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月蝉/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书墨叹了口气,“月蝉就是那个例外。”

当年,月蝉还是个孩子,十岁还未满,却早早展露出了所有的医学天赋,整个月家沸腾了——这种百年不遇的天才,他们认定了能带领月家走向另一个更高的巅峰。

于是,整座高塔都为月蝉破例了,月蝉估计是月家有史以来,第一个可以自由出入那座高塔的弟子。

可是,月蝉却在对她寄予了莫大期望的月家脸上,重重打了两个巴掌!

月蝉——修炼毒术。

毒。这在医术世家月家是不能触碰的禁忌,你可以研究怎么解毒,可是这一辈子,你都不能研究怎么制毒,一点点都不能碰。

而听说,年仅九岁的月蝉,就用自己研制出来的毒,毒倒了一整个月家人,这毒,也毒不死人,可是所有人都奇痒难耐,一挠就破,破了之后流出的水沾到别的肌肤上,又引发新的病情。

老祖宗们凑在一起研究数天无果,以为是什么大型瘟疫,唯有月蝉笑嘻嘻地说她给他们吃的毒,顺便笑嘻嘻地拿出了解药。

能够想象么,一整个家族被一个九岁的孩子,耍的团团转,闹得人仰马翻。这件事情上,既让人看到了月蝉的鬼才,又让所有老祖宗觉得脸颊疼——活了一辈子,半条腿都踏进坟墓的几个人,加起来还比不上一个九岁的小孩。

于是,禁足。检讨。

一个月后放出来。

只是并没有用,月蝉还是喜欢毒,时不时研究一下毒术,只是她也知道了这是不被允许的,于是便偷偷研究,下毒的对象也选了月家的小众群体,或者走出月家,随便找个路人。

禁足、检讨、放出来,再禁足,再检讨……如此反复,却并没有什么用。月蝉还是那个月蝉,令月家所有长辈又爱又恨的那个月蝉。

一直到某一日,月蝉失踪了。

“一个月林儿,已经背负起了整个月家的兴衰。那么,当年的月蝉,恐怕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暮颜叹了口气,为当年那个小小孩童觉得心疼,初见月蝉,便觉得举手投足都是融入血脉之间的高华尊贵,就像是天生的贵族,“只是,月蝉终究不是月林儿,她不爱医却爱毒,她不受控爱自由,她选择了背离家族去了更广阔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有森罗学院。

她不因是“月家的月蝉”而受人敬仰,只因为是“森罗学院的月蝉”而受人低头唤一声姑娘。

月色清凉。晚风从开着的窗户里吹进来,暮书墨已经离开了,离开前交代自己要早点休息。可是……她起身走到窗口,从她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得到皇城巍巍,可以看得到金碧辉煌的宫殿群里,那个隐没在黑暗里的塔型轮廓。

月蝉,就在那里的某处,生死未卜。

那轮廓隐没在暗处,在那热闹与喧嚣之外,像是某种黑暗中环伺着某个目标的猎豹,令人心悸。

而自己,似乎就是那个猎物。整个月家,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而月婵,就是网中诱捕自己的那个饵。毛茸茸的触角,似乎悬在了她的头顶。

而她,至今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值得月家这般铤而走险地冒着被两国倾轧的风险,也要诱捕自己。

==

这是一处暗无天日的囚笼。唯一的亮光,就是距离门口几步远的地方的小小烛火。

烛火也是不常有的,偶尔就会陷入完全的黑暗里。

空气中有着浓烈的血腥味,和潮湿的腐烂味。

借着此刻微弱的烛火,能看到不远处靠近地面的墙壁上,都是青色的苔藓,而地面,斑驳的污秽痕迹,深褐色的,明显是常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血迹。

再往前,是一个巨大的铁质十字架,上面拴着一圈一圈的铁链,铁链上绑着一个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破碎的衣服下面,是斑斑血迹与伤痕。

那人半边身子都浸泡在水里,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昏死过去了,那水呈现一种幽幽的绿色,在微弱的烛火下,粼粼波光看着有些渗人。

“吱呀……”

有古旧门扉被开启的声音,大门口,出现一个佝偻的老者,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着,他冲着门口摆了摆手,搀扶着他的年轻人便替他关上了门,室内,再一次昏暗到难以看清。

他一点点用拐杖敲击着地面走着,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摔倒在了滑腻的苔藓上。他走到被绑着的那人跟前,在池子边缘站定,也就一个臂膀的距离。他静静看着,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情。

“家主已经写了信送去了夕照,怕是,她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许久,他才重重叹了口气,也不顾那人到底醒着没,听不听得到,他自顾自说着,“你该知道的,她一定会来。即使如此,你也不愿招了么?蝉儿。”

有笑声起。

在这地方幽幽地想起,有些诡谲,有些森凉,似乎连着烛火都颤了颤,那人动了动拴着的手,引起一阵铁链叮当撞击声,掩盖了方才诡谲的笑声。

她抬起头,因着她的动作,凝结在伤口处的长发被牵动,原本已经干涸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露出肩胛骨处两个巨大的铁质圆环——她的肩胛骨直接被洞穿!铁链拴在这两个圆环上,另一头,在十字架铁柱上,这样的酷刑,使得她多日来,连昏睡过去都做不到。

一旦昏睡,身体自然有下滑的倾向,伤口就会再次撕裂。

也难为月家圣药,让她如此不生不死地活着。

对面的老者蹙着眉,看着即使在这暗处,依旧闪亮而凶狠的眸子,摇头,“蝉儿,招了吧。那本手札,到底在哪里。”

“你该知道的,家主既然设了这样一个局,那么不管她来不来,都得死!蝉儿,你第一次送出的月形玉佩,我们都知道那个人在你心中是何分量。”

“呵呵……”月蝉不答,反倒是嘻嘻笑着,那笑声,森凉而诡谲,她笑着,突然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老皇帝的病,不好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