶您太抬举我了。”倪烟四两拨千斤,“我初出茅庐,只是略懂皮毛而已,哪里比得上您?您行医多年,见多识广,什么样的病例没见过?”

郑玲玲着急让姜医生治疗,但是姜医生却将治疗推给倪烟。

姜医生这个人看着慈祥,其实,笑里藏刀,倪烟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姜医生笑看郑老太太,“阿青,你这个孙女啊,真是聪明伶俐,能说会道,不愧是亲生的。像极了你年轻的时候,现在这样谦逊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听到有人夸倪烟,郑老太太也非常欣慰,“烟烟这孩子随她姑奶奶,素玉年轻的时候也聪明,可惜啊......”

“素玉是一时想不开,在西方医学上这叫抑郁症,最后因为心结没解开,这才变成现在这样。”年轻时的郑素玉是一代才女,后来遭遇情殇背叛,从此一蹶不振。

闻言,倪烟微微挑眉。

这个姜医生还真是不简单,居然连抑郁症都知道,看来平时应该翻阅了不少精神方面的书籍。

郑老太太叹了口气,接着道:“小燕,那素玉现在情况怎么样?你有几分把握?”

姜医生接着道:“我刚刚是说我的医术不及烟烟可不是开玩笑的,素玉现在的病情我也没有把握能治好,要不让烟烟看看吧?”

语落,姜医生又道:“阿青,你这个孙女日后是个有出息的,你就等着想她的福吧!”

“那你就借你的吉言了。”郑老太太转头看向倪烟,“烟烟,既然你姜奶奶都这么说了,那你就给你姑奶奶看看吧。”

“好。”倪烟点点头。

姜医生脸上保持着笑容,“不知道烟烟你有几成把握能医好你姑奶奶呢?”

“大概只有一成把握。”倪烟回答。

一成把握。

这话听得郑老太太眉心一跳。

郑素玉今年才五十五岁......

姜医生看向倪烟,接着道:“真是后生可畏,你姑奶奶这病在我手上,可能连半成痊愈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在烟烟手里居然有一成把握。”

听出了这句话里故意奉承的意思,倪烟道:“姜奶奶,是您太谦虚了。”

“是我只有这么大的能力。”姜医生叹了口气,“人老了,医术也不行了,现在已经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郑玲玲微微皱眉的道:“姜姨,您说的这是什么话?素玉姑姑以前都是您照看的,这些年如果不是您的话,素玉姑姑可能早就......”

姜医生打断郑玲玲的话,笑呵呵的道:“玲玲,谢谢你还能看得起姜姨。但是人不服什么都行,就是不能不服老,医学里说新陈代谢,其实人生也是一样,就是思想开始渐渐消失,新的思想在渐渐成长。不是还有那么一句话吗?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郑玲玲点点头道:“您说得对。”

倪烟捏着手中的金针,抬眸看了眼郑玲玲,视线不着痕迹的在姜医生身上划过。

郑玲玲不对劲。

姜医生也不对。

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显然很不对劲,偏偏,这所有的话加在一起,又找不到任何问题。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倪翠花和上官德辉回来了。

郑老太太赶紧问道:“婷婷,药买回来了吗?”

倪翠花点点头,“已经买回来了,现在在厨房里熬着呢。”

一句话说完,倪翠花才看到姜医生,她先是一愣,然后跟姜医生打招呼,“姜姨。”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姜医生的时候,倪翠花心里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姜医生一样。

“婷婷回来了。”姜医生无论见了谁,都非常慈祥。

因为郑老太太不放心郑素玉,所以姜医生走的时候,是郑玲玲送的。

郑玲玲走后,倪翠花好奇的问道:“妈,我小时候见过姜姨没?”

“没有啊。”郑老太太摇摇头,“你姜姨从M国来的时候,你已经不在妈身边了。”

倪翠花是在丢失了数月之后,郑老太太的姐姐和姐夫才出事的。

在此之前,姜医生一直在国外。

语落,郑老太太接着道:“婷婷,你怎么会这么问?”

倪翠花接着道:“没什么,我就是看到姜姨好像挺熟悉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郑老太太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倪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问道:“奶奶,您和姜奶奶是怎么认识的?”

提到往事,郑老太太脸上满是沧桑,她叹了口气,说起了那段过往。

闻言,倪烟道:“这么说,姜奶奶带着大姨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失踪好几个月了?”

郑老太太道:“三个多月。”

“那姨姥姥和姨姥爷是什么时候出事的?”倪烟接着问道。

郑老太太想了下,接着道:“大概是在你妈失踪的第二个月,当年通讯信息不发达,交通也不发达,我们接到消息的时候,你姨姥姥和姨姥爷的后事已经办好了。”

“在此之前姜奶奶一直生活在M国吗?”倪烟紧接着问道。

“对。”郑老太太点点头,接着道:“当年你姨姥姥和你姜奶奶好的跟亲生姐妹一样,后来你姨姥姥出事了,你姜奶奶怕触景伤情,就没再回去,一直留在京城。”

“照这么说,我妈和姜奶奶完全没有见面的可能。”倪烟道。

郑老太太接着道:“所以我才说你妈是不是看错了。”

“奶奶,您当初和爷爷工作的地方在哪里?”倪烟接着问道。

“在翼城。”说起那个伤心地,郑老太太就觉得难受。

倪烟微微皱眉,“可我妈却在海城长大,奶奶,海城距离翼城有三千多公里呢。”

海城距离翼城有三千多公里,在后世交通发达的时候,坐火车需要两天两夜,动车需要九个小时,坐飞机四个小时。

在经济条件,交通条件极其不发达的年代里,一个三岁小女孩又怎么可能会横跨三千公里?

这中间有很大的问题。

郑老太太的眼眶有些红,“其实我刚开始在国营大饭店见到你妈的时候,就觉得她是我女儿,尤其是小云云,她简直和你妈小时候一模一样,但是我后来问你妈是哪里人,她说她是海城人的时候,心就凉了一半。”

郑老太太当时想的和倪烟一样,一个三岁的小女孩根本不可能会跑那么远。

“直到鉴定结果出来,我才敢确认你妈就是我女儿。现在想想,你妈可能是被人贩子拐到海城去了。”

倪烟摇摇头,“那个时候是重男轻女风气最严重的时候,我妈又在乡下长大,我那个外公家条件又不好,不可能花钱去买个女儿。所以,人贩子的概率基本为零。”

华国一直在零零年以后,重男轻女的风气才好了些,在此之前,几乎又三分之二的家庭都重男轻女。

丢弃婴儿的事件比比皆是,哪个人贩子会浪费精力去偷一个女孩子?而且还卖到了乡下!

就算是人贩子,也应该卖给那些条件优越,无法生育的家庭。

倪翠花生活在条件艰苦的农村,小时候连学都没上过。

换一个角度去看问题的话,便会发现,这个人是想毁了倪翠花,让她一辈子都没有出头的机会。

闻言,倪翠花道:“烟烟,其实我小时候,你外公家也不是很穷的。”

倪烟微微蹙眉,“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外公家比咱们以前的那个家还要穷,只要两间土房子,屋顶一到下雨天就会漏水。”

倪翠花接着道:“你外公家一直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条件都是非常不错的,后来是因为你外公抽上了大麻,这才慢慢掏空了家底的。”

“那外公为什么不给你上学?”倪烟问道。

倪翠花苦笑一声,“咱们那里你又不是不知道,典型的重女轻男,跟我一般大的小姑娘,包括你大妮阿姨在内,她也没上过学。”

倪烟微微蹙眉,接着道:“妈,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记事的?”

倪翠花接着道:“妈小时候特别笨,一直到八九岁的时候才开始记事。”

这就有点奇怪了。

寻常孩子一般在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记事,天分稍好一点的孩子,在三四岁的时候就记事了。

倪翠花并不笨,她要是笨的话,就不会那么快就学会了认字,也不会那么快就学会了英语。

......

另一边。

郑玲玲将姜医生送到门外。

确定四周无人,郑玲玲才开口,“姜姨,您刚刚为什么不给素玉姑姑医治?”

“不放心倪烟?”姜医生抬头看向郑玲玲。

“嗯。”郑玲玲点点头。

姜医生脸上保持着笑容,耳朵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声,“倪烟的医术很好,你放心。”

“您让我怎么放心?”郑玲玲急了,“您又不是不知道......”

姜医生打断郑玲玲没说完的话,“你这孩子,怎么光长年纪不长心眼?我看你连娴静都不如!”

郑玲玲没说话。

姜医生接着道:“也得亏娴静不像你。娴静那孩子很聪明,就是有时候有点沉不住气,还得磨炼磨炼。”

语落,姜医生接着道:“虽然你妈什么都没说,但是我能看的出来,她对我有了防备。如果我在插手素玉的事情,后面会发生什么,不用我说,你也应该很清楚才是。”

姜医生是聪明人,她能看的出来倪烟也是聪明人。

那个小姑娘,虽然年纪小,但是心眼绝对不小!

闻言,郑素玉脸色一白,“我妈她现在连您都不信任了吗?”

姜医生看向郑玲玲,“玲玲,你要记得,外人始终都是外人。换做是你,你会相信亲生女儿的话,还是会相信外人的话。”

“可是您不一样!”郑玲玲接着道:“您和她是三十多年的老朋友了,您和她比亲人还亲,她、她怎么能这样呢!”

姜医生和她风风雨雨三十多年!

这个死老太婆也太没良心了!

居然连姜医生都怀疑。

姜医生一点都不生气,笑着道:“人嘛,都是有私心的。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我不能插手。”

“可倪烟说她有一成把握!有一成把握就代表有一分希望!如果您不插手的话,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慌什么?”姜医生脸上的笑容依旧慈祥,“玲玲,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郑玲玲现在可没有心情陪姜医生玩什么猜字谜的游戏,直接道:“什么话?”

姜医生笑着道:“树挪死,人挪活。”

“那您的意思是?”郑玲玲有些疑惑。

姜医生回头看了眼郑家别墅,接着道:

“现在由倪烟在负责素玉的病情,这段时间你尽量少出入厨房,就算要去厨房,也尽量避开熬药的时候,还有,如果你要去看素玉的话,最好和你那个妹妹,或者跟你妈一起,千万不要留下把柄,落人口舌。”

“有必要弄得这么麻烦吗?”郑玲玲觉得姜医生有些大题小做。

“很有必要。”姜医生接着道:“现在的郑家,早就不是以前那个郑家,尤其是不要小看倪烟,那个小姑娘虽然才十九岁,但十个你,也不是她的对手。”

末了,姜医生补充道:“我看人从不走眼。”

郑玲玲却一点也没觉得倪烟有什么厉害的,“她不就是运气好了点,被杜爷看上了吗?说起来也真是够不要脸的,一边和莫其深那个废物卿卿我我,一边又和杜爷勾三搭四,也不知道杜爷怎么会看上这种人!如果不是倪烟的话,现在杜爷的救命恩人是娴静!”

“这就是倪烟的本事。”姜医生道:“总之你不要小看倪烟。”

想了想,姜医生接着道:“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娴静和莫其深走得好像还挺近的,现在呢?”

郑玲玲道:“您放心,那件事早就过去了。娴静又不傻,怎么可能会在莫其深那种废物身上浪费时间!”

“那就好。”姜医生停止脚步,“就送到这儿吧,你快回去吧,记得我说的话,素玉的事情你也不要插手太多。”

郑玲玲有些担心,“我要是不插手的话,万一......”

姜医生笑着道:“就算有万一的话,不是还有那个孩子吗?玲玲,咱们总有办法让她闭嘴的。”

“对。”郑玲玲眼前一亮,瞬间就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您慢走。”

姜医生走到路口,就要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来接她,“姑姑。”

“志刚来了。”姜医生笑着道。

这人叫姜志刚,是姜医生的侄子,今年二十二岁。

姜志刚平时好吃懒做,沉迷赌博,平时缺钱的时候,连父母都打!但他却不敢轻易得罪姜医生。

因为姜医生不但有钱,身后还有郑家在撑腰。

姜志刚接着道:“我爸来让我接您去我家吃饭。”

“好。”姜医生坐上自行车的后座。

......

因为郑素玉的情况非常不好。

所以,第二天,倪烟便开始准备用鬼门十三针。

鬼门十三针不但涉及到医学问题,还涉及到玄学问题,倪烟这段时间查了不少资料,发现有很多人都遭到过鬼门十三针的反噬。

唯有福泽延绵的人,才能施针。

倪烟在重生之后,曾经救过两条人命。在重生之前,她也乐善好施,资助过不少孤儿院,还有贫困地区,用那一身医术也救治过不少人。

她应该也算个有福泽的人。

倪烟将所有的工具的都准备好,而后朝身边的郑老爷子、郑老太太道:“爷爷奶奶,我要给姑奶奶做针灸了,你们先出去下,这段时间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鬼门十三针最忌讳外人打扰。

郑老爷子点点头,“好的烟烟,你安心做针灸,我和你奶奶就在门外守着,谁也不让进来。”

“辛苦您和奶奶了。”

“应该的。”只要郑素玉这个妹妹能好起来,让郑老爷子做什么,他都愿意。

郑老爷子带着郑老太太出去,转眼间,房间里就只剩下倪烟和躺在床上的郑素玉。

倪烟首先拿出自制药膏。

药膏是淡黄色的,闻着不像药香,倒有点淡淡的花香。

这是倪烟采集百花,加上黄精和何首乌制作成的,这药膏是倪烟特地为了郑素玉的病炼制的,根据古籍记载,在施展鬼门十三针的时候,配上这些药膏会事半功倍。

倪烟将手指沾染一点点药膏,然后慢慢的捻在针尖上。

一共十三根金针。

分别对应:人中穴、少商穴、隐白穴、大陵穴、申脉穴、风府穴、颊车穴、承浆穴、劳宫穴、上星穴、会**。

正常情况下,一天只能扎一针的,但是郑素玉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所以倪烟只能冒险把这十三针全部在一天内完成。

古籍上记载:“百邪颠狂所为病,针有十三穴须认,凡针之体先鬼宫,次针鬼信无不应。一针人中二少商。”

这第一针需要谨慎谨慎在谨慎。

而且鬼门十三针的阵法和普通针灸不一样,第一针的针法是:斜刺从下向上刺入三至五分。

如果超过5公分的话,后面十二针就算扎得在准确,也是功亏一篑!

倪烟坐在窗前,慢慢的将金针斜着刺入人中穴,慢慢地捻动着。

下一秒,她赫然松手。

不偏不倚,金针的深度刚好是五公分。

倪烟紧接着拿起第二根金针。

然后是第三针、第四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子里凉风徐徐,可倪烟的头上依旧冒出些许细碎的汗珠。

怪不得古籍上说鬼门十三针非常邪门,一天只能扎一针,最多也不能超过三针。

倪烟这才扎了六针,就觉得体力有些支撑不住了。

倪烟定了定神,接着拿起了第七针。

第七针是:颊车穴。

针法从外向内直刺入一点五公分。

一点五公分仅凭肉眼判断还是有些难的,尤其是倪烟现在还处于这种疲惫的情况下。

倪烟眯了眯眼睛,快很准的扎入了颊车穴,刚好一点五公分,不多不少。

接下来的六针,倪烟也没有出一点点的状况。

期间,郑玲玲来了一次,看着紧闭着房门,又看到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一脸沉重的守在门前,她问道:“爸妈,这是怎么回事?”

郑老爷子没心情说话,紧紧皱着眉。

郑老太太言简意赅的将情况说明了下。

郑玲玲听得心里一慌,这郑素玉真的要醒了吗?

不行。

她得做好准备才是。

“我原本是准备来看看素玉姑姑的,既然烟烟现在正在里面给素玉姑姑针灸,那我就不打扰她们了。”

说着,郑玲玲便转身往楼下走去。

下楼后,她偷偷给姜医生打了个电话。

约摸三个小时之后,房门开了。

大束的阳光从门外照进来,驱散了屋子里的阴暗,也将倪烟那苍白的脸照得接近透明。

鬼门十三针消耗了她太多的体能。

她现在太累了。

见倪烟这样,郑老太太被吓了一跳,“烟烟你没事吧?”

郑老爷子也被吓的不轻,连忙吩咐佣人,“赶快去叫医生。”

“不用,”倪烟揉了揉太阳穴,“不用叫医生,我没事。爷爷奶奶,你们快进去看看姑奶奶吧。”

毕竟是重生过一次的人,这点小累,倪烟还没放在心上。

“你姑奶奶已经醒了吗?”郑老爷子问道。

倪烟点点头,“嗯。”

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兴奋至极,连忙往屋子里跑去。

刚好郑玲玲从楼下走上来,听到这句话,她激动的道:“素玉姑姑已经醒了吗?哎呀烟烟!你真是太厉害了!”

郑玲玲跟着郑老爷子郑老太太一起往屋里跑去。

屋内,郑素玉果然已经醒了,她靠坐在床头,眼神不似以往那般呆滞无神,多了几分哀愁和伤感。

郑老太太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素玉!素玉!你已经好了对吗?你回来了对吗?”

郑素玉看着眼前的郑老太太,先是愣了下,然后疑惑的道:“这位老人家,你是谁啊?”

郑老太太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郑素玉,“素玉,我、我是谁你不记得了吗?”

郑素玉摇摇头。

“那我呢?素玉,你还记得我是谁吗?”郑老爷子凑过来看着郑素玉。

郑素玉仔细的看着郑老爷子,惊讶的道:“哥!你是我哥!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记忆中哥哥非常英俊,即使人到中年也还精神抖擞,眼前这个老人家,腰被压弯了,脸上全是皱纹,头发也白完了,和她记忆中的哥哥,差别太大了。

“素玉!”郑老爷子也顾不得许多了,一把抱住郑素玉。

“哥,你怎么了?你是不是生病了?”

须臾,郑老爷子松开郑素玉,红着眼睛看向倪烟,“烟烟,你姑奶奶她这是怎么了?”

倪烟接着道:“针灸过程中出现了排斥反应,导致姑奶奶丢失了这三十年的记忆,所以,她记忆中的您,还是三十年前的样子。”

郑素玉有些听不懂倪烟的话,“哥,她是谁啊?”

“素玉,这是婷婷的女儿,叫烟烟。”郑老爷子道。

“婷婷?”郑素玉想了下,“婷婷不是丢了吗?又找回来了吗?”

看到妹妹真的好起来了,郑老爷子一时百感交集,老泪纵横,“找到了,素玉,我们已经找到婷婷了......”

郑素玉刚醒过来,听得云里雾里,她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过去的一切都非常模糊。

像一场梦。

郑玲玲凑过来,看着郑素玉道:“素玉姑姑,您还记得我吗?我是玲玲啊!我还有个女儿叫娴静,以前她小的时候,您还经常抱她来着。”

玲玲?

玲玲......

这声音像是魔咒,眼前的画面开始和脑海中的某个画面开始重合。

郑素玉瞳孔紧缩。

“素玉,你终于醒了,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姜燕啊!”姜医生从外面走进来。

郑玲玲,姜燕!

郑素玉的眼眶在这一瞬间红了。

她想起来了!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

就在这时,姜医生一把拥抱住郑素玉,梗着嗓子道:“素玉,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就知道烟烟肯定有办法能治好你的!”

郑素玉浑身都在发抖,就像掉进了冰窖一样。

就在郑素玉要推开姜医生的时候,姜医生紧紧的抱着郑素玉,眼神渐渐转至阴冷,用极低的声音道:“你还记得那个可怜的孩子吗?”

可怜的孩子?

什么孩子?

倪烟耳根微动,很清晰的捕捉到了这句话。

她就知道,这个姜医生绝对有问题。

看来,接下来的事情,得从这个孩子入手。

暂时不能打草惊蛇!

倪烟眯了眯眼睛,眼底倒映出一抹清冽的光。

按理说,这么低的声音普通人是听不见的,可偏偏,倪烟就不是个普通人,自从重生救过人之后,她的五感比普通人敏锐好几倍。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郑素玉紧握着的拳头慢慢放松下来,浑身血液倒流,紧紧咬着牙齿,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低着头道:“不记得,我不记得你了......”

姜医生红着眼睛道:“怎么说忘就忘了呢!素玉我是姜燕啊,你以前叫我小燕......”

“不记得。”郑素玉裹着被子往里面缩了缩。

“素玉,你在好好看看我呀!”

郑老太太拍了拍姜医生的肩膀,“素玉她连我都忘记了,不记得你也是正常的,只要人没事了就好。”

姜医生擦了擦眼泪,看着郑素玉道:“阿青说的对,只要人没事了就好,以后的事情可以慢慢想,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我的!”

接下来,郑老太太给郑素玉介绍了倪烟,还介绍了郑玲玲,又说了这些年发生在郑家的事。

“素玉,婷婷和她丈夫德辉回婆家了,我已经让人通知他们了,他们晚上就会回来。”

郑素玉点点头,“我、我想休息下,你们先出去吧。”

姜医生关心的道:“素玉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郑老太太叹了口气,有些不放心的道:“素玉,那我们先出去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或者想起来什么的话,记得叫我们。”

郑素玉没说什么,躺下来,用被子蒙住头。

好像是在逃避什么。

众人出去之后,郑素玉躲在被子,不一会儿,被子里传来低低的呜咽声。

逼仄又压抑。

楼下,姜医生一脸笑容的朝郑老太太道:“阿青,我早说过你这个孙女是个聪明的,我医了素玉那么多年都没有结果,烟烟一出手,素玉就清醒了。”

郑老太太亦是满脸笑容,女儿找回来了,郑素玉也清醒了,她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