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继续失踪/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去秋来。又入冬。

暮颜还是没有找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但是熟悉暮颜的人,都似乎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几乎同时在随后的动作里,确认了她的安全无虞。

万品楼如同雨后春笋,在全国各大城市纷纷建起了分店,连夕照国都对他打开了大门,奇怪的是,万品楼竟卖起了非时令蔬菜,而且很是新鲜,似乎刚从地里挖出来没多久的样子,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有酒楼派人整天整夜地蹲点跟踪探查一二,却只见每日都会有固定的农户推了车送货上门,“间谍们”自然也想要效仿,却被告知自己只是运货的,而真正的来源,是几条奇怪的大船。

而那大船,港口的人都见过,也有官员去看过,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造型有些奇怪罢了,并且因为他家是专门打着给万品楼送菜的旗号,官员们都会通融一些,谁都知道,万品楼,那是陛下私印在前的酒楼,甚至在寿宴上,凭着一道“蛋糕”深得圣心的。

而一直不瘟不火卖着限量款珍奇的“奇货可居”,似乎依旧不瘟不火,那个老掌柜依旧会嗑着瓜子站在门口唠嗑,来了人也会殷勤地倒着茶水,不管你买不买,不管生意好不好,似乎他都不介意。

只是,有人从外地回来,却说,似乎在别的城市也见到了这么一家店,买的东西一样,价格也一样……于是众人才发现,原来,奇货可居远比他们以为的,更有实力,一时间,面对这个温吞老掌柜,也没多少人敢去蹭茶水喝了。

众人似乎渐渐淡忘了,那个来了帝都之后一度成为说书人的题材的将军府三小姐,颜府的牌匾也蒙了尘,那段历史,似乎就此被掩埋。

除了依旧陈兵嘉善城的十万铁骑……

除了隔三差五森罗学院的问候……

……

暮书墨还是时常蹲点万品楼,主要是这个没良心的,从来不主动给他写信,她的信件只到万品楼,几乎提不到他……偶尔提到,绝对是有事相求,没事的时候估计早把他忘到大海底下去了。

自然,也是提不到谢锦辰的,不过暮颜并没有带走沉施,也没有带走北遥,北遥便在月余之后悄悄回了谢锦辰的府邸,如此,谢锦辰才知道暮颜还活着。

暮颜还活着。

那日皇后派出手中最后的王牌,力求借着漫天烟火一击必杀,也的确是有些效果的,那些隐没在黑暗里的弓箭手,带着暮颜刻画的手弩,身经百战的暗卫在发现之时已经太晚。

颜府遭受了有史以来最惨烈地重创,几乎全军覆没。

也就是那个时候,暮颜才知道,自己终归还是锋芒太露,此时地自己,保护自己尚且可以,保护别人,却是办不到的。

于是,借了这次机会,带着颜府残存,集体消失。

消失后,暮颜去了海外,搬回了大量的玻璃,在林小北找到的海岛上驻扎了,修建了大量地玻璃房,将当初方璇的那批人一起带去了海岛种起了大棚。这就是为什么,万品楼永远用非时令的新鲜蔬菜。

她窝在这座海岛上发展农业,心思却从来没有停过,外界一切凡尘俗事,沉施都会通过书信告诉与她。

一个人不受干扰之后,事情才能想地更周全更全面。

太尉府为了杀她,不惜暴露自己身份,如此仓促,皇后也是,借着寿宴孤注一掷,如此行径,和往日谨慎模样半点不像,倒像是,受了谁的命令或者威胁。

可是……一国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真的会受人威胁听命于人么,甚至,搭上整个太尉府和太子的大好前程?那么那个背后要杀她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地位?

也因此,她并未急着出去,自顾自在这座海岛上过起了隐居生活。

……

这一年,圣罗大陆发生了很多事情。首先,夕照国君正式宣布退位,太子登基,数月之后,现任夕照陛下封了一位长公主,谁都不知道是谁,册封典礼尚未举行,只说公主远在海外,回国之后再行册封仪式,一应赏赐到时公布。

上位者们隐隐约约知道是谁,整个夕照,若说有一个女子可以有此殊荣,那一定便是暮颜,那个失踪了一年多,十万铁骑就在良渚边境虎视眈眈了一年的暮颜……

可是,她真的还在么?或者真的去海外了?谁都不明白,当初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私生女,何以这般生死牵动了几乎整个大陆的注意。

而最憋屈的,自然是良渚帝,你说你都知道她还活着,并且知道她在哪里,那这十万铁骑你摆那一年多,是闹着玩儿么?

是显示你们粮草太多么?你忘了暮颜还是我良渚的县主么?

而良渚,这一年多也是多事之秋,太子被废之后东宫空悬,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上阳瑞和上阳烨,便开始蠢蠢欲动了。往日的兄友弟恭,顷刻间变成了机关算尽也要治你于死地的狠辣和决绝。

首先,是谢大人上书禀奏,说查到当年临泽镇的事情实际上是烨王派人干的,随后,烨王喊冤,却有不明人士站出来说,那千灯镇的人,实际上是瑞王手下,证据确凿。

一时间,二王闹地不可开交,朝廷之上,硝烟四起。良渚帝这一年来,头发都白了大半,再加上后位虚悬,大臣们纷纷觐言,要求立后,呼声最高的贵妃娘娘却温婉一笑说是觉得自己资质尚浅,并无此能力,此事才得以偃旗息鼓。

随后,众人便发现,良渚帝心烦意乱之时,便只去贵妃娘娘那。才惊觉,贵妃这招,以退为进,玩得甚好。

……

良渚开元十六年年末。冬。

大雪纷纷扬扬下了整整半个月。北国的冬天,银装素裹白雪皑皑,青黑色屋檐下的红灯笼,显得格外艳丽而唯美。

因着出行不便、生意惨淡,很多店铺都提早关了门,准备歇年回家,置办年货。

年节是一年最隆重的日子,连这一年多来郁结于心的良渚帝,这几日都露出了难得地笑意,大臣们也偷偷舒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