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24】九哥出手!/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找周瑾,并不是燕九朝与俞婉不在乎三小蛋了,而是所有孩子里,只有周瑾的线索有些眉目,那自然得先顺着这条眉目往下查。

先找能找的,再想办法去找没有线索的。

儿子重要,周瑾也重要,都是他们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人。

“你知道祭魔台在哪儿吗?”燕九朝问净无咒。

净无咒道:“知道在,我来过的嘛,我当然知道!”

净无咒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答话答得这样快,就仿佛自己稍慢一点便会惹怒了对方,从而引起什么无法承受的后果似的。

净无咒觉得自己怂得也太快了,他很想找回几分硬气,燕九朝又开口了:“带路。”

“是!”

净无咒很想抽死自己,说出来可能不信,他的嘴有了自己的思想,不听他使唤了!

燕九朝没功夫理会净无咒的心理历程,他只想尽快找到周瑾以及三个孩子的下落。

净无咒在前带路:“地魔宫一共有处祭魔台,你们要找的是哪一个?”

燕九朝淡道:“哪个近就先去哪里。”

“好嘞!”净无咒说罢,又沉默了两秒。

他想扇自己耳刮子,特别特别想。

祭魔台都处在暗殿之中,而最近的一个距此不过数百步之远,三人避开巡逻的魔族侍卫,一路长驱直入,抵达了第一个目的地。

燕九朝仍旧一手抱着燕小四,一手牵着俞婉,俞婉想说她来抱,可燕小四分明特别黏糊自家美爹爹,小胖手抱着燕九朝的脖子,口水糊了他一身,半点儿不肯撒手!

“我提醒一句啊,这里是有禁制的,咱们没钥匙,恐怕进不去,不如,先埋伏在一旁的树丛里,待会儿看有没有人过来,从他们身上打劫一把钥匙……”

净无咒正滔滔不绝地说着呢,就见燕九朝带着妻儿走进禁制了。

那禁制不触动时几乎是不存在一般,可一旦通过便会浮现水波一般的光幕,因此净无咒看得无比清晰,若非如此,净无咒只怕要以为禁制是不存在的了。

但……你们身上有钥匙吗?就这么进去了?!

燕小四在爹爹怀里撒娇:“呜哇呜哇~”

净无咒挺直了腰板儿,心道,我是绝不会进去的,这一次,说什么也不听你们使唤了!

“你们几个,去那边找找!”

“是!”

不远处传来魔族侍卫们的谈话声,净无咒头皮一炸,麻溜儿地跟着燕九朝进去了。

祭魔台就在暗殿的正中央,十分容易寻找,当几人来到祭魔台前时,祭魔台已经开始疯狂抽取周瑾体内的圣主之力了,周瑾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痛苦,面色发白,冷汗直冒。

“你们先退后。”燕九朝将女儿递给俞婉。

俞婉抱着燕小四后退了好几步。

净无咒则是从一开始便没敢靠得太前。

“那个,他要做什么呀?”净无咒看向退回自己附近的俞婉问。

俞婉瞥了他一眼:“叫声仙君很难吗?他呀他的,你们圣宗的人,就这么不懂礼数?”

净无咒:“……”

姑娘你是认真的吗?生死关头你在意的竟然是这个?

净无咒没从俞婉口中得到答案,不过,饶是俞婉不说,他也看出燕九朝要做什么了。

燕九朝手握着一柄用长生诀的内力凝结而出的刀刃,这是要劈开祭魔台的节奏啊!

有些东西燕九朝不懂,但对于危险的直觉他还是有,祭魔台正在疯狂地抽取周瑾体内的力量,贸贸然将周瑾抱出来,不仅有可能会让周瑾遭到反噬,还可能连同自己的力量一道被这个台子吸进去。

所以燕九朝要毁掉它。

“你疯了吗?这是祭魔台!你……破坏不了的!”

祭魔台当然很难破坏了,可燕九朝莫名有种直觉,或者说长生诀给了他这种直觉,他能对付它。

体内的长生诀蠢蠢欲动,燕九朝一剑劈下去,就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祭魔台被劈成了两半,与此同时,坚硬的玉棺也遭到巨大冲击,嘭的一下四分五裂!

玉棺挡下了绝大部分的冲击,周瑾并无大碍。

燕九朝迅速将周瑾抱了出来,足尖一点,回到了俞婉身边。

被祭磨台抽取的圣主之力疯狂地涌回了周瑾的身体,这比抽取时还可怕,周瑾当即吐出一口血来,原本昏迷的神识,稍稍有了一两分清醒。

随后,他就看见了抱着自己的燕九朝,以及守在身侧的燕小四与俞婉。

他虚弱地张了张嘴:“救……小昭……”

话音一落,便再度晕了过去。

这就是周瑾,如果体力只允许他说三个字,他绝不会浪费在毫无意义的相认与打招呼上。

“小昭也在这里!”俞婉心头涌上一阵激动,看来他们的猜测没错,那个消失的老者与幼童正是罗刹王与小昭,只是她万万没料到,周瑾已经也见过小昭了。

其实早在坟地里,他们便发现了三小蛋的脚印,以及很有可能是来自周瑾的巫力,但他们并未察觉到有关小昭的痕迹,主要是因为小昭就没好好在地上走路来着,他抱着燕小四总是飞来飞去的,几乎没脚印落在地上好么?

小昭是血罗刹,体内又有一颗由长生诀与血魔功参半的内丹,亦正亦邪,亦道亦魔,他也绝不可能是个普通人。

“第二个祭魔台在哪儿?”燕九朝问净无咒。

净无咒早被燕九朝劈毁祭魔台的那一番骚操作吓得不敢动弹了,老老实实指了指外头:“从这儿一直往北,路过三座宫殿就是。”

燕九朝与俞婉各自抱着一个孩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净无咒回望了一眼被劈成两半的祭魔台,恶寒地说道:“等等我呀!”

这根大腿貌似挺粗的,他要抱稳了!

然而令燕九朝与俞婉失望的是,第二座祭魔台是空的。

俞婉眉头一皱:“怎么会这样?难道小昭还不够特殊吗?”

燕九朝顿了顿:“或者是太特殊了。”

燕九朝猜的没错,的确是圣魔合体太特殊了,导致这个祭魔台根本无法抽取小罗刹的内丹之力,他们只得采取最原始的法子,挖出小罗刹的内丹!

就在二人思忖着小罗刹究竟被带去了哪里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净无咒跑到门口,藏在门板后往天上一瞧,眸子都亮了:“啊!是圣宗的人到了!他们和魔族打起来了!”

俞婉戏谑道:“你不就是圣宗的吗?还不快去跟你同门打个招呼?与他们共同对敌?”

净无咒噎了一把。

他在果园外扯犊子了,他根本不是圣宗的人,更不是玉清真人的座下弟子,但他师父是……圣宗的外门弟子。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我走了你们怎么办?我们圣宗除魔卫道,普通人也是要保护的。”

俞婉给了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咱们几个,谁看起来比较像普通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闯进我魔族的地盘惹事,我劝你们快把那孩子还给我们,念在你们祖师爷的面子上,我饶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然……”

说话的,是一名魔族的太虚境高手,他身着黑色斗篷,悬浮于夜色之中。

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比可怕的气场,真论境界,他或许与魔族大护法不相上下,然而论招式与功法,他似乎要更胜一筹。

而在他身后,赫然跟着二十多名与他同等境界的高手,只不过,不是巅峰境界,而是中阶或者高阶。

这样一直庞大的队伍,是连圣宗都头疼无比的。

“圣宗祖师爷在闭关,玉清真人他们又镇守着圣宗各大阵眼,所以能派出来的高手不多,这下麻烦了,魔族又要收割一批高手的人头了。”净无咒叹息着说。

俞婉却压根儿没听进去他的话,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其中一个身着青衣的年轻男子,他身后也跟着不少与他衣着一致的高手。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而俞婉严重怀疑那就是小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