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结局(不是真的结局哦!)/爆笑王妃宠翻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颜别哭。”百里御风心疼的帮她擦去脸颊上的泪水。

洛颜儿却生气的将他的手拍来:“你少来这套,你若是真的关心我,心疼我,便不会瞒着我这件事,若不是我今晚偷偷听到,是不是有一天你突然死了,我还蒙在鼓里呢?”

“颜颜,别生气。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可若你我二人真的只能活一个,我希望你可以好好活下去,因为你还有家人,你可以回去找你的家人,朋友,回到属于你的世界,你会生活的更好,而我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了,若是再失去你,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百里御风解释道。

“难怪你之前一直说让我回去,因为你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对不对?你怎么可以这样?”洛颜儿以为自己很了解他,没想到每天朝夕相处,他竟瞒着自己一件这么重要的事,自己却没有发现。

“颜颜,我在你睡着的时候,偷偷的用了你的骨笛,请岳老出现,询问了他老人家你是否能回到你来的世界,她说下个月有一个天象,可让你回去。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就是不想你伤心,我希望你可以顺利的回到你的世界,而在你走后,我便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你便可好好活下去,不知道这一切,让你一直认为我在这里好好的活着,也挺好的。没想到会被你听到。

颜颜,能与你相爱一场,我已经知足了,现在天下也已稳定,皇兄会把傲岳国治理的很好,母妃陪着父皇,应该不会孤单,你也可以回到属于你的世界,我没有什么遗憾了。

替我好好活下去。”百里御风温声劝说。

洛颜儿却摇摇头:“我不会回去的,若是你走了,我会随你一起离开,我绝不会一个人独活的。”

“颜颜——”

“风风,你莫要再劝说,父皇与母妃的分别你看到了,父皇为了救母妃离开了,留下母妃一个人活着,痛苦的活着,你真的觉得母妃的余生会快乐吗?在皇陵面对一具冰冷的尸体,就算每天看着他又如何?不能陪她说话,不能给她温暖,天冷的时候不能悄悄的给她披一件衣服,打雷的时候不能陪在她身边,帮她赶走害怕,你真的觉得那样活着是为她好吗?

就算我有机会回去,就算我回到了属于我的世界,你觉得我还能变回曾经的自己吗?

我只是人回去了,可是有关这里的记忆,我清楚的记得,我记得与你相爱的点点滴滴,就算回去了,我能快乐吗?我的家人朋友看到我每天闷闷不乐,他们也会担心的,所以我不会回去,不会让他们担心,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的离开。生,我们要在一起,死,我们也要在一起。

我无法留住你的性命,但我可以决定我自己的生死。

你说人生没有遗憾了,可是我有,我们如此相爱,却没能有一个孩子,这难道不是遗憾吗?

你怎么可以狠心的丢下我一人?”

众人已经悄悄的退下了,房内只剩下洛颜儿和百里御风。

听了她的话,百里御风无话反驳,是啊!死了的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了,而活着的人,这辈子可能都会生活在痛苦中,可能真的是自己太自私了,只想着为她做点事,却没有问过她要不要这样的结果,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

伸手拉过洛颜儿的小手,自责道:“对不起颜颜,是我没有顾虑到你的感受。”

洛颜儿坐到他身边,依偎进他怀中,喃喃道:“风风,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怕死,我只怕没有你的日子我一个人活不下去。

我们如此相爱,我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让你活,因为我本就不属于这里,本就是要离开这里的,或许我离开了,这一切都会发生改变呢!因为我的意外闯入,让你的人生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若真需要一个人牺牲,那个人应该是我。”

百里御风听到这话,立刻握住她的肩膀,看向她严厉的警告道:“颜颜,你不可以这么做,你若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的。”

洛颜儿勾唇笑了:“风风,你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了吧?”

百里御风点点头:“我理解了。”

“所以不要想着用你的生命延续我的生命,我不需要。虽然我以前很怕死,可若是能与你一起,有你陪着我,我会觉得很幸福,我什么都不怕。所以不可以丢下我。”洛颜儿认真道。

百里御风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承诺道:“好,我不丢下你,但你也不可以做傻事,不可以丢下我,我们生生死死都要在一起,永不分开。”

“嗯!对了,你去边关前还答应过我一件事呢!你说等你回来,要给我一个婚礼,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洛颜儿扬起小脸看向他质问。

百里御风宠溺的点了下她的鼻尖道:“对你的每个承诺,我都不敢忘,我都记得,我会给你的。”

洛颜儿甜甜的笑了,二人紧紧的拥抱着彼此,死又何惧,只要有爱的人陪着,便不可怕。

南华国,太子府。

夜幕下的太子府,气派庄严。

蓝宇灏来到百里凤舞的住处。

百里凤舞看向他,表情很冷淡:“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虽然与他成亲这么久了,百里凤舞依旧没有接受他,对他依旧很冷淡,从大婚那日开始,二人便没有同过房。

每次蓝宇灏过来,也只是陪她吃吃饭,她便会用自己的冷漠将他赶走。

“犹豫了一些日子,我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你,以免你将来怪我。”蓝宇灏表情沉重道。

百里凤舞声音清冷的问:“这世上已没有什么事能让我在乎了,又何谈怪不怪之说。”

蓝宇灏有些犹豫。

百里凤舞平静道:“既然决定要说了,就说吧!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不会怪你。”

“你的父皇,驾崩了。”蓝宇灏说道,打量着她的表情。

百里凤舞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很震惊,父皇那么健硕,怎么会驾崩呢?虽然心里波涛汹涌,可是面上却依旧很冷淡道:“是吗?生死由命,这便是他的命吧!”

蓝宇灏走到她面前,看着她道:“凤舞,我知道你心中难过,若你想哭,便哭出来吧!他可是最疼爱你的父皇。”

百里凤舞苦涩的笑了:“疼爱?以前我也觉得他很疼爱我,可是现在不觉得了,自从他逼着我嫁给你,我便不觉得他是爱我的。所以我不会为他哭。”当初他逼着自己嫁给蓝宇灏,自己便在心中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认他那个父亲。

“凤舞,你误会你父皇了,帝王虽然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却也有很多的身不由己,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他无法做主的。

越是在高位,越有诸多约束,但他真的疼爱你,这件事是不掺假的。”

“蓝宇灏,你拿了我父皇多少好处,让你这样为他说话?”百里凤舞讥嘲道。

蓝宇灏叹口气道:“我的确拿了你父皇的好处,但是这个好处,我不会要的。”

百里凤舞不解的看着他。

蓝宇灏从怀中拿出一个心疼,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递给她道:“你看看这个吧!这是你父皇给我的。”

百里凤舞疑惑的瞪着他,然后接过东西看,一张羊皮做的地图,上面画着城池,还有一封签了字的盟约。

上面大概意思是:凤舞嫁给蓝宇灏之后,希望他能好好善待凤舞,不要让她受伤害,也不要让她受委屈,更不能有一丝一毫身体上的伤害,要好好保护她,若这些他都能做到,他愿将与南华国相邻的五座城池送给南华国,作为凤舞的嫁妆。

可若是凤舞有丝毫的伤害,这份盟约便作废。

五年后,南华国太子可派人去傲岳国兑现承诺,不管当时在位的人是何人,都会履行这份合约,若合约履行之后,南华国太子对凤舞的态度改变,这五座城池,傲岳国可随时收回。

这份盟约一共有两份,另一份,朕已经交给最信任之人收藏起来,一旦南华国太子让凤舞受到一点伤害,朕暗中安排好了一切,这五座城池,南华国是别想要的。

看到这个东西,百里凤舞的心中很震撼,看向蓝宇灏不解的问:“他为何要给你这个?他那么在乎他的江山,怎会为了我,白白给你们南华国五座城池呢?”五座城池,对于一个国家和一个帝王意味着什么?极有可能引起百姓不忙,朝臣不满,将这件事载入史册,说他是昏君。

“你父皇是害怕你在南华国受委屈,所以以这五座城池为你做护身符,若是父皇母后知道这件事,定会好好善待你。他是怕你和法悟大师之事让我父皇母后不满,会故意刁难你,甚至找个理由废了你,除掉你。

不过你放心,即便没有这个,我也会保护好你的,因为你是我的妻。

当初你父皇之所以逼着你嫁给我,是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皇后在背后操控的,目的就是让你嫁给我,若你不嫁,皇后定还会用别的办法伤害你,或者逼迫你,他怕你出事,所以才会逼着你嫁给我。

身为帝王,越是想保护一个人,别人就越想伤害那个人,因为你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他怕你出事,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将你嫁这么远,他比谁都难过,可为了保你周全,他只能忍痛割爱。

他不让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带着恨远嫁,才不会想家。

可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带着恨并不能让你快乐,而且你也不应该恨那么爱你的父亲。”

百里凤舞听到这些之后,再也无法冷漠的对待父亲,泪水无声的落下,自责道:“我不配做他的女儿,他如此爱我,为我着想,可是我却恨了他那么久。我父皇是怎么死的?”

“皇后谋反,你父皇是为了救你母妃死的。”蓝宇灏说。

把妹妹去傲岳国帮忙,和现在傲岳国已经恢复太平之事都说与她听了。

百里凤舞很自责,觉得很对不起父亲。

蓝宇灏将这个盟书和五座城池的地图给了她:“当初娶你是我自愿的,你已是我的妻子,我不会用你去兑现这五座城池,这是你父皇给你的,交由你处置。你可以让人送回傲岳国,这样这五座城池便永远属于傲岳国。若你想回去祭拜你的父皇,我可陪你回去。”他知道她心中此刻对父亲的愧疚,若因她而让傲岳国失去五座城池,她会更自责的,而他也不需要利用一个女人,去得到这些。

百里凤舞看着手中的东西,明明只是两张纸,却觉得沉的她就要拿不动了。

蓝宇灏知道她不想看到自己,默默的转身离开。

百里凤舞看着他的背影,开口道:“等一下。”

蓝宇灏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她询问:“太子妃还有事?”

百里凤舞放下手中的东西朝他跑过来,抬手攀住了他的脖子。

蓝宇灏一怔,显然是没有料到百里凤舞会这么对他。

不等他询问,百里凤舞先开口道:“父皇做的这一切,就是希望我幸福,他最终选择将我嫁给你,便是觉得你一定能给我幸福,之前我太过任性,不听他的话,让他伤透了心。

以后,我会听他的话,与你好好在一起,不让他担心。

殿下,今晚——我们圆房吧!”

蓝宇灏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跳动,他承认,他的心中是欣喜的,可是冷静下来之后,却摇摇头,他知道她是因为父亲的离世太过悲伤,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才这么做的,可自己却不能趁人之危,她并没有爱上自己,不过是父亲之事让她的情绪有了很大的波动,促使她有了这样的想法,或许冷静下来之后,她便会后悔。

他蓝宇灏不想用这种方式去得到一个女人。

“凤舞,我知道你父皇的事让你很伤心,你现在需要好好冷静。夜深了,你早点——”

百里凤舞没等他把话说完,便凑过去主动吻住了他。

蓝宇灏愣住了,百里凤舞却没有停下来。

蓝宇灏想拒绝,可是身体却不受他的控制,竟这样被她迷惑了,诱惑了。

从小到大,他都是个很冷静的人,理智的做每一件事,可是在爱情里,谁又能真正做到理智呢!

人生若是没有为一个人冲动的时候,那岂不是很遗憾。

不再去顾虑那么多,抱起她找内室走去。

一刻钟后,外面传来通报声:“启禀太子,太子妃娘娘,府外有位叫法悟的大师说要求见太子妃娘娘。”

帐内的百里凤舞听到通报声,本能的伸手推向身上的蓝宇灏。

蓝宇灏抬起头看向他,眸中有不悦,心在隐隐的痛。

傲岳国

一转眼过去了七日,百里御风为洛颜儿准备的婚礼便在今晚。

没有请宾客,就只有二人。

静兰苑被布置的很喜庆,入眼的都是红色。

洛颜儿一身喜服坐在床沿,头上盖着鸳鸯盖头,等着她的新郎来给她掀盖头,脑海中回忆着她与百里御风的点点滴滴,心中很甜蜜,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

百里御风推门走进来,在她身边坐下,注视着她,抬起手来,缓缓的将她头上的红盖头掀开,露出盖头下倾国倾城的容颜。

二人相视一笑,百里御风牵过她的手,走到桌前坐下,亲自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她,一杯留给自己。

二人深情的看着彼此,手臂交缠,喝下这杯交杯酒。

放下酒杯,洛颜儿开口询问:“风风可还记得我们之前大婚时的场景?”

百里御风嘴角上扬,勾起好看的弧度:“今生难忘,那时的我们,暗暗较着劲,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是啊!当时我便在心中想,这么傲娇又冷酷无情的男人,怎么会有女人喜欢呢!反正我洛颜儿这辈子都不会喜欢这种男人,可却没想到后来却被自己啪啪打脸。但是风风心中是怎么想的?”洛颜儿好奇的问。

百里御风温和一笑道:“当时本王心中想,都说太师府嫡女温婉端庄,原来都是骗人的,如此不懂规矩又疯言疯语的女子,怎么就成了本王的王妃呢?本王到底造了什么孽?”

洛颜儿故作不悦的捶打了下他的胸膛娇嗔道:“讨厌啦!哼!后来还不是啪啪打脸。”

“是啊!早知道有一天会爱上你,当时就不该浪费那么好的良辰美景,我应该当晚就与你圆房,若是那样,或许我们的孩子现在都到处跑了。”百里御风打趣道。

提到孩子,洛颜儿觉得很遗憾,之前一直想着回去,所以才偷偷喝避子汤,拒绝与他生孩子,现在好想给他生一个孩子,孩子是爱的见证,他们的孩子,一定很好看。

洛颜儿拉过他的手,看着他认真道:“风风,若是我们之间有来世,我一定要早点给你生个孩子,来弥补我们之间的遗憾。”

百里御风点点头:“好。王妃,今日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莫要再浪费了。”起身抱起她,朝大床走去。

虽然他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但这短暂的人生,他们要活的不留遗憾。

次日,他们启程离开了京城,去游山玩水去了。

百里南玄离世,百里御风和洛颜儿离开了京城,曾经玩的最好的三人,现在只剩萧墨尘一人了,想想还挺无聊的。

所以闲来无事,萧墨尘约上几个狐朋狗友来到怡香院,喝酒聊天。

绿娥在一旁斟酒,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了句:“难怪萧公子看不上我们这里的姑娘,原来心里早已有了心仪的女子,南华国公主英姿飒爽,长得又那么美,的确不是一般女子能比的。”

萧墨尘喝了口酒道:“你为何说我喜欢的人是南华国公主?”自己才不喜欢蓝羽辞呢!

绿娥掩嘴一笑道:“萧公子留宿在我们怡香院那晚,与南华国公主在一起,绿娥可是知道的。当时南华国公主一身男儿装扮,奴家还以为萧公子好男色不好女色呢!前些日子,南华国公主带着将士们回南华国,奴家也跑去街上一睹南华国公主的风采了,才得知,那晚的公子,竟是南华国公主。”

已经有些醉意的萧墨尘,在听到绿娥的话,突然就酒醒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质问:“你说什么,那晚的人是南华国公主,不是你?”

绿娥一怔,摇摇头道:“不是啊!那晚奴家把公子扶到房间后便出去了,后来一位漂亮的年轻公子便进了你的房间,到第二天清晨才离开。”

萧墨尘霍然起身离开。

“喂!萧兄,你去哪里?”几个朋友一头雾水,询问道。

“南华国。”萧墨尘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深夜进宫向皇上告假,要去南华国。

百里云畅听了原因后允许了,顺便让他到南华国看一下凤舞皇妹。

萧墨尘离开后,立刻回了右相府。

父母今晚正好来看他,见他不在,知道他又出去玩了,不免有些无奈,正准备离开,便见儿子急匆匆的回来了。

“父亲,母亲——”唤了他们一声,直接回了自己的住处,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父母觉得儿子有些反常,立刻跟了进来。

母亲看到儿子在着急的收拾东西,担心的问:“儿啊!你是不是在外面闯了什么祸?这是要逃走吗?咱们若真的犯了事,要勇于承认,可不能做缩头乌龟,你可是右相,可不能知法犯法。”

“孩儿就是要勇于承认,所以要暂时离开京城一段时间。”萧墨尘说,

母亲立刻拉住他担心的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要去哪里?不说清楚,爹爹娘亲是不会放你走的。”

萧墨尘看向父母道:“孩儿要去南华国找蓝羽辞。”

母亲听到这话开心的笑了,不可置信道:“儿啊!你怎么突然开窍了,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怎么突然就想通了呢?”

“之前儿子是混球,以后不会了,你们不要再拦着孩儿了,若是晚了,她可能就嫁给楚国太子了,到时一切都晚了。”萧墨尘焦急道。

母亲立刻松开儿子道:“那你还在这里废什么话,快滚。”

“孩儿告退。”立刻背上包袱离开了。

父母相视一眼,欣慰的笑了,想到他们满意的儿媳很快就要被追回来了,心里又开心又激动。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便过去了两个月,百里御风和洛颜儿的身体被同心蛊折磨的已经不行了。

二人并肩坐在一个湖边看夕阳,看着西坠的太阳,洛颜儿把头依靠在百里御风的肩膀上,喃喃道:“风风,今天的夕阳好美啊!”

“是啊!很美。颜颜,你看这是什么?”百里御风从怀中拿出一对小木雕。

洛颜儿拿过去看,开心道:“这是我们二人的小木雕,你做的?”

百里御风微点头:“之前便答应给你做,一直没有抽出时间做,希望现在还不晚。”

“当然不晚,我好喜欢,谢谢你风风。”洛颜儿将两个小木雕放到一起道:“你看他们多般配啊!”

百里御风笑了,摸了摸两个小木雕道:“以后想我的时候,就可以看他。”

洛颜儿笑着道:“你每天都在我身边,想你了,我看你就好了,这两个,就等我们离开这是世界的时候,给我们做陪葬吧!我要带着他们。风风,还记得我们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吗?当时明明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相爱,可偏偏要浪费在斗嘴吵架上,真的好想和你重新认识一次,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我定要早点爱上你,牢牢的抓住你,只要一见到你,就想尽办法的接近你,死皮赖脸的赖着你。”

百里御风笑了:“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刻。”

“可若是真的重来,我们不认识了怎么办?”洛颜儿担心的问。

百里御风轻抚她的头道:“那我就让你重新爱上我。”

洛颜儿笑了,想了想道:“还是我让你爱上我吧!你这般不善言谈,又冷漠,让你爱上我应该很难吧!我会主动接近你,在你面前拼命刷存在,让你不得不注意到我,不得不爱上我。”

百里御风笑了:“咳咳——”侧过头去,轻咳了两声,偷偷从腰间拿出一粒红色的药丸,偷偷的放进口中,在心中道:颜颜,对不起!原谅我的这个选择,你不能让你就这样死去,你有机会回去,你还有更好的未来,想我的时候,就看我的木雕吧!我不能再陪着你了。

把头依靠在洛颜儿的头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洛颜儿本来很痛的胸口,突然就不痛了,虚弱的身子,也渐渐有了力气。

洛颜儿不解,看向百里御风,只见他嘴角流出了血来,声音颤抖的唤道:“风风,风风——”

飞霜走过来说道:“王爷还是不忍心让王妃娘娘年纪轻轻便丢了性命,所以偷偷为自己准备了一颗毒药。王爷希望娘娘能好好活下去,等到下次天象出现,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风风,你为什么要这样,我们不是说好的,要一起走吗?”洛颜儿悲痛欲绝。

一道红光出现,岳老显身在洛颜儿面前。

洛颜儿看向岳老哭求道:“岳老,你一定有办法救风风对不对?你快救救他。”

岳老立刻上前,帮他把脉,叹口气道:“我这段时间忙没来看你们,怎么就发生了这种事呢!你们这一世若不能相守一生,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不行,要在殿下返回天宫前,阻止这一切,殿下刚没气息,灵魂要在三日后才能返回天界,自己要在这三天扭转局势。

不能用天界的仙丹救治,否则会被天后知道的。

“岳老,你快想想办法。”洛颜儿催促道。

“你别急,这不是想着呢嘛!”自己不能用天界的东西帮他们,要用什么办法呢?人间能有什么呢?

视线落到了洛颜儿的手腕上,她的手腕上戴着姻缘镯。

岳老大喜:“现在倒是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扭转时空,让你们重新来过,但扭转时空必须有两样东西,一个便是你手腕上的镯子,还有一个便是时空珠,只有这两样东西在一起,然后施法,才能扭转时空。

姻缘镯在你手腕上,只是时空珠只怕一时不好找,若是三日内找不到,便回天乏术了。

“时空珠?什么样的?”洛颜儿询问。

“就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红色珠子。”岳老把时空珠的大概样子说与洛颜儿听。

洛颜儿听后,立刻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一颗珠子:“你看是不是这个?”姻缘镯和红色的珠子是她最喜欢的,所以她一直带在身上。

岳老看了开心不已:“天意,真是天意啊!看来你们的缘分是天注定,天意不让你们分开,你们还有机会,这个就是时空珠。”

“太好了,那要如何救风风?需要风风把这颗珠子吃了吗?是不是大了点?”洛颜儿询问。

岳老摇摇头道:“使不得,使不得,不需要吃。”若是让殿下把这颗珠子吃了,将来回到天界,还有自己的活路吗?

一道蓝光落下,然后一位身穿深色衣着的老人家出现在眼前,和岳老一样,都是鹤发童颜。

洛颜儿好奇的问:“这位是——岳老的朋友?”

岳老看了眼无情神,难得这么热情道:“没错,他是我的朋友,叫无情。无情,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让你帮忙呢!”

无情神走到他身边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我都知道了,岳老,你可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若是在人间用法术,可是有违天规的。”

岳老却说:“我是奉命来管他们的事,这不算违规,这姻缘镯和时空珠本是天界之物,一个是小颜儿的,一个是殿下的,如今都落入了凡间,成了凡间之物,而这两个东西在一起,可让时空扭转一次,这是天意。”

“我看天意是他们无缘,不能在一起,你即便是扭转了时空,让他们重新来过,他们也不见得会在一起,到时还白白浪费了这两个宝物的能力。”无情神冷漠的说道。

岳老不悦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情啊!如果不是白语琴来人间捣乱,用了法力,哪会出现这些事情,是她先搞了破坏,影响了小颜儿和殿下的感情,我现在帮他们扭转时空,回到他们初遇时有何不可。就算天帝知道也不会怪罪的,可是天帝让我来管他们这世在凡间的姻缘。”

“天帝只是让你查看有没有人介入故意破坏他们的姻缘,而不是让你用法力插手。”无情神不赞同岳老的做法。

“可我发现有人介入影响他们的姻缘,他们的姻缘遭到了破坏,所以我用法力扭转时空,让他们重来,合情合理啊!行了,你就别废话了,比起有违天规,殿下的怒气更可怕。

若是三日后殿下归位,发现自己未能与小颜儿在一起,你觉得他会怎么做?以殿下的脾气,别说你我二人的性命,只怕六界都会动荡。

既然来了,就帮我一起施法吧!这件事我会亲自向天帝解释的,不会连累你。”

“你真的想好了?扭转时空,很有可能发生时空错乱,很多事情都会改变的。”无情神再次劝说。

岳老却坚定道:“我扭转时空的主要目的是让小颜儿和殿下在一起,至于别人的事情会不会改变,我可不管。”

“你这个人,你这么一扭转,那些已经死过的人也会重新活过来,到时我看你怎么向冥界说。”无情神无奈的摇摇头。

“这些事情我会妥善处理的,你就不用操心了,现在只需帮我施法扭转就行了,一切后果我来承担,行了吧!”岳老拍着胸脯道。

无情神忍不住挖苦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仗义的时候呢!”

“哼!我月老,向来都很仗义的。”岳老自豪的缕缕胡须。

洛颜儿见二人一直在窃窃私语,可她一心只想将风风赶紧救活,忍不住开口道:“二位,你们谈好了吗?什么时候救风风?”

岳老笑道:“小颜儿放心,我们这就施法救你的风风。”

无情神开口道:“丫头,这扭转时空可不是小事,有件事我要先给你说清楚,由于扭转时空不是自然运作的行为,所以这一扭转,会改变很多事情,而你与他之前经历的种种,都将全部忘记,时空扭转之后,你们会不会再次成为夫妻,或者会不会再次相爱,甚至会不会再次相遇,都很难说,你真的想好了?”

洛颜儿点点头:“我想好了,只要能让我的风风重新活过来,不管是什么后果我都愿接受。”

“哪怕不能再见到他?”无情神追问。

洛颜儿看向闭着眼睛的百里御风,湿了眼眶道:“阴阳相隔,不也是永远见不到了吗?只要他能好好的活着,就算永远见不到,我也愿意。我本就不属于这里,因为我的出现,才害了他,若一切重来,我回到属于我的世界,他也能在他的世界好好活着,说不定还能成为万民之主呢!”他是因为自己放弃了到手的帝位,若是没有爱上自己,他定会成为一代贤君,他为自己付出了太多,也牺牲了太多东西。自己一定要让他活过来,哪怕不能再见到他。

岳老赶忙开口安慰道:“小颜儿不必难过,我相信你们的缘分,即便是扭转时空,你们定也会相见的。”

洛颜儿点点头:“嗯!所以请你们帮我救风风,不管扭转时空后发生什么后果,我都愿接受。”

既然洛颜儿都这样说了,无情神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二人一起施法,开始扭转时空。

时间开始快速往回倒,曾经发生过的事,像是电影加快的特效般在快速驶过。

半个时辰后,无情神开口问:“差不多了吧!”

岳老喊了一声:“收。”二人收手。

天地间只剩下二人,此时的时空,已被他们扭转,回到了过去,百里御风和洛颜儿还没有遇到时。

岳老和无情神来到了七王府,用隐身术行走在七王府,却发现七王府只有几个打扫的下人,没有之前的景象。

岳老不解道:“什么情况?殿下怎么不在七王府?”

“扭转时空改变了很多事情,快看看殿下现在在哪里。”无情神催促道。

岳老手一挥,面前出现了一个画面,百里御风高座朝堂之上,文武百官在向他行礼:“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殿下成了皇上。”岳老挺意外的。

再次一划,有关洛颜儿的画面出现,人在现代,真正紧锣密鼓的拍戏呢!

“小颜儿还未来到这里,看来我还得跑一趟现代,将她弄过来。”岳老说。

无情神摇摇头道:“你就作吧!”

------题外话------

男女主会重来一世,又会发生什么搞笑的事呢!这一世会以轻松搞笑为主哦!希望亲们可继续支持水儿,爱你们,下面还有一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