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拍卖会/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家拍卖行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夕照帝都最繁华的路段,占地面积极广,是个巨大的圆形三层建筑物。

暮颜带着众人到的时候,还未到辰时,门口站着好些人,瞧着热闹地很。

莫宇早早亲自等在了门外,见到暮颜,立刻迎了上去,“长公主,有失远迎。”

即使是站在自家拍卖行门口,也不曾引起骚动,似乎所有人都不曾见到这个拍卖行的大老板似的,反倒是他们一行人,虽说都换了装束,但是俊男美女的组合,很是夺人眼球,这会儿纷纷交头接耳地询问,这是哪家的公子小姐,并不曾见到过。

“莫公子。”暮颜含笑点头,随着莫宇一路进了拍卖行里头。

拍卖行里边,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穹顶,中间一大块空地,那是拍卖的场所,围绕着这块圆形的场地,一楼设置了很多长条凳,像是前世体育场的那种位置设置,这会儿还未开始,一楼并没有人,都在门外等着呢,二楼以珠帘相隔,凭栏放置这靠背椅和茶几,几上茶水点心都已经备好,

而三楼就是豪华的包间了,卧榻、绿植装饰,甚至名家字画都一应俱全,茶几上甚至摆上了冬季不应该出现的……西瓜。西瓜已经切开,一块块摆的极其好看,瓜瓤鲜红,清新的西瓜味让人食指大动。

本不应该出现在冬季的西瓜,因着这些年来万品楼的刻意推崇,也有人豪门望族的有钱人重金问万品楼购买,万品楼也不是不卖,做生意的嘛,出得起价格自然是愿意的。只是……这么多雅间,莫家倒是花足了本钱。

看到暮颜的关注点都在那只西瓜上,莫宇解释道,“万品楼在一年前进驻了夕照,带来了非时令蔬菜瓜果,这西瓜,便是我去买来的。”

暮颜不甚在意地点着头,转身含笑说道,“拍卖会即将开始,莫公子想必还有许多些事情,先去忙吧。”她可是看见,闫梦忱瞪着那西瓜垂涎欲滴的模样……闫梦忱爱吃西瓜,这一点在岛上的时候她就已经见识到了,离开了岛倒是很久没吃了,这会儿虎视眈眈的模样,真心有点……丢人。

莫宇倒是并不知道暮颜的想法,但是的确有些事情要他亲自去处理,当下就笑着告辞离开。

自始至终,这个男人的笑容,便是一分未变,笑容恰恰刚好达到眼底,多一分太热络,少一分嫌清冷,是那种令人最舒服的笑容……

这个男人……

“颜儿。”掌心温热,暮书墨拉着她的手,稍稍用力,迫使她转身,牵着她在靠栏杆的位置坐着。这看着别的男人离开,这般依依不舍的表情,是当他不存在么?心中微微郁结,暮颜,似乎对这个莫公子,很感兴趣。

暮颜自然不知道暮书墨心中的想法,她还沉浸在那种奇怪的熟悉感里,这会儿坐到了位置上,才回过神来,这里和二楼并无遮挡不同,这里挂了一帘薄薄的绉纱,能依稀看到楼下光景,这会儿人已经络绎不绝地进来了,熙熙囔囔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整个一楼大堂里,座无虚席,人满为患。

三楼绉纱之后,也隐隐人影晃动,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莫宇倒是没有再瞧见了,有须发皆白的老者已经站在了中间圆柱形的玉石台上,边上有一女子,托着托盘站着,红色绸缎盖着,也看不见托盘之上到底是什么。

老者微微抬手,原本熙熙囔囔的一楼大厅,瞬间便安静了下来,老者看着年纪大,身形却硬朗,这会儿扬声说道,“各位!”

中气十足,自带扬声器系统,即使是三楼,也听得格外清晰震撼。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竟是一个练家子。

他停了停,见四下无声,所有人都看向他了,才缓缓说道,“我们这次的拍卖会现在就开始了。规矩还是老规矩,价高者得,一楼的客人们举手喊价,二楼、三楼的客人们按铃喊价,最后三次无人竞价,我们的拍卖品就归您所有!”

一开始的拍卖品,并非太有价值的东西,都是新奇有余,价值不足,除了二楼有几位竞价之外,三楼都没人动,倒是一楼,基本都是财力并不丰厚的人,都是奔着这些东西来的。

接近拍卖会中场,好东西都开始上来了,字画、古玩、宝石、珍奇,二楼三楼的客人们终于跃跃欲试,整个拍卖会,几乎达到了热闹的顶峰。

闫梦忱等人看着兴致缺缺,桌上西瓜已经被风卷残云般干掉了。倒是暮颜,越看,越觉得瞧出了端倪——这个拍卖会的规章制度,无限趋近于现代拍卖会,连那位老者手中的小锤子,都如出一辙!

在这个很多地方都无限落后于现代社会的异世大陆,真的会有这般完善的拍卖会么?哪一项制度不是经历过太多次的完善,才得以健全?可是,距离莫宇提出拍卖会的设想,才过去几年?

这个莫宇……真是有趣极了!

她笑意深深,看向大厅中间的老者,这会儿拍卖会已经接近于尾声,老者又抬了抬一手,说道,“现在,拍卖我们这次的最后第三件拍卖品,是已故绘画界泰斗王老生前最后的一副巨作。”

身后少女上前,老先生一把掀开红绸缎,露出包装精美的卷轴,小心翼翼得展开,动作之轻柔,仿佛对待最心爱的珍宝。

是一副山水画作,王老生前便是最喜欢画山水画,他的山层峦叠嶂大气磅礴,他的水蜿蜒潺潺秀丽柔美,可以说,王老的一副山水画,真的可以价值连城。

而若是加上这“最后一副”四个字,就不是价值连城的问题了。那是有价无市,可遇而不可求的,听听吧,那此起彼伏的抽气声,还有二楼客人交头接耳和随从互相探讨地声音,明显在考虑兜里钱够不够。

反倒是一楼,比之方才,安静了许多。

毕竟,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终究太遥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