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走一趟又如何?/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书墨是第一个发现暮颜异常的人。

这个丫头只是比平日里更安静、更沉默、眼神更淡一点。她每日定时定点都会祭拜一次,进去,磕头,上香,然后一言不发地退出来,除此之外,她几乎不踏出长乐宫。

暮颜很多时候都很安静。

但是,这几天的安静和以往不同。她的眼神更淡一些,若非真的了解的人,都不会发现她的这一点不同。但是暮书墨何其了解这个孩子,她但凡有一点点情绪上的变动,他都能看出来。

暮颜也不瞒着他,一五一十地说了。暮书墨沉默了下,喝了会茶,正巧南瑾来了,当下两个人摆了棋盘,下了盘棋,暮书墨就走了。

南瑾留着用了晚膳。

期间也觉得暮颜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这事情南瑾属于当事人,暮颜摇了摇头,终究什么都没说。

当晚,暮书墨去找太上皇喝了点酒。

第二天,宫中就传出消息,太上皇因着太后娘娘过世,忧思成疾,一病不起了。

太医们只说是心病,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对策来,宫中白布还未卸下,太后离世的阴云还在皇城上空,太上皇突然也似乎岌岌可危了。

当下,遍寻名医的布告贴满了大街小巷,无数的人来了,又无奈地走了。

一时间,夕照太上皇病危的消息,经过了这一群群的大夫名医宣传,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大陆四国大街小巷。

也飞进了那高高穹顶。

……

穹顶之上,还是一如既往地空旷和寂寥。

今日微雨,凉风徐徐,巨大的穹顶在这微雨凉风里,显得格外清冷瑟缩。

紫色的绉纱因着偶尔被雨淋湿,看上去一块块的深浅不一,有些丑陋。

白衣女子还是那般打扮,斗篷遮住了脸,看不清容颜,跪在案几前的蒲团之上,上半身挺地笔直。

身后黑衣人低头站着,黑衣黑袍,双手垂在身前,沉默等在。

风吹进穹顶,撩起他的袖子,露出里面枯瘦的手,手并不大,瘦骨嶙峋的,看着只剩下了皮包着骨。

皮肤上,深浅不一的很多老年斑,一个叠着一个。

“你说……他病了?”女子问道,声音有些冷,带着讥诮,和一些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情绪。

“是。夕照皇室在遍寻天下名医,听说是因为太后过世,忧思成疾,一下子就垮了。”黑衣人回答地格外恭敬,他的声音特别难听,像是生锈的木头锯子生生拉过桌脚的声音,听地人牙都泛着酸。

“哈哈!”女子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冷冷从口中嗤笑,忧思成疾?那个男人会因为那个疯婆子地死忧思成疾?他心里除了他的江山和他自己什么都没有!

别看世人都说他如何痴情,为了一个疯女人苦守形同虚设的后宫二十年如一日,呵,也就是那些世人什么都不懂,呵,这话估计,连那疯女人都要笑死!

当年自己年少无知,信了一个帝王的承诺,如今哪里还能不知道,这全天下,最无心的男人就是帝王!

他们权衡利弊,他们谋划人心,他们的任何付出都是为了得到,如今,竟然说忧思成疾一病不起了?哈哈!

黑袍人又低了低身子,那背,愈发佝偻了,他的额头沁出细密阴冷的汗,顺着满是皱纹的脸往下淌,簌簌地痒,如同一群蚂蚁爬过。

他压下心底的恐慌,恭敬回话,“应该是真的。暮家那小丫头也在宫里,也是束手无策,说是心病还需心药医。”

当年,心血来潮找了个徒弟,无形之中保住了孩子一命,可是,那一命,还不如不保,若是他鬼知道,未来自己会落在这个疯女人手里,他一定绝对不会去收那个徒弟。

这个女人,早已经六亲不认,即使自己终究是救了那孩子一命,可是,那孩子后来所遭遇的一切,她都怪在了他的身上。

奈何,自己打不过,反抗不了。谁能想到,一个满怀恨意的女人,能走到这一步!

“哦?自己亲爹都不救?”那女子倒是微微的意外了,要说救不了她是不信的,暮家那小丫头到底有多大能耐,也许以前不清楚,但是这两年来,还能不清楚?

更何况,月蝉那么重的伤她不是也治好了?若真担心,真想治,森罗学院的人早去了。

“太后去世前,她去了,听说两个人独处了将近一下午,然后当晚,太后就走了。”黑衣人垂手,将自己所知,一字不落地回禀了。若是女人都像她一样难缠,这天下,还有男人什么事情?心思缜密,心狠手辣,简直就不像女人!

你见过亲自设局,将自己儿子害死的么?要他说,如今这女人哪里还是为了儿子,根本就是走火入魔了!

沉吟,女子抬头,看向前方,案几上的沙盒里,沙子纹丝不动。更远的地方,紫色绉纱轻轻扬起,露出暗沉苍茫的天际。

这下雨的天,真冷啊……

当年,那些宫女端着堕胎药的碗推门而入地时候,也是这样绵密阴冷的细雨,她看着那碗,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一寸寸凝结成冰,然后一榔头敲下,碎成了渣。

她的心就是那个时候死去的吧。

那么她的人么?她的人应该就是在自己的十月怀胎的儿子被抱走,她拖着还未出月子的身子,跌跌撞撞出去找,无意间听到了帝后的安排的时候吧?

夕照皇室太子的长子,只因为母亲身份不好,所以,就被安排了一个注定无后受尽屈辱的一生!

何其狠毒的心!她的儿子,注定要卑躬屈膝,向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下跪请安,注定一辈子不能娶妻生子!

而他,竟没有阻止!竟然就这么默认了!

呵呵……这样的男人,会忧思成疾?她撑着蒲团起身,因着跪地太久于是发麻的腿有些疼,她缓了缓,然后抬头,看着那苍茫天际,痴痴一笑,“既然他以这样的方式邀请我去,那么,走一趟又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