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民妇田苗苗,夫君已故(2)/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照宫廷,并不是所有侍卫都可以穿黑衣。

黑衣,在暮颜被封为长乐长公主之后,黑衣侍卫,执长剑,右肩膀有个小小的“颜”字,是独属于长乐长公主的亲卫,直接受长公主管辖,关键时候可以摒弃陛下指令。

没有人知道的是,这些人的右手胳膊上,都有一个小小的,装备着剧毒银针的手弩,从不见人,一旦示人,必是腥风血雨的死亡。

这一次,来了十个亲卫,连太上皇门口的士兵都要转身行礼。那最前面的黑衣士兵面色严肃,上前,对着田苗苗说,“长公主有请。”

田苗苗一愣,还没从方才的惊惧中回神,就突然又听说长公主有请。她不过一介妇人,“太上皇”、“长公主”这些词,对她来说太过于遥远,只知道自己是需要顶礼膜拜的,握着自己生杀大权的存在。

她这一愣,反应就慢了一拍,她面前那侍卫便不耐烦了,皱着眉用长枪拍了拍她的后背,喝道,“还不快些过去!”他并未用力,田苗苗却是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她慌乱中直起身子,也不敢怠慢,急急忙忙走到那黑衣侍卫跟前,黑衣侍卫看着这一幕,什么话都没说,掉头就走了,剩下的黑衣侍卫等着田苗苗跟上,也掉头走了。

寝殿内。

太监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为什么方才那大夫出去前这般惊魂未定他也不知道,只是,外面似乎想起了什么动静。

“怎么了?”龙榻上,太上皇有气无力地问道,他闭着眼,似乎挺累了。每一次大夫走了,陛下基本都是这个状态,很失望,很累。

太监听到他问话,赶紧去开了门出去看,正好看到黑衣侍卫离开,便低头进来小心回话,“回太上皇,是长乐殿下的亲卫,带着方才那位大夫离开了。”

以往也没这事呀,怎么今日这怪事层出不穷的。他兀自在心里猜测着,再看陛下,疏忽间张大了眼睛,急切问道,“谁?”

那太监一愣,太上皇的病……?

明明每日都快起不来了,气若游丝地躺着,偶尔能好一点,起身用个膳,大多数时候都已经需要人喂了。

怎么地这会儿突然好像……就像是……后面的词他不敢想,赶紧敛了心神,低声回道,“长公主的亲卫,过来带走了那大夫。”

暮颜?!她发现了什么么?

心中有些期待犹如隔靴搔痒,隐约存在,却又不真切,又似乎有些害怕,明知道那个女子必然不是她,可是万一呢……万一是她乔装了过来的?一旦被暮颜发现,她必定活不下去!

可是,自己却又不能堂而皇之的起身过去,如若不是,这场戏还是得演下去的,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招了招手,对着那太监耳语,“你去长乐宫……现在就去。如若……如若……一定要把那大夫保下来。”

如若什么?他不能说,那太监也知道不能问,这一次的事情太诡异,知道太多没什么好处,只知道太上皇要保人,当下低头,后退,一直退出了门外,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转身快步朝长乐宫走去。

……

长乐宫里。

长乐宫湖心亭是最近搭建出来的,原本没有,只是如今越来越热,陛下吩咐在湖心搭建了一个湖心亭,新建的亭子都是以翠竹搭建,新鲜的味道还充斥在空气中,透着微微的凉意。

翠绿同款色绉纱阻隔了大部分的光线,湖风阴凉,这个季节很是舒适。

明显的,长公主越发地爱在湖心亭里休憩喝茶看书。

这会儿,长公主随手捧着一本书,书页却没有翻动,手边的茶也已经一炷香的时间没有动了,那茶是万品楼掌柜送来的解暑凉茶,还有冰镇西瓜,很是新鲜,只是殿下也没有吃。

她……似乎在出神。

至少,小平觉得是。跟着殿下时间久了,多少也摸准了这位很多时候都比较安静的殿下,她其实脾气很好,他们宫人只要不犯错、不多话,月钱赏赐从来都不少,她养尊处优,一应生活饮食都是最好的,即使是后宫那几位妃子都比不上,就看每日万品楼送来的吃食,还有陛下的赏赐就知道。

但这位殿下又似乎什么都不在意,就好像……即使没有这些,这位殿下也不在意。比如这个亭子,若非陛下发话,殿下是不会找人修建的,天气热了,她便在书房里看书。

就是这样万事抵定,任何时候都宠辱不惊的模样。

只是今天,殿下的心……不在书上,不在长乐宫。

一直到了是个黑衣亲卫朝这里走来,长公主殿下“啪”地一声合上了书,换了一个姿势,撑着线条姣好的下颌,饶有兴趣看向朝这里走来的人,小平才确定,殿下的心,今日在那里。

田苗苗今日走了很多路,一路都是晒着来的,这会儿脸通红通红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她也没有擦,两只手握在小腹前,指甲抠着掌心,掐着深深的痕迹。

那疼痛感似乎能让她淡定一些。

“殿下,人已经带到。”黑衣侍卫上前,抱拳,行礼。腰间佩剑没有剑鞘,反射的光正好射进低着头的田苗苗眼里,激地她一个颤抖,就跪下了,朝着那方向就喊道,“民妇田苗苗,参见长公主殿下。”

人都没看见长什么样,没敢抬头。

暮颜挥了挥手,淡淡说道,“辛苦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黑衣人转身,整齐划一却又悄无声息地离开。

暮颜坐在凉亭里,看着跪在凉亭外的女子,低着头看不见容颜,看身形似乎很是害怕,微微颤抖着,两只手握在一起很用力,关节都泛着白。

她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叫……田苗苗?夫家姓田?行医多少年了?”

那女子又一个磕头跪拜,膝盖下的地面有些微微地发烫,“回殿下,是的,民妇夫家姓田。行医五年了,夫君亡故之后民妇便接替他做了镇上的大夫。”

“哦……”拖长了音,似乎在思考什么,暮颜低低重复,“田苗苗,夫君已故。”

“是……”那妇人低着头,低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