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问谁要一个公平/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夫家……不应该……”暮颜还是支着下颌,似乎有些困惑,不谙世事一般问道,“姓夏么?”

跪着的妇人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说道,“民妇夫家姓田,并不姓夏。夫君是人微无福之人,应该无缘得见过殿下的。”

“嗯。”暮颜似乎想了想,点点头,道,“见到的确是不曾见过的。只是曾在宫中见过一个小侍卫,和夫人您极为想象,只记得姓夏,故而有此猜测。”

她看着那妇人的手,相握在一起的手极为用力,搁在跪着的大腿上,指节处根根泛白。

“殿下莫要说笑了。”那妇人似乎有些忧愁和苦涩,连带着说出的话也大胆了几分,“说笑”二字原本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口的,她说,“夫君走得早,民妇至今为止不曾生育,哪里能有那福分,做一个……侍卫的母亲。”

即使是宫中一个再不起眼的小侍卫,走出去也是普通人家的骄傲,毕竟这是最接近帝王的地方,这背后代表的机遇,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求的,万一陛下路上偶遇留了个好印象,之后飞黄腾达并非难事,哪怕封侯拜相也不是不可能。

那妇人都快要匍匐于地了,说地真实恳切。

暮颜却并不领情,嗤笑一声,“说笑?本宫什么都会说,独独不会说笑!”

日色似乎都淡了些,湖面上吹来的风,带着湖水的潮意和若有似无的腥味,长公主殿下的声音冷了点,没有太明显的变化,但是这一点冷,已经让那妇人瞬间匍匐于地,一声都不敢吭。

手,下意识地抚上那个红色印记。

然后一怔,冷汗就下来了。

“呵……”暮颜看着她的反应,轻轻笑着,笑意温软而美好,她起身,款步而下,走到妇人跟前,轻轻蹲下,“你以为……本宫还会让狩猎场的事情,再次重演么?”

幻象。

夕照皇室供奉的徒弟,是夏之镜,而自己要等的女子,是夏之镜的母亲。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么皇室供奉为何这么就找不到,极大可能就是和夏之镜的母亲是同盟。

所以,她敢孤身一人深陷进宫,必然有所依仗,幻象就是最好的武器。

只是狩猎场之后,她发现这些幻象始发条件是沙土……所以……她把地点,选在了湖心亭。

是的。湖心亭不是因为陛下觉得天气炎热为了长公主殿下更好的避暑,而是为了这一场困兽之斗。

这是他们的猜测,即使没有猜对,暮书墨也已经带着他的尖端暗卫们隐没在岸边,湖心亭中逃生总要上岸吧?上岸之后,等着她的就是刀剑加身。

更何况,还有她设计的淬着剧毒的……银针手弩。

今日的这位“田苗苗”,早已插翅难飞。

妇人闻言,终于不再做任何伪装,抬头看来的眼神里,含着满满恨意!那原本平凡到几乎让人记不住的脸,此刻狰狞而狠辣。

“你为什么还活着?!”她咬牙切齿地质问道。

“你为什么还能找到他!”她以为已经两全,即使当年那孩子还活着,可是只要找不到他,夕照皇室就要断在这一代了,她要他看着,看着他选择的万千河山因她而毁,因被他亲手舍弃的自己而毁灭。

没有什么比这更痛!

可是,谁曾想到,她还活着?不仅活着,她还找到了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夕照皇室当年丢失的太子爷!而且令人愤怒的是,他们活得一个比一个好!

只有她的儿子!

只有她的儿子,在这内务府里,做着任人鞭打的小太监,对着老太监都要卑躬屈膝俯跪迎合,明明,明明他也是这个国家的皇子!

蹲在她身前的女子,人人都说是这大陆最尊贵的女子,皇后都比不上,可是,她和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么?夕照皇室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却封了一个长公主,受尽荣宠,瞧瞧这一身流光锦缎华服,哪个女子用上过了?

凭什么?!

“我为什么还活着……我也想问。”看着眼前疯魔的妇人,“太医们都说,我天生体寒,药石无效,良渚人人都知道的丹田破碎的废物,我为什么还活着?”

少女声音清越,她伸手抓起妇人手腕,轻轻抚摸上面的红色印记,她不知道这个印记是什么意思,但是方才,她就是摸了这里发现情况不对不再掩饰的。

“如今,你也问我,为什么我还活着……只是,我还活着的原因,你不知道么?”少女起身,看着匍匐在脚边的妇人,嗤笑,冷冷说道,“因为母亲英灵未得到宽慰,因为倾城府百口人还在世间游荡他们再求一个结局。因为断魂大山脉里那些灵魂还是无墓无碑无人祭拜!”

她一开始说的很平静,越说越激动,说道最后,笑容惨烈,眼神在眼眶里久久不曾落下,“你只记得你的儿子,你只记得命运对你的不公!可是,冤有头债有主,那个男人就躺在那儿,你去啊!你去报你的仇啊!”

“倾城府去向谁讨要一个公平?!断魂大山脉里的死士向谁讨要一个公平?!他们嗷嗷待哺的子女向谁讨要一个公平?!而我,一声声的私生女、废物,我破碎的丹田,冰凉的血液,又要向谁讨要一个公平?!”

她不是矫情的人,也不是脆弱的人,这些年来从未因此抱怨过任何,可是,看着这女子嘶声力竭的质问,那些深埋心底的情绪,突然如同冲破了堤岸的洪水,一泻千里。

“你么?”

两个字的质问,带着浓烈的嗤笑,能感觉得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几乎燃烧起来的愤怒,妇人仰头看去,少女低头俯视的墨色瞳孔里,一点点幽蓝色的光芒充斥起来,宛若千年寒潭深处黑暗无边里的不化冰凌。

她,突然觉得畏惧。

那畏惧不是对死亡的畏惧,她早已不怕死,也不是对上位者的畏惧,而是对无知世界的本能恐惧。这个长公主……太可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