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大堂审案(1)/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府衙也不是每一天都升堂。

相反,因着帝都这两年治安环境愈发地好,府衙事务也很少,十天半个月升一次堂的也是有的。

只是这两日,倒是连着为了一件事,连连升堂,一些百姓都被半夜的大火惊了,这会儿都围在府衙大门外,连连张望,对着大堂站着的少女指指点点,交头接耳,只觉得那少女,只要一个背影,就让人觉得贵气非常,主要的是,谁来了这大堂之上,都要跪拜叩首,她却怡怡然站着,姿态潇洒。只那遥遥一站的背影,就让人觉得和所有女子都不同,却又觉得女子就该是这样的,美丽中带着潇洒,温婉中带着锋锐,令人耳目一新,移不开目光。

是的,这个人就是暮颜。

这一次,连椅子都没有。但是却也没有要求她下跪。

她的跪拜,府尹自觉地还是受不起。他重重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殿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他觉得,这两日劲说地都是这些话,连自己都有些听腻了,觉得如此大道理说着也着实没什么力道,又接了一句,“本官还是那句话,你且好好交代交代,若是有半句虚言,本官也是可以揍禀了陛下,给些苦头你吃吃的。”说着,双手握拳,朝着皇城的方向虔诚地行了一礼。

暮颜偷偷打了个哈欠,面有倦色,这折腾了一整晚,还未睡觉,困意席卷而来,她低声而温婉地解释道,“本宫方才所说都是真的。吃完了晚膳,突然一阵困意席卷而来,本宫就在那石床上睡了,睡着睡着,只觉得寒冷异常,才醒了过来,没想到,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身处城外林中,夜深露重的,也不明就里,只能往回赶了。”

“哦?那殿下何故还要想着回这大牢呢,直接回府不是更好么?或者说连夜出城回国才是,毕竟,我想就算您杀了高如玉,陛下也不会大张旗鼓地去夕照皇室要人。”对于她说的话,府尹一个字都不相信,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暮颜似乎受到了惊吓,被这样的想法着实吓到了,睁大了眼睛质问道,“大人!暮颜是什么样的人也许您不知道,但是暮颜身为夕照国的长乐长公主,受陛下邀约前来良渚做客,是以国礼相待的,如何能因着一个不明不白的官司,就潜逃回国?我夕照国的脸,岂不是被本宫亲手递到大人的手上,啪啪地打了?”

以陛下的名义,她也会。因着困意,她也有些语气不好,“再说,大人有点儿脑子就知道,若这药是本宫下的,那本宫该如何下,才能让整个大牢的衙役和犯人统统中招?还是大人觉得,你这偌大帝都府衙,已经脆弱到如此不堪一击?本宫除了这大牢,又何故要大费周章放了火吸引你们的注意?之后,本宫既然已经离开,为何还要回来?大人是以为,本宫和您一样,傻么?”

一字一句,口气锋锐,都在说他脑子不好,傻,再好脾气的人都会被气出脾气来,更何况,还是已经被这件事弄得有些炸毛的府尹,当下重重一拍惊堂木,连名带姓叫道,“暮颜!别以为你有夕照撑腰,就可以在这大堂之上,为所欲为!我良渚律法……”

“我知道嘛,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人,您说了很多遍了。但问题是,这法不是我犯的啊!”话头刚出,就被暮颜不耐烦地截了,“大人,你何不查查今日送饭之人,或者说做饭之人,是否有所异常呢?为何就一个劲逮着我审呢?”

因为本官就是觉得你嫌疑最大!

当然,这句话他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下去带人。这件事,虽然暮颜嫌疑很大,但是如她所说,也不是不可能。再看大堂之上,少女伸手浅浅打了个哈欠,换了个站姿,依旧没什么大家闺秀的模样,可也潇洒到赏心悦目。日色渐渐升起,从大门口洒进来的日光,迎着少女背后落下来,似乎给她镀上了一层金闪闪的光芒,女子背光而站,墨色的瞳孔里,却有光,比身后金光更璀璨,微微上挑的眼角,似乎有些困倦,但着风情无限。

此女,妖异。

府尹微微蹙眉,下了结论。

没一会儿,就见手下带着人来了,只是和意料之中的不同,来人一身黑色遒劲长袍,腰间挂着佩剑当先走了进来,他身后才是自己派去带人的手下,一人提溜着一个有些面熟的下人打扮的,应该就是做饭和送饭之人。

那黑衣人走到暮颜身边,转身,对暮颜行了一礼,甚是恭敬,唤道,“三小姐。”

不是县主,不是殿下,是最初的称呼,三小姐。暮颜诧异抬头,就见是暮小叔身边的暗卫首领,墨一。

墨一行了礼,才走上前,对着府尹拱了拱手,转身指了指其中一个,道,“大人,我是将军府三爷的侍卫,奉命保护三小姐安危。自从三小姐被大人您以杀人罪关进大牢后,我就去找证据以证小姐清白,正巧,昨日在府衙后门见到这人和一男性黑袍人行为鬼祟,见他从黑袍人手中接过了油纸包裹的东西,我觉得事情诡异,便追着黑衣人而去,只是没想到夜晚光线太差,还是被他溜了,回来时正巧瞧见府衙大火。”

府尹的脸,黑了。足以滴下墨汁来的脸瞧着那人,那小厮哭丧着脸,噗通一声跪了,大喊冤枉,“大人,绝无此事啊大人!一定是他要帮自己主子脱罪瞎掰的啊!”

“来人!将他扒了,搜!还有房中、膳房,统统仔仔细细地搜!不得有半点遗漏!”府尹大人大喝一声,今日这案子,兜兜转转除了内鬼,他的脸被大的生疼,只觉得方才暮颜所说的“傻”字宛若实质性的重重贴在了他的俩加上,火辣辣地。也因此,撞到了枪口上的膳房小厮直接成了最大的发泄对象,很快,衙役们就将他拖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