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最穷的崽闪亮登场(一更)/爆笑王妃宠翻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后说道:“没想到你当了皇后之后,这嘴倒是变甜了,以前你可从未唤过我母妃。”

洛颜儿这才明白母子二人的惊讶,原来是自己的这个称呼啊!看来之前的原主还真是不会为人处事,就算不喜欢百里御风,嫁都嫁了,该有的称呼还是要有的,否则只会给人留下把柄,如此看来,情商还真够低的。

“母后,皇上让儿媳在雪霜宫好好的反省自己,儿媳觉得皇上的这个决定太英明了,这些日子颜儿在雪霜宫有好好的反思,真的觉得以前的自己好傻,这么好的夫君在身边不懂好好珍惜,这么好的婆婆还不知足,真是傻冒烟了,所以颜儿决定从今以后,一定要做一个为皇上着想的好妻子,孝顺婆婆的好儿媳。

以前颜儿若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母后和皇上莫要与颜儿计较,以后颜儿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绝不会让皇上和母后失望的。”洛颜儿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嫣然一副知错就改大彻大悟的真诚模样。嘻嘻,老娘的戏应该还不错吧!

短时间内竟有如此大的变化,反倒引起了太后和百里御风的怀疑,认定她一定有什么阴谋,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啦!

毕竟之前的洛颜儿一直在帮太子和先皇后做事,这次太子谋反,她也从中参与了,害的百里御风差点便与皇位失之交臂,所以他们不会轻易相信洛颜儿。

“皇后能如此想自然是好事,但就怕皇后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迷惑哀家和皇上,心思还在废太子身上。”太后明确说出自己的不信任。

洛颜儿立刻摇头:“颜儿不敢,颜儿知道自己之前错过了很多事,让皇上和母后对颜儿失去了信任,但以后的日子里,颜儿定会向你们证明,颜儿真的在改过,颜儿已经放下了废太子,以后颜儿的整颗心绝对会放在皇上身上,做一个好皇后。”

“之前你那么不屑七王妃之位,如今却要做一个好皇后,哀家倒有些看不懂你了,你之前那么爱太子,难道也只是为了将来太子登基,你能做皇后,如今见太子大势已去,所以转投风儿的怀抱,只为皇后之位?这倒和哀家印象中的你有很大区别,你不是不在乎那些权势地位吗?还是你之前骗过了所有人?”太后打量着洛颜儿质问,觉得洛颜儿现在的改变肯定有问题。

“母后,颜儿并不在乎皇后之位,颜儿只想平静度日,之前颜儿觉得太子能给颜儿稳定的生活,因为太子性子比较温和沉稳,可是这次的谋反,让颜儿意识到,太子其实也并非外表看上去的那般温文儒雅,而是很有野心,很残暴。

反倒是皇上,让颜儿有了很大的改观,之前未嫁给皇上之前,便听人说过有关七王爷的传言,说七王爷冷血无情,性格残暴,每到月圆之夜便会杀人饮血,所以颜儿很畏惧王爷,即便嫁给了王爷,也不敢靠近王爷,怕被伤害,才会一直疏远王爷,想着逃走。

可这些日子的相处让颜儿发现,其实王爷并非传闻中说的那般可怕,虽然王爷性子冷漠疏离,可本性却是善良的,即便颜儿被废太子和先皇后怂恿做了些对不起他的事,他也没有因此做伤害颜儿的事,这让颜儿很是感动。

还有废太子这次谋反,颜儿也做了一些错事,可是皇上依旧对颜儿宽容,也只是让颜儿在雪霜宫思过,都说患难见真情,经历这么多事之后,颜儿才知道谁真正对颜儿好。

所以颜儿决定,往后余生,定不会再做对不起皇上的事,要与皇上好好做夫妻,携手一生。”洛颜儿说了一番自认为感人肺腑的话。

看向百里御风,没想到这货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如既往的冷漠疏离,难道是自己的演技不好?

不可能,自己这演技,可是得到过亿万观众认可的,肯定是他不善用表情表达自己的心声,心里指不定有多高兴呢!

而事实则是,洛颜儿想多了,百里御风听到这番话不但没有窃喜,反而很气愤,觉得她为了废太子愿如此拉下脸来,改变自己,对太子还真是深情不移。

太后也不相信洛颜儿的这番话,即便洛颜儿的表情很诚恳,言语很真诚,但想想她之前对废太子的深情,为废太子做的事情,这番话的可信度便明显降低了。

事实证明不是洛颜儿的演技不好,而是原主之前的所作所为让人太过失望。

“洛颜儿,别以为哀家和皇上好欺骗,我们不是傻子,你的心是在废太子身上还是皇上身上,不是你说几句好听的话,我们就会相信的,而是要看你的所作所为,若你真的放下了废太子,又为何偷偷去风儿的寝宫去偷玫瑰花,你可知那些玫瑰花是先皇为哀家所种,你如此做,便是不尊重哀家和先皇,便是故意破坏哀家和先皇的爱情,是故意让哀家伤心。

是不是先皇后指使你这么做的,哀家知道,她一直嫉妒先皇给哀家用心种玫瑰花,只是先皇在的时候,她不敢动手,如今先皇走了,她也搬离了皇宫,所以没机会了,便派你来做这些,目的就是让哀家不好过。她算计了哀家一辈子,到最后,却输了,她怎甘心,哀家猜的可对?”太后认定洛颜儿这么做是受先皇后指使。

洛颜儿一脸懵,先皇后?自己不过是摘点玫瑰花做精油,怎么就扯上先皇后了呢!不过幸好来之前,自己猜到太后很有可能拿这件事针对自己,所以自己是有备而来,不怕,自己定能顺利应付过去的。

“母后,您这样说,可就冤枉颜儿了,颜儿这么做,可都是为了母后和父皇的爱情啊!”洛颜儿抬起楚楚可怜的小脸看向太后。

百里御风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倒要看看她如何帮自己化解此刻的危机。

“为了哀家和先皇的爱情?此话怎讲?”太后质问。

“颜儿知道母后对父皇的在乎,父皇的突然离世,对母后的打击很大,所以自从父皇离世后,母后将自己关在了寝宫里,不见任何人,看到母后如此悲伤,颜儿实在是担心,所以便想着,用什么办法能让母后从悲伤中走出来呢!

人死不能复生,父皇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不能让父皇对母后的爱也随着父皇的死而消失,颜儿想让母后随时感觉到父皇就在身边,所以才将主意放在了乾阳宫的玫瑰花上。”洛颜儿歇口气,打量了下太后的表情。

太后认真的听着,见洛颜儿停了下来,开口道:“继续说。”

“颜儿知道,玫瑰花是父皇对母后爱的象征,其实玫瑰花代表的就是热情如火的爱情,可花总有败的时候,就像人的生命一样,总有离开的时候。

可我们是否可想办法将玫瑰花的气味永远的留在身边呢!

让母后想起父皇的时候,可随时闻到这代表父皇对母后爱的玫瑰花的气味。

于是在颜儿的精心研究下,终于研究出了这样一种东西。”洛颜儿淡淡一笑,故意买了个关子。

“什么东西?”太后听入神了,赶忙追问。

洛颜儿立刻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玉瓶道:“就是这个东西,它叫玫瑰精油,是用玫瑰花瓣制成的,纯天然,无伤害,而且味道极好闻。”

严嬷嬷?走上前,将洛颜儿手中的东西拿过来,递给太后。

太后拿过玉瓶,打开闻了下道:“玫瑰花的味道,这果然是用玫瑰花瓣做的?”

洛颜儿立刻点头:“颜儿怎敢欺骗母后呢!这个玫瑰精油的用处可大了,可护肤,用来保养肌肤,也可与熏香一起使用,让熏香有玫瑰花的味道,还能做成香水,喷在身上,让身上无时无刻都有玫瑰花的香味。

就好像父皇一直都在母后身边陪伴着母后般,这便是颜儿为何冒着被严惩的风险去偷玫瑰花的原因。

颜儿知道,自己身为一国之母,要为天下女子做好表率,偷东西的确是不好的影响,不管偷的什么,是否贵重。总归是偷了,还是不好的,可是颜儿的出发点绝对没有不轨之心,还请母后体谅颜儿的一番孝心。

父皇在世时,对颜儿很好,很疼爱,父皇离世后,最放心不下的肯定是母后,所以颜儿想替父皇为母后做点事情。”就不信这样说,你还好意思严惩老娘。

提到先皇,太后的心在痛,先皇为救她而死,这是她余生都无法抚平的痛,只要一想到先皇,便很伤心,想抓住些先皇留下的东西,感受着他的存在,可却一直不知道能有什么东西可代替他的存在,洛颜儿研究的这个玫瑰精油,深得她的喜爱,第一次进宫,看到玫瑰花,自己便很喜欢,这件事也被先皇留意到了,他便为自己种下了一大片玫瑰花,他临死前的一天,还在玫瑰园待了好久,给玫瑰花浇水,施肥,玫瑰园花费了他很多的心思,有时二人误会,吵架,冷战时,他便会待在玫瑰园,看着那些玫瑰花,想着她。

所以玫瑰花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从相识,相爱,到分离,他们的爱情里一直有玫瑰花的存在。

他曾经亲自摘下过快要落的玫瑰花给自己沐浴用,若是一个人的一生用一种气味表达,那么先皇给她留下的便是玫瑰花的气味。

如果自己的身边能一直有玫瑰花的气味,就真的像先皇一直在身边一样。

太后虽然依旧不相信洛颜儿,或许她做的这一切背后都藏着阴谋,但这个用先皇为她种的玫瑰花制作的精油她很喜欢,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此刻她不想去深究,她只想留住先皇对她的爱。

“皇后倒是有心了,这个精油哀家很喜欢,哀家便收下了。”太后的声音里染上了几分悲伤。

洛颜儿见太后收下了自己的精油很开心,这便意味着太后不会再追究自己偷摘玫瑰花的事:“只要母后喜欢,可尽管使用,颜儿会继续帮母后制作更多的精油。”

“次话当真?”太后自然是希望,这种精油可一直有,这样先皇的爱便一直围绕着她。

“当真当真,不过颜儿却有个不情之请。”洛颜儿瞅准时机,为自己谋福利。

“说吧!”太后淡淡道。

“母后,秋季开放的玫瑰花就要败了,到时落到地上只能成花泥,颜儿想趁着这些花落之前,将它们采摘下来,制作更多的玫瑰精油,这样母后便可一直有玫瑰花精油用,也能一直感受到父皇的存在。”这么好的发财机会,她可不能错过。

先皇为太后精心培育的那个玫瑰花种植基地,可让玫瑰花一年四季交替绽放,只要自己能自由出入玫瑰园,采摘它们,那么自己一年四季都可以制作玫瑰精油和玫瑰系列的护肤品和香水了,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想想便让人兴奋。

所以洛颜儿满心期待的等着太后的回答。

太后稍作犹豫后,点点头道:“也好,先皇在世时,有时也会将败落的玫瑰花捡起来,给哀家沐浴用,而你研制的这个精油,好像更实用。”

“很实用的,母后若是想沐浴的时候用,可以在浴桶中滴上几滴,和泡花瓣浴是一样的。”洛颜儿赶紧吹捧自己的玫瑰精油。

太后满意道:“既然如此,那以后玫瑰园掉落的花瓣,就交由皇后打理吧!”

洛颜儿听了开心不已:“多谢母后,颜儿定不会让母后失望的。”

百里御风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洛颜儿,本以为她会被母后严惩,却没想到,她不但轻松帮自己化解了危机,还得到了自由出入玫瑰园,并且可采摘玫瑰花的权利,她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这真的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洛颜儿吗?

太子出事后,对她的刺激竟如此大?让她为了太子,不惜如此改变自己。

太后叹口气道:“母后有些累了,你们回去吧!”

百里御风站起身,拱手道:“儿臣告退。”

洛颜儿也赶忙盈身行礼:“颜儿告退。”

百里御风阔步离开,洛颜儿跟着他后面也离开了。

太后看着二人离开的身影,开口道:“流珠,你说风儿会爱上洛颜儿吗?”

严嬷嬷想了想回道:“皇后娘娘与皇上成亲两年多了,若是能爱上,应该早就爱上了吧!可是二人至今都没有圆房,想必皇上对皇后娘娘没有那个心思。”

“若是洛颜儿的心思都在废太子身上,风儿的确不会对她动情,可就怕她的心思放到风儿身上,或者说为了废太子,将心思放到风儿身上,虽然风儿至今还未对哪个女子动情,可说是对女子拒之千里,可哀家对洛颜儿总是不放心的,若是洛颜儿真的主动接近她,只怕他也难以抵挡洛颜儿的美色。”太后担心道。

严嬷嬷安慰道:“太后莫要担心,天下美丽的女子多的是,若是太后担心皇上会对皇后动情,可帮皇上再选一些嫔妃啊!按照规矩,新皇登基后是要举行一次选秀来充实后宫,早点延绵子嗣的,现在后宫的嫔妃,还都是之前七王府的那些夫人,美人,也该让皇上身边添些新人了,说不定新人里,会有皇上喜欢的呢!”

太后听到这话很满意:“流珠,你的这个提议很好,哀家都把这件事给忘了,新皇登基三个月后,要举行选秀,这件事很重要,一定要举行,绝不能让皇上喜欢上洛颜儿,洛颜儿深爱废太子,绝不可能会喜欢皇上的,可她却可以为了废太子能东山再起,而委身与皇上,风儿身为当局者,哀家担心他无法识破洛颜儿的企图,先皇后也定会暗中与洛颜儿来往的,总之不能让洛颜儿太接近皇上,所以必须让他身边多些新鲜的面孔,转移他的注意力。”

“娘娘说的是。”严嬷嬷赞同太后的说法。

百里御风和洛颜儿走出雪华宫停下来。

“没想到皇后现在竟变得如此巧言善变。”百里御风话中有话。

洛颜儿却懒得搭理他的弦外之音,得意的挑挑眉道:“臣妾现在的改变是不是让皇上很惊喜?很意外?”

“既然这次成功帮自己化解了危机,以后言行举止还是谨慎些,做好一国之母应该做的事,莫要再做这种坏榜样。”百里御风警告道。

洛颜儿嘴角扬起灿烂的笑容道:“皇上放心,臣妾一定会做一位知(闹)书(腾)达(不)理(止)的好皇后,给后宫的姐妹们做好榜样,让皇上无后顾之忧。”

“皇后能如此想自然最好。”百里御风可不认为她真能安心的做自己的皇后。

洛颜儿凑近他一些,甜甜的笑道:“皇上,母后已经把玫瑰园采摘的任务交给臣妾了,以后咱们可能会经常见面哦!还请多多指教。”

百里御风却傲娇道:“朕可不想见到你。”说完这句话,迈步离开了。

洛颜儿撇撇嘴道:“傲娇个什么,你以为老娘想见到你啊!如果不是为了玫瑰花,为了钱,老娘才懒得出现在你面前呢!拽的给二五八万似的。”

雪霜宫

青绾和若兰很担心小姐,站在院子中不停的走来走去,朝外张望,不知道太后娘娘会如何惩罚小姐。

当时就劝小姐,莫要去采摘先皇为太后专门种植的玫瑰花,可小姐就是不听,虽然那晚躲过了皇上的惩罚,可太后知道了,只怕会很愤怒,毕竟先皇离世不久,太后还在为先皇的离世悲伤,小姐却选在这个时候往枪口上撞,这不是自己找死嘛!

怎么办?

“青绾,要不我偷偷去太师府一趟吧!让老爷进宫来为小姐求情,皇上刚登基,看在洛家的面子上,应该对小姐网开一面。”若兰觉得太后一定会严惩小姐,担心小姐出事,所以想去太师府搬救兵。

青绾则要冷静许多,阻止道:“不妥,现在并未收到太后惩罚小姐的消息,若是我们去请老爷进宫来,会让太后和皇上觉得太师府在威胁皇上,这样反倒会对小姐不利。”

“可小姐去了那么久,到现在还未回来,我担心小姐会出事。”若兰不放心,急的都快要哭了。

青绾安慰道:“别急,现在的小姐很机灵,而且嘴很甜,说不定她能帮自己化解危机呢!听说皇上也在太后寝宫,即便皇上不爱咱们小姐,为了朝堂稳固,这个时候,应该也不会太严惩小姐。咱们还是再等等吧!没有消息,也是好消息。小姐走的时候说不用为她担心,她不会有事的,咱们应该相信小姐。”

若兰点点头:“那好吧!咱们再等等。”可一颗心却依旧被高高的提着。

“我回来了。”洛颜儿嘴角勾着灿烂的笑容,蹦跳着进来。

“小姐——”青绾和若兰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立刻迎过去。

“小姐,你可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太后有没有惩罚小姐,小姐可有受伤?”若兰担心的问,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洛颜儿转了个圈道:“你看,我好着呢!你们小姐我这么聪明,怎么会有事呢!”摸摸青绾和若兰的小脸,让她们不要担心。

“小姐是如何帮自己化解危机的?”青绾很好奇。

“过来坐,我给你们好好的说说我在太后寝宫经历的一波三折,险中保命。”主仆三人在院中的桌前坐下,开始听洛颜儿吹捧自己。

二人听后,对小姐一脸的崇拜。

若兰看着小姐,崇拜道:“小姐,你太聪明了,不但自己没事,以后还能自由出入玫瑰园,这是不是就叫因祸得福?”

洛颜儿连连点头:“对对对,你这个词总结的很好,就是因祸得福,想到玫瑰花,白花花的银子,哈哈哈,咱们要发一笔了,而且先皇为太后培育的玫瑰花,可四季开放,如此一来,咱们一年四季都可制作玫瑰精油和玫瑰护肤品,简直不要太开心啊!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哈哈哈——”

青绾听了却担心道:“玫瑰园在皇上的乾明宫,如此以来,岂不是会经常遇到皇上?”

洛颜儿却不屑道:“遇到他怎么了,我是奉太后之命去的,他能把我怎样。再说了,他每天那么忙,哪有时间管我啊!他也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回寝宫吧!其它时间不都是在御书房忙嘛?我和他错开便是。”

若兰却觉得小姐能经常见到皇上是好事:“小姐,你可是皇后,你和皇上是夫妻,你就应该经常见到皇上,这样才能和皇上培养感情啊!说不定经常见面,会让皇上爱上小姐呢!然后小姐再给皇上生个小皇子,那小姐的一生就有着落了。”

“你可拉倒吧!我志不在此,我的目标是宫外逍遥自在的广阔天地,让我给他生儿育女,一辈子待在皇宫里,还不如杀了我呢!我又不爱他,才不会为他做这么大的牺牲呢!”想想没有自由的日子便觉得恐怖。

“小姐是否还爱着太子?”青绾问,若是这样,小姐经常见到皇上,便会有危险,即便皇上不喜欢小姐,也定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心里想着别的男人。

洛颜儿语气坚定道:“不爱,我与太子没有半毛钱关系。好了,别再提什么太子和皇上了,咱们还是计划一下下一步计划吧!

现在咱们的产品很热销,可说是供不应求,所以我们要扩大规模,皇宫不是一个好的生产地,万一被皇上和太后知道我暗中卖东西,他们高兴还好,可能不会追究,若是遇到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这小命可就不保了,所以我要找个合伙人,在宫外开一个厂,专门制作我们研发的产品,你们想想,皇家可有缺钱的皇亲国戚,而且又能自由出入皇宫,可有这样一个人?认真仔细的想。”

她一个现代人,对这里的人和事都不了解,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她们了。

青绾和若兰认真的想,然后相视一眼,点点头,看向洛颜儿。

洛颜儿见状追问道:“是不是想到了?”

若兰回道:“小姐,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太好了,快说,他是何人?”洛颜儿兴奋的问。

“十七王爷,皇上的十七叔。”若兰说。

洛颜儿听后有些失望道:“皇上的十七叔,是不是很老了?我想找一个年轻的,有精力,有体力的,而不是要找一个人给他养老,就算我能挣钱,可也没有义务给皇上的叔叔养老啊!”

青绾和若兰听到这话笑了。

青绾说:“虽然楚王是皇上的十七叔,但年纪比皇上只长几岁,绝不是老年人。”

洛颜儿听到这话松了口气:“原来如此,那为何这个十七叔这么缺钱呢?”

二人将十七王爷的抠门事迹讲给洛颜儿听。

洛颜儿听后膛目结舌:“你们说的人是皇室中的王爷吗?我怎么听着这么像乞丐?”

“奴婢们可不敢欺骗小姐,十七王爷就是这般的节俭,抠门。”若兰说。

洛颜儿一打响指道:“太好了,就他了,如此在乎钱,一定很想挣钱,只有与挣钱的人一起合作,他才能积极向上,尽心尽力,只是这个十七王爷我要如何才能见到他?他会天天进宫来吗?”

青绾回道:“十七王爷虽然不至于天天进宫,但隔三差五便会进宫来给太皇太后请安,也顺便蹭饭,最近先皇驾崩,太皇太后心情不好,十七王爷来的很勤。”

“天助我也,太皇太后是不是住在慈寿宫?”对于宫里一些重要人物的居住地,她已经打听的很清楚了。

二人点点头。

“很好,那我便计划一下与十七王爷的巧遇。”洛颜儿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三日后,慈寿宫外。

洛颜儿一身简单的装扮靠在一颗不知名的大树后,口中叼着一支小花,晃着腿,悠闲的看着天上的云。

不远处走来一个身影,吸引了洛颜儿的注意力,定眼去瞧,是一位年轻男子,身材修长,五官端正,这面容即便不是绝色,也绝对是极品,只是有些偏瘦,而且脸色也有些苍白,像是营养不良,身上的衣衫可说是补丁落补丁,无声的诉说着,我是皇家最穷的崽,大家行行好给点吧!

若不是天生气质好,就这身衣服,往街上一跪,绝对是标准的乞丐形象。

穿成这样能顺利进宫来,且畅通无阻,应该是青绾和若兰口中说的十七王爷无疑了。

男子并未发现有人在打量自己,而是东瞅瞅,西看看,万一能见到钱呢!

洛颜儿已经制定好了计划,现在只等着鱼儿上钩,于是在男子快过来时,拿出一锭金子,扔了过去。

百里子轩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金锭子,先是愣了有几秒钟,然后快速弯下身来去捡金子。

洛颜儿见状,快速冲过去,先百里子轩一步抓到金子并捡起来。

煮熟的鸭子飞了,百里子轩怎会善罢甘休,看向洛颜儿不悦的质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抢本王的金子?”百里子轩之所以不认识洛颜儿,是因为之前没有见过。

之前洛颜儿是太师府千金,很少出门,不可能与百里子轩认识,后来嫁给百里御风后,更是不与别人来往,即便百里子轩偶尔会去七王府,二人也从未见过,所以这是二人第一次见面,而且洛颜儿衣着又简单,百里子轩自然不会想到她是洛颜儿,就这行为举止,也与传说中的洛颜儿大相径庭。

“十七王爷,这分明是我的金子,怎么就成了你的呢!”洛颜儿一脸委屈道。

“你居然知道本王的身份,想必也是宫里人吧!是宫女?一个小宫女,怎会有这么多钱呢?分明就是在撒谎。”百里子轩对这锭金子势在必得。

洛颜儿却委屈的解释道:“这锭金子真的是我的,刚才我路过这里不小心掉的。”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谁能证明?”百里子轩质问。

------题外话------

下面还有二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