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殿外交锋/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旭日东升,宫门大开,百官已经就坐。

红色地毯从宫门一路扑到大殿,御林军持枪而站,长枪相对,锋利的枪尖在日色下反射着刺目的光。

大殿前的汉白玉广场上,一个个玉石灯笼上,都扎上了彩色丝绸绸缎,每一个间隔中,都摆着一盆开得正艳的花。

广场右侧巨大的莲花池里,莲花怒放,其中偶有鲤鱼跃起,溅起的水花在空中划起完美的弧度。

盛宁太子爷姗姗来迟,带着他最宠爱的小妾。今日的太子爷,并没有穿朝服,而是一身花枝招展的暗红色长袍,下摆处绣着牡丹花开,格外吸引眼球。

他的身侧,跟着同样得到了邀请函的暮书墨,暮书墨相比之下打扮很低调,一身黑色锦缎长袍,只是质地却很高调——夕照流光锦,手里的仕女图折扇更是高调,明目张胆到连刘畅都有些瞠目结舌。

“暮三爷……”刘畅瞥了眼暮书墨手中的折扇,撇撇嘴,饶有兴趣地说道,“这扇子……倒是别致。”

“自然自然……”暮书墨含笑点头,也夸道,“太子爷的喜好也很别致……”说完,目光从他一身花枝招展的衣服,再转到边上那个娇娇柔柔依偎着撒娇的小妾。

小妾带上国宴,恐怕这位太子爷也是第一人。

“彼此彼此……”刘畅面不改色心不跳,一脸笑容可掬,完了又说道,“说不定改日就要叫你小叔了,还是挺奇怪的,毕竟,我们年龄差不多……”

暮书墨自然知道刘畅此次前来用的借口,他堂而皇之跑到夕照要要求娶暮颜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当下脸色冷了冷,“太子殿下的这声小叔,我可担不起。我们家颜儿……也绝对不会到你盛宁去。”

“话别说地太满,我盛宁有何不好?”太子爷嗤笑一声,“再说,她这样的身份,那个大臣之子能配得上?必然要选皇室成员,和亲方是上策。说到和亲,难道还能选里面那个?”

他嫌弃地指了指数百台阶之外的大殿,天烬老皇帝不肯传位,在大陆其他皇室中,已成了一个笑话。太子都已过中年,很快就是皇孙们的战场了,结果老皇帝还霸着不下。

按照常理来说,他刘畅的确是迎娶暮颜的最好人选,对于这一点,他一向自信满满。

谁知道,暮书墨“啪”地一声,收了折扇,嗤笑道,“如若她爱,平民布衣又如何?如若她不爱,皇权至尊又如何?”他斜斜勾起的唇角,眼中恣意而凛然,带着傲视天下的尊贵。

刘畅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太子,似乎都有些低人一等……他想,暮书墨一定是疯了,哪户人家嫁女儿不求个门当户对,爱?爱是什么?而他自己,也一定疯了,竟觉得对着一个将军府的三子,低了一等?

他抬头看了看天,暗道,这日头真真毒辣,直接将人都晒傻了。

日头毒不毒辣,在大殿里等候多时的众官员体会不到,但是,他们也一样觉得这位盛宁太子爷是傻了的。瞧瞧身边那位,柔弱无骨依偎着的女子,娇媚有之、艳丽有之,唯独没有该有的大方和得体,一看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小妾。

在场都是家中主母,对于这些个“狐媚子”一向是瞧不惯的,这会儿自然一个个嗤之以鼻。

就连太子妃也微微侧目,眼中瞧不惯的神色甚浓,转头又瞧了瞧自始至终并无多少言语,只是安静地低眉浅笑的暮颜,唯有你同她说话,她才会回答一二,回答也是恭敬有礼,得体大方。

虽说不是帝都出身,但是教养极好。

真真是越看越喜欢,当下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也太不关心了,于是问道,“姑娘如何称呼?”

暮颜眉眼微微一笑,“回太子妃娘娘,民女姓暮。”

“暮姑娘不必如此多礼。”她拍拍暮颜的手,“暮姑娘家中兄弟几人?”

“回太子妃娘娘,家中只有一位姐姐,两位堂兄,一位堂姐。父亲是个习武之人,如今家中做些小买卖罢了。”她回答地真真假假,谦虚有礼的模样愈发得了太子妃的欢喜,她对长子这辈子最大的期待就是做个闲散王爷,有个知书达理的王妃便是最好的,不闹心,也不会因着权势地位生出许多事。

如今再看,家世也是干净。一时间,便下了决定,等着国宴过了,和太子商量一下,请了旨就上门提亲去,若是能得陛下的圣旨赐婚,那便是最好。

……

暮颜自然不知道太子妃心中已经认定了自己这么一个“儿媳妇“,她的目光落在大殿门口款步而来的黑袍男子。

暮书墨。

暮书墨也在看她,几乎是在进入大殿的一瞬间,暮书墨就看到了暮颜,虽然蒙着脸,可是这孩子就算全身裹起来,他还是确信自己第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与旁人不同,即使打扮地很是低调,只是一袭淡绿色长裙,发间也只佩戴了一直小巧的蝴蝶簪子,可是坐在太子妃身边,竟丝毫没有被掩盖了锋芒,令人第一眼竟还是被她吸引了注意力。

天烬皇帝已经在王位上坐着等候了,脸色有些不大好,礼部尚书有些汗颜,按照他们的打算,应该是众臣就位后,盛宁太子和暮家三爷就该到场了,然后陛下才会出来,这个时候,所有人请安才是最好的。

但是没想到,盛宁太子和暮家三爷都是姗姗来迟,根本不守规矩,楞是一起成了压轴的,而且这个压轴的还没有自觉,带着小妾来了。

陛下的脸色能好看才怪。

暮书墨和刘畅,还有刘太子身边宛若无骨动物一样腻歪着的女子,一起向天烬帝行了礼,天烬帝脸色还是不太好,只是抬了抬手,不甚有精神地说道,“无须多礼。赐座。”

立刻,有太监引着三人入了座,刘太子的座位,在右边第一个,而暮书墨的便是右边第二个,往下,就是天烬的大臣们了。

看着几人入座,天烬帝身后的太监拍了拍手,立刻,穿着舞衣的女子们纷纷扭着身子进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