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御花园/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间,已到了设宴的御花园。

御花园今日明显也是修缮过了的,各个玉石灯笼上,都是彩色绸缎,每个石灯笼之间,都有一盆应景的春兰,听闻皇后娘娘极其喜爱兰花,陛下因此从各地网罗了各种兰花。

低声笑语从不远处传来,那是一片湖心岛。远远看去便见湖心亭台小巧别致,亭台内或坐或立数十人,花红柳绿的,看不清容貌,却也衣着华贵气质非凡,想必那就是帝都后宫皇后一党的妃子们。

“皇后娘娘已经在里面了。我们快过去吧。”老夫人浅笑着往湖心亭引,后宫规矩自然多一些,他们带来的婢女都只能站在这边岸上等待,此时也有数十个丫鬟婆子等在这边树下,两三个、三五个凑一起聊着天。

这种扎堆也是很有技巧,基本上这些都是代表着主子们的想法。几乎可以说是一起小小的宫斗现场。就如此刻,前面暮云雪唤过了自己的丫鬟,附耳交代了几句,丫鬟连连点头,神色多变,一副身负艰巨任务慷慨激昂的模样。暮颜勾唇一笑,对着沉施道,“去吧,湖边风大,找个有太阳的,别着了凉。”

这声音说的不大不小,足够走在前面的老夫人和众位夫人听到,各位“宫斗剧上一届获胜者们”顿了顿步子,暗暗摇了摇头,这没见过世面的就是不懂事,也就是个平庸的,一点都不机灵。

机会都摆在眼前了,和那些个富贵人家小姐夫人交好,该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暮颜把一切看在眼里,笑,她家沉施,可不是丫鬟婆子,何至于去这群眼高于顶的仆子里伏低做小平白看了人眼色。

不过别人作何想法,她自然不介意。看了眼沉施,给了一个“安心等着”的眼神,一言不发地跟在身后。汉白玉长廊曲曲折折,清风和暖,湖水清澈,湖中各色荷花竞相开放,甚至还有很多名贵品种,荷花间整理羽毛的黑天鹅高贵而优雅。

皇后娘娘一袭大红长裙,繁复褶皱层层叠叠铺展开来,她面朝岸边坐着,嘴角端着贵气奢华的弧度,脊背挺得笔直,高高发髻上玲琅佩环,如同最雍容的牡丹。

她含笑听着身边众女子的恭维赞美,偶尔和气一笑,接两句话。

暮颜跟在老夫人身后,跟着暮云雪下跪请安。

“都起来罢。”皇后娘娘语调缓慢,音线华丽,宛若上苍俯瞰又怜悯,抬了抬搁置在腿上涂着上好丹寇的右手,“暮老夫人,前阵子听闻你身子不甚爽利,如今可好了?”

“谢娘娘关心。自然是大好了。不然也不敢带着病体来拜见娘娘。”刚刚站起的老夫人,又颤颤巍巍弯腰行了一礼。

“如此便好。本宫那前两日陛下赏赐了一支千年老人参,明日让人送去将军府。……雪儿,坐到本宫身边来。”皇后招了招手,镶金嵌玉的精美甲套一闪而过的锐利的光。她笑着慈和地看着暮云雪走到她身边,拉着她坐了下来。握着手道,“你这孩子就是太规矩,也不来看看本宫。如今聘礼已过去了,日子也定了,没什么不好意思地了,这几日让太子带着你多走动走动。也和本宫所说说话。”

她笑地很是慈和,轻轻拍着少女细皮嫩肉的手,如同一个思念子女的母亲。

“是。娘娘。”暮云雪低眉浅笑,柔声回道。

“还叫娘娘呢!过几日就该改口了……”

“暮大小姐真是越来越美了……”

“是呢,大小姐和太子殿下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娘娘,以后的小皇孙啊,必定格外讨喜漂亮……”

“你们都少说两句吧,我们未来的太子妃都脸红了……”

“哈哈……”

一时间,亭子里的女人们都笑开了,也有年少未婚配的,羞红了脸低着头,一时间其乐融融,老夫人也甚是与有荣焉地笑眯了眼,这个孙女,可从来不曾让她失望过。

上座的皇后看着众人恭维下,只是含笑低着头的少女,美丽、得体、优雅、高贵、身世尊贵、聪明伶俐,懂礼节、知进退,几乎所有美好的词汇都可以用来形容她。这是她选的儿媳,甚是满意。她想,太子也该是满意的。她微微含笑点了点头。

凤眼缓缓一扫,于众人善意的嬉笑中突然拖长了音,看着暮颜的方向,问道,“想来……这位就是暮家三小姐嘉善县主?”

静。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一时间,气氛有点诡异,众人都收了声,齐齐看向自起身之后就退到一边沉默站着的少女。因着皇后娘娘突然地问话,瞬间紧张地连身子都是一抖,仿佛对于这么多视线突然落在她身上甚是不习惯,犹犹豫豫连步子都不流利了,好不容易走到中间,她低着头下跪行礼,“回皇后娘娘,是。”

声音很低,几乎听不到。

“抬起头来给本宫看看。”

皇后的声音,带上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颤音。她有点紧张,像是当年产婆抱着孩子进来的时候,等着揭晓谜底的那种紧张感。握着暮云韩的手,不自觉的用了力,未带甲套修剪地很是漂亮的指甲,掐上暮云雪白嫩的手。

暮云雪吃痛,皱了皱眉,却没有缩手。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暮颜。

有风,吹起淡紫色的绉纱,吹起亭中少女藕色层层裙摆,吹起腰间同款流苏,吹起少女欲仰未仰的额头细碎的发。

下方的少女,缓缓抬起了头。仿佛慢镜头一般,皇后就在那张渐渐露出的脸里,凝住了呼吸……先是光滑饱满的额头、飞扬入鬓的眉毛、泼墨般浓黑的瞳孔,精致小巧的鼻子嘴唇,等到整张脸终于都暴露在了她的跟前。

特别是那双眼睛……

“峥——”

心底的那个弦突然断裂,紧绷的弦因着断裂的反弹力度,狠狠划过心间,那个十四年都未曾愈合的伤口,终于再一次深深撕裂,鲜血淋漓。

她的呼吸骤然一紧,指尖重重划过暮云雪的手背,修饰地极为圆润的指甲带上失控的力度,少女的手背,瞬间就有鲜血沁出。

倾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