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烈焰草/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颜回头,看着闭着眼睛、呼吸有些紊乱的男子。

这些日子以来,她习惯了有他默默地陪伴。她想,他应该也是的吧。

那些白鹿居里每个偷偷修炼的夜晚,他不眠不休的护法,他不曾说,她知道。

那些可能的危险中,他跨前一步的姿势和决心,他不曾说,她知道。

那把嗜血的匕首,如同夜空般神秘和惑人,遇到她之后,只为她展露锋芒,他亦不曾说,她亦知道。

他们不似亲人,却胜似亲人。

已经不需要言语。已经无关三月之期。这个原本站在生物链顶端的杀手,敛去一身锋芒,默默做着那个沉默寡言的随从。

风筝。

是她将他带离了风筝线控制的区域,便一定会给他一片全新的天空。

她闭了眼,咬着牙,问月婵,“师姐,他最多能等我几日。”没有人知道,此刻她的心跳到底有多快,她害怕听到无论如何都回天无力的答案。

“三日。”身后少女的声音,没有起伏,一如既往的淡定而温和。

三日……

她垂首看着南瑾,这三日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而言,都是一种煎熬……没有知道,茫茫雪域里,如何去寻找一朵白色小花……

可是,再煎熬还是得去做。

“南瑾。”她开口,“那日临泽镇,我请你留下,你拒绝了我两次,是因为风筝?”

南瑾一怔,缓缓睁开了眼,“……是。”

果然。

暮颜微微叹气,她说,“瑾。我不认识什么暗龙域,我也不介意你手上有多少条人命。我只是曾经介意,你始终不愿留下。……如今,我想告诉你,在我这里,无论曾经如何,你都只是南瑾。就像,无论未来如何,于我而言,你依旧只是南瑾。也许未来,你会是夕照高高在上万民跪拜叩首高呼万岁的王,在我这里,你都只是那个叫做南瑾的少年。”

“这一点,从不会改变。”

少女的声音,有孩童般的糯软和女子的清丽,音线很美,阳光从她背后散落,微尘起伏里,少女身后宛若金光璀璨,隐没在光线里的容颜看不清晰表情,可是那双眸子,幽蓝的光芒闪烁宛若星辰大海。

暮颜看着南瑾,看着他微微颤抖的眸子,突然扬眉一笑,“我知道风筝的解药如何配,你等我好不好?”

他不愿她去,能被用来牵制杀手的毒药,就算知道解药配方,也定稀少难寻,他不愿她冒险,更不愿她受伤。

所以,南瑾轻轻摇头。

“瑾,若你等不了我,我会难过。”她看着他,陈述一个事实,“你知道的,我会很难过。”

他不愿她冒险,不愿她难过。知道自己无力阻止,只能缓缓点了点头。

暮颜转身又对着月蝉说道,“师姐,这三日,南瑾交给你。我还缺一味草药,三日之内,我必定回来。”

自始至终,她都平静地不像一个孩子。暮书墨看得微微有些心疼,恐怕没人能知道,南瑾在她心中到底是何种分量,因此,也没有人能知道,这个时候的暮颜心底,被她自己压着的惊涛骇浪到底如何剧烈。

他上前,握住这孩子的手,冰凉、粘腻,一手的冷汗。他叹气,心脏处揪着疼,开口说道,“颜儿,告诉我在哪里,我去找。”

暮颜回头,扯了扯嘴角,似乎想笑着,却笑不出来,看着暮书墨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草药必须我亲自去找。但是小叔。我离开后,颜府交给你,任何人不得出入。”

烈焰草并不是人多就找得到的,特别是一群并不通药理的人,去了也是白去。更何况,她的秘密很多,并不想暴露在别人眼前,但是不动用真气武功,怕是三日之内找不到烈焰草。所以,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去。

她淡定地吩咐,哪怕心里同样惴惴不安,可是面上一分不展现,她的颜府一向受人关注,恐怕那些想要对她动手的人,最想除去的就是南瑾。

“好,那我派人送你过去。”他不坚持,知道事关重大,将她拉到身前,将她散落的发丝撩到耳后,拥着她轻声说道,“保护好自己,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若你有丝毫损伤,哪怕你寻回了草药,我也要他死,若你……回不来,我让整个颜府陪葬。”

以这天下为祭,为你我,铺就一条同行的奈何之路。

淡淡的杀伐冷肃,隐隐的王者之气,这样的暮书墨,浑身突然多了一种上位者的威压。素来心细如发的月蝉一怔!

暮颜心系烈焰草,却并未发觉,只点头说道,“好。”

暮书墨解下腰间玉佩,那枚玉佩质地很好,晶莹碧绿成半月状,通体未作雕刻,没有丝毫花纹,只在背面角落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刻了一个小巧的“墨”字。他交到她手里,在她耳边轻声叮嘱道,“一旦出了什么事,去任何一家墨香阁。”

“好。”墨香阁,享誉大陆的钱庄……

原来是暮书墨的。不过此刻,显然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她收好玉佩,看了眼月蝉,月蝉对她点点头,她又转身看向暮小叔,暮小叔拍拍她肩膀,重申,“你要做的事情,我拦不住,也不想拦。但是,你记住,若你不能完好无损的回来,我会送这里所有人去喝孟婆汤。”

“好。我一定安全回来。带着烈焰草。”她深深看了眼南瑾,灿然一笑,笑意里,愁绪满满,“瑾,等我回来。”

“好。我等你。”很少笑的少年嘴角,微微漾开的笑意,带着鲜红的血迹,有着惊心动魄的凛冽美感。

……

没有人知道,暮颜这三日到底经历了什么。总之,她在第三日带着烈焰草出现在颜府门口的时候,已经晕过去了。

据那位送她过去的暗卫说,暮颜到了断魂大山脉就下了马,几个呼吸之间就将他甩了,他便只能在原地等待。

之后出来的时候,她跌跌撞撞的,眼睛似乎也很难受,看到他之后笑了笑,就晕过去了。

所以,她在断魂大山脉里,到底怎么找到的烈焰草,至今都是个谜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