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武试前一夜/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颜成为森罗学院院长关门弟子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飞过大街小巷、飞过巍巍皇城,飞到大陆每一个角落。

绝大多数的人,都在问,暮颜是谁?

而巍巍宫城里,夜幕降临后,在水晶灯照耀下亮若白昼的栖凤宫里,有人在问,上阳夕颜是谁?

“霍哥……告诉本宫,这个上阳夕颜,是谁?”皇后娘娘一袭宫装还未换下,富贵牡丹花香萦绕着百鸟朝凤双面绣屏风,繁复华丽的宫殿里,幽幽帝王香。

霍祺年全身黑袍,低着头站着,“回娘娘,是微臣与倾城公主的女儿。”

“荒唐!”精致甲套狠狠划过卧榻扶手,倏然刺进掌心,却不觉得疼,皇后娘娘看着一脸谦卑垂着脑袋恭敬站着的霍祺年,厉声喝道,“你和她有没有女儿,本宫还能不知道?!霍祺年!你终究是要跟本宫对着干么?!”

“娘娘说笑了……倾城是微臣的妻子,她和微臣的私房事,如何是娘娘能知道的?”霍祺年微微拱手,朝着承乾殿的方向,“何况,陛下亲口承认了小女夕颜的身份,娘娘……是要怀疑陛下么?”

“你!”皇后娘娘胸膛剧烈起伏,看着这个愈发陌生的男子,不可置信地摇着头,“霍祺年……我竟从来不知,你与我是贰心的……”

她仿佛身体被抽空般,靠着椅背,眼里,浓烈的受着伤的情绪。

“娘娘……倾城是微臣的妻,这句话微臣说过很多次,可娘娘从未听进去。倾城,是微臣十六抬大轿抬进了府,叩拜过天地的妻。”霍祺年自进门之后,终于抬了头,目光澄澈而淡定。

“呵呵……好……很好……”皇后娘娘喃喃低语,低语完了惨烈一笑,“哈!她是你十六抬大轿抬进了门叩拜过天地的妻,那本宫是什么?我史安诺是什么?!”

失控了的皇后娘娘,黑澄澄的眸子在夜明珠下,犹如被春雨洗过般,闪着光,那光,却衬地她的眼神愈发暗淡无力。

“您,自然是皇后娘娘。”

“呵呵……”皇后娘娘……多么尊贵无比的四个字,多少女子挤破了头也要爬上来的宝座,多少女子机关算尽只为这栖凤宫的繁华荣宠。

她,曾经也是。何其天真……进来后才发现,一旦入了这栖凤宫,便失了自己……

霍祺年已经走了,嬷嬷也退下了,后冠之下的容颜,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

颜府。

谢锦辰赶到颜府的时候,暮颜刚刚交代完墨二,她也已经厌倦了这种时不时被骚扰一下的感觉了。既如此,便一次性了结了算了。

墨二得了命令,闪身离开,门房小厮就匆匆来报说是大理寺卿来访。

银白月色笼罩下的清俊容颜有些凉薄的漠然,他抬头看来,目光触及暮颜时,却如月色下满山的桃花绽放。

他勾唇微笑,“颜儿。”那弧度并不明显,并不能称为笑容,可一下就温软了很多。

“锦辰哥。”暮颜自然接过轮椅推着,也不问什么事。

谢锦辰却似乎有些急切,“颜儿,可知明日武试名单上,何故有你的名字?”

一怔,谢锦辰也知道了?还刻意为了这个事情赶过来?心头微微暖意,摇了摇头,宽慰到,“并不知道,不过放心,没事的。”

轮椅已推到书房门口,她的力气太小,根本不够将一辆轮椅推进高高的门槛,便错开了身让青影。

青影很是熟练的将轮椅连人一同抬了进去,抬进去后自己便退出了书房,掩上了门。

“怎么能不担心?”谢锦辰皱着眉,看着她低头沏茶,容颜精致而美好,只是这孩子是不是并不知道事情严重性,“那是武试,会丢了性命的!”

“友谊赛没那么严重,点到为止的。我早点儿认输就好。”暮颜不甚在意,将茶杯推过去,“喝口茶。”

谢锦辰直接被气笑了,认输?

“既然他们费劲心思也要把你的名字弄上去,你觉得会让你有认输下台的机会么?刀剑无眼,就算无意中伤了你,也是没办法的啊!谁都抓不到错处!”

多么明显而险恶的心思,将她身边的杀神南瑾剔除在外,那么暮颜就是个无力反抗的活靶子!

他压根儿没有心思喝茶!

“锦辰哥,没事的。相信我。”她不愿多说,只这般劝着,却更像是无能为力时的自我安慰。

“暮书墨呢?”谢锦辰不满地问道,“这几日夕颜郡主回来了,他便围着美人转悠,不管你了?这般大事也不见他来?”

关心则乱。

若是往日,谢锦辰必不会如此浮躁地什么都看不见,他会发现这里处处都是精品甚至孤品,他会发现整个院子里的无数双眼睛,他该想到,这些东西若不是暮颜自己的,便一定是暮书墨的。

无论是哪一个的,都不会是他现在认为的这般一个无能为力一个不管不顾。

更何况,如若真的生死关头,恐怕南瑾会直接暴起杀人,让所有人血溅当场,也不会在意什么比赛规则。

暮颜是南瑾的整个世界。

但此刻,谢锦辰并没有意识到,他看着“自我安慰”也安慰着他的少女,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握在掌心细细摩挲,暮颜因着这微微的痒,下意识缩了手,谢锦辰却未松手,突然起身,一步跨过去将她拽起来抱在怀里。

少女温香软玉在怀,他呼吸着她发间的淡淡香味,像是茉莉香,不浓郁,若有似无的。

他微微叹息,重话也说不出口了,那叹息悠长而无奈,他说,“明日,把北遥带着。我也会去现场,不要担心,我必保你无恙。”

暮颜微微摇头,推开了他,她一直都知道谢锦辰很高,这会儿站了起来,竟比她高了一个多头,她仰着脑袋,看着他的眼神,再一次正色道,“锦辰哥,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真的不用担心的,没关系。”

“好,不担心。”他只当她是最后的倔强,摸着她的发丝,柔声劝道,“时候也不早了,早些休息,我先回去了。”

“嗯。我送你。”

谢锦辰重新做回轮椅,她换来门外的青影,一路送出了府。门外,月朗星稀,一个行人都没有,从她的角度,还能遥遥看到郡主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