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保护/爆笑王妃宠翻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老摇摇头道:“你这丫头,小嘴还真能说。这样吧!若是百姓真的要烧你,我可以给你下场及时雨,其它的,我不能做太多,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宝贝。”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道:“没有武功和法力,在这个时空真是举步维艰呢!等这件事解决好,好好练这本神女修练秘籍,对你百利而无一害,好好收着,不要让任何人看到。”

“秘籍?”翻了翻好奇的问:“这上面居然有隐身术,变幻术,御剑飞行术,这么多厉害的法力,这些都是真的?”

岳老立刻点如捣蒜:“当然是真的,若是这上面的法术都练会了,你会很厉害的。是不是很感兴趣?”

洛颜儿撇撇嘴道:“你这些是变戏法用的吧!练会之后,是不是就像你现在一样,可以突然在人前变出来。”

“这怎么能是变戏法呢!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法术,一定要学会,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记得,一定要学会。”话落,立刻消失不见。

洛颜儿膛目结舌:“这戏法还真厉害?难道他真的是神仙?世上真的有神仙?”

次日,百姓们在府衙门口搭了一个台子,台子上绑了一个大木柱子,周围放着木材,还有火油,百姓们纷纷高呼,烧死妖女,烧死妖女。”

府衙厅堂里,大家都在厅堂内。

百里御风拉过洛颜儿的手,看着她问:“颜颜,你怕吗?”

洛颜儿摇摇头:“我不怕。风风,我相信你。”

百里御风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意,牵过她的手道:“朕陪你过去。”

“好。”大家朝府衙外走去。

来到府衙门口,百里御风将身上的黑色披风披到洛颜儿身上,帮她将帽子戴上,看向她,叹口气道:“皇后,事已至此,就是朕想保护你,也已无能为力,为了傲岳国的太平安定,只能牺牲你了,若是有来生,我们再做夫妻吧!”

洛颜儿看向他伤心道:“我以为就算全天下人都不信我,至少你会信我,你会保护我,没想到连你也要抛弃我,百里御风,你会后悔的。”说完这句话,洛颜儿迈步走上了百姓已经为她搭建好的焚烧台,百姓要亲眼看到妖女被焚烧才放心。

人人都怕妖,怕鬼,殊不知,这世上,最可怕的却是人心。

洛璟阳已经躲在了暗中,观察着人群的动静,今日,一定要成功。

百姓见洛颜儿已经走上了焚烧台,立刻有两个胆大的人跑上前去,将她绑在了粗壮的木柱上。

百姓们齐声高呼:“烧死妖女,烧死妖女。”

有人开始往台子上倒火油,火把也已经准备好了。

此时暗中,有两方人在蠢蠢欲动。

一个是独身一人的凌云霄,看着被绑在木桩上的洛颜儿,在心里道:颜儿,现在你总该对百里御风死心了吧!他为了他的万里江山,不惜牺牲你,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爱,你放心,我会救你离开,回到属于你的时空。

而另一股势力则密切关注着焚烧台上的情况,一旦大火燃起,他们要立刻冲过去救人,左相说了,只有这个时候将皇后救下,她才能心甘情愿的将自己手中的虎符交给太子,如此太子才能东山再起。

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洛璟阳和林翼都埋伏在暗中呢!

拿着火把的百姓看向洛颜儿质问:“妖后,你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洛颜儿讥嘲一笑道:“当我的好心被你们当成是恶意,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说是我自己有眼无珠。”看向百里御风,冷冷一笑道:“百里御风,若有来世,希望我不要遇到你。”

百里御风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即便知道她是在演戏,可依旧让他的心好痛,幸好这一切不是真的,若是真的,他真不敢想象。

“是朕对不起你。”百里御风淡淡道。

洛颜儿笑了,闭上眼睛道:“来吧!”心里依旧有些担心,风风说这个披风可以避火,让自己不被烈火烧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是否有试验过?

岳老说若是自己真的被大火烧,他会帮自己下一场及时雨,也不知道是不是骗人的,这么大的太阳,若是真能下场及时雨,那自己可能真的会相信他是神仙,回去好好练他给自己的那本神女修炼秘籍。

拿火把的百姓说:“希望你来世不要再做祸国妖姬。”话落,将火把扔到了焚烧台上。

因为台子上的柴火倒了火油,所以大火蹭的一下便烧了起来。

洛颜儿只觉得面前又热又亮,恐慌的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大火在自己周围燃烧,一点点的朝自己烧过来,心里在想:马上就要烧到了,这个披风到底靠不靠谱啊!

不是她不相信百里御风,而是人在面对生死时,都会有恐慌的。

凌云霄看到大火就要烧到洛颜儿了,立刻飞身过去,与此同时,暗中洛文博派来的黑衣人纷纷朝洛颜儿飞过来。

百里御风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

林翼和洛璟阳见鱼儿上钩了,立刻带着人飞过来,与这些人交手。

黑衣人显然没有料到百里御风竟然在暗中安排了人,现在就是后悔想逃走,也晚了,只能与皇上的人交手。

可是这些人,都是一些武功高强的暗卫,想要打赢这些暗卫逃走,谈何容易。

凌云霄直接落到洛颜儿面前。

看到这个陌生的男子,洛颜儿不解的问:“你是何人?你要做什么?”

这一世,洛颜儿第一次见到凌云霄,而凌云霄则一直在暗中看着她,今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她面前,心情有些激动,眸中一片温柔道:“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我并不认识你,你到底是何人?你是废皇后派来的人?”洛颜儿好奇的问。

“我是可以带你离开这里的人,带你回到你来的地方。”凌云霄一脸认真道。

洛颜儿一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你到底是何人?”洛颜儿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定知道些什么。

“先跟我走。”话落,手一挥,绑在洛颜儿身上的绳子便不见了。

洛颜儿再次膛目结舌:“你,你到底是人是妖?”

“快跟我走。”凌云霄伸手要去拉洛颜儿。

而就在这时,一把锋利的剑出现在他面前。

凌云霄立刻闪身躲开。

百里御风一直观察着焚烧台上的一举一动,看到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要带走洛颜儿,他立刻拔出身上的佩剑,飞身过来,与凌云霄交起手来。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陌生男人,但却有着很浓的熟悉感,而且自己对这个陌生男子打从心里不喜欢。

洛颜儿看着周围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火,裹紧身上的披风准备跑出去,而就在此时,天空突然下起大雨来。

百姓们看到这一幕愣住了,仰起头看向天空,真的下雨了,而且雨势越来越大,众人不解的议论:“怎么突然下雨了?是不是这个妖女使用了妖法?”

“如此看来,这个妖女很厉害,一定不能让她跑了。”

萧墨尘听后,高声喊道:“乡亲们,你们看到了吧!连老天爷都在救皇后娘娘,这便说明我们冤枉了皇后娘娘。

若皇后娘娘真的是妖女,能施云布雨,又岂会让你们将她绑在这焚烧台上焚烧呢!

若皇后娘娘真的是十恶不赦的妖怪,你们如此对她,她又岂会放过你们?

你们如此对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都没有伤害你们分毫,说明皇后娘娘不但不是妖,而且她还很爱护你们。

若皇后娘娘真的有魅惑帝王的本事,她大可直接魅惑皇上听她的,那么今日被绑在这焚烧台上的便应该是你们。

到现在,你们还看不清事实吗?皇后娘娘是被人陷害的,你们看到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了吗?他们便是谣言的制造者,你们被他们给骗了。”

众百姓面面相窥,觉得右相大人说的有道理。

肖大人也跟着附和道:“乡亲们,咱们虎阳县的人最是重情重义,皇后娘娘如此爱护我们,帮助我们,我们怎能恩将仇报呢!切莫中了不轨之人的怂恿,世上的妖,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呢!

人心是把无形的利剑,伤人与无形,还请你们莫要做了那无形的利剑。”

百姓们觉得右相和肖大人说的有些道理。

可有些百姓不解的问:“若皇后娘娘不是妖,被抓的那三名男子死法为何如此诡异?那种死法,是人能做到的吗?”

这样一问,但是把萧墨尘和肖大人问住了,他们这些年破过不少命案,如此诡异恐怖的死法,的确没有见过。

云梦儿见状解释道:“在西域有人研究蛊术,可让人死的很恐怖诡异,那三人的死法应该是被人施了蛊术。”只是自己不曾见过那种蛊术,所以无法判定那三名男子是否是中了西域的那种吸食人血的蛊术。

百里御风与凌云霄打得激烈,可是却伤不了他丝毫,此男子的武功,很是怪异,每当剑要刺中他时,他会立刻消失不见,然后出现在你背后,这种武功,他从未遇到过。

洛璟阳和林翼已经将十几名黑衣人统统抓住了,立刻过来帮百里御风。

三个人一起与凌云霄交手,可依旧近不了凌云霄的身。

凌云霄轻轻松松便可躲开。

大火已经被大雨浇灭,洛颜儿担心百里御风会有危险,喊道:“风风小心。”

凌云霄见状,知道自己中计了,这一切都是百里御风的计,他没有真的要杀颜儿,不过是演戏给别人看,引背后之人出来。

颜儿并未对百里御风死心,即便自己将她带走,也无法让她放下百里御风,既然如此,他还在这里与百里御风等人周旋什么。

只能再找机会带颜儿离开,看了眼百里御风,勾唇一笑,充满挑衅道:“总有一天,我会将颜儿带走的。”说完这句话,快速飞走,消失。

洛璟阳刚要去追,百里御风开口阻止了他:“洛将军别追了,追不上的。”此男子很是诡异。

此时雨已经停了,洛颜儿看向自己身上,没想到这件披风不但防火,还防水呢!这么大的雨,自己身上竟未湿丝毫,这还真是一件宝贝啊!

百里御风走到洛颜儿面前,牵过她的手,看向众百姓道:“今日之事,朕这么做,只是想揪出幕后主使之人:“把人戴上来。”

“是!”捕快们将十几位身穿百姓衣服的男子押来,摁在地上。

百里御风开口道:“大家可知这些是何人?”

百姓面面相窥,摇摇头。

百里御风道:“这些人是昨晚在虎阳县和周边各个水井边抓的人,他们身上都带着剧毒,目的是要往水井中投毒,然后诬陷皇后,说这一切是皇后要报复虎阳县百姓所为,幸好朕提前得到消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百姓听后很愤怒:“怎么会有这种人,太可恶了。”

“是啊!这种人,一定要狠狠的严惩。”

百里御风又道:“还有这些黑衣人,他们想要趁机劫走皇后,让大家陷入更大的恐慌中,而他们的幕后之人不惜伤害无辜百姓,做这一切的目的也很简单,想让皇后陷入绝境,然后再出手相救,让皇后对他们抱有感激之心,然后从皇后手中得到可号令三军的虎符,从而谋反。你们被心怀不轨之人利用了,怂恿了。”

百姓听后觉得很自惭形愧,他们竟如此不分好坏,纷纷跪下来道:“皇上,皇后娘娘,草民知错了,还请皇上和皇后娘娘责罚。”

百里御风和洛颜儿相视一眼笑了。

百里御风道:“你们也是被人欺骗了,皇后大度,不予追究,大家起来吧!”

“谢皇上,皇后娘娘。”百姓们很感激,心里对皇后的印象瞬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觉得皇后就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女子,是当之无愧的一国之母。

百里御风和洛颜儿又在虎阳县待了几日,将这里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决定今日启程回京。

而那些欲对水井投毒的百姓,得到了严惩,而那些黑衣人,都是废皇后和洛文博的死士,是审讯不出什么来的,他们都服下了剧毒,事情暴露之后,很快便毒发身亡了,虽然没有抓住废皇后和左相的把柄,但他们心里都有数了。

洛璟阳这些日子看着这一切,心中也有了自己的判断,没想到他们洛家一直效忠的废皇后,竟是如此歹毒之人。

一直尊重的大伯父,竟是如此可怕之人。

难怪大伯父来之前要让大哥二哥找机会杀了皇上,还说皇上是杀父弑君之人,原来他们才是乱臣贼子。

幸好自己听大哥的话,并未动手,否则真的就酿成了大错。

萧墨尘这边的事也处理好了,和他们一起回京。

一路上,大家又路过了好几个郡县,也处理了一些事情,同时也遭遇了一些趣事和闹心的事。

所谓闹心的事,便是遇到好几个喜欢百里御风的女子,想尽各种办法的想要接近他,成为他的女人。

还好他定力好,眼里只有洛颜儿,没有做让洛颜儿失望的事,可那么多女人惦记他,也闹心啊!

今日在大街上见到一个卖身葬父的女子,被几个小混混欺负,被他们救了,结果这个女子又看上了百里御风。

后来还是右相将人给送走了。

之前还有一个抛绣球选亲的,一个劲的把绣球往百里御风身上仍,还好百里御风反应快,将绣球拍了出去,然后拉着洛颜儿离开了,否则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所以这些事情对洛颜儿来说,很是闹心。

或许是这一路走来,对他越来越在乎的缘故吧!便会特别留意这些事情。

百里御风看到她为自己吃醋的小模样,心里挺高兴的,在乎说明她心里有自己,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而一路走来,大家都看到了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恩爱。

洛璟阳早已不怀疑二人的恩爱是演戏给他看。

皇宫,太后寝宫。

白语琴已经得知了洛颜儿的事成功化险为夷,虽然嫉妒洛颜儿的好运气,但这似乎也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只要殿下有心想要保护她,定不会让她有事,是凌云霄太乐观了。

白语琴今日为太后熬制了药膳,端来给太后:“母后,语琴听说您最近睡眠不太好,语琴帮您熬制了药膳,您快趁热喝了吧!”

太后叹口气道:“哀家这是心病。皇后的事,想必你也有耳闻吧!”

白语琴点点头:“语琴听闻了,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说皇后是妖女,不过臣妾听说,这件事已经解决了,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切,陷害皇后,有关皇后是妖女的传言都是假的。所以太后不必再忧心。”

“传言虽是假的,可通过皇上解决这件事的用心来看,可见皇上是很在乎洛颜儿的,真的被她迷惑了,身为帝王,若是对一个女人用情太深,并非是好事,洛颜儿即便不是妖女,也绝对有魅惑君王的本事,这便是让哀家担忧的地方。

也不知洛颜儿对皇上到底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若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废太子,将来皇上得知真相,对他来说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太后担心儿子会被情所伤。

“可感情之事,当局者迷,皇上现在已经对皇后动了心,又岂是好拆散的呢!除非能让皇上忘记与皇后的这一切,可这又怎么可能呢!所以太后便莫要忧心了,一切就看天意吧!说不定皇后娘娘与皇上是真的一心呢!”白语琴劝说道,眼底却快速划过一抹嫉妒。

“唉!希望风儿只是一时被她迷糊,赶快从对洛颜儿的感情中走出来。”太后端过白语琴给自己准备的药膳喝下。

清州,林阳城

洛璟宸今日有事情忙,用早饭之后便带着阿靖出门去了。

最近他教逸儿练习写字,小家伙很聪明,学得挺快的,很快便把他教的字学会了,并且写得挺不错的。

小孩子的定力都是有限的,练了一会儿字之后,小家伙便有些坐不住了,眼睛不时的往外看,想看看洛叔叔回来没有。

周冰凝看出了儿子的无聊,开口道:“若是逸儿觉得无聊,娘亲带你到街上逛逛好不好?”

逸儿立刻两眼放光的问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咱们不走远,就在街上逛逛就回来,免得洛叔叔回来找不到我们。”周冰凝走到儿子身边,轻抚儿子的头温声道。

逸儿开心的点点头:“好。”

于是母子二人便一起出去了。

来到街上,逸儿很开心,跑在前面,看看这,看看那,即便不买,也很满足。

“逸儿,你跑慢点,别摔倒了。”周冰凝嘱咐道。

“娘亲,快点,咱们去前面看看。”逸儿朝母亲挥挥手,小小的身影在前面跑。

周冰凝见儿子如此开心,嘴角勾起开心的笑容。

只是母子二人不知道,自打二人从住处出来后,便有人在一直跟踪他们。

眼看着儿子朝前面人多的地方跑去,周冰凝担心会与儿子走散了,想加快脚步追过去,突然有辆马车从面前经过。

有人捂住了她的口鼻,将她拖上了马车。

逸儿跑到前面停了下来,想等等母亲,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母亲,担心母亲找不到自己会担心,立刻往回走,希望可以碰到母亲。

可是走了许久,也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逸儿觉得母亲是不是找不到自己先回去了,立刻原路跑回去。

回到住处之后,也没有看到母亲,逸儿着急了,母亲能去哪里呢?

准备跑出去找,正好碰到回来的洛璟宸:“逸儿,这般急匆匆的要去哪里?”

逸儿气喘吁吁道:“洛叔叔,母亲不见了。”

洛璟宸听到这话,心里一慌,询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逸儿立刻将刚才自己与母亲逛街的事说与洛叔叔听。

洛璟宸听后,觉得肯定是出事了,看向逸儿安慰道:“逸儿,你先别着急,洛叔叔一定会帮你将母亲找到的。乖乖在家等着,阿靖,你留下来陪着逸儿。”

“是!”

洛璟宸立刻出去了。

这两日,他暗中调来了一些将士们,立刻让人秘密去寻找。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一定要尽快找到。

此时周冰凝被带到了一个废弃的作坊里。

头上被套着布袋子,布袋子被人一把扯开,明亮的光让她侧头躲了一下。

适应了这亮光之后,看向面前的人,让她震惊不已:“周冰雪,是你。”

周冰雪眼神冷漠的看向她讥嘲道:“还以为你早就会想到呢!周冰凝,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和我抢男人,不自量力。

既然这么缺男人,今晚,我便帮你找几个男人伺候伺候你,明日,待夜公子知道了,看她还会不会喜欢你。”

听到这话,周冰凝很害怕:“周冰雪,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你难道不怕吗?”

“犯法?哈哈哈哈,在这清州,谁说的算?自然是父亲大人。我可是父亲大人最疼爱的女儿,就是犯了法又如何,父亲大人也不会把我怎样的。

夜公子是我的,谁敢和我抢,我便让谁没有好下场。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今晚,你们三个就好好的伺候伺候这个被我们刺史府赶出去的大小姐,瞧你们三人那样,应该还没有碰过千金小姐吧!”周冰雪脸上洋溢着阴险狠毒的笑容。

三个又丑又老的男人色迷迷的看着周冰凝,哈喇子直流,一步步朝周冰凝走过去。

“不要过来,走开,不要过来——”

洛璟宸的人打听到了周冰凝的下落,立刻带着人赶过去。

就在其中一个男人朝周冰凝扑过去时,作坊的门被人从外面踹飞了,一个木板直接朝那个要对周冰凝不轨的男人飞过去,将人给击飞几米远,重重的摔到墙上,又落到地上。

“凝儿——”洛璟宸快速跑到周冰凝面前。

看到洛璟宸,周冰凝惊恐万分的心在这一刻觉得无比安心:“洛公子。”

周冰雪怎么也不会想到洛璟阳一个外地来的人,会这么快找过来,心里很害怕。

洛璟宸帮周冰凝将身上的绳子解开,将她扶起来,然后看向周冰雪,眸中盛满愤怒。

周冰雪立刻解释道:“夜公子,你听我说,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她,没有真的要伤害她,我只是太喜欢夜公子了,所以才想让她知难而退,夜公子,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中自是清楚,今晚你对凝儿的所作所为,我定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洛璟宸声音冰冷极了,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生气过。

周冰雪见洛璟宸对她竟如此无情,大小姐的脾气上来,扬起下巴,一脸傲慢道:“我可是清州刺史最疼爱的女儿,你竟敢不将我放在眼里,你一个小小的商人,本小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若你肯乖乖跟本小姐完婚,本小姐可让你在这清州的生意顺风顺水,咱们双赢,若是你真的要为了这个贱人,而拒绝我,我定会让你在这清州寸步难行,说不定还会遭受牢狱之灾,你可要想清楚了。”

周冰凝听到这话很担心,看向周冰雪道:“你对我有不满,尽管冲着我来好了,莫要做伤害洛公子的事。”

“洛公子?他不是姓夜吗?”周冰雪有些懵圈。

周冰凝一怔,怎么忘了帮他隐瞒身份了呢!他说为了方便在清州办事,才故意说自己姓夜的,自己竟说漏嘴了。

洛璟宸看向她,温柔一笑道:“无妨,事已至此,也无需再隐瞒她。”看向周冰雪,冷声道:“你连在下真正姓什么都不知,便要嫁给在下,你真的不怕?”

“怕?哼!我管你是谁,只要是我周冰雪看上的男人,你就休想逃走,在这清州,还没有让我怕的东西和人呢!”周冰雪一脸的得意。

洛璟宸点点头:“很好,希望明日你也能说这些话,来人,先将周小姐带回去,好好看管,明日我要亲自送她回刺史府,让刺史大人知道,他的好女儿做的事情。”

“是!”立刻上来两位身形健硕的年轻男子,将周冰雪押下去。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若是你们敢伤害我,我定会让你们好看的。”直到现在,周冰雪还没有意识到害怕。

洛璟宸拉过周冰凝,看着她认真的打量:“凝儿,你没事吧!可有受伤?”

周冰凝摇摇头:“我很好,洛公子,谢谢你,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我——”

洛璟宸一把将她拥入怀中,自责道:“对不起!是我来晚了,让你受到惊吓了。”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是自己对不起她,若她真的受到伤害,他一定会杀了自己。

周冰凝一怔,没想到他竟会抱自己,小脸蹭的一下就红了,喃喃道:“洛公子,你无需向我道歉,是我应该谢谢你。”

“不,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是因为我拒绝了周冰雪,说喜欢你,才会让周冰雪对你下毒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洛璟宸很自责。

“洛公子莫要这样说,周冰雪本就讨厌我,就算没有这件事,她若是见到我,也会找我麻烦的,好在我现在没事,洛公子及时赶到救了我,这件事,洛公子就莫要自责了。”周冰凝安慰道。

洛璟宸松开她,注视着她。

周冰凝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疑惑道:“洛公子为何这样看着人家?”

“凝儿真的很善解人意。”洛璟宸温声道。

凝儿?周冰凝这才发现他今晚对自己的称呼与平日里不同,小脸更红了,突然想到儿子,赶紧担心的问道:“逸儿,逸儿可有回住处?周冰雪可有对他下毒手?”

“凝儿莫要担心,逸儿在住处,阿靖陪着他呢!”洛璟宸安慰道。

“我不见了,他一定很担心,我们快些回去吧!”周冰凝不放心儿子。

“好。”洛璟宸立刻带着她回去了,留下几个人将那三个男人带走,并审讯。

“娘亲。”回到住处后,逸儿看到母亲回来了,立刻朝母亲跑过来,扑进了母亲的怀中。

“逸儿。”周冰凝将儿子抱进怀中,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儿子了呢!

洛璟宸看到这一幕,心里再次升起自责,并在心中发誓,一定要保护好他们母子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