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鸿门宴(1)/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乐宫宫门这一关,关了足足七天。

这七天,各府的拜帖跟雪花似的飘过来,都被小平直接堆在了长乐宫书房里,后来去了哪里便也不知道了,也有可能是被哪个小太监拿去垫了桌脚。

反正,就是不见了。

而暮颜,就真的是闭门不出。

一直到了第八天的早晨,她才乔装打扮,低调地出了长乐宫,去了奇货可居转了一下,又去了莫氏拍卖行转了一圈,然后在万品楼用了午膳,看了账簿,一直到了晚膳时分,才又回了长乐宫。

德妃娘娘的帖子,就是这个时候到的长乐宫。此时已值春末初夏,御花园里景色甚美,德妃娘娘就提议,在御花园摆了小聚会品品茶唠唠嗑联络联络感情。

参加的人员也就是后宫的这几位,时间已经订好了,原本是没有暮颜的,估摸着见到暮颜回宫了,这才重新递了帖子邀请。

时间就订在第二日的午时,这几日因着休息地很好于是心情也很好的暮颜,欣然同意了。其实,这帖子递地也极是时候,正好是晚膳十分,南瑾和暮书墨一如往常,来到长乐宫用膳的时候,暮颜接了帖子,随口问了句南瑾,南瑾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所以,当第二日,长乐长公主带着大丫鬟小平出现在御花园的时候,翘首以盼了很久的四个女子,终究是面露失望之色地起身相迎。

“殿下。”聚会是德妃提议的,自然由她来招待,她引着暮颜往空着的首座上带,笑着说道,“前几日听闻长乐宫宫门禁闭,想着殿下是旅途舟车劳顿,所以不曾打扰,故而帖子才到了昨日傍晚才递了过去。殿下莫要怪罪。”

“怎么会?”暮颜眉眼间都是柔软的笑意,“娘娘是体恤本宫,这点本宫如何会不知?若是怪罪,今日也不会来了不是?倒是陛下……昨日一起用膳的时候,说是让本宫代为致歉,这几日政务繁忙,否则也是要来的。”

德妃面色有些红润,娇笑着说道,“臣妾们之间的小聚会,本就是说说女儿家的体己话,殿下怎么地还跟陛下说了。”

虽然如此说着,心中却又有些异样。虽然自己选了那个时间送去,的确是存了一份让陛下知晓的意思,但是当亲耳听着陛下又在那用膳,心中却又不愉。宫中暗中的传闻由来已久,只是谁都不敢明着质疑罢了——这位和皇室并无血缘的长公主殿下,着实太过于受宠,她离开的这几个月,陛下还是几乎日日去长乐宫用膳,风雨无阻,他们来了这宫中数月,却一个都不曾被宠幸过,家中爹娘宗亲早就急白了头,暗中写了书信过来催促。

可是,这事儿她们都还是女儿家,如何左右得了?甚至,他们连陛下的面都不曾得见几面,亲自做了点心羹汤送去,却每每都被拦在御书房或者寝宫门口,食物是送进去了,可是有什么用?

也因此,后宫之争在这里,竟一点迹象都没,四个后妃一个比一个友好。

反正都是可怜人罢了……

德妃将暮颜引至首位坐下以后,才招呼了宫女上了茶水点心,并偷偷和贤妃交换了一个你知我知的眼神。

贤妃心领神会,端着茶杯起身,“殿下,还未恭喜。听闻您被封了良渚的嘉善郡主,臣妾在此,以茶代酒,恭喜您了!”

贤妃今日这打扮,甚是用心良苦。满园春色里,其余三位女子一个比一个艳丽,大有和百花争艳的趋势,只有这位贤妃娘娘,一反常态,极是素净,脸上略施脂粉,却反倒显得有些郁郁不得志的虚弱感,这会儿端着茶杯做着强颜欢笑的样子。

“贤妃娘娘这是……”暮颜举起茶杯,似有探究地问道,“可是玉体有恙?瞧着气色不太好。”

“倒也不是……”她似乎有所郁结于心地叹了口气,有些哀怨、有些害羞,说道,“只是入宫这些时日吧,始终未承圣恩,家中母亲连翻催促……”

“我说你,这种话怎么在殿下面前瞎说!”贤妃还未说完,德妃便有些大声地喝住了,“殿下还只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如何能听你在这胡说八道。若是陛下知道了,看不让人拔了你的舌头!”

贤妃当下脸就一白,显得本就素净的脸上,更是惨白无血色,惶惶不安地看向暮颜,“我……臣妾……殿下恕罪!”

说着,吓得就要跪下了,暮颜朝小平使了个眼色,小平走过去扶起还未跪到地面的贤妃,暮颜才笑着说道,“无碍的。德妃娘娘方才不就说了,不过是女儿家的体己话。本宫如何会怪罪。”

“谢殿下……”

“虽说本宫还是云英未嫁,但是贤妃娘娘的忧虑本宫也是理解的。作为后宫妃子,如何替皇室开枝散叶自是头等大事,只是如今陛下登基不久,国事本就繁杂,心思不在众位娘娘身上,也是自然的。”她端着茶,眸光淡淡一扫四位妃子,直觉今日这主题,恐怕是叫鸿门宴。

果然,坐在右手最末那位惠贵人突然恍然大悟般地说道,“说道云英未嫁,长公主今年也是一十六岁了,可有心仪之人?若是有的话,同臣妾们说说,臣妾们像陛下提点提点?”

那些虚无缥缈暗搓搓里的谣言,她也是知道的,只是素来心大,并未想着去澄清或者证明。谣言这种东西么,越是澄清,越是传的起劲,最好的方法就是视若无睹。

不过,恐怕这些个急着“母凭子贵”的妃子们便做不到视若无睹了,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把她这位长公主嫁出去了,这些风言风语自然就没有了,不管真真假假,长乐宫都空了,陛下自然也就不会把心思放在那了。

果然,今日这春日宴会,就该叫做——鸿门宴。

暮颜笑着看着惠贵人,意味深长地说道,“惠贵人这话,着实有些令本宫不解了。难道……本宫有了心仪之人,还需要惠贵人去告诉陛下么?本宫倒是日日能见到陛下,惠贵人……行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