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言正枫与月蝉/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城宫门口,暮颜正准备拔腿离开,身后,响起温润的声音,“莫公子。”

言正枫。

如今,几乎所有人都称呼她为莫神医,只有言正枫,坚持原先的称呼,莫公子。不管他是可能治好皇帝的神医,还是那个被人误会只是胡乱揭了告示作死的无知少年,似乎对于言正枫而言,都是一样的。

暮颜转身,含笑行礼,“言丞相。”

“一起走一段?”言正枫牵着马,对她挑眉一笑。言正枫其实很少有这样明显的表情,他的表情一直都很淡,却又让人很舒服。

这会儿骤然见到那么明显的笑意,暮颜倒有些微微愣怔,点了点头,道,“好。”

于是,两人并肩走着,身后牵着马。那马似有些不耐烦,鼻中热气呼地急促而大声,言正枫回头看了看,回过来不好意思地笑笑,有些没话找话似的,“莫公子今日去给陛下施针?”

暮颜点点头,“嗯。”

于是又一次沉默。

暮颜心情也是奇怪,这言正枫这般徘徊者犹豫着要说什么?原本以为是找自己商讨月家之事的,可是月家的事情,不用这般开不了口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言丞相,何故这般举棋不定犹豫不止?

“莫公子。”眼看着康府就要近在眼前了,言正枫才纠结地开口,“莫公子既是神医,必然知道医学天赋极高的一个人吧……就算不知道,也一定听过吧……?”

言语之间,露出的希冀令人动容,又有些小心翼翼的忐忑,暮颜心中一怔,直觉猜到了他说的是谁……

“不知丞相说的是何人?草民也不过是略懂一二,算不得神医。”

“她叫……月婵。”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般,从认识之后就没有叹过气的言正枫,终于呼出了这几日来一直压抑在胸口的那口气,那个名字……连提起都已经需要勇气。

暮颜沉默,果然是月婵。

她为月蝉而来,却不能光明正大地去问,去了解,去打探,于是微笑,若无其事地说道,“算是有所耳闻吧,毕竟月蝉……姑娘在医术上的造诣的确无人能及,几乎是所有学医者都崇拜的对象。”

言正枫似乎很失望,低声“哦”了一声,才说道,“只是有所耳闻呀……?”

声音很低,就像是午夜梦回地无声喟叹,只为了一抒心中郁结。

“月蝉姑娘哪里是草民这种人可以结交的。”暮颜低声笑着,顺口问道,“丞相和月蝉姑娘相识么?可否引荐一二,商讨一下困扰草民许久的一些疑难杂症?”这招是刚从太医们那里学来的,现学现用。

言正枫似乎苦涩地笑了笑,从皇城宫门口出来后,他的表情就有点丰富,“不瞒莫公子,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询问公子,便是想着能否得到她的下落……”

暮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此倒是憾事……”

言正枫却已经心思不在暮颜身上。那女子,从相识开始,就和风一样,就算是森罗学院她也不常待着,更多时候是大陆各个角落游历着,谁都不知道她在哪里。只是,偶尔也会给自己来那么一两封书信,说着路上发生的趣事,这两年,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她的那位小师妹,说起那位殿下,总是欣喜之情跃然纸上。

其实说多也不多,她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封信,从不同的地方来,于是连着回信都没办法确定她到底收到没,很可能信到了,她人却不在了。

只是这阵子,好几个月了,一封信都没有来,心中不安愈发渐渐扩大了。原本也有这样的现象,只是这次却总有些坐立不安。

是以今日就在这等着,没想到终究是失望了。

暮颜也不知道言正枫想了些什么,只看着他似乎有些失望地微微出神,月蝉的事情还未明朗前,她不愿对任何人说,只道,“大人何不去月家问问,毕竟月蝉姑娘也是月家人,自家人消息肯定灵通一些。”

谁料,言正枫嗤笑一声,“呵!月家?自家人?他们怕是这世上,最冷血的自家人!”说完,又自觉失言住了口,闷闷地想着那些往事。

暮颜自然不会傻不拉几去问方才他脱口而出说出来的话,康府近在眼前,她便只是拱手说道,“大人,草民到家了,先行告辞。”

万般思绪被拉回,言正枫还有点沉浸在往事里,傻愣愣地点了点头,“好。”说着,自己转了个身,走了。

暮颜:……

恐怕除了她之外,再没有人见过这样的丞相大人了吧。

“既然回来了,怎么不进来?”一早宴会结束后就回府了的暮书墨恰巧走到大门口,见到若有所思的暮颜,上前,自然地伸着手。

暮颜走上前,也很自然地将手放进了他的被他牵着走,才说道,“言正枫,似乎和月蝉关系挺好的。方才问我是否相熟,听我说不熟之后,还神色恹恹挺失望的。”

他们携手一路走着,随口轻声说着什么,两个人都忽略了暮颜现在是少年打扮,偶尔路过的小厮丫鬟们,惊悚地看着这几日府里的两位贵客这般若无其事、目中无人的拉着手走进他们的院子……而且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说呢,那位小少年看着,格外地……小鸟依人,甚是般配。

除了脸色有点儿蜡黄。其中,挑剔地看客摇着头最后点评道。

很快,断袖、分桃等词汇不可避免地暗搓搓地起来了。

而此刻,这个流言故事的主人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就这样回了院子,暮书墨还在为暮颜科普,“言丞相年近三十而未娶,本就是在等月婵。只是月婵向来漂泊惯了,又因着月家的关系,很少回京,听说两人之间常年有书信往来,恐怕这次也是因为许久没了音讯,所以言正枫才觉得不对劲吧。”

“这么说的话,言正枫这人……是站在月家的对立面的?”暮颜托着腮,目光亮亮看向暮书墨,“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也许,我们可以结个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