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在等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后宫中已经没什么使唤的下人了。

只有前去传话的老嬷嬷,还有一个年轻的宫女。其他的下人是不允许进去的,只能负责院子里的打扫和采买。自从太后病重之日起,她就被搬到了更加便于照顾的东厢房。

东厢房通风比较好,又比较阴凉,很适合养病。

老嬷嬷看着陛下带着殿下一路过去,便没有跟上去,悄悄退下了。虽说自己深得信任,但是能不知道的东西,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譬如……为什么长乐长公主殿下就是太后娘娘苦苦找的那个孩子?明明那个孩子应该在良渚夕颜郡主府。

譬如……为什么太后娘娘明明疯了二十年,并且这些年只记得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却会在这种时候知道了倾城公主?

又譬如……

老嬷嬷缩了缩脖子,赶紧打消了心里的念头。这些念头,太过于危险,她只是一个下人,扛不起,她加快了脚步,左右看了看,只觉得这日头下明晃晃的宫城,也是冷的很。

东厢房门扉紧闭,南瑾推门而进,室内光线暗,屋内的人眯着眼睛看过来。见到来人,也没起身。

“你来了。”太上皇似乎一下老了很多,他坐在床榻边上,看了看凹陷在里面几乎看不到身形的人,回头解释道,“抱歉,你车马劳顿地还未休息就被叫过来,只是……”

“无碍。”暮颜走到病床前,女子形销骨立,头发鬓白,却整理地整整齐齐,她闭眼躺着,呼吸微弱几不可闻,竟有些心疼,本该是最雍容华贵的年龄,如今却行将就木。她问,“太医如何说?”

太上皇微微摇了摇头,神情落寞,有气无力。

那便是回天乏术了。

“她一直要见你。”他的声音有些乏力,也有些不解,这是一个卸下了皇权至尊面对发妻即将天人相隔的事实的男人,“明明她不应该知道的,那些年她早就疯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倾城,知道你。于是醒来就要见倾城,要见你。”

果然这见,也不是什么好见的。

被叫了这么久的私生女,其实真正意义上来说,她的确是个私生女,不是暮离的,是曾经的夕照帝的。甚至,她那位娘亲因为自己的存在仓促下嫁给她那位爹戴了那么久的绿帽子。

她没有说话。

床上的女子皱了皱眉,轻轻睁开了眼睛,眼神浑浊没有聚焦,她像孩童一般懵懵懂懂地四周看了看,只是因为躺着,触目所及也不过就是淡蓝色的绉纱罢了,最后定在太上皇脸上,似乎有些清醒,开口道,“她……”

入睡前,听闻那孩子要回来了。

她似乎累极,只说了一个字,胸膛起伏间,连喘了好几口气,声音微弱,也不问下去了。

暮颜上前一步,轻声唤道,“娘娘。”

太后下意识朝她看来,一愣,似在探究,然后又回头去看太上皇,呼吸比之方才还要急促些,“她……”

太上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甚至没有什么表情,他俯身替她掖了掖被角,站起身,朝外走去,经过南瑾的时候,顺带把南瑾也带走了,转身很细心地关好了门。

“我……在等你。”床上的女子偏头看来,费力地说道,“却又害怕你来。”

声音苍老、费劲,像是喉咙口憋了太久,或者是太久没有正常说话,但是,足够正常到一点都不疯魔。连眼神,都很犀利。

这不是一个常年疯病缠身只是偶尔清醒的女子该有的眼神。

暮颜一怔。

“我知道我自己时间不多了。我甚至不知道每一次睡着之后还会不会醒来,这些年……真的是太苦了,那些药渣子浸润进了我的每一寸机理,我的舌头早就只尝地出苦味了。”她苦涩地笑,神色黯淡,慢慢抬起一只手张着枯瘦的五指,宛若慢动作一样。暮颜伸手握住了,她才又一笑,“幸好,你回来了。”

暮颜想起太医说的话,是药三分毒,多年药物浸润,身体已经被破坏了,药石无效……只是,既然不疯,为什么要装疯?堂堂一国之母后宫之主,为了什么需要躲在这深宫之中装疯装了二十多年!

生生吃药吃得病入膏肓!

“我的孩子丢了。丢在他的满月宴上,怀胎十月的娇儿丢失,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何种灭顶之灾你如今怕是如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那段时间,我的确是跟疯了一样。”

她真的是快不行了,说了这些话累极了,闭着眼微微喘了好一会都没再开口,好像是睡着了。

暮颜另一只手悄悄覆上她的脉搏,微弱,无力,杂乱无章。任何一个蓬勃的生命,都不会呈现这种脉搏。

太后的情况,远比她以为的要严峻很多,能撑到现在的确是奇迹了。

“不用看了,我的身体快要不行了。……我就是为了等你来。”

“您……”暮颜有些动容,这个女子,

“母子连心,我知道我的孩子还在。我始终怀疑是有人故意掳走我的儿子,可是,这巍巍宫城,茫茫人海,我去哪里找那个掳走我孩子的人?”

何况,那日宫宴,进出的何止是文武百官?

那响彻夜空的礼花足以掩盖太多动静。

于是,她开始装疯。这一装就是二十多年,装着装着,连她自己都相信,她是个疯子。

“倾城,是个好姑娘。陛下愧对她了。”她又休息了一会儿,转了换题说道,“这几年,陛下心中对我有愧,对我儿有愧,但其实,他最愧对的是你们母女。”

“你相信直觉么?”她问,笑地有些暖意,“这些年,我暗地里总在关心各国要事,最重要的是想要找到我儿,那一年,你突然出现,良渚将军府的事情,想要知道太简单了,关注的人太多了。”

“你一出现,我就相信,你是倾城的孩子!你回来了!”她说着,似乎兴致盎然,笑容愈发明媚到诡异,她说,“于是,我就开始等你。我知道,你总会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